第七十八章 演示实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收到邀请函后的当天,爱德华就乘飞机来到了瑞典,住在了瑞典科学院指定的酒店里。而这家酒店正好就是云重居住的阿里巴巴酒店。爱德华住进酒店的时候云重还没有来,为了在第一时间见到他,爱德华请酒店高层在云重到来的第一时间通知他。所以当花琳领着云重参观卧室的时候,爱德华正在兴冲冲地向这里走来。
  花琳陪着甄文去看卧室了,云重这时正坐在太师椅上悠然地捧着茶,慢慢地品尝。正在享受生活的云重突然被沉重的敲门声惊醒,云重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露出一些不快。神念一闪,门口的情景就映在他的脑子里。一个老态龙钟的男人正在不停地按门铃,脸上不知为何有些发红,样子显得非常激动。云重认得这个人,他就是举荐自己为诺贝尔奖候选人的爱德华?诺顿教授。
  对于这位老教授,云重心中还是十分敬重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物理学上的卓越成就,而是他当年坚决反对将原子弹用到战争中的坚定立场。爱德华性情如火,当年为了原子弹的事情曾经一度将自己和美国政府的关系搞得非常的僵。如果不是爱德华还有些本事,说不定现在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云重认出爱德华后,急忙起身去开门。
  云重所在学校的校长曾经将云重的一些发给了爱德华,虽然得知云重的年龄后有些惊讶,但这远远比不上亲眼看到真人。看着眼前的云重,爱德华半天说不上话来。
  云重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干笑几声,道:“如果爱德华教授觉得我值得一看,还是到里面来吧,您总不会是想一直站在外面吧。”
  爱德华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冒失了,觉得有些尴尬。
  云重将爱德华让进屋内,斟上一杯清茶。两人客套了一番后,云重问道:“教授找我有什么事情?”
  爱德华想了想,道:“明天就是颁奖仪式了。仪式之前还有个演讲,不知道云老弟准备的怎么样了?如果有用得着我老头子的尽管说话。”
  此事云重早已经想好,但还缺少一名志愿者。这下爱德华亲自送上门来,云重自然是求之不得。
  “不瞒您说,明天我确实需要教授的帮助。”然后将自己需要爱德华干什么说了一下。
  听完云重所说,爱德华一愣。怀疑地问道:“就这些?”看到云重点了点头,爱德华问道:“那你的演讲题目是什么呢?”
  云重道:“自然是关于暗物质的。您老是物理学界的泰斗,有您的帮助,我的实验肯定会更加有说服力。”
  “到底是什么实验呢?”
  “实验是关于暗物质应用的。教授放心,明天的实验没有一点的危险,而且对您绝对的饿有利。”
  爱德华随后又问了几个问题,云重都一一作答。但每次问起实验的具体内容,云重都是微微一笑,缄口不言。爱德华见他如此,也不再强求。两人一边品茶一边聊天。双方都对彼此十分的欣赏,聊的自然也十分的投机。
  甄文站在门外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云重正于别人聊天,觉得十分无趣,于是便回房练功。
  第二天的早上,爱德华来请云重下去吃早餐,两人边吃边聊。等快到了九点的时候,两人便离开酒店,赶往瑞典科学院。
  每一年的诺贝尔颁奖仪式都是斯德哥尔摩甚至全世界的一件大事,全世界的媒体纷纷涌向这里。记者总数往往数以千计。
  今年的颁奖仪式流程与以往有些不同,在颁奖之前每个奖项获得者需要发表一个演讲。
  按照大会的流程,诺贝尔基金会主席斯托尔克首先致辞,欢迎各界来宾,然后就是各位获奖者的演讲。云重是今年的黑马,所以将他的演讲放到了最后。
  整个报告厅坐着有近两千名观众,其中除了一些记者外,几乎全都是各界名流。
  演讲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在场的每个人都对获奖者的演讲给予了热烈的掌声以作为鼓励。最后上台演讲的是云重。
  站在演讲台上,云重微微一笑,道:“这个演讲我准备用一个实验来代替。下面有请物理学界的泰斗――爱德华?诺顿教授。”
  爱德华慢慢地走上台来,缓缓地向众人鞠躬。众位观众也将热烈的掌声送给了这位老教授。爱德华不想喧宾夺主,用眼神示意云重可以继续了。
  云重点点头,从口袋里面取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类似于蒸馏水的液体。云重将玻璃瓶举到胸前,道:“各位都知道,我是因为暗物质才得的奖。而这里面就是大家熟知却从来没有见过的暗物质。”
  云重的话音刚落,台下一片喧哗。云重知道他们喧哗的原因,暗物质既然叫做暗物质那自然是不可见的,无法直接观测。而云重却说这瓶似水的东西是暗物质,不禁一些在场的物理学家眉头微皱,一些对物理一窍不通的记者也有些皱眉。
  云重解释道:“我明白大家的想法。暗物质当然是不可见的,这里面的东西是一些溶剂。我只不过是将暗物质用一些化学手段溶入到其中罢了。”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
  见观众们平静了下来,云重接着说道:“我无意间发现了暗物质一些神奇的功效,现在实验给大家看看。至于是什么功效,大家待会便知。”说完,云重有对旁边的爱德华说道:“教授请将这瓶试剂喝下去。”
  爱德华虽然是搞物理的,但对化学也不陌生。一般的化学溶剂都是不能食用的,而云重却让他喝下去,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云重好似知道他的顾虑,说道:“这种溶剂可以食用,教授放心。”然后对着台下的观众,道:“下面请爱德华教授为我们做下面的实验。”
  爱德华想了想也是,云重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喝一些有毒的溶剂。又想到这可是今人找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暗物质,爱德华拿着玻璃瓶的双手有些颤抖了。爱德华小心翼翼地打开瓶塞,仰头将瓶子里的溶液全部喝进嘴里。
  喝完之后,爱德华觉得有些奇怪。大约半瓶的溶液,爱德华只不过轻轻一吸就到了嘴里,好似这不是溶液而是气体。而且溶液喝到嘴里以后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映,就想没喝以前一样。正在爱德华疑问重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小腹的部位有些发热,后来逐渐越来越热。热气随后慢慢地向其他部位扩散,最后爱德华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躺在暖烘烘的浴缸里。
  而坐在台下的观众则是睁大了双眼,似乎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就在短短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里,八十多岁的爱德华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逐渐变得年轻起来。原本已经彻底白了的头发变成了黑色;松弛的面皮逐渐紧绷了起来;微驼的背也挺了起来。。。。。。偌大的报告厅鸦雀无声,连掉根针估计都能听出是从哪里掉的。
  云重清了清嗓子,道:“下面有请爱德华教授为我们谈谈他接受实验后的感受。”
  爱德华听到云重叫道他的名字才醒过来,突然觉得眼前有些晕,连忙将自己的眼睛拿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晕眩感竟然就此消失了。爱德华又试着将眼睛戴上,那种晕眩感便又随之而来了。摘掉眼睛的爱德华丝毫没有发现以往眼前模糊一片的状况,相反的是,眼前的画面比以前带眼睛的时候似乎更加清楚了。
  云重见爱德华有些发呆,于是又轻轻地唤道:“教授,下面该你上台了。”
  爱德华这时才发现台下几千双眼睛此刻全都注视着自己,然后又问云重:“我上台干什么?”
  “自然是谈谈实验后的感受。”云重见他似乎还是有些茫然,于是提示道:“比如是不是觉得视力比以前好多了,又或者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彷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爱德华这时才开始仔细地审视自己,原本树皮般的手此刻竟然没有皱纹,摸摸双脸,也没有摸到皱纹,而且让他激动的时,此刻的自己好像真的如云重所说回到年轻的时候。原本走路颤颤巍巍的爱德华此刻走起路来风风火火,根本没有一点八十岁老人的样子。
  站在台上爱德华将自己亲身的感受说了出来,外表上的差异观众们都看在眼里,但内在的一些状况则必须要专业的设备才能够检查出来。此刻爱德华终于知道昨天云重为什么让他向瑞典科学院要求要一整套检查身体的设备。
  经过一系列专业的检查,由瑞典科学院请来的医生说道这人的各种脏器组织和骨骼都大约在四十岁左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