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酒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道:“美国的研究条件不错,如果要出国做研究,我会首先考虑的。”
  得到了云重的肯定回答,爱德华也不在此事上纠缠。他知道云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没有经验。于是便将宴会上应该注意的一些细节仔细地说了一下。
  “不知道云老弟有没有准备晚礼服?”
  晚礼服?云重茫然地摇摇头。
  爱德华一听有些着急。没有晚礼服怎么办,皇家酒会可是很隆重的,穿得太随便貌似不太合适。但现在都八点多了,想要再准备也来不及了。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
  门外人竟然又是皇家卫队队长卡奈尔,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两人双手拖着两套衣服,一套是燕尾服,另外一套则是女性穿的黑色吊带长裙。
  卡奈尔道:“国王陛下猜您可能没有准备礼服,所以特地命我送来两套。”然后指着两套礼服,道:“这套男装是国王陛下的礼服,但云先生的体形与国王陛下相似,应该合适。另外一套是公主殿下新做的礼服,我想甄小姐应该会喜欢。”
  这时甄文也从房间跑出来。她已经听到了卡奈尔的话,非常想看看公主的礼服到底是什么样的。
  甄文将黑色礼服拿在空中。只见黑色礼服的边都是用一颗颗明晃晃的钻石镶成,简单的黑色配上点点白光,两者显得相得益彰。甄文非常喜欢这件衣服,连忙跑回房间去换衣服。
  卡奈尔又说道:“国王殿下已经派司机来接您,云先生还是换上礼服,准备一下吧。”
  云重长得还算清秀,却与英俊无缘。穿上礼服后,虽没有国王那种尊贵的气质,但修道有成的他身上总能不自主地露出一丝飘然出尘之意。再看换好衣服的甄文。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雪白的脖颈在黑色礼服的映衬下显得明艳。
  云重、甄文和爱德华三人坐车来到皇宫。皇宫的富丽堂皇自不必提。这时大部分宾客已经来到,众人一眼便认出了如今的风云人物――云重,纷纷围了上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其他几位诺贝尔奖得主,但他们现在除了苦笑外,只能干喝闷酒。
  云重从侍者的托盘中接过一杯葡萄酒,频频向来人敬酒。由于来人太多,云重刚到不久就已经喝了大约两瓶的酒。但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估计再有两瓶也挡不住。
  当众人正在频频举杯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黄种狗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的众人却都听得清清楚。众人循着声音寻找到了它的来源。说话的人是一个年轻人。虽然此刻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年轻人仍然自顾自地品尝着葡萄酒,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云重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用神念将在座的人扫视了一遍,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居然见到了一个修真人。而那个修真人也真是刚才出言不逊的年轻人。
  年轻人名叫石上村,名面上的身份是日本一家大公司驻瑞典的最高负责人,而他的真正身份是日本山田组安插在瑞典的间谍。他从小便在山田组修炼,年纪轻轻就完成了筑基,被视为山田组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人。所有人都能够知道,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将来山田组组长的位子非他莫属。
  云重从小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石上村的话让他平静的心境产生了一丝波澜,冷冷说道:“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一只岛犬,真是扫兴。”
  石上村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回骂,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怒火。抬手将酒杯扔了过来,随后身形一闪,双拳齐出便向云重攻来。
  云重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展露法术,但好在他学过达摩流传下来的武术。一记劈空掌打出,石上村便飞出数丈之远。
  石上村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对方的边也没有挨到便被打倒了。记得出国前山口组的前辈说过,如果不是遇上修真人,他的武功无人能敌。但好在修真人多专心修炼,一般不在红尘之中走动。但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男人竟然将自己打倒了,而且只是轻轻地一掌。这让恼怒的石上村心中更多了些羞愤。但形势比人强,石上村现在只能灰溜溜地逃走了,竟然连一句场面话也没说。
  宾客中很多人都知道石上村的底细,虽然很想和云重结交,但不愿意得罪小人。刚才还将云重围在中间的宾客不一会儿便作鸟兽散。
  爱德华不知道石上村的底细。就算他知道,凭他爱憎分明的性格也不会向其他人一样离开。“连自己肤色都嫌弃的人谁都看不起。”说完又小声地对云重说道:“云老弟,看其他人的状况,恐怕那个小日本很有来头。你要多加小心啊。”
  都说大难临头各自飞。云重没想到见面不多的爱德华竟这么关心自己,心中一暖。
  “一只跳蚤而已,教授不用担心。”
  经过了刚才的插曲,宴会上的气氛变得憋闷了不少。云重也觉得无趣,但没见到国王,他也不好意思就此离去。
  又等了一会儿,国王终于姗姗来迟,而王后却没有在他身边。云重观他满面的愁云,似乎心中有很重的心事。
  原本憋闷的宴会随着国王的到来总算又恢复了一些生气。国王向众人敬酒后,将卫队长卡奈尔唤到身边,低声交待了几句,然后便告罪离开了。
  云重见国王离开,心中刚想要走。只见卡奈尔向自己这边走来。
  拉奈尔走到云重身边,小声说道:“云先生,国王陛下请您到他的寝宫一聚。他有话跟您说。”
  云重想起刚才国王一脸的忧郁,心想难道国王找我便是为了此事?由于刚才的事,他怕甄文一个人有危险,所以让甄文跟在自己身边。卡奈尔没有表示反对。
  在卡奈尔的带领下,云重来到国王的寝宫。此刻国王正站在床边向外眺望,见云重来了,挥手让卡奈尔下去。
  云重问道:“国王陛下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只要我办得到的尽量帮忙。”
  国王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不知道云先生提取的暗物质还有没有,我愿意出一千万美金来买。”见云重似乎不为所动,忙道:“不如一个亿,云先生看怎么样?”
  在来之前,云重就猜到了国王的意图。
  “不知道国王陛下用暗物质来干什么?”
  国王听云重没有拒绝,心中紧绷的弦不禁一松。但听他问起用途,脸上马上又现出了苦痛的表情。国王想了一会儿,最后好似作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道:“云先生请跟我来。”
  说完便向外走去。
  云重跟着国王来到另一个屋子,来到卧室之后,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床边正有一个人爬着小声的哭泣。云重走进些一看,原来床上那人不是躺着,而是被绑在上面。云重不解地看着国王。
  国王道:“云先生,床上的人是我的儿子皮埃尔。他前不久得了怪病,我请了很多名医都没有治好。本来我已经心灰意冷了,但今天见到了先生的实验,我便想再试一试。”
  云重道:“我提炼的所有暗物质都被爱德华教授喝掉了。”
  国王又道:“云先生提炼新的暗物质大概需要多长时间?需要什么器材和东西先生尽管提,我一定办到。还请云先生救小儿一命。”
  云重道:“这先不急。不知道王子殿下得了什么怪病。在下对中医略有研究,或许殿下的病我碰巧能够医治。”
  国王眼睛一亮,道:“想不到云先生这么多才多艺。那就赶紧替小儿看看吧。”国王知道古老的中国的中医冠绝世界,他也曾经派人去寻找过传说中的中医,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是个物理学家,竟然还会神奇的中医。
  云重上前,把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搭载皮埃尔的脉门上,然后将一股真元输送到皮埃尔体内。真元在皮埃尔体内循环一周,云重虽然觉得皮埃尔的经脉的生命之气少了一些。但想来是躺的时间久了的缘故。
  但当真元再一次经过皮埃尔的心脉时,云重感觉到有股细微的能量波动。经过他的仔细观察,发现这股能量波动竟然来自皮埃尔的血液之内。云重暗道自己大意了,连忙将真元里增加,并把输送的范围不再局限于经脉之中,而是他的全身。最后云重总算确定了皮埃尔的病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