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大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些年来教廷好像和血族达成了某种共识,双方互不干扰。没想到由于皮耶罗的行为竟然引起了血族与教廷之间的正面冲突。
  血族的其他氏族在接到通知的同时便派人来相助,由于送信人说来人是一个人,所以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随着教廷气息的不断逼近,血族众人终于发现了不对。纷纷调整战略,派出族中的全部主力参加到战斗当中。
  教廷和血族相互对峙,修米拉怒道:“你们血族欺人太甚,居然派出公爵骚扰我们的信徒。只要你们叫肇事者交出来,我可以饶其他人一命。”修米拉此话说的咄咄逼人,即便是血族有心叫人,这时为了颜面也不得不开战了。
  血族中的雷夫诺族族长克兰斯是血族中公认的第一人,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血族亲王的顶峰,离血帝也只有一步之遥。密党和魔党的停火也是他一手促成的。三方人马皆以他马首是瞻。
  克兰斯知道,教廷此次来就没有打算空手而归。至于皮耶罗所吸之人是不是教廷信徒已经不重要了。
  “要战便战,说什么废话。”随手发出一个火球攻向修米拉。由此拉开了战幕。
  血族和教廷历来都是死对头,打起来都是混不要命。刚刚被云重追的像兔子似的皮耶罗此刻却像一只刚脱得牢笼的猛虎。刚刚几分钟的时间里,他的利爪已经撕烂了三个教廷修士的胸膛。
  教廷中人与血族不同,他们都修行一些魔法。而吸血鬼则靠的是惊人的速度和强悍的身体,还有一点是最令教廷中人头疼的,他们对一些魔法近乎免疫。
  瑞典的红衣主教双手不断在胸前打着结印,双手上不断溢出白光。白光越来越浓,最后化作一道利剑向皮耶罗斩去。皮耶罗正在忙着对付一个另一个难缠的家伙,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偷袭。等察觉时早已经晚了。
  白色利刃将皮耶罗的皮肤撕裂,穿透了皮耶罗引以为傲的身体。血族对魔法的免疫也有一个限度,而此刻白色利刃就超出了那个限度。皮耶罗也是强悍,受了这么重的一击竟然没死,反而激起了他本性中的凶残。不顾不断流血的身体,皮耶罗展开翅膀向瑞典红衣主教飞去。
  红衣主教见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没有将皮耶罗杀死,心中多少也有一点错愕。但如今的形势容不得他分心,另一道利刃飞速形成。但这回皮耶罗有了准备,在利刃及身的瞬间多开了。
  修米拉正在与克兰斯捉对打。修米拉双手不断结印,虽然是普通修士都会的光明咒,但在他的手里施出却是威力不凡。克兰斯不与他正面交锋,利用自己的长处――速度与他打游击,不断地偷袭教廷一方的修士,消灭有生力量。修米拉虽然气恼,但也没有办法。血族亲王的速度可不是一般地快。
  修米拉见不断有教廷修士倒下,怒火中烧。也学着克兰斯的样子去屠杀低阶的血族。克兰斯见状终于舍下他人来与修米拉征战。两人修为相近,克兰斯不敢人修米拉的魔法施展在身上,修米拉也不敢让克兰斯的利爪靠近自己。一时间陷入僵局。
  云重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嘴中不断叫嚣,“对,打打。打他的头。哎呀,可惜。。。。。。”好在他在自己周围布置的阵法有隔音效果,不然教廷和血族恐怕会先和他打上一场。
  云重猛得一拍脑袋,道:“怎么把她忘了。”原来他一直顾着玩,早就忘了甄文现在正和山田刚交战。云重虽然知道甄文身穿战甲,应该不会有事。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连忙架起阴阳翼飞回瑞典城郊。
  来到瑞典城郊,云重发现只有甄文和山田刚正处在僵持的局面。两人体内的真元消耗无几,最危险的是山田刚,他随时都可能被骷髅王反噬。云重祭先天易龙图,瞬间将骷髅王烧毁。然后缩地成寸来到甄文身边。甄文见云重回来了,知道自己没事了。一时间失去了动力,由于真元消耗过度,晕了过去。山田刚的骷髅王被云重毁了,再加上刚刚消耗过度,山田刚吐了一口鲜血后再也没有醒过来。
  云重掏出一颗补中益气丹让甄文服下,然后双掌抵住她的后背将药力缓缓散开。片刻功夫之后,甄文缓缓醒来。云重笑道:“没事了吧。赶紧运功调息一下。”甄文点头称是。
  云重四处找了找,没有发现石上村的踪迹,暗道可惜。石上村逃跑后只怕会引来更厉害的高手,真是后患无穷。看着满地的尸骨,云重摇头苦笑。为什么打扫的工作都是我来做?抱怨了几句后,云重拿出先天易龙图将满地的白骨和山田刚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甄文经过方才的一战,真元消耗过度。刚才云重让他服了一颗补中益气丹,经过短短一个小时的修炼,甄文发现自己的功力竟然达到了化气期的顶端,离酿丹期不过一步之遥。再加上方才的一战,她的修为也是水涨船高,与功力差不多相适应了。
  调息完毕后,甄文四处张望,觉得四周有些陌生。那些骷髅到哪里去了?咦,那个死老头哪里去了?看到云重正在旁边为她护法,甄文笑着说道:“我还以为宗主只顾着追那个吸血鬼,把我给忘了呢。唉,对了,那些骷髅和那个死老头呢?”
  “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石上村逃走了吗?”
  甄文气鼓鼓地说道:“那小子还想偷袭我,结果被我的护体真气震伤,最后丢下那个老头逃走了。真是没有一点人性。那个吸血鬼怎么样了?杀了?”
  云重楞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道:“难道我像杀人狂吗?”
  甄文认真的点点头。
  云重脸色一板,认真地说道:“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吸血鬼。”说完凌空站在空中欲像远处飞去。
  甄文也对那个吸血鬼有点兴趣。她现在身穿战甲,也能够凌空飞行。
  云重飞过来拉住她的手,道:“你御空飞行的速度太慢,还是我带你一程。”然后不容甄文质疑,展开阴阳翼飞速向教廷和血族的战场而去。
  战场上,双方的战争已经处于白恶化的状态。不管是血族还是教廷修士此刻都双目赤红,似乎欲择人而食。
  甄文刚才只是和一群骷髅战斗,几乎没有见过什么血肉。而现在战场上的战斗都是血肉横飞,鲜血淋淋,强烈的感官刺激让甄文有种想吐的感觉。幸而云重将一股真元输入她的体内,才算将这种感觉压下去。
  “宗主,你制止他们吧。”甄文满怀希望地望着云重。
  “我?”云重苦笑一声,“下面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想要制止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再说我们东方和他们西方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帮了也只怕人家不领情。”
  甄文哀求道:“这些人这样厮杀下去,只怕没有几个能够离开。我们修真人难道还分什么东方、西方吗?”
  云重有些哑口无言。“你总是有理。”
  云重轻轻咳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战场上的众人却觉得犹如平地炸雷,脑袋瞬间轰的一声。这时双方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中竟然立着两个人。
  “各位都不是凡人,何必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呢?如果再打下去,只怕你们两方都逃不了什么好。倒不如看在我的薄面上,双方罢斗吧。”
  卡拉图认出了云重,怒道:“不要充好人了,还不是你将这些道貌岸然伪君子领到我们这里来了。”云重消失后不久教廷就出现了,再联想起云重对皮耶罗穷追不舍便以为他是教廷的人。
  克兰斯冷冷地打量了云重一番,问道:“你是东方的修士?”
  云重点头称是。
  克兰斯的修为已达血族亲王的顶峰,但饶是如此自己仍然看不出云重的修为,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远超自己。再加上远古流传的对东方修士的描述,克兰斯不禁眉头一皱。
  教廷方面的修米拉看出血族似乎对来人有些顾及,轻笑一声,道:“阿门。血族中人吸人精血,实乃罪无可恕。我们教廷顺天命,将之除去,还请阁下为了大众着想,帮我等除去血族。我代教廷数亿信徒先谢谢阁下了。”
  云重眉头一皱,这个教廷教主软硬兼施,让自己不是中立就是帮他们,云重心中多少有些生气。
  “如果我和血族站在一起,那阁下便也对我行降妖除魔之事了。”
  修米拉倒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直接,一时有些错愕。
  “在下与东方的高人陶婴陶前辈有一面之缘,不知道阁下可否认识陶前辈?”
  云重想不到陶婴居然世界闻名了,笑道:“莫非你所的是炼器阁的陶婴?那我们倒是老相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