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血帝之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克兰斯见双方拉上了关系,忙对修米拉道:“修米拉,枉你是一教之主,居然向外人求助。如果我将今天的事情宣扬出去,我看你还有什么颜面在西方立足。”
  云重看着甄文,无奈地说道:“你看见了吧,不是我不想帮忙,只是人家根本不把咱们放在眼里。”然后有对修米拉和克兰斯道:“你们接着打,我们站在上面看就行了。没关系,不用顾及我们,我们两不想帮。”
  修米拉和克兰斯互相看着对方,两人都对云重有所顾及,生怕他在等得双方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趁势将双方除去。
  修米拉道:“今天双方各有损伤,我暂且放过你们一马。”说完带着教廷的修士们离去了。
  克兰斯也不阻拦,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云重,生怕他突然发动攻击。
  云重笑道:“你看,这回连打架也没得看了。我们走吧。”
  “你不要走,要不是你把这些混蛋引过来,我们血族怎么会死这么多族人。”重伤昏迷的皮耶罗经过卡拉图的急救已经醒了过来,看到周围死了这么多的血族,心中激愤无比,也顾不得自己的实力,高声训斥云重这个“罪魁祸首”。
  云重看了看皮耶罗,摇头道:“我不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说完便要离开。
  “且慢。”卡拉图叫住云重,“敢问阁下此话怎么讲?”他刚刚已经为皮耶罗粗略地疗了一下伤。虽然皮耶罗的伤很重,但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危。但他知道眼前这人乃是功力通玄的东方修士,连教廷的教主修米拉都要巴结,想来不会胡言乱语。皮耶罗是沃恩图恩族的未来族长,卡拉图不愿冒险。
  云重道:“被教廷教主的光明咒击中,那里会那么容易治愈。你还别说,教廷教主的光明咒还是有些门道的。其他教廷修士的光明咒最多是将你们的皮肉击散,而这位教主的光明咒明显更歹毒一些。力量凝聚在伤者体内永久不散,只怕你这位族人活不过七七四十九天。”
  克兰斯有些怀疑云重的话。作为教廷的死对头,他对教廷的一些法术了如指掌。光明咒只不过是最初级的咒语之一,连刚刚入门的修士都会。他很难想象这样的咒语能有什么惊人的功效。但他又想起刚才修米拉频频使用光明咒,难道其中真的另有玄机。
  想到这里,克兰斯来到皮耶罗身边,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起初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慢慢地发现了不对。皮耶罗的体内有一种不同于血族的能量存在,而且克兰斯感觉这股力量非常熟悉。这不正式教廷的光明力量吗?
  克兰斯试着将那股光明力量逼出皮耶罗的体外,但那股力量不与克兰斯输入的力量正面冲突,而是采取迂回的战术,将游击战的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最后克兰斯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看着克兰斯的样子,卡拉图知道那人所言非虚。
  “敢问阁下有什么方法医好犬子,只要能治好犬子,条件尽管提。”皮耶罗可是沃恩图恩族未来的希望,卡拉图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云重想了想,道:“我的要求说来简单,只要你们以后不要饮人血就行了。”见卡拉图犹豫的样子,云重摇了摇头,道:“我虽然不太懂你们血族的修炼法门,但窥一斑而知全貌,想来是阳极生阴的极端之法。只要达到了男爵的修为,吸血已经对修炼无补于事,何必图造孽缘。我有一法可助你们修炼,不知几位可有意尝试一下?”
  皮耶罗冷哼一声,道:“你刚才还在追杀我,难道会这么好心帮我们?”
  云重淡淡说道:“你的修为与我相差悬殊,我若想杀你还会容得你逃走。”
  皮耶罗脸色一暗,虽不愿承认,但心知他说的是事情。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克兰斯听云重说有法助血族修炼,心中一动。他进入亲王境界已经几百年,在外人看来他离血帝也不过一步之遥。但他知道就是这一步之遥曾经让多少前辈止步。克兰斯不甘心也像许多前辈一样,见云重好似信心满满,不由相信了几成。
  “阁下觉得我的修为如何?”克兰斯还是想试探一下眼前这人的见识,如果他连自己的修为也看不出来,不用问也知道他是在诓骗自己。
  云重眼中精光一闪已经克兰斯的修为看得清清楚楚,微微点头道:“虽然算不上高手,在西方也应该排的上号了。你这些年来止步不前,想不想知道原因?”
  克兰斯听他居然知道自己的修为止步多年,不由又多相信了几成。
  “恳请前辈赐教?”从“阁下”到“前辈”,所有人都看得出克兰斯对云重态度的转变。
  云重道:“丹药虽然可在短时间内提高功力,但却对修为无益。这就好比孩童舞大锤,其后果可想而知。我观你体内力量充沛,但修为却不甚高,还停留在公爵初期。我看你早年应该服食过一些丹药。”
  克兰斯想了想,缓缓点头。“一千多年前有一位东方的高人曾四处游览,当时我还只是个孩子,他见我还算有几分资质便送了我一瓶丹药。高人临走前曾嘱咐我要慢慢地服用,不可操之过急。但我吃了一颗后觉得丹药的药力温和的很,便一口气全吃了。过了不到一日我便全身胀痛,家父集齐了血族中的几十位亲王才算将药性压制。以后几年我的修为直线上升,我以为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但等到了亲王之境后,修为突然止步。此刻听前辈说起我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不知道可有办法弥补?”
  “办法倒是有的,只不过要费些功夫。”
  “还请前辈帮忙。若是先生肯屈尊帮助,日后但凡前辈有事情要办,我雷夫诺族愿意为前辈效犬马之劳。”血族万年来达到血帝之境的人少之又少,今天乍闻自己有可能成为千年来第一位血帝,克兰斯也顾不得其他了。
  云重点点头,道:“好吧。你找一处的地方,我施法帮你一把。”又看了一眼皮耶罗,道:“既然我想血族结缘,便不怕再送一个人情给你。这是一颗碧清丹,你服下吧。”云重将一颗碧绿色的丹药向前抛出,不偏不倚地落在皮耶罗的手中。
  卡拉图见皮耶罗还在发愣,忙替他道谢。“多谢前辈,我沃恩图恩族也愿意为前辈效犬马之劳。我族城堡之中倒有些清静之地,不如克兰斯族长和前辈到城堡之内商议吧。”卡拉图心想今天攀上这样一棵大树,那沃恩图恩族以后定然是前程无量。
  克兰斯道:“我听前辈的。”
  甄文担心地看了看四周,小声对云重说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们还是不要冒险了。”
  云重笑了笑,然后对克兰斯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吧,也省的来回奔波。”
  卡拉图将克兰斯和云重领进一间密室后,悄然退出。
  克兰斯按照云重所受的盘膝而坐。云重将手掌轻轻地按在克兰斯头顶,将一股真元输入克兰斯体内。克兰斯只觉得周身突然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力量温和无比,但却让克兰斯产生了一种无法抵抗的错觉。
  真元在克兰斯体内不断运转。刚开始还只是在经脉之中,然后又慢慢地向皮肉之中弥漫,到了最后,克兰斯全身被一股柔和的白光包裹。背后的长翼徐徐展开,原本的黑色也慢慢蜕变成了金黄色。
  卡拉图匆匆走出密室后,马上来到皮耶罗疗伤的地方。到了的时候,皮耶罗正坐在那里发呆。卡拉图大惊,以后皮耶罗走火入魔了,大声叫道:“皮耶罗,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皮耶罗从神游中被惊醒,喃喃地说道:“想不到一颗小小的丹药就让我达到了亲王境界,东方修士真是不可小觑。”
  卡拉图这时才仔细地审视,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儿子的修为了。想到皮耶罗刚才的话,卡拉图不禁热泪盈眶,“想不到我沃恩图恩族今天总算有了一位亲王。”卡拉图觉得心中有种长啸的冲动,但外面还有十几位血族族长在,他倒是及时忍住了。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出去招待一下各族族长。”
  卡拉图走至一个房间,各族族长纷纷站起来,其中一人问道:“卡拉图,侄子怎么样了?”
  卡拉图轻轻吸了一口气,小声地在那人耳边道:“皮耶罗的修为已经升至亲王境界了。”
  那人吃了一惊,道:“什么?亲王境界?刚才不是才公爵境界,还受了重伤,怎么现在却又到了亲王境界。”
  卡拉图默默地,没有说话。那人一出口就已经猜到定是云重那颗丹药的缘故,心道:待会儿一定要求得一颗才好。
  其他几人都抱着和他相同的想法。正在这时克兰斯与云重所在的密室中透出一股金黄色的光芒,让人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啊!居然是血帝之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