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年轻的物理学教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密室之内,克兰斯缓缓睁开双眼,道道金光从中闪出,这正是卡拉图等人看到的金光。
  “恭喜克兰斯族长达到了血帝之境。”云重淡淡笑道。
  血帝之境与中土修真中的金丹期差不多,甄文刚刚修到化气期,被克兰斯双眼中放出的金光吓了一跳,幸而有云重在身旁才没有为它所伤。
  “全凭前辈成全。”
  云重苦笑一声,看着甄文,道:“我真有这么老吗?”换来的只是甄文的一通白眼。
  “先生如果有暇,请到敝处盘桓几日。”克兰斯这几句话倒是说的诚心实意。
  “这个?我看还是以后吧,我现在受邀在瑞典,没有给主人打声招呼就离开恐怕不合适。”
  “先生随时来,克兰斯随时候着。”
  虽然这些血族没有恶意,但甄文仍觉得四周阴森森的。“宗主,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云重点点头,道:“告辞。”拉起甄文瞬间消失不见。
  克兰斯走出密室,马上便被密室外等候的族长们围上来。
  “克兰斯族长,你突破了亲王之境?到了血帝境界。”
  克兰斯点点头。
  那人接着问道:“血帝境界与亲王境界有何区别?”
  “我们血族寿命虽长,可仍不是长生不死。但血帝境界不同,到了这个境界,便超脱了生死。时间只不过成了一串数字。”
  众人默然。血族虽然寿命极长,少则几百年,多则上千年。但仍逃脱了不了生死轮回。有人到了亲王境界,寿命达到了几千年,但仍然可能老死。血帝境界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血帝境界以后便超脱生死。
  “咦,那以前的血帝们是怎么死的?”
  对啊?既然血帝境界长生不死,那以前也有血帝,为何今天却没有见到过一个。突然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想法,莫非是东方修士?血帝在西方是无敌的代表,那只有东方了。刚才云重的表现也正好印证了东方修士的强大。看来这个可能性很大,非常大。
  众人现在才觉得这些年来有些夜郎自大,小觑天下英雄了。
  诺贝尔颁奖仪式以后,爱德华也没有回去,他是麻省理工的名誉教授,很少上课。现在他变得年轻无比,对云重非常感激,同时又对云重的物理学造诣非常佩服,一时间舍不得离开。
  早上的时候爱德华来找云重,按了一阵门铃后没有人回应。爱德华来到楼下的迎宾台查问,得知云重没有出去。爱德华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他自然知道云重所发现的暗物质的功效,这样的神奇之物自然会成为各方势力争抢的目标。而现在只有云重一个人会提炼暗物质,那云重的处境可想而知。
  爱德华叫了保安(卡奈尔已经撤离)撞开了房门,见里面的东西整整齐齐,没有打斗的痕迹。看样子云重不像是被人掳走了。
  “怎么这么多人在我房间?还有教授,这是怎么了?”
  爱德华一听是云重的声音,忙向门口处看去。可不正是云重?
  “你一大早的跑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急得就差报警了。”
  云重笑道:“我到甄文房间谈一些事情。”
  爱德华看看一旁的甄文,好似明白了什么大事。狡黠地一笑,道:“这个我明白,毕竟我也年轻过。”
  云重咳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甄文,发现她好似没有听懂。他现在有些庆幸甄文不懂英语。
  甄文见爱德华的表情古怪,于是问道:“教授怎么看起来怪怪的。他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他是在夸你漂亮。”
  甄文“哦”了一声,不疑有他。
  “绑架风波”过后,甄文回房休息,爱德华和云重又开始每日必聊的物理学。前面已经说过,云重记性超好,知识的储量比起爱德华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但在物理素养上,云重则是远远不如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报纸上曾经报道过有人能将一本新华字典上的每页记得清清楚楚,而且那人只不过是个拉三轮的。我想大文豪中应该没有这种“奇人”。但那人记字典比大文豪厉害,若是写起文章来,孰优孰劣,大家心中自有计较。
  “云老弟,你现在也算是名人。而且暗物质的提取方法只有你知道,你以后出门的时候还是小心些,免得真被人绑去了。”虽然与云重认识时间不长,但两人却如相交几十年的老友般亲密。
  “教授放心,不要看我身体不强壮,但我可精通中国功夫哦。”
  “我倒是忘了老弟那天在酒会上轻轻一下就把那个小日本打翻了。”自李小龙之后,世界认识到了中国神奇无比的武术。爱德华又亲眼见识过云重酒会当日的神威,自然不疑有他。但仍忍不住叮嘱道:“功夫再厉害也挡不住子弹,你还是小心些吧。”
  云重懒懒地躺在椅子上,对爱德华的话也不愿多加反驳。
  在云重和爱德华讨论物理的时候,远在中国的长沙某大会议室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没有当事人参加的会议。这所学校正是云重所在的学校。
  校长钟泉扫了一眼会议桌两边的与会者,轻轻地咳了一声,乱哄哄的会议室陡然间变得清静。钟泉在他老婆朱娜面前唯唯诺诺的像只绵羊,但在下属面前却总是板着一张脸,给人一种不苟言笑的样子。
  “我今天把大家叫来是想就一件事情征求一下大家的意思。大家肯定也都知道了,我们学校的云重同学由于在暗物质方面作出的突出贡献,被授予了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我和几位教授商量,准备破格授予云重同学为我校的物理学博士学位。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说一下,畅所欲言嘛。”
  坐在下面的哪一个不是老的成精的人物,谁都知道这件事情学校的几个头头早就定了,要是有人反对才怪。而且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连一个学士学位都没有,这有些说不过去。人家现在也是学术界的大师,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给人家授衔。
  表决结果是全票通过。
  钟泉环扫众人,笑道:“诸位,我们学校现在有这么好的资源,如果不能善用,实在有些可惜。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意见,请大家多多提些意见。”
  何守元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话赶紧说,不然我可走了。”
  钟泉拿自己这个老同学实在没有办法,干笑一声,道:“我们学校虽然开设了大学物理,但是一直没有物理学专业。既然已经授予了云重博士学位,倒不如趁热打铁在我们学校开设物理学专业,又云重任教授,大家觉得怎么样?”
  何守元眼睛一亮,赶忙叫道:“同意同意,我举双手同意。你们倒是说句话,到底同不同意?”何守元对云重上台讲课倒是充满期待。以前他曾经想过让云重当自己的助教的念头,但被云重一口回绝了。今番见有机会霸王硬上弓,自然乐得看热闹。
  其他人见校长和学校一霸都同意了,谁还敢反对,又是全票通过。
  钟泉很有商业头脑,在得知云重获奖的当天便作出了这个决定。第二天便动用自己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甚至还请动了老婆朱娜,最终总算打通各个环节,顺利通过了审批。要知道想要开办一个专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通过层层审批。按照一般的程序走大约需要一两年。如果是本科专业那就更加麻烦了。
  云重的名声在这次审批中当然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面子的。
  何守元中午回到家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老婆苏蓉和女儿何颖。
  “什么?云哥哥要当教授了?他才多大年纪啊。”何颖一脸的不可思议。
  何守元道:“有志不在年高。小云现在可算是著名学者了,现在还在瑞典没有回来。”何守元最喜欢将云重称为“小云”。
  苏蓉说道:“莹莹也是某大的学生,好像也要上物理课。小云当了教授后会不会给她上课呢?”
  何守元道:“有可能。哎,莹莹,你的成绩上什么好大学上不了,为什么非要到某大?”
  何颖粉脸微红,道:“我喜欢室内设计,你不是说你们那里的室内设计是最好的嘛。”
  何守元振振有词地说道:“那我还不是怕你成绩不好,考不上什么好学校。谁知道你连清华都不上就去了某大。咦,莹莹,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小云啊?”
  何颖扭捏地说道:“哪有。”
  苏蓉最了解自己的女儿了,看她这幅模样便知道丈夫说对了。
  “守元啊,我听说小云已经有女朋友了,是不是真的啊?”苏蓉边说边向何守元打眼色。
  何守元疑惑地道:“女朋友?”又看苏蓉的颜色,明白了她是想捉弄一下女儿,便十分地配合,“对对对,我还亲眼见过。你是不知道,小云的女朋友可漂亮了。。。。。。”
  何颖一听有些着急,道:“爸爸,云哥哥真的有女朋友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何守元歪着头,笑道:“莹莹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小云啊。我的学生里有几个很优秀,不如给你介绍几个?”
  看到何颖闷闷不乐,苏蓉笑道:“别听你爸的,小云哪里有什么女朋友。”
  何颖一听大喜,忙道:“爸,是真的吗?”
  何守元有些无语,道:“老婆,是你让我说小云有女朋友的,怎么现在倒好像你是好人,我成了坏蛋啊。是,小云还没有女朋友。他这个人没有一点情调,哪里会有女孩子喜欢。”
  何颖觉得心头一块乌云瞬间飘散了,这时又想起刚才的事态,脸上又出现了红晕。
  “爸,云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有几个同学说要好好谢谢他的茶叶末。”
  苏蓉听她说起她的同学,猛的想起了什么事情,道:“我听说你的几个同学都考上了北大,就是你那几个朋友吗?”
  何颖点点头,道:“我把云哥哥送来的茶叶末转送了几位同学。她们喝了以后成绩提高的很快,今年高考全都考上了北大。暑假的时候她们说要亲自见见云哥哥,当面谢谢他。没想到云哥哥回家了,结果没见到。”
  何守元白了何颖一眼,道:“你倒是大方。小云的茶叶末珍贵无比,连我都舍不得多喝,没想到你居然还送人。”
  苏蓉道:“守元,听说小云当着众多人的面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变成了中年人。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件事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报道,连很多重量级的报纸也在报道,想来不会是假的。我猜小云给我们的茶叶末说不定就是什么暗物质。”何守元郑重其事地说。
  “那你喝了这么久,怎么没有变年轻?”
  何守元道:“我们整天都见面,就算年轻了你也发现不了。不过,学校的老师们都说我变年轻了。等小云回来,我向他要些暗物质来。到时候咱也变个二十岁试试。”何守元有些佩服自己了,竟然能想起这么好的主意。
  云重又在斯德哥尔摩待了几日,其余参加颁奖仪式的人都回去了,爱德华也不例外。云重想到自己也应该回去了,说来这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的。
  第二天云重去向国王辞行,虽然国王和王子皮耶罗再三挽留,但云重去意已决,不容改变。国王见如此也不便强留,送了他一些礼物后让皮耶罗和卫队队长卡奈尔送云重一段。
  国王送的礼物都是些贵重的中草药,他心想云重的丹药自然是用中草药炼制的,所以花了大价钱买了许多珍惜草药,云重自然乐得接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