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李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皮耶罗将云重送到殿外,让卡奈尔和几名侍卫将药材搬到酒店。
  卡奈尔恭敬地看着云重,道:“多谢先生赠药,我现在功力大涨,就算遇到血族的公爵也可以斗上一斗。”前些日子云重见卡奈尔是个可造之材,便随便找了颗丹药扔给了他。
  云重淡淡地点点头。
  回到酒店后,云重将药材收入乾坤戒,与甄文搭乘当天的飞机回到长沙。
  甄文这些日子经过云重的指点,修为已经有所进展,达到了金丹初期。云重见她的修为有越来愈快之势便让她先停下修炼,多多游历,稳固道心。修为进境太快容易走火入魔,这也是为什么各大修真门派在弟子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时便让他们到俗世之中炼心的缘故。
  十一月份的长沙依然如火炉般炙热,路上的行人匆匆行走,尽量减少暴露在阳光下的时间。甄文一身清凉的打扮,陪在云重身边。两人刚下飞机,云重也没有告诉安天石他们回来的时间,两人只好自己回去。云重本想坐车回去,也不知道甄文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走路回去。好在两人现在都是不惧寒暑,在太阳的暴晒下也不觉的什么。
  甄文一身素色为主的打扮,再加上诱人的身材,令走在一旁的行人感到身边的温度骤然降下几度。甄文却是一脸奇怪地看着云重。她对自己的姿色还是非常有自信的,游人的失态就是证据。但为什么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却不动心呢?
  两人走出大道,来到一条较窄的街道。街道两旁都是一些摆摊的,其中有很多是算卦相面的。此时正值正午,这条路上非常冷清,乍见有两位年轻人过来,相师们纷纷叫道:“小朋友过来算一卦吧,我看你眉心发黑,近日必定有灾啊。”
  云重不理会他们的引诱,自顾自地向前走。甄文刚刚修炼不久,对很多关于修真人的事情很关心。她听云重说过,修真人中也有人会易经占卜之术,便带着央求的眼神看着云重。
  云重苦笑一声,道:“好吧。”随即眼光在路边的相师身上扫了两眼,最后将目光定在一个中年人身上。
  甄文见其他算卦相面的人都是续着长长的胡子,这样显得仙风道骨,而这人反其道而行之,看来他志不在赚钱。
  两人走到中年人身边,甄文道:“大叔,来生意了。”
  中年人这时正在闭目养神,听见有人唤他,缓缓睁开双眼。中年人一愣,随即大怒,“这位姑娘难不成是来消遣在下的。”
  甄文一愣,道:“不是啊,我是诚心来找大叔算卦的。”
  “你的修为也只比我稍低一线,”中年人又瞟了一眼云重,道:“而这位看起来跟普通人无异,看来修为定是远胜于我。你们不是消遣我是什么?”
  云重淡淡笑道:“前辈莫生气,我二人虽然略懂法术,但对占卜之术却是陌生的很。”
  中年人随即恍然,他刚刚下山不久,本以为所有的修真人都会占卜,这才闹出了这件事。
  云重道:“前辈是那位仙山的高徒?”
  中年人略带自豪地说道:“天师道。两位呢?”
  甄文不知道自己的门派是不是大派,有些不自信地说道:“我们是青云宗的。”
  中年人想了想,道:“在下一直在山中修炼,对贵宗不是很了解。惭愧惭愧。”
  甄文一听,心道:我们宗果然是小门小派。
  云重没有多作解释,道:“前辈还是给她算上一卦吧。”
  中年人点点头,然后将地上的签筒轻轻地摇了几下,递给甄文,让她随便抽一根。甄文抽完后递给中年人。中年人看了看签文,然后说道:“姑娘近日春心萌动,想必是有了意中人。只是。。。。。。”
  甄文听他一言言中,打断他问道:“只是什么?”
  中年人道:“只是姑娘可能是一厢情愿,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云重一听甄文有了心上人,心想自己怎么没发现。忙自己也占卜了一番,发现果然如此,而且由卦象显示,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中年人见云重手指不断翻飞,随即露出大惊状,于是道:“想必这位小友也算出来了。”
  云重干笑几声,没有作答。拱手作别,拉着甄文就走。
  中年人叫道:“在下桑青子,小友道号为何?”中年人乍见同道中人,心中激动,竟然忘了问姓名。
  云重回头道:“在下云重。”随后便拉着甄文匆匆离去。
  甄文双目失神,怔怔地看着前方。云重见状,想要劝上几句,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忽然,甄文从失神中醒来,急切地问道:“宗主,你曾说过我们修真人都是逆天行事,是吗?”
  云重楞了一下,点了点头。
  甄文随即脸上的阴云散去,露出一丝笑意。
  云重摇摇头,暗道:女人心海底针,此话一点都不错。
  云重将甄文送回家,自己去了趟青云大厦后便回到了学校。到了学校他方才知道他们这个年纪正在金工实习(不是毕业实习),卫浦等人都不在。云重一个人在宿舍里,感到有些冷清。这时他想起了何守元。这么久没有见到何守元,云重倒是有些想他。
  来到何守元家后,云重发现校长钟泉也在。
  钟泉见是云重,笑道:“你来了正好,也省的我去找你。”然后将开设物理学专业,授予他博士学位的事情说了一遍。
  云重一愣,道:“这有些不妥吧。”一个连大学都没有毕业的人被授予博士学位,云重这种外行也觉得有些太草率了。
  何守元挥了挥手,道:“这有什么?你现在可不是一般人,别说博士,就算让你当校长也不会有人反对。
  钟泉苦笑一声,道:“你这个何守元,肯定早就惦记着当校长了吧。”两人争论了起来。
  钟泉见时间不早了,便告辞。临走前,钟泉问道:“老何,我老婆让我问问你,你那个茶叶末还有没有,如果有再多送一些。”
  何守元刚想说出茶叶末是云重的,猛地看到云重再向他打眼色。忙改口说道:“那也是最后的了。”
  钟泉“哦”了一声,也不失望,转身回去了。
  将钟泉送走后,何守元疑惑地问道:“小云,你为什么不让我再给老钟些?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云重不理会他的调侃,没好气地说道:“你到是大方。有时侯大方可能会害死自己。”
  何守元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云老弟,为什么说这样会害死我?”
  云重道:“钟泉的老婆可是朱娜?”
  何守元随即恍然。
  朱娜是青帮老大,想必是她想通过钟泉获取更多的茶叶末。茶叶末对于练武之人来说的重要性,何守元已经听黄茂说过。朱娜将得来的茶叶末交给他的属下,让他们提高修为,然后自然是铲除洪帮。洪帮没了,何守元的命也就到头了。
  云重问道:“你给过他多少茶叶末?”
  何守元道:“不多,一钱左右。上次老钟来我这里,喝了茶叶末泡的水后便向我讨了些。我自然不能不答应,便送了他一钱。当时我也没有想那么多。”
  正如两人所料。当天钟泉将茶叶末拿回家后,便向朱娜说起茶叶末的神效。朱娜觉得好奇,亲身试验了一下后感到全身都轻松了。然后朱娜便把茶叶末拿给他手下的长老们,其中有些人倒是有些见识,一眼便认出这是修真人炼制的丹药的粉末。并把它对练武之人的重要性说了出来。
  朱娜一听心中一动。这些日子以来,青帮在和洪帮的争斗中屡屡吃亏。她感到可能是一股力量在暗中支持洪帮。手下的长老们也是觉得有些无力,自己的修为比不上人家,是在没有办法。今天朱娜得知这种茶叶末居然能够大幅度地提高修为,便起了贪念,决定将何守元家的茶叶末横扫过来。但她随即一想,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藏得很隐秘。何守元也是一个硬骨头,到头来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于是她便让钟泉去要。钟泉和何守元是老朋友了,他开口,想必何守元也不会不答应。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出。
  再说云重和何守元。两人很久没见,聊得十分火热。中午的时候干脆在何家吃饭。下午何守元有课,便和云重一同回了学校。
  何守元想云重刚刚回来,想必有很多事情要做,倒也没有非要拉着他去上课。
  走在学校的路上,云重心中十分安静。虽然云重现在也是名人,但由于他很少在学校里面出现,见过他的人倒也不多,多是同班同学。这时候他们都在金工实习,根本不知道云重已经回来了。
  午后的阳光还是有些炎热,离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路上的学生还很少。大学里就是这样,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会先去。
  李君是大一艺术系的学生,她是学习美术的。与其他学习美术的人不同,她是个盲人。这也许有些荒诞,一个盲人居然学画画。但事实就是如此,李君不仅是学美术,而且在美术上的造诣很深,她的好几张画作都被当作年轻一派的典范之作。
  很多人都认为李君能够将画画得这么好应该是勤奋使然,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勤奋只不过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而已,关键是她对颜色搭配的天生感觉。从小的时候李君就是盲人,但她却比常人对颜色了解一万倍。
  当同学们知道李君居然是个盲人的时候都很吃惊,每次去上课的时候总是有人陪着她,生怕她摔倒。李君天生倔强,不愿意让别人感到自己有比别人差的地方。经过好几天的练习,她已经能够在不用人陪的情况下在学校里来去自如。
  李君右手拿着一根盲人用的拐杖,左手抱着几本书,慢慢地走在学校的路上。突然有人叫道:“小心!”,随后李君便觉得自己别人抱在怀里,手中的书掉落到了地上。那个人正是云重。
  云重坐在体育场外转角处的草坪上,欣赏着正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地踢球的几人的风采。他感到有人从后面经过,便回头看了一眼。修为高深的他立刻惊住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女孩儿,上身穿一件白色的汗衫,下身穿一件女仔裤,瓜子脸,挺拔的鼻梁,小巧的樱唇,雪白的皮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紧闭的双眼更增加了一种让人怜爱的美。
  第一次见到她,云重便心中升起一种亲切,彷佛两人是认识千年的朋友。看到女孩儿前面路上有一个下水道的盖子没了,云重不禁叫出了声。身形一闪便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生怕失去似的。
  李君有些吃惊,除了对颜色有些特异功能外,她还能感觉到一个人的好坏。但这个抱着自己的人她竟然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你可以放开我了吗?”李君想起正有人抱着自己,白嫩的脸颊上升起两片红晕。
  云重也发现了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你前面的下水道盖子没了,我怕你掉进去才出手的。”
  李君知道前面有个下水道盖,只是不知道它已经不见了。
  云重见美人不语,心中好似有千万个蚂蚁在挠。“你是这所学校的吗?”云重拾起地上散落的书籍递给李君。
  李君轻轻地点点头。
  云重见她不语有些着急,道:“你是那个系的?”
  李君虽然感觉不到前面这人的存在,但她心中却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我是艺术系的,你呢?”
  云重忙道:“我是材料系的,我叫云重。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君。我该走了。”
  云重道:“我送送你吧。”
  李君点头答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