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高层会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邱,你找我什么事情?我们可有很久没见了。”一位老人指了指沙发,示意来人坐下。来人是国安局局长邱山。
  邱山笑着答道:“老同学,我哪里敢来找你,你现在可是大忙人,可不比以前上学的时候了。”
  邱山送走了康东,赶快就来了找他的老同学,总理林成书。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林成书感慨了一番,然后说道:“说吧,什么事情?我知道不遇到大事你是不会来找我的。”
  邱山道:“武林大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林成书点点头,然后说道:“你想调动龙虎豹三组。”
  邱山一拍大腿,笑道:“还是老同学了解我。”
  “不行。”
  邱山的笑声戛然而止。邱山疑惑中略带愤怒地看着林成山,道:“为什么?”
  林成书走过来,坐在邱山的旁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同学,别生气嘛。”
  邱山轻哼一声,不理会林成书。
  林成书突然脸色一变,严肃地说道:“邱山同志,难道你怀疑我对国家的衷心。”
  邱山见他动怒,心里不禁有心害怕,毕竟人家现在是顶头上司。
  “我自然不会怀疑你对国家的衷心,可是你为什么不让龙虎豹三组出去处理那件事?”
  林成书摇摇头,道:“老同学,你不了解情况。你当真以为龙虎豹三组便无所不能吗?”
  “不是说都是些高人吗?控水、控电,听说还有神仙一样的人物。”
  林成书说道:“那我问你,那些神仙一样的人物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邱山沉吟了一会儿,道:“自然是从他们的山门。”
  “这就对了。”林成书道:“那你说你让他们去打自己的师门,他们会不会干?”
  “难道卫康和尚海也都是神仙一流?”邱山吃了一惊。原本以为已经够难办,如果那两人真是神仙一流,那这件事肯定要不了了之了。
  林成书避而不答,而是问道:“老邱,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神仙吗?”
  “以前是不相信的,但现在见你的样子,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我先给你说说龙虎豹三组的来历。抗日战争时期,日本来的不仅仅是军队,而且还有一些会特殊能力的人。平常的子弹、炮弹对那些人来说根本无用,我们的一些将领都被暗杀。就在我党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有好几个身穿道袍的人来见**。那几人自称是修真人,而且**也亲眼见到了他们的厉害之处。那些人说不忍见百姓受苦,遂被师门派下山,助我党一臂之力。从那以后,日本的一些异能人士再也没有出现过。想必是被修真人杀了吧。建国以后,我国屡次遭受不明身份的组织的骚扰,那些人也是些异能人士。主席这时想起了当年的修真人,于是派人上山去求助。本以为会费些口舌,没想到他们很快便同意了。从此以后便有了龙豹组。虎组是后来加的。”
  邱山道:“那个尚海是武当派的,难道我们龙组里也有武当派的修真人?”
  “不错,”林成书接着说道:“另外一个年轻的则是青云宗的,现在龙组组长就是青云宗的黄筌。”
  邱山一听,急道:“主席,这些人的能力太强悍了。如果任由他们闹下去,恐怕会对国家不利啊。”
  林成书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那些人都是我中华人,不会做出什么有亏于祖国的事情。再者说这些人都对俗世的生活不敢兴趣,他们志在飞升天界。”
  邱山发现了蹊跷之处,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卫康和尚海那么高调地出现在世人面前?”
  林成书道:“尚海是个意外,不过卫康的高调却是有人故意为之。”
  “谁?”
  “青云宗的宗主。”
  “青云宗的宗主?”邱山这时发现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掌管国安局,连自己都不知道,那林成书是怎么知道的呢?邱山问道:“主席,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林成山笑道:“自然是青云宗宗主亲口告诉我的。”
  “什么?他来过了?”邱山吃了一惊。
  “何止,他还没走。”然后林成书又对着对面的椅子说道:“云宗主,你还是现身吧。”
  “哈哈哈,邱局长,真是对不住了。我可不是有意偷听你们说话。”一把椅子上突然凭空中显现出一个人来,正是云重。
  看着邱山一脸的惊讶,林成书也是深有感触。就在不久前云重就是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他当时的样子估计和邱山一模一样。
  “主席,这。。。。。。”邱山看了看周围,竟然没有发现一个可以保护林成书的人。邱山心中一阵害怕。如果这人要是别国派来行刺的,那。。。。。。邱山不敢往下想。
  云重通晓读心术,一眼便看清楚邱山所想,笑道:“邱局长多虑了,我是中国人。”
  林成书也看出了邱山的顾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同学,别紧张。你仔细看看这位云宗主,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
  邱山仔细地看着云重。不错,是有些眼熟。到底是在哪儿见过呢?电视上?对了,就是电视上!他不就是那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云重嘛!
  “原来是你!”这时邱山仍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只要有一个不对,他就冲上去,为林成书拖延一些时间。“你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邱山的一脸的警惕,云重毫不在意,笑道:“我刚要说来这里的原因,邱局长就来了。”
  林成书道:“都别站着说,坐下吧。”
  三人都坐在沙发上。
  林成书道:“云宗主,说说你的来意吧。”
  云重淡淡地说:“主席,敢问一句,我们中国比起美国这样的强国有多大差距?”
  林成书一愣,没想到他问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会儿,林成书道:“虽然我国发展的很快,但比起美国那样的发达国家还有不小的差距。云宗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成书淡定地看着云重,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云重暗暗点头,说道:“想要赶上那些大国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但如今国际局势如此紧张,经济危机严重阻碍了我国的发展。想要赶上发达国家的愿望恐怕还要往后拖几年了。”
  邱山冷哼一声,道:“难道你来这里就是来冷嘲热讽的,不要忘了你也是中国人。”
  云重道:“邱局长说得对,虽然我是修真人,但也是中国人。我现在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中国安全渡过经济危机,而且能够让中国的综合国力提升很多。不知道主席有没有兴趣一试?”
  林成书笑道:“云宗主不妨一说。”
  云重道:“国力要想强盛,资源必不可少。只是地球上资源毕竟有限,如果能到太空中去寻找些能源待会地球,那就再好不过了。”
  “痴人说梦!”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邱山感到说不出的难受。见终于有机会反驳自己,连忙出口,“太空浩瀚无边,我们现在航天器想要上月球都难,更不要说去其他星球采集资源了。”
  “那如果我们现在有一艘能够达到十分之一光速,光速,甚至远超光速的宇宙飞船呢?”
  “这,这,怎么可能?”
  云重道:“动力问题和材料的问题由我来解决,我只需要你们设计出宇宙飞船的图纸就行。”云重坐在沙发上耐心地等着他们的答案。
  林成书知道,如果这个年轻人说的是真的话,那中国就能够在短时间内超越,甚至远远超越其他国家。如果真的能够首先登陆其他星球,那星球的所属权自然就归中国所有。运气好一些,说不定还能够碰上几颗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只是,他有什么目的呢?
  云重一眼看穿了林成书的想法,道:“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国家能够允许我们修真人在俗世中传道就行。主席不妨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修这人有着很多的优势。如果能够将俗世中的知识和修真人的修真之术结合在一起,那前景是多么广阔。
  林成书有些心动了。确实前景非常好。但多年来的谨慎还是让林成书忍住了马上答应下来的冲动,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我会好好考虑的。”明显摆出了一副送人的样子。
  云重见状,道:“希望主席能够好好考虑。”然后掏出两颗补中益气丹分别递给林成书和邱山,道:“一点薄礼,两位不要见笑。这颗丹药药性很强,两位需要分一百次服下。还有一块玉佩,如果主席想好了,只需将玉佩捏碎我自然就来了。”说完,倏忽消失在空气中。
  邱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真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样的人如果用来做杀手,那什么人杀不了。邱山什么时候都想着自己的责任。
  林成书见邱山一脸的惊骇,心中也知道今天让这位见惯风雨的铁人太过震惊了。看着手中的丹药,林成书笑道:“老同学,我们赶紧尝尝这丹药是什么味吧。”
  林成书听罢,马上从他的手中抢过丹药,道:“千万别,这也太危险了。”
  林成书倒也没有真的想吃,只是见气氛有些古怪,调和一下气氛罢了。
  邱山道:“主席,你真打算考虑那小子的提议?”
  林成书道:“那样不好吗?”
  “我看还是考虑一下吧,毕竟这是一件大事。”
  林成书叹了一口气,道:“老同学啊,自从金融危机爆发后,某些国家期望通过转嫁危机造成的伤害,说不定战争随时后爆发。我想云重这时候提出这个提议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邱山道:“主席。。。。。。”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成书打断。邱山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垂头丧气地走出房间。
  “主席,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科学院院长路乾今天突然接到通知,说主席要突然召见自己。见到林成书后,路乾这个直肠子连忙问起为什么来。
  林成书笑道:“路院长,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坐坐嘛。”
  路乾一听,道:“既然没事,我还有个实验要做,那我就先走了。”没想到路乾竟然不给面子。
  林成书连忙拦住他,道:“真是个工作狂。好吧我说,我确实有件事情想问你一下。设计宇宙飞船的图纸你需要多长时间能够完成?”
  “什么宇宙飞船?”路乾吃了一惊,连忙摆手道:“主席,这根本不可能。我国现在还不具备遮掩改得能力。”路乾直言不讳。
  林成书道:“我只是问一下,如果动力问题和材料问题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都能解决,你只需要设计图纸,需要多长时间?”
  路乾还想说这不可能,但看主席的脸色不太好,于是道:“不知道宇宙飞船的功能是什么?没有用途,这可不太好设计。”
  “遨游宇宙。”
  路乾以为自己听错了,忙道:“主席说的是遨游宇宙?”
  林成书点点头。
  路乾道:“主席,图纸不是问题,但材料,动力这些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啊。”见林成书的脸色又有些不对,忙道:“如果这一切都解决的话,图纸我只需要半年。”
  “好,那就半年,我半年以后一定要拿到图纸。”然后端起茶杯送客。
  路乾无奈地点点头,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