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李君受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上次和灵通四人大战后,钟强在家里疗养了近半月。这可把生性好色的钟泉憋坏了,伤愈的第一天他便来到某大,寻觅看得上眼的女学生。看着一个个庸脂俗粉,钟强有些失望,正准备换所学校时,突然眼睛看到了正在镜月湖边画画的李君。
  李君肤色较白,再穿上白色的羽绒服,简直如同天使下凡。
  “钟强,你想干什么?”齐连芳听说花花太岁钟强来了,想起李君正在湖边画画,生怕她被钟强欺负,便慌忙拉着陈振跑了过来。她可是在云重面前打了包票的,说一定会保护李君直到他回来。
  南天剑客看到齐连芳和陈振,眼中精光闪闪,在钟强耳边俯首说道:“少爷,这两个人都是高手。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
  自从上次和灵通四人大战后,钟强突然间觉得自己非常厉害,连传说中的神仙人物也不是我的对手,那我还怕谁。再加上被李君的美色所迷,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
  钟强自以为潇洒地甩了甩头,笑盈盈地对李君说道:“同学别误会,我是你们钟校长的儿子。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吃饭。”
  李君头也不回,淡淡地说道:“不必了,我想专心画画。”
  齐连芳怒气冲冲地瞪着钟强和南天剑客,道:“你们还不快走!”
  钟强从小被人娇惯,极少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看到李君毫不在意的样子,钟强非常想发飙。但他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现出来,仍旧笑盈盈地说道:“既然不想去,那就算了。”说完,与南天剑客竟然走了。
  齐连芳没想到传说中的花花太岁居然变得这么好说话,有点不解。一旁的陈振则肃然地说道:“我看这个钟强不会罢休,我们要不要把云重叫回来。”
  齐连芳不在意地说道:“怕什么。花花太岁旁边的那个人还有些厉害,至于他嘛,不值一提。”齐连芳自从得云重传授武功后,变得跃跃欲试,恨不得和人打上一架。
  两人怕钟强会去而复返,都守在李君的身边。
  “少爷,你真的要这么做?”晚上九点的时候,南天剑客和钟强游走在某大的校园里。
  钟强道:“我主意已定,不用再劝了。我让你打听的事情,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南天剑客有些失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帮主。
  “那个女孩儿叫李君,是云重的女朋友。据说他们两人几乎天天待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云重为何突然离开了。李君和她那个同学齐连芳每天都会在a栋上晚自习,直到关灯时才会离开。”
  钟强点点头,脑子里正在盘算怎么办?
  晚上十点左右,教学楼的灯都关了。一些勤奋的学生从里面不情愿地出来,其中就有李君和齐连芳。
  两人走在回宿舍楼必经的路上,一直叽叽喳喳的齐连芳突然停下了嘴,仔细地看着左右。
  “有些不对劲,怎么就我们两个人?”
  李君平时回去的虽晚,但也没有晚到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步。
  李君淡淡地说道:“今天在镜月湖碰见的那两个人就在附近。”她修为已到化气期,虽然不会运用,但听觉也已经远超他人。
  “没想到姑娘还是个高手,我真是走眼了。”南天剑客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身边还跟着四个人。看来都不是庸手。
  李君道:“你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事?”
  南天剑客道:“我们家少爷想请姑娘聚一聚。”南天剑客也有些为自己的话感到脸上发烧。
  齐连芳冷冷说道:“你们是想抢人?”
  南天剑客刚要回答,突然在李君身边冒出四个人。南天剑客见四人神气内敛,显然比自己的修为要高。
  四人中有一人正是卫康。卫康奉了安天石之命暗中保护李君。
  “李姑娘,你们先到青云大厦去避一下,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卫康恭敬地说道。
  李君问道:“你是?”虽然感觉到卫康对自己没有坏心,但李君仍然不能不提防。
  卫康说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姓钟的小子那杆矛头有些古怪,你们还是到青云大厦去避一避。”
  南天剑客见她们要走,忙道:“点子要走,兄弟们上啊。”
  卫康的修为远不是南天剑客所能比的,但他非常顾及钟强手中的矛头。上次钟强与灵通四人大战,整个长沙都有淡淡的煞气,青云大厦里面的人自然感应到了。安天石曾派人潜入青帮查看,得知是那杆矛头的古怪。
  隐在暗处的钟强见双方打了起来,而且自己这方明显不是对手,照面不过三两招,已经倒下了三个,对方只不过才有一人出手。钟强从暗处跳了出来,手持矛头向卫康几人招呼。
  李君和齐连芳见卫康四人很容易地就摆平了南天剑客等人,便不想逃走。
  钟强一出来,卫康便感到煞气冲天。剩下的三人见状连忙上来帮忙。四人也组成了一个阵法,与灵通四人相同,正是四象阵。但他们四人的修为远远比不上灵通四人,而且钟强对付四象阵也有了经验,很快便将四人击伤。
  卫康躺在地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对着李君道:“你们快走!”说完又强自站了起来,独自与钟强站在一起,但很快又被打倒在地。
  钟强这时已经被煞气蒙蔽了心窍,见到站着的人就想杀。现在南天剑客五人和卫康四人都已经受伤在地,只有齐连芳和李君还没有事。钟强猩红地双眼,看着两人,发出?人的狞笑。
  齐连芳看他好像一头野兽,心中有些害怕,但现在也只能迎着头皮上了,但很快也和卫康一样受伤在地。
  现在站着的只有李君一人,钟强执矛攻了过来。李君此刻虽不会运用法术,但身形步伐比起先天境界的好手却是强了不少。她现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钟强倒是也奈何不了她。
  钟强久战无功,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李君好像对这种煞气排斥,轻灵的步伐被煞气所制变得开始笨拙起来,最终被矛头击中胸前。云重送给她护身的玉佩也被击碎了,矛头余势犹存,重重刺伤了李君的心脉。
  对于其他人,钟强只不过是刺伤后了事,不再接着下杀手。但对李君,他好似怀着深深地仇恨,刺伤了她的心脉后仍不罢休,还要再下杀手。
  眼看着矛头就要刺到李君,突然虚空中闪现出一个人将李君拉开。来人真是云重。
  云重现在正忙着和路乾讨论宇宙飞船的图纸,忽然感到他送给李君的护身玉佩碎了,大吃一惊,连忙撕碎虚空出现在李君的身边。幸好来得及时,李君没有被刺中。
  钟强见是云重,想起了当日之事,哈哈大笑,道:“我不怕你,我不怕你。你过来啊。哈哈哈哈。”
  云重查看了一下李君的伤势,发现伤了心脉。但这些伤对修真人来说只是小事。从乾坤戒里拿出几颗治疗内伤的丹药让她服下,然后将李君放在旁边的草地上。
  站在云重的面前,钟强心中怒气充盈,舞起矛头向他刺来。
  云重御起一把飞剑向他刺去,但飞剑在遇到矛头时便化为灰烬。云重大吃一惊,这柄飞剑虽算不上上等货色,但也是二等中级的飞剑,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云重这时才开始仔细地审视那杆矛头,但看不出其中的怪异之处。
  云重这次不敢大意,拿出自己的看家法宝先天易龙图。云重这次动了真气,祭起法宝后直接发出南明离火向钟强烧去。钟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烧成了灰烬,神奇的是,那杆矛头居然没有损伤。
  云重轻轻招手,矛头嗖的一下便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被他收进乾坤戒中。将几颗丹药交给齐连芳和卫康等人后,云重走到李君身旁察看她的伤势,发现她还没有醒来。云重眉头一皱,不应该啊!几颗丹药下去,即便魂魄已经离体也能救回来,为什么她还是没有反应呢?
  卫康服下丹药后调息了片刻,走到云重面前,道:“宗主,都怪属下办事不利,才酿成大祸,请宗主责罚。”
  云重摆摆手,道:“这不关你们的事,那杆矛头确实诡异的很。”
  卫康谢了一声,然后指着南天剑客,道:“宗主,这几人怎么处置?”
  云重冷冷地在他们身上扫视了一眼,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说完发出三昧真火将南天剑客等人烧成了灰烬。一代英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齐连芳有些惊讶,没想到平时看起来颇为斯文的云重杀起人来毫不手软,而且动不动就把人烧成灰烬。齐连芳走到李君身边,见她双眼还在紧闭,不禁有些着急,问道:“小君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云重低着头,道:“我也不知道。”然后又对卫康道:“你回去告诉安天石,就说我回青云山了。”转头又对齐连芳道:“你帮小君请假。”说完展开阴阳翼,瞬间消失不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