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北极高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位院士疯狂地转着操作杆,口中还嚷嚷着,“飞飞飞,到火星去看看有没有火星人。”边说边跳,宛如一个小孩子。
  其他院士刚开始还有些矜持,后来看那个院士玩的不亦乐呼,心里也都不禁开始痒痒,最后还是有一个院士忍不住冲上去将遥控器抢了过来,遥控着飞船在太阳系里面乱飞。他的行为引来众人纷纷效仿,广场之上很快乱成一锅粥。
  林成书这次是微服出巡,在没有带保镖的情况下,他和国安局局长邱山两人秘密来到工程院,准备慰问一下仍在工作的院士们。但他们两人几乎快将工程院翻遍了还是没看到一个人影(这时候连清洁工都放假了)。
  咦,奇怪,难道老院士们都回家了?”林成书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邱山摇摇头,说道:“没有,我看他们都在广场那边。”林成书身边没有保镖,保卫的工作自然落到了邱山身上。别看邱山虽然长的不怎么出众,但也是练过上乘武术的,只是很少人知道罢了。他警惕地聆听着周围的动静时忽然注意到了广场方向上传来喧闹声,仔细倾听后从中听出了许多院士们的声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吵。
  来到广场的进门前,邱山拦住林成书,道:“你站在这里,我自己先进去看看。”
  林成书点点头。
  过了两分钟了,邱山还没有从广场里走出来。里面的喧闹声还在时不时地传出,林成书心中感到有些不妙。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情况?就在他刚想打电话的时候,邱山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邱,你没事吧。”看到邱山不断地摇头,林成书关心地问道。
  邱山奇怪地笑了笑,道:“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林成书也有些好奇,跨进广场大门,顿时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只见一群老人正在排着长队,口中都在不停地嚷嚷着快点儿。顺着队形看去,林成书看到队头上正有一个人拿着一个东西手舞足蹈,旁边有一个年轻人时不时地说着什么。如果不是认出这些人是院士们,林成书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精神病院。
  “老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成书彻底不解了。
  邱山摊摊手,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试着往队伍的前面走走。”
  林成书依言向队伍前头走去,还没走过几个人,就听到有人喊道:“别插队,懂不懂规矩。后面排队。”
  这时刚刚正在玩得不亦乐呼的那个院士递过那个遥控器样子的东西,疯狂地向队尾跑来。林成书以为那个院士认出了自己,跑过来打招呼。但那人跑到自己跟前时也没有停步,直接跑到了队尾。
  林成书又向前走了几步,排队的人嚷嚷声更大了。
  “说了不让插队你还插队。老路,赶紧让云老弟取消他的资格。”一个人嚷嚷着对排在中间的路乾说道。
  路乾回过头,看见是林成书,亢奋地说道:“原来是主席。主席如果想玩还是排队吧,不排队可能会被人揍。你看看我的眼睛。”说着指了指自己有些发青的眼眶。
  邱山走过来,大声问道:“老路,这时怎么回事儿?”
  路乾不理会他,大声地对这最前面的那个人喊道:“玩了没有,你这老小子可别拖时间。我明明看着已经过了一分钟。”
  拿着遥控器的那人头也不回地说道:“乱喊什么,别想转移我的注意力。还有十秒钟,别想骗我。”
  邱山摇摇头,说道:“疯了,疯了,全都疯了。”
  林成书也有些好奇,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在好奇心地驱使下,林成书也站到了队尾,邱山紧随其后。
  由于排队的人很多,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才轮到林成书。
  云重看着林成书,笑道:“主席也想玩会儿?”然后将遥控器递给他。
  林成书憋了半个小时,总算有了开口的机会,忙道:“云宗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然后指了指身后的院士们。
  云重淡淡地说道:“哦,他们都在排队玩游戏。不过遥控器就只有一个,所以只能排队了。一个人一分钟。主席,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排在第二的邱山问道:“什么游戏?”
  云重指了指监视器,道:“星级探险。”
  只见监视器上一片黑暗,片刻之后,监视器上又显示出了一副太空的画面。咦,那个水蓝色的星球不正是地球吗。好逼真的游戏!
  云重摇摇头,道:“那小子还真坏,居然让飞船去钻月球的岩石层。主席,你的时间可就这样被他浪费了。”
  很快一分钟过去了,邱山上来,两人依然没有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两人自然也不会对一款游戏感兴趣,玩过了一轮后便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看着这些疯态毕露的院士们玩。
  直到天色已经黑得看不见身边的人,玩游戏的众人才恋恋不舍的往大楼里走。
  林成书和邱山也跟着回到了大楼。他们两人今天可算是开了眼了,以前他们到哪里不是欢迎声一片,今天可好,居然有人还让他们排队。虽然这些搞科学的都有些野性,但也不至于野到这种地步吧。
  制图间既是工作间也是食堂,几十号人都挤在这里吃饭。云重已经暗暗将一些补中益气丹放到了饭菜里。这些院士们疯玩了一天,毕竟年老体衰,云重怕他们会闹出什么病。
  由于补中益气丹的药力很快发作,院士们的精神头出奇地好。纷纷叫嚷着要在大楼里面开始玩。但被云重一票否决。
  这时候的林成书已经断断续续地从路乾的嘴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时正沉浸在震惊之中。一个这么小的飞船居然就能飞出太阳系,在太阳系里飞了半天,而且居然把月球钻了一个洞。就连以前对制造宇宙飞船非常反感的邱山这时候也开始跃跃欲试,想要拿过遥控器玩上一把。
  血液渐渐平静下来以后,院士们看到了宇宙飞船的成功曙光,都决定晚上不睡觉,让云重把飞船的图纸画出来让大家参考一下。
  等云重将图纸一画出来,院士们骂声不断。
  “这是图纸吧,漏洞百出。小云啊,你的运气也太好,这样的东西居然也能飞起来。”一个院士毫不避讳地批评云重。现在云重和所有院士都非常的熟悉,众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小云”,这让他很无奈。
  “这图纸确实烂,就算我做梦的时候画出来的图纸也比这玩意儿强。老路,你说这难道真的是图纸吗?”
  。。。。。。
  云重的飞船模型确实很烂,这只不过是他根据一部电影上的样子做出来的。飞船之所以能够飞起来,材料和推进装置功不可没。不得不说,云重在设计飞船这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天赋。
  经过三天的商讨,飞船的设计终于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制造零部件,这些任务云重已经大包大揽了。虽然这些事情用的时间并不会很长,但云重决定向后拖一拖。毕竟这么一件震撼的事情必须让大家消化消化,而且宇航员的挑选也还没有开始。难道让装配好的飞船放在库房里展览?
  明天就是春节,云重还没有想好去哪里。飞船图纸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剩下的事情还不着急。就在云重正在为去哪里过节发愁的时候,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云重心中一震,马上知道了这道灵光的来历。当初他曾送给全真道的白野一道通讯符,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凭借此符将云重请来。刚才的拿到灵光正是白野使用了通讯符。
  云重此刻可以瞬息万里,眨眼间的时间,他已经来到地球的北极。根据信号显示,白野最后出现的地方正是这个地方。
  抬眼望去,只见一片冰天雪地,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迹象。云重将神识慢慢放开,终于在冰下几万米的地方探测到了几个微弱的神识波动。云重有些犹豫,冰下隐隐布置着什么阵法,他只能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人在冰下。他现在水元神已经没有了,与水有关的能量可是他的死穴。如果冰下真的是白野,那恐怕冰下还有一个将他抓住的劲敌。
  冰下的神识波动越来越弱,云重不再犹豫,瞬间来到冰下。
  看着前面不断旋转的冰块,云重认出了这是一个阵法,名曰冰魄寒光阵。此阵十分阴毒,能够腐蚀修真人的元神和元婴。是阵法就有弱点,云重现在也算是阵法大家,很快便找到了阵法的薄弱环节,然后祭才出先天易龙图冲入阵中。
  进入冰魄寒光阵后,云重迅速隐去身上的气机,以免被人发现。
  阵中有很大空间,云重现在也不敢轻易将神识散发出去,只能凭借速度四处寻找。
  突然冰屑的流动异常让云重心中一动,有人在动!
  过了一会儿,云重看到一只蜈蚣游了过来。这条蜈蚣非常大,足有数公里长,全身呈现为白色,双目发出道道寒光。隐身的云重只被他看得背脊发凉,暗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修为真是深不可测。估计仙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蜈蚣拖着庞大的身体快速地向远处游去,云重紧跟其后。
  游了一刻钟的时间后,蜈蚣来到了一片安静的区域。这片区域里没有冰屑,只有海水。不远处有几块大石,每块大石都有一丈见方。每块石头上都绑着一个人,大约有十来个人,其中正有白野!还有何夕和吴云!被绑着的人中除了白野、何夕和吴云之外的其他人好像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白野见到蜈蚣游过来,怒生喝道:“妖怪,敢不敢跟爷爷我单打独斗?”吴云和何夕也跟着附和,高声叫嚷。
  蜈蚣倏然变成一个男子,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衫,脸上略带讥笑的看着白野三人,道:“不用急着求死,等我吸完了你们全身的血液,到时候你们自然就死了。”说话时,牙齿上泛着白光,甚是恐怖。
  蜈蚣看着白野,道:“就属你叫的最欢,现在我就先吸你的血。”
  一旁的云重又怎么能让他如愿,趁其不备发出南明离火向蜈蚣烧去。
  蜈蚣好像知道了有人偷袭,从容不迫地向一旁躲去,然后又从口中喷出一股水柱向转弯而来的南明离火袭去。水柱与南明离火相碰后发出嘶嘶地声音,周围也出现了一些蒸汽。但最终还是水柱取得了胜利。
  云重大吃一惊。南明离火的威力他已经从云中子的玉简上知道了。一般的金仙都不敢轻易接,没想到一个北极上的一个蜈蚣精居然轻而易举的接了下来。
  蜈蚣看着云重,贪婪地笑道:“没想到人间界居然还有这号人物,看来我脱困的日子不远了。小子,如果你主动献上鲜血我就饶你一命。否则,嘿嘿。。。”蜈蚣舔了舔嘴唇,露出饥渴的样子。
  云重冷冷地看着蜈蚣,道:“区区一个蜈蚣精居然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说完冷冷地注视着蜈蚣,不敢主动出手。毕竟这个蜈蚣精修为高的吓人。
  蜈蚣精也对云重非常忌惮,没想到不过千年不出世,人间界居然有了这么厉害的角色。看这人的修为不甚高,居然能发出南明离火,说不定是仙人转世。嘿嘿,要是能够吸了他的血,那我肯定能够立即将这个什么鬼冰魄寒光阵击个粉碎。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云重看了一眼被绑着的众人,慢慢地向那边靠近。蜈蚣根本没把白野这些人放在眼里,虽然知道云重的意图,但没有阻拦。
  云重来到白野等人身边,伸手准备拉断绑着他们的水草样的绳子,但出乎意料的是,绳子居然完好无损。云重暗暗吃惊,祭起先天易龙图才算将绳子割断。
  蜈蚣眼中闪过道道金光。好宝贝啊,居然能把我炼制了几千年的缚仙藤轻易割断。看来今天我是走大运了。
  将这些人放下来后,云重每人让他们服下了一颗补中益气丹,慢慢调息。
  云重现在盯着蜈蚣,隐隐预感到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纯阳道人是吴云的师傅,白野的师祖。自从被抓到这儿后,每天都被一条蜈蚣吸取很多鲜血,但又不杀死他们。纯阳道人知道对方在吸取自己的功力,心中感到一阵害怕。坚持了几个月后,纯阳真人终于晕过去了。等他再醒来的时候,旁边多了一个被绑着的人,那人就是吴云。
  纯阳道人能够醒过来完全是因为吴云的一颗丹药,那颗丹药正是云重送给他的救命丹药。吴云服了两颗,剩下的一颗正是留给纯阳道人的。被送到这里后,吴云费劲心力,总算将丹药送到了师父的嘴里。
  就在前不久,白野和何夕也被送到了这里。
  云重感觉到这些人都醒过来了,连忙又没人给了一颗上好的丹药,让他们迅速提高功力,好拼死一搏。
  纯阳道人已经听吴云说过了青云宗的宗主,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他知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连忙接过丹药,开始练功。其他弟子见师父(祖)都接了,自己也连忙接了过来。
  这些人都是久旱逢甘霖,丹药的药力很快就吸收了。修为不仅恢复了,而且都比以前高了不止一个等级。连最低的也有了元婴期,纯阳道人更是到了养神期,离破虚期不过一线之遥。
  这些人之所以进步飞速,那是因为他们这些日子以来被蜈蚣精吸收精血,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生存,每日都徘徊的生与死之间,修为都迅猛的增加,差的只是功力。云重正是看出了这一点,这才赠给他们丹药让他们修炼。
  纯阳道人向云重打了一个揖,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对蜈蚣精怒道:“妖孽,我等受辱多日,今天就让你身形具灭。”
  蜈蚣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笑个不停。片刻后,忍住笑意,道:“大罗神仙我都不放在眼里,难道还惧怕你们这些连仙人都不是的蝼蚁?当真好笑。”
  云重这一方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妖精的口气也忒大了一些。但只有云重知道他说得不一定是虚言,看来要纯阳道人帮忙的想法不用再考虑了。云重将纯阳道人叫到身边,嘱咐了他几句,然后递给他一小瓶丹药和几块玉石。
  纯阳道人接过丹药和玉石,然后递给吴云,说道:“吴云听令,今后你就是全真道掌教。现在马上冲出去,号召各大修真门派齐聚北极,消灭矮人一族。”然后又对云重说道:“云宗主,我们虽只见一天,但我又怎能忘恩负义,丢下你逃走。”原来云重交给他们丹药和玉石就是为了让他们出去送信。
  云重知道他意已决,便不再说什么。然后将出阵的方法告诉了吴云。
  蜈蚣精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他们此刻都身在阵中,进来容易出去难,他也不怕他们逃走。只是他没想到云重竟是阵法大家,冰魄寒光阵虽然不简单,但也还难不住他。
  吴云等人纷纷跪倒在地,眼中含泪,但却什么也没说,匆匆向阵法之外飞去。不一会儿便出了阵法。
  蜈蚣精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些人这么轻易就出了困了自己上千年的阵法。刚想从吴云等人出去的地方逃出去,只见阵法忽然一变,竟然又凭空多出了一套两仪微尘阵。这是吴云出阵后按照云重所说的方法布置的。
  蜈蚣精见这个阵法比原来的还要厉害,心知还是出不去,但他随即又想到这些肯定都是云重弄得。要是吴云等人有这本事也就不用被自己绑在这里这么久了。
  “小子,只要你把我弄出去。老祖我就放你们一马。如何?”蜈蚣精为了能够出去,竟然从脸上挤出一抹笑。
  见吴云等人已走,云重和纯阳道人再也没有了顾虑。也不打招呼,纷纷向蜈蚣精身上开始招呼。
  蜈蚣精大怒,拿出一个圆锥样的宝贝开始还击。纯阳道人没过一个回合就被吸进了圆锥里面,云重反映的及时,展开阴阳翼逃开了。
  蜈蚣精这件宝贝只是一个残件,这本是一座魔塔的顶端,虽然被蜈蚣精祭炼了上万年,但仍然没有完全炼化。可想而之,当年魔塔的威力到底如何。
  蜈蚣精连连祭起魔塔顶向云重照去,但对方速度太快,根本无法被锁定。一时间两人陷入僵持状态。
  阴阳翼虽然耗费的真元不是很多,但总是四处逃也不是办法。这样迟早会被对方抓到。但云重又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如此。就在云重胡思乱想的时候,魔塔顶罩住了云重。云重大吃一惊,连忙躲藏,但早已经来不及了。虽然有百兽之涎护体,可是云重也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蜈蚣精觉得眼前这个人今天让自己太过吃惊了。先是金仙级别的南明离火,然后是能够割断缚仙藤的法宝,懂得冰魄寒光阵的阵法,配置丹药方面也是行家里手,但这些都还可以勉强接受。最让蜈蚣精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法宝魔塔顶居然一时间吸不了对方。要知道自己这个魔塔顶可是仙界任何人见了都流口水的法宝。
  云重被魔塔顶吸的已经开始有些站不住了,这样下去早晚会被吸进去。突然云重注意到了魔塔顶的形状,那不是和先天易龙图非常吻合吗,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想到这里,云重忙将先天易龙图向魔塔顶抛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