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西方佛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五彩空间无日月,云重也不知道自己待在这个地方多久了。如果不是心志坚定,道心稳固,估计每天看到四周都是一样的五彩之色,茫茫无际永无尽头,什么人都会产生一种抓狂的感觉。
  前一段日子,云重发现修炼速度明显变慢了,百思不得其解后,云重索性不在修炼,专心在五彩空间里炼制法宝。这也是他无形中作对了一件事。云重还不知道,他现在已经不在人间界,而是来到了天界!
  凭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劫仙人的上限,但由于他被困在五彩空间里,天劫感应不到他的存在,所以在一段时间内云重的修为会停滞不前。
  孔宣完成佛祖交给的任务后,遇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名氏,没有了再待在人间界的兴趣,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天界的西方极乐世界向佛祖交差。
  自从准提道人赌气离开佛门后,佛门的高手越来越少,在天界的地位日益下降。作为佛界有数的高手之一,佛祖对孔宣还是相当看重的。佛祖这次之所以让孔宣下界是因为他算到这次的下界之行对他有莫大的机缘。孔宣徘徊的亚圣之外几千年,不仅孔宣自己着急,就连如来等一干佛祖也是替他提着心。
  孔宣向佛祖汇报了人间界的情况,并把无名氏的事情提了一下,然后捎带查看佛祖的表现。孔宣明显地感觉到了佛祖在听到无名氏的时候心境有了一丝的波澜,这让孔宣惊诧不已。要知道佛门弟子向来以心境之稳见称,佛门第一高手的如来佛更是有着天界第一心之称。无名氏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让如来佛产生这样的反映。
  佛祖没有给出合理的回答,只是让他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然后便开始开坛**。整理发布于àp.16k.
  五彩空间里有世界上最精纯的五行元素,云重这些日子不断用心感受着这些五行元素,渐有所悟。根据自己悟到的内容,云重炼制了一面五行镜。五行镜不是实体,而是由天地五行聚集而成的一面透明的镜子。到了用时,只需凝聚真元聚集天地真元便可成型。
  五行镜给人的视觉感受就是一面活动着的圆形水面,光线通过其中发生不断地折射,给人灵动的感觉。
  云重曾助水笙炼制过一面阴阳镜,此镜属于能够升级的法宝。刚炼制时的品阶就已经是五阶的仙器。而五行镜比起阴阳镜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刚炼制成功连已经达到六阶,实属难得。
  佛殿里如来佛祖正在**,孔宣听得津津有味。忽然佛祖停下声音,朝他看了一眼,口中念道:“一切皆是缘分,既来了我便成全与你。”随即又开始**。众多弟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孔宣也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这些话。
  突然,殿中的罗汉、菩萨和佛等都察觉了一丝神识,这神识比起自己的还弱得太多,但居然能够出现在这里。众人循着足迹,发现神识的出处乃是孔雀王,但却又不是孔雀王孔宣。众人这才恍然佛祖为何说出那番话,想来他已经算出有人藏在孔宣身上。
  诸神也暗暗惊奇,孔雀王的修为他们是人所共知的,就连二教主弥勒佛也不敢保证说能够战胜他,想来只有教主级别的人物才能战胜吧。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跟在他身上来到佛殿,而孔雀王竟然没有察觉。
  那道神识正是云重发出的。他偶然间发现神识居然可以透出五彩空间,这让他有些惊喜。神识之下,他发现周围有太多的强大存在,每一个人都比他强大的不知道多少倍,似乎每一个人都有毁天灭地的本领。在他的神识感应下,似乎坐在莲花台上的人修为最低。但一干人等的表情让他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
  就在云重试着用神识自己扫描这里时,刚才还露出强大气息的众人,忽然消失了,唯有一个坐在莲花台上的人。云重也不甚在意,知道是那些人有意隐藏了气息,不想被自己察觉。他很快就沉浸在佛祖的**中。
  人间界时他凭的是云中子留下的玉简,但是修道讲究的不仅是悟性,还需要良师。其他人明显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一直都是云重独自修行。今天居然听到有人在**,而且讲得如此深邃,云重只觉得全身三万六千五百个毛孔无不顺畅,好似吃了一个人参果似的。
  接连三天,佛祖一直都在**。众神有些奇怪了,佛祖**一般都是讲一天,不知为何今天居然讲了三天,难道是为了那道微弱的神识?众佛又对那道神识提起了兴趣,纷纷暗地里推算神识的主人,可根本无法推算。那道神识的主人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正是如此。五彩空间是个封闭的空间,除了修为高过孔宣很多的佛祖之辈外,其他人根本感觉不到里面有人。就连佛祖也不是一见面就感觉道云重的存在,可想而之孔宣的修为之高。
  三天**即将完毕,佛祖最后说道:“一切法都是成法,唯有破法才能成就大道,炼成金身。阿弥陀佛。”
  众佛明白,这话是对那个神秘人说的。在场的人那个不是金仙级别以上,早就成就了金身。
  佛事已毕,如来佛独独留下了孔雀王孔宣。
  “孔雀王,将你五彩空间之人放出来吧。”佛祖端坐在莲花台上,庄严宝相。
  孔宣执弟子礼,道:“谨遵法旨。”只见他背后神光一闪,佛殿之上就出现一个人,那人正是云重。
  云重也发现了佛祖的成全,心中暗暗有些感激。
  孔宣这时仔细大量眼前这人,身上虽然仍旧散发着死死妖气,但全身上下却无不透着道家的气质,根本不可能是妖怪所能具有的气质。孔宣暗叹一声,知道自己一时不察居然抓错了人。幸亏那人修为不低,没有死在五彩空间中,不然自己又多造了一重的杀孽。
  “多谢佛祖成全!”云重拜倒在地,诚心诚意地谢道。
  佛祖道:“你与我佛门有缘,但却不会成为我佛门弟子。我传你佛家典籍三千,你自行参悟吧。”说完挥出一道金光,进入云重的脑袋。
  云重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很多佛家的内容,心知这肯定是佛家至高无上的典籍,没想到佛祖这么大方,马上又谢。
  佛祖又道:“西方不是你的所在,你还是去其他三大部洲吧。”
  云重展开阴阳翼,飞身而去。
  孔宣有点疑惑地问道:“佛祖,您为什么对一个凡间之人如此厚爱。当年金蝉子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得真经,为何他却如此容易。”
  佛祖金目一闪,叹了一口气,道:“大乱将始,众神中不少会陨落在将来的这场神仙之战中。那人的未来连我都算不出来,想必是非常人。成全与他也好为我佛门弟子留下一条后路。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云重此时已经知道自己来了仙界,刚才的是西方佛界,而他现在的却是要前往其他部州。仙界之大,远超云重之所想。他的神识早已经能够将整个地球覆盖在其下,没想到居然只能覆盖仙界的一个山头大小。
  有一次他将神识伸展到一座山上,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幸亏他多的及时,不然就这么一个闪电就能要了他的性命。这时他方才知道仙界修为胜于己之人多不胜数,刚才定是犯了他人禁忌,那人放了一个雷电警告自己。从此,云重倒是也不太敢肆意扫视东西了。
  在人间界的时候,阴阳翼展开,什么地方都是瞬间而至,几乎察觉不到耗费什么真元。但仙界无边无际,飞了半个小时后,云重觉得自己的真元有些枯竭,心中大惊,马上瞅准一个山头降了下去。
  有一句话叫做屋漏偏逢连阴雨,此话用在云重身上再合适不过。
  他刚刚降落到一座山头上,准备吸收一下周围浓郁无比的灵气。突然发现天空中乌云翻滚,有过渡劫经验的云重知道这是有人要渡劫。此地别无他人,渡劫的自然是他自己了。他此刻真元消耗过度,面对天劫倒也没有那么自信了。好在他有宝物傍身,倒也不惧天劫。
  云重祭出五行镜,顶在头顶。五行镜在他头顶不断变大,最后遮住了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事物,随即开始不断吸收天地间的五行力量。五行镜乃是五行的本源力量所祭炼而成,对天地间游历的五行力量有着很高的亲和力。如果不是云重修为有限,只能将五行镜展开一公里左右,说不定能够更加快速地吸收能量。
  劫云越来越低,终于如绝提的洪水般释放出巨大的天劫力量。一道白光从天而降,重重地击打在五行镜上,发出嗡嗡的声音。五行镜上的光芒非但不减,反而又旺盛了几分。劫雷又连续降下三道,都被五行镜挡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