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当云重在研究这到底是不是个**阵时,面前的骨头突然呼呼啦啦地站了起来,组成了一个龙的样子。骨龙高达十丈有余,全身的骨头是不下于大罗神仙,那颗头颅更是由亚圣修为的骨头组成的。
  云重大惊,本以为骨龙会对自己攻击。但看骨龙的样子没有一点敌意。
  骨龙嗷的叫了一声,震得四周的骨头瑟瑟发抖。
  云重有种奇怪的感觉,骨龙好像在给自己传达信息。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骨龙点点头,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云重真担心这些骨头会不会散架。骨龙点完头,然后向着云重来时的方向走,时而回头示意云重跟上。
  云重默默地跟着骨龙。
  不知道走了多久,骨龙突然听了下来。伸出尖利的爪子将白茫茫的虚空撕碎,在骨龙的撕扯下,天地间的元气疯狂向裂开的空间中钻入。空间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定格为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黑色元洞。
  骨龙一只脚踏进去,然后停下来示意云重跟上。
  云重对骨龙有种莫名的信任,想也不想便跟着它钻进了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之后是一片祥和的景象。碧绿的草地一望无垠,不远处传来淙淙的流水声。一只仙鹿从云重身边悠闲地走过,走走停停,停下来时一会儿吃草,一会儿偷偷地望着云重,似乎对他很好奇。云重走上去想去摸摸这头仙鹿,可惜它似乎有些怕人,马上跑开了。
  云重顺着一个小坡走下去,下面开满了仙花灵草。云重顺手采了一朵嫣然绽放的仙花,放在鼻前轻轻地嗅着。真香!
  “云哥哥,这花是给我的吗?”
  云重转过身,看到竟是李君站在自己的身后。一身白色的素装,齐耳短发,小巧的鼻子,诱人的樱唇。。。。。。这时的李君真是美艳动人。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人间界吗?”云重心中充满了疑惑。这时他想起了陪他一起进来的骨龙。四处张望后,没有发现骨龙的踪迹。
  “这里不好吗?”李君笑容嫣然,令人陶醉。
  “好。”云重愣愣地说,他完全陶醉在这一刻中。
  突然,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还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失踪的骨龙就站在他的身边。
  云重仍旧沉浸在刚才的美好中,根本没发现这里的异常。
  “老朋友,你为何还是没有觉醒?”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将正沉浸在幸福中的云重惊醒。
  看到了周围的变化,云重大惊,说道:“你是谁?”
  “哎。”重重的叹息声不知道从何处传来,“老朋友,快快觉醒吧。你的时间不多了。切忌,一切都是虚像,一切都是幻象。”
  “一切都是虚像,一切都是幻象。”云重重复着这句话,隐隐有所顿悟。
  那个声音接着传来,“你是谁,我又是谁?忘记便能解脱?。。。。。。”那个声音说了很多,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却又让人无从回答。
  “众生皆为棋子,天地俱为棋盘,谁是布局者?”
  云重久久地失神,心中一片茫然,“我是谁,你又是谁?我是谁,你又是谁?。。。。。。”云重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外界对他来说已经消失了。
  “你是斗士,生来就是斗士。结束也开始,快快觉醒吧,我的老朋友。”声音逐渐变小,最后终于听不见了。
  “我是谁!”云重疯狂地叫喊着。
  云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洞口的前面。云重觉得自己好像经历了一些事情,但想要仔细想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在云重苦苦思索的时候,他身上的感应符发出淡淡的白光。
  感应符是云重进入天界以后发明的符咒,它是用来联络的。不同于通信符,感应符是在遇到不便光明正大的传信时才会用的。这种符咒云重只给过灵泉上人、史林等四人。难道青云宫有什么危险?想到这里,云重马上展开阴阳翼飞回了青云宫。
  “你们宫主在哪里?快让他出来见我们?”柳一对灵泉上人说道。
  柳一有些恼火,在微光岛上他们四兄弟向来是说一不二,没想到今天却是吃了个闭门羹。如果不是看在灵泉上人以前对自己还算恭敬的份上,柳一早就将他打得三魂出窍,六魄归西了。
  灵泉上人赔笑道:“不瞒大护法,我们宫主真的出去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让他亲自去绿柳山庄一趟,您看怎么样?这是我们宫主新近炼制的丹药,说是叫做渡劫丹。您四位每人带上十颗,这也算是我替我们宫主替您赔礼了。”
  柳一接过药葫芦,从里面取出一颗丹药在鼻子边上闻了闻,不禁眼睛发亮,“妙妙妙。这样的丹药真是妙哉!这真的是你们宫主炼制的?”柳一将药葫芦揣进自己的须弥芥子带中,怀疑地看着灵泉上人。
  “千真万确。这是我们宫主准备尽献给田柳仙人的贡品,既然四位护法来了,我就斗胆做主将它送给四位了。离进贡还有一段时间,我听我们宫主说过几天他炼制的一种能让人度过六劫的丹药就要出炉了。到时候送给田柳仙人,当然也不会少了四位护法的。”灵泉上人脸上虽然堆着笑,但内心确实鄙夷这四人的没见识。这种丹药是云重送给近卫军的,在云重的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灵丹妙药。
  “哦?”柳一明显对能够度六劫的丹药非常感兴趣,“真的能够帮人度过第六仙劫?”这种丹药在微光岛可是从来的没有的,倒是听人说仙界的大丹药铺子有的卖,只是灵石价钱贵的吓人。就算把整个微光岛卖了也买不了几颗。
  “这个小的不敢确定。”灵泉上人不敢把话说死,“但刚才我送给四位护法的丹药确实货真价实,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您知道我以前是三劫仙人,但自从服用了这种丹药,不出半年我达到了度过了第四次仙劫。”
  柳一点点头。他确实看出灵泉上人现在已经是四劫仙人了。他还清楚地记得灵泉上人的修为已经几百年没有提升过了,没想到居然在半年内作出突破,这样的神效确实惊人。
  “让你们宫主安心炼制丹药,记得准时送到绿柳山庄。”柳一的口气和蔼了许多。
  “是是是。”灵泉上人连忙答应,然后又说道:“我们宫主是新近飞升的仙人,对微光岛的规矩不太了解,希望四位护法能够在田柳仙人那里好好美言几句。我替我们宫主先谢过四位了。”说完竟然煞有介事的拜了一拜。
  灵泉上人的恭敬让四人非常受用,柳一一拍胸脯,大包大揽地说道:“灵泉你放心,我柳一在师父面前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那是自然。整个微光岛谁不知道四位护法是田柳仙人的心腹。我听到过外面的人说,四位护法在其他岛屿也是小有名气呢。听人说有很多岛主的女儿对四位护法都垂涎已久,说不定哪天就派人来求亲了。到时候四位护法可别忘了我灵泉啊。”灵泉不失时机的送上一记漂亮的马屁,这是他这些年来同田柳周旋所得。
  柳一四人听得有些飘飘然了,离开青云宫后居然去找了几套清爽的衣服换上,准备时刻迎接提亲的人了。
  灵泉这话也就是骗骗柳一四人。诸侯中谁不知道微光岛在这片海域中是最贫穷、最没有实力的岛屿,连海上的仙盗也不到这里光顾。哪里会有什么岛主的女儿看上他们四个之事。
  “上人对答的妙极了。”云重从虚空中现出形状,坐在大堂上的座椅上笑盈盈地看着灵泉上人。柳一四人还在的时候他就来了,只是他不想见四人,所以只是让灵泉上人在前面答话,而自己则隐在暗处。
  灵泉上人收敛笑容,脸色凝重地说道:“宫主,我看柳一四人来者不善。说不定是田柳派来抓你的。”
  云重笑道:“何止是抓我,我想他们是来杀我的。”于是将自己在来时的路上碰到的事情给灵泉上人说了一遍。
  在来到青云宫附近时,云重察觉有人在附近向青云宫偷窥。以防是什么阴谋,云重收敛气息,悄悄地潜过去,发现是几个小妖们在监视这里。
  其中一个小妖说道:“队长,你说大王的主意灵不灵?田柳仙人真的就那么容易上当?”
  另外一个貌似头领的人拍了拍胸脯,说道:“那是肯定的。这可是我亲口听大王说的,别忘了大王可是我的叔叔。”虽然他只不过是个远的不能再远的远亲,但每次说出来他还是感到脸上很有光。
  那个小妖又问道:“你说田柳仙人的四个徒弟能杀得了那个神秘人吗?”
  “肯定能!”头领坚定地说道,“不要忘了四位护法可是四劫仙人的修为。那个宫主只不过是个刚刚飞升不久的人罢了,说不定还没有度过一次仙劫。”
  那小妖心中还有疑问,但却不想再和他争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