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玄机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旷野上毫无征兆地现出一扇木门,木门之上雕刻着神龙和凤凰,两只神兽活灵活现,宛若活物。由此便可看出绿竹仙的雅好。但云重看到的则是另外一面,木门之上隐隐约约地有些红色的点,虽然被木门本身的颜色所掩盖,但灵识异常强大的云重还是能够感觉到这几个红点有着不俗的能量。
  云重发现,红点总共有三百六十个,隐隐地组成了周天大阵,虽然其中的一些地方不是很对,但在这种地方能看到这种上古其阵,云重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把。
  木门打开之后从里面走出六个人,一老一少,四个清丽少女,正是解士林等人。
  解士林拱手说道:“不知道尊驾在那座仙山修炼,解某迎接来迟还请见谅。”
  云重感到眼前这人的修为已经达到六劫仙人之境,离七劫也不过一层薄纸的厚度。六劫仙人,精通阵法,这个绿竹仙果然不简单。
  “敝人忝为青云宫宫主,小子来到仙界时日尚短,想来上仙是不会识得的。”
  青云宫?解士林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不知道宫主今日来此所为何事?”解士林单刀直入。
  云重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不慌不忙地说道:“小子听灵泉上人说上仙对阵法之道研究颇深,小子不才,对阵法之道也略有涉猎。今日好奇心起便冒昧登门拜访。”
  “哦?宫主也对阵法感兴趣?不知道你对在下外面这个阵法有什么看法?”解士林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就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四劫仙人看穿了玄机阵的奥秘。
  “这个改良版的玄机阵妙则妙矣,只是。。。。。。”云重故意留下半句不说。
  解士林见对方似有高见,忙问道:“只是如何?”
  云重道:“只是有些画蛇添足罢了。整理发布于.《》.”
  解缙见云重竟然批评爷爷亲自布置的阵法,心有不满,脸带不悦地说道:“莫非阁下能够颇得了我爷爷的阵法?”本来解缙见云重说话斯文有礼,一见便让他产生了好感。这下算是只剩下恶感了。
  解士林白了解缙一眼,道:“缙儿,休得胡言!”然后又对云重说道:“宗主莫要见怪,我这个外孙被我宠惯了,没有一点规矩。”
  云重自然不会和解缙一般见识,示意无妨,道:“玄机阵变化莫测,相信上仙已经尽得其中变化,所以才对其中的一些漏洞加以补充。只是上仙忽略了一件事情,玄机阵经过千锤百炼,早已经是该无可改。其中的漏洞本来都在不显眼的位置,不是精通阵法的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其中的漏洞,而上仙却在漏洞之上布置了另外的阵法以作弥补。乍看上去好似将阵法不全了,其实却是将玄机阵的漏洞全部暴露在了来敌的眼皮子底下。”
  响鼓不用重锤,解士林浸淫阵法已久,马上便意识到了云重的意思所在。解士林猛地在头上打了几下,叹道:“糊涂,糊涂,真是糊涂。我以为我懂得玄机阵便以为别人也同样懂得。补丁毕竟不如原有阵法厉害,久攻之下必然会失效。”想到这里解士林一阵冷汗,幸亏这些补丁是他闭关前加上去了。这些年来也没有人来攻打绿竹仙地,所以才没有被人发现。如果以后有人来打,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解士林越想越觉得可怕。
  “梅兰竹菊,你们赶紧回去备茶,把我珍藏的那罐琼林仙雾拿出来。记着将午膳准备好,我今天要请云宗主在府邸用膳。”解士林看到他们还在门口说话,感到怠慢了贵客,心中感到汗颜。
  绿竹斋内,云重和解士林正在慢慢地品尝着琼林仙雾。
  茶盏之上若有若无地飘荡着灵气,见之名目,闻之醒脑。云重小饮一口,细细地品尝。只觉一股热流顺着喉咙向下流去,随即全身都被这股热流烘暖,在他的周围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白雾。
  “好茶,果然是好茶!”云重不禁赞叹。
  解士林有些得意,道:“这茶可是我亲自种植的,即使玉皇大帝也喝不到。”
  琼林仙雾是一种由灵气凝聚而成的茶叶,解士林当初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洞府正是看重了这里的一处山峰。那个山峰高耸直立,其上多寒雪。在峰顶的地方有一株茶花树。此种茶花树千年才能采摘一次,可谓是稀少无比,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自然而然的聊到了阵法之上。
  云重道:“我见竹翁迎客的那道大门上有一套阵法,似乎是个残篇。不知可对?”两人熟络之后,解士林执意要让云重叫他为竹翁,认为这样显得亲切。
  “哦!”解士林眼睛一亮,道:“难道云宫主精通那套阵法?”门上的那套阵法是解士林在一本上古仙人的笔录上看到的,但只不过是残篇。虽然仅是残篇,对阵法之道浸淫已深的解士林一眼就看出这套阵法的不凡。只是深钻千年也不能将剩下的部分补全,实是他的一件憾事。
  云重品了一口琼林仙雾,道:“精通倒是不敢当,认识倒是真的。”
  “阵法为何名?”那本书上只是写了些残谱,连阵法名称都没有标注。
  “此阵可以说是大有来头,名为周天大阵。”
  “竟然是它!”解士林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周天大阵全名为三百六十周天困神大阵,是流传下来的上古奇阵之一。传说曾有人用这套阵法将三清之一的截教教主通天道人困在里面,是以大大的有名。试想连三清之一的通天都能困住,那天底下还有什么人困不住。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何此阵法便失传了,没想到竟然有人将阵法残篇留了下来。
  说来也巧,当年那位无名高人与通天大战之际还有一人在场。那人只是路过此地,见到这个高明的阵法不禁心驰神往。凭借着阵法上的造诣和天赋,那人竟然从中揣摩出了周天大阵的残篇,此后修为大进,一发不可收拾。他曾经将通天和那位高人的大战如实的记录下来传播于世,后来应该是通天得到了消息,怒从心头起,便将他杀了。
  解士林的惊讶中还夹杂着一种惊喜。这些年来他的阵法修为停滞不前,如果能够学的精深的周天大阵,说不定能够一举突破六劫,达到七劫仙人。那么离成就金身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周天大阵在云重的眼中也属于顶级阵法,但他见绿竹翁与他性情相合,很有相见恨晚之意,自然是倾囊而受。只是周天大阵精妙异常,连云重也不过只懂得其中的十分之一,自然也不可能完全教会他。饶是如此,解士林已经受益匪浅,顿感久久停滞不前的修为似乎有了松动前进的迹象。
  解士林一言不发,仔细地思考着云重刚才说的周天大阵。云重坐在一旁默默地品尝着琼林仙雾。
  午膳做好后,解缙通知他们来进膳。来到绿竹斋见解士林双眼迷离,似乎元神出窍,神游天外。解缙大吃一惊,以为他已经遭了云重的毒手,怒气盈胸,喝道:“好贼子,我爷爷真心待你,你去图谋不轨。受死吧。”说完祭起一根绿色的竹杖向云重打来。
  解缙的修为不过二劫,比起云重还差得远。云重身形不动,仍旧坐在椅子上。竹杖来到云重一尺多远的距离时便好像遇到了什么阻碍,颤抖着前进不了。
  梅兰竹菊四婢听到了解缙的呐喊,连忙赶来帮忙,纷纷祭起一根竹杖向云重打来。
  云重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五人,无奈地对旁边沉浸在阵法大道中的解士林说道:“竹翁,你再向下去我可就被你的孙子和四个婢女给杀了。”云重知道解士林现在心无旁骛,所以声音中运用了真元。
  解士林一震,从神游中醒来,看到解缙五人正在竭力催动竹杖企图攻破云重的保护罩。忙道:“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解缙见爷爷“活”了过来,大喜过望,破涕而笑,道:“爷爷,你又活了!”四婢也收回了各自的竹杖,一脸欣喜地看着解士林。
  解士林猜出了事情的大概,不禁有些好笑,同时又感到一些温暖。
  “没事没事,我在想事情。你们进来有什么事情吗?”
  解缙道:“午膳做好了,我来请您吃饭。结果看到您神游物外,还以为您被这个小子杀了呢。”
  解士林白了他一眼,惭愧地看了云重一眼,道:“让云宫主看笑话了。”
  云重倒也没有觉得什么,毕竟这是人之常情,只是解缙有些失察而已。反而他还非常心上解缙。
  午膳非常丰盛,可以说是云重吃过的最丰盛,最精致的一顿饭。只是解士林的一些讲究让云重真是有些受不了,比如说吃一口就要换一双筷子,吃饭时不能发出任何声响等等。
  电脑访问:httpbsp;6k.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