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傀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德兰城处于群山之中,其外被层峦叠嶂的山峰所围。德兰城的得名也是因为它所处的位置是德兰山脉的中心。
  在人类登上火星以前,大多数甚至连科学家们也以为火星上荒芜无比,但只有几个具备神眼的修真人才知道这只不过是幻想。火星上的坑坑洼洼,大大小小的陨石坑其实都是一种幻想,而造成这种幻想的原因至今未明。
  第一批修真人来到火星后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山脉,虽然缺少绿色,但也不算荒芜。经过多少年的经营,这里已经算是人间仙境了。很多地球上的有钱大佬都争相移居这里。
  不得不说蜀山派很会挑地方,德兰山脉中有一个天然的聚灵阵,天气灵气蜂拥而至。这样的阵法云重也能布置出来,但消耗很大。云重也不得不感慨,天地造化,真是奇妙无方啊。
  德兰山脉的一座不起眼的山峰之上,正有一人凌空而立。正是云重。
  云重神色凝重地看着眼前这座山峰,普普通通,绿黄相见,实在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就是这个地方却让云重感到两股可怕的力量,就好像正邪相交,此消彼长。
  将神识散播出去,云重很快就弄清楚了原因。不禁感叹:真是大手笔。
  原来,不知何人居然利用德兰山脉的天然聚灵大阵,然后又用了一个导引的阵法,将大部分灵气都输送到这里。德兰城充沛的灵气只不过是它漏掉的万分之一而已。
  充沛的灵气凝聚成一股细流向山顶的尖端飞去。运足神眼,云重终于看出了端倪。这座山峰也是伪象!居然瞒过了已达仙人的自己,真是了不得。云重此时也对到底是谁布置了这个惊天大阵充满了好奇心。
  山峰是伪象,它是一个柱体的在这个空间的虚像,而它的实体既不在天界,也不在人间界,竟是在两界之间。这座山峰就是一座天然的半座界桥!
  今天让云重吃惊的事情太多了。
  半座界桥(以后称为伪界桥)吸收天地灵气,就好像人的呼吸一样,时而吸气,但却不呼气,然人难窥见其中的真藏。
  要想进入伪界桥必须在它吸气的时候,自身化作天地灵气随之而进。估计这个伪界桥可能会排斥非灵气的东西,之所以这么想也只是出于一种猜测,云重心想,将阵法设置在这里的人可能不希望别人看到。如果不是自己修为升仙,还真的看不到。
  伪界桥吸气的时间很短,但已经足以云重动作了。在感应到灵气蜂拥地冲进伪界桥时,云重化作一道无形的灵气,掺和在天地灵气里飞进伪界桥。
  身形虽散,但神识犹在。进入伪界桥的一瞬间,云重马上感觉到了一股冲天的杀气,竟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散步在四下的身体粒子慢慢聚拢,云重又恢复了真身。
  眼前的场景却不像是他想象的那样,这座界桥竟是被人深加工过的。
  这里好像一个岩洞,四周都是青色的岩石,而云重此刻正处在岩洞的分岔口。岔口有三个,而灵气却直接涌进其中一个,而这个方向也正是杀气最浓的地方。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云重下定决心,朝着洞口走去。整理发布于
  “哪个小辈,竟然扰我清修。”一个声音从岩洞的深处传来,声音传来的瞬间,空气中的水汽全都凝聚成了雪花,飘飘而下。
  云重将先天易龙图在头顶,手持朗基努斯矛,慢慢向前靠近。
  没走几步,眼前出现一个池子,一条由鲜红的血液汇成的池。
  “原来是天界之人,哈哈哈,我血祖很久没有尝过天界中人的鲜血了。”
  云重能够感受得出血池里传来的森森寒意,血祖?没听说过,但肯定是个狠角色。
  血池中爬出一群没有面孔,完全由血凝聚的人,这是血祖的血傀儡。血傀儡慢慢向这边靠拢,虽然看不出什么厉害之处,云重却仍旧不敢松懈。自己连对方的位置都找不到,想必修为高深。
  眼见血傀儡离自己越来越近,数量也越来越多,云重祭起一柄飞剑朝血傀儡斩去。这柄也算是仙剑级别的飞剑,斩到血傀儡身上时,透体而过。这倒是正常的,但让云重惊讶的是,血傀儡竟然没死,仍旧慢慢走来,仙剑上的灵气却明显减少了。
  连斩几十次后,仙剑上的灵气耗尽,不待一丝一毫的灵气,若不是云重催动真元,只怕马上就会落地。
  云重大惊,心知这看似无害的血傀儡竟然有吞噬灵气的功用。
  这可怎么办?一时间,云重有些慌乱。自从修炼以来,他几乎都是以压倒性优势,没想到今天竟然连一群不起眼的血傀儡都奈何不了。
  对了!这血傀儡不是与自己身上的百兽之涎有些相似吗。对于百兽之涎,云重已经有了一些肤浅的了解。它虽然能够抵御能量攻击,但也有一定的限度。这就好比一个能吃的人,就算他再能吃也要有一个限度,超过这个限度一样会撑死。
  看来这下要下血本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手至今还没有露出痕迹,先天易龙图不敢轻易拿开,朗基努斯矛虽然好用,但也只能近身攻击,凭他的修为还无法将它随意祭起。魔塔顶倒是好用,但消耗的真元更是难以计数。
  近身攻击?!云重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误区,好像神仙之间的对战必须要法宝对轰,为什么不能近身攻击呢?想到这里,云重持朗基努斯矛冲了上去,不断刺向源源不绝的血傀儡。
  血傀儡遇上了克星。朗基努斯矛刚碰到血傀儡,血傀儡便好像变成了一个充气的气球,而矛尖正好是充气的管子。与之不同的是,血傀儡逐渐被吸进了矛尖内。
  “钦天矛!哼,太上老君也和我做对。”随着声音的响起,血傀儡凭空消失。
  云重不敢放松,他知道对方肯定要出更厉害的杀招了。
  血池中突然血气氤氲,红蒙蒙的血雾飘散开来。云重周身放出白茫茫的光,与外面的血雾周旋。云重的神识一直注意着血池之内。就在血雾刚刚兴起的瞬间,他终于发现了对方的踪迹。
  对方就在血池之内!
  有人也许会问,这里除了血池没有其他东西,不在血池里,那在那里。其实不然。一般看起来像神仙居所的地方一般都没有神仙,越是荒凉偏僻的地方相反越有可能有神仙。妖魔也不例外。而血祖则反其道而行之,大咧咧地在血池之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方实力超群,不屑躲藏;第二种就是他被困在里面,脱不开身。
  神识发现对方的一瞬间,云重眼中放出两道金光,直刺对方所在。这两道金光非同一般,一些修为低点的金仙都有可能受伤。云重想的就是一击必中。
  金光击向血池中央,血池内顿时形成一个漩涡眼。血池内的血不断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在金光堪堪接触血池的瞬间,从漩涡眼内伸出一只手。
  好强大!在看到这只手的一瞬间,云重心里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这只手看上去平凡,但从上面却发出一种压迫感,距离虽远,但压迫感仍然很强。
  金光打在那只手上,只是将它的上势减缓了一下,随后又重新向上攀升,终于一个人露出了血池。
  那人双手合十,看起来面善得很,让人见了就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这竟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年纪不大,面目也很清秀,宣了一声佛号,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说着句话的时候,和尚脸上仍旧挂着动人的微笑,根本不像说这种话的人。
  “你是什么人?”
  “名字?嘿嘿,想必给你钦天矛的那个老道知道吧。”
  钦天矛?这已经是和尚第二次提起这个名字了。难道是这杆朗基努斯矛?老道?他刚才好像说太上老君。这和尚认识太上老君?朗基努斯矛,不,应该是钦天矛难道是太上老君的。那它为什么又会成了基督教的圣物呢?
  一瞬间,云重脑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
  和尚脚下踩着一朵莲花,血莲。云重想起了一个人。
  “你是佛祖?!”
  和尚笑道:“还算你有些见识。”后面的一句就显得与佛门教义不符了,“你自杀吧,这样还会痛快一些。”
  云重对佛门的一些修炼法门也知道一些。据说佛祖已经脱得十八次肉身,眼前的这个和尚到底肯定是他某一世的肉身。
  云重想的差不多。但也有所差错。眼前的这个和尚是现在佛祖的前一世化身。在前一世,佛祖将身上的肉喂给了一只鹰,而只留下了骨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