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迷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界中无数强者在一瞬间都感应到了熟悉的、令人颤栗的气息。众人虽然竭力寻找,但那股气息一闪而过,根本搜寻不到。他们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次机会,有人喜有人忧。
  三巫福地。
  被佛祖称为“昊天雪铃”的手镯在打开大门之后,静静地浮在空中。
  佛祖盯着昊天雪铃看了许久,回头冷冷地笑了笑。
  “你不死,我还得不到这宝贝。”
  云重心中打了一个突突,就算功力在全盛时期,修为不减,自己恐怕也不是这前一世佛祖的对手。现在被打回了金丹期,看来只有死路一条了。
  既然抱了必死之心,心中的一丝畏惧也便化为乌有。就算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先天易龙图还可以用,钦天矛也可以近身,魔塔尖现在是不行了,真元不够啊。九鼎也算是后天至宝,估计能抵挡一会儿。其他法宝根本拿不出手。
  虽受重伤,但真元还有一些,无碍。
  吞服了几颗丹药,云重准备应战。
  佛祖祭起一座塔,向云重头顶罩来。塔上放出柔和的白光,给人一种宝象安详的错觉,放佛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低吟,“不要抵抗了,不要抵抗了,你赢不了的,你赢不了的”
  云重的意识有些模糊,感到身体越来越轻,飘飘欲仙,心中的烦恼一瞬间都不见了,那些以前烦心的事情都好像瞬间解决了。
  突然,一股刺痛传来,云重一个机灵,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见到对面的佛祖满脸的惊讶,怔怔地看着空中。
  云重顾不得仔细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这可能是自己唯一的一个机会了。趁着佛祖发愣的一个瞬间,云重展开阴阳翼,嗖的一下就钻进了三巫福地,顺手将昊天雪铃收到了手中。
  佛祖见熟透了鸭子居然飞了,怎能不怒。但看到空中的那件东西,心中的怒气有好了许多。
  “没想到,没想到。看来那小子真是那个煞星了,连通天塔都在他手里。还好只是塔形,没有塔灵,要不然我今天可就要交代到这里了。”
  时间倒回到前一分钟。佛祖祭出了他的最强法宝――千佛塔。本来佛祖的最强法宝是九品莲台,但九品莲台现在已经到了这一世佛祖手中,眼前的这个佛祖的血莲台只是他由血池精血炼制的替代品而已,根本无法和九品莲台相比。
  但千佛塔不同。修行之人未必就没有恶意,尤其是想要上进的修真人。佛祖当年为了早日证得大道,真正达到与天同寿的至圣境界,可是很下了一番功夫。作为至圣的候选人,佛祖的肉身和灵魄可是绝佳的补品,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他的注意。
  有好几世的佛祖都是修为还未达大罗金仙就被人诛灭,还好他们不敢真的违背天意,将事情做绝,毕竟鸿钧道祖早就点出他终成至圣。
  眼前的这个佛祖为了自保,心肠也渐渐歹毒。自从知道自己这一世不可能修成至圣,终将成为下一世佛祖的踏脚石后,他便开始为自己的后世作准备,其中之一就是炼制一件在他圆寂后能够自保的法宝。无疑,千佛塔是他最得意的一件。
  千佛塔,顾名思义,这是佛祖运用千佛之力炼制的佛家法宝,品阶也只比九品莲台低一些而已。而千佛塔的炼制也终成了佛祖寂灭的缘由,因为在千佛塔炼制成功后,他竟将参与炼制的千佛生生地打进了千佛塔内,以保持千佛塔的威力。
  云重一头钻进了三巫福地。进来之后云重才发现,这里说是福地,倒不如说是迷宫来的贴切。大门之后就是入口。
  进了入口,云重觉得眼前只有一条路,路的两侧都是浓雾,神识根本无法穿越。云重试着向侧面走,路竟然也随着他转过来。总之,不管他怎么走,路总是在他的正前方。走了许久,云重无奈地发现,这是一个没有岔口的迷宫。
  云重现在在想一个问题,佛祖会不会找到他。但时间过了很久,佛祖还没有跟上来,他终于有些放心了,看来佛祖那厮跟自己走的不是一条路。现在他开始仔细思考自己的处境。
  想要走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唯有向前。但茫然无目标地向前也不可能出去。云重眉头紧皱,仔细思索着线索。三巫福地,既然称为福地,那肯定是住仙人的地方,这种迷宫应该是一种幻象或者其他自己不能够理解的东西,毕竟自己现在还是一个连破虚期都不到的小小修真人。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肯定不是阵法。对于阵法,云重非常自信。
  这迷宫肯定不是用来玩儿人的,应该是福地的一种保护措施。我该怎么办呢?
  佛祖现在正经历着和云重一样的境地。屡试不爽的神识竟然毫无用处,在无奈的同时,佛祖更加心潮澎湃。三巫果然不简单啊。
  云重能想到的佛祖更加能想到,毕竟修真人都不傻。
  佛祖做出了自认为合适的决定,他祭起千佛塔,想要将两侧的浓雾收进塔里。但浓雾凝练的程度远超佛祖的想象,虽然千佛塔吸收了一些浓雾,但吸收的速度太慢,按照这个速度,等到所有的浓雾吸收完毕,佛祖都可以修炼到至圣了,那还找三巫的宝贝和伏藏干什么。
  这样不是办法,佛祖又想出了另一个办法,当然也非常地冒险。他将千佛塔祭到浓雾之中,塔上有他的神识,只要塔能够达到的地方,也就相当于佛祖到了。
  但始料未及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千佛塔飞走的极短时间后,佛祖和千佛塔失去了联系。此时的佛祖悔恨无比,真不该冒失啊。
  云重也与佛祖相似,但他更惨,他相继将先天易龙图、九鼎、达摩的乾坤戒祭出去,结果都石沉大海。
  肉疼的同时,云重又在思考该怎么办?
  连一向战无不胜的钦天矛这次也失效了,自己该怎么办?
  忽然,云重想起了它。哎,早该想起它了。没错,就是昊天雪铃。正是昊天雪铃打开了三巫福地的大门,看来它和三巫有一定的关系。
  云重仔细地看了看昊天雪铃的铃铛空间里的东西。你还别说,东西还真不少,各种的灵草异果,对了还有两件珍稀物种――黄中李和九叶灵竹。
  云重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放佛发现了什么东西,但仔细想时却又什么也想不到。索性便不想了。
  在铃铛空间里,云重还发现了一件宝贝,比起前面两件来也不遑多让,那就是凤卵。
  云重将凤卵从里面取出来,拿在手上仔细地看。此时的凤卵已经变得如天鹅蛋那么大,蛋壳上发出莹莹白光,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个光团。
  咦,凤卵上怎么有一个裂缝。咦,又有一道裂缝。凤卵不会已经孵化,小凤凰要出生了吧。
  凤卵上的裂缝越来越多,最后完全裂开。裂开的瞬间,里面发出万道五彩霞光,周围的浓雾在这霞光的照射下也后退了几分。
  霞光散尽后,一个满身彩衣的小凤凰站在云重的手掌上。
  小凤凰刚刚出世,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非常好奇,一对小眼珠滴溜溜乱转,最终将目光放到了云重身上,歪着小脑袋盯着他,好像小孩儿打量一件新玩具。
  云重有种不祥的预感。
  “妈妈,妈妈。”
  果然应验了,云重曾经听说,这种高级的飞禽都会将自己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生物当做妈妈,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有这个“殊荣”成为一只,而且是凤凰王的“妈妈”。
  “咳咳,那个,我是男的,不是你妈妈。”云重有些无奈,凤凰王就是凤凰王,刚出生就会说人话,而且还无师自通地说出了“妈妈”两个字,了不起,了不起。
  小凤凰仔细品着这句话,放佛正在消化。过了一会儿,它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一双机灵的小眼睛里竟有雾蒙蒙的水雾,放佛随时都可能凝结成泪水滴下来。
  “妈妈不要我了,哇哇。”小凤凰的眼泪最终还是掉了下来。
  看着小凤凰楚楚可怜的样子,云重有些不忍。毕竟还是孩子,算我认栽。但叫“妈妈”也太那啥了吧。
  “那个小凤凰啊,你叫我哥哥吧。”
  “哥哥妈妈,哥哥妈妈。”
  云重有种昏厥的冲动,果然是凤凰王啊,这么年轻就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厉害,厉害。
  “哥哥妈妈,我饿了。”小凤凰的丹凤眼中还存留着刚才没有流出来的眼泪,让人见到了就忍不住怜爱。
  “你要是能换个称呼我就给你吃的。”云重觉得自己有点像骗小女孩棒棒糖的邪恶大叔。
  可能是对食物的战胜了先天本能,小凤凰做出了让步。
  “妈妈,妈妈,我饿了。”
  我忍了,总比哥哥妈妈强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