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手指(700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年纪大的人容易犯困,看完新闻联播,何守元便先回房去了。宁翠和苏蓉一起坐在沙发上看催人眼泪的言情剧,一老一少,不停地抹眼泪。
  云重悄悄上楼来到何守元和苏蓉的卧室,笑着对何守元说道:“老头儿,忘了晚上还有正事?”
  正事?何守元轻拍了一下后脑,“看我这脑袋,年纪大了就是爱忘事儿。我们就在这儿?”
  “在哪儿都一样。你盘膝坐在床上。”
  何守元按照云重的吩咐,乖乖地坐在床上,花白的头发还颇有些仙风道骨。
  云重右掌轻轻抵在他的后背,一股纯净的真元从背后大穴,输送到他的体内。真元不断冲击着他早已经严重堵塞的经脉,其中痛楚不可言说。如果不是云重分了一股真元保持何守元灵台的清明,要不然这种酷刑,早就让何守元昏死过去几百次了。
  可真是因为清醒,何守元才觉得更加难受。全身上下如火烧,又如虫蚁咬,汗如雨下,只觉得屁股底下湿乎乎的,好像婴儿的尿床。
  何守元年近一百,全身经脉可以说没有一条是通的,最好的也就是通一半,这还是这些年丹药粉末的作用。就算是破虚期的人想要打通这些经脉,那也得将周身真元耗尽。还好云重修为已是金仙,应付起来倒也自如。
  何守元的身体虚弱,云重不敢将真元运得太猛,整个筑基过程大约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酸麻感消失后,何守元觉得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简直就像打了吗啡一样兴奋。睁开双眼,原本的老花眼也不治而愈了。兴奋的何守元刚想站起来,突然觉得腹部一阵绞痛,慌忙跑向厕所。
  苏蓉和宁翠正在为女主人公的凄惨遭遇而掉眼泪,突然听到有人奔下楼来,一看竟是何守元。
  “老头子,你慌慌忙忙干什么?”苏蓉对何守元打断自己看电视的行为有些不快。
  何守元哪有时间解释,慌慌慌忙跑进厕所。厕所里,一阵痛快后,何守元发现自己的粪便竟然全是黑漆漆的,黑得吓人。这是什么东西,看着怎么这么吓人。
  刚觉得舒服了,提起裤子要站起来,忽然又是腹部又是一阵绞痛。何守元连忙又蹲下。如此五回,总算消停了。办完事儿的何守元觉得自己饿了,走到客厅,对苏蓉说道:“我饿了,给下一碗面条。”
  苏蓉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不管,不管,想吃自己去下。”
  何守元祭出自己的“法宝”,“不是我要吃,是小云要吃。”
  “小云想吃让他自己去下,我谁都不管。”何守元低估了言情剧这颗“催泪弹”的威力,这时候的女人就算真的有一颗炸弹在她们身边爆炸,他们也不会离开电视这个阵地。
  “爷爷,我来吧。”宁翠乖巧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向厨房走。
  突然,宁翠一声尖叫,“爷爷,你的头发怎么看起来黑了?嗯?脸上的皱纹也少了?背也补驼了。”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何守元见她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心里嘀咕。
  苏蓉也被宁翠的尖叫吓了一跳,没有了看电视的心情。
  “你们一老一少就不能让我消停消停。咦?老头子,你这是。。。”苏蓉也看到了老伴儿的变化。
  真的有这么夸张?何守元走到一面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嘿,还真是!原本已经花白的头发,现在有些已经开始“返青”;本来的满脸褶子,现在也就只有额头还有些若隐若现的皱纹。对了,自己刚才就发现眼睛好像不老花了。嗯,全身也充满了力量。
  “老头子,你看起来才五十多岁。睡了一觉就能这么年轻?我也赶紧去睡。”苏蓉边说边向楼上跑。老年人的思维不是年轻人能够理解的。
  苏蓉来到卧室时,发现云重正坐在里面的沙发上。
  “咦?小云,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您老一直顾着看电视,就算家里进了贼也不知道。”云重笑着说道。
  何守元也跟着跑进卧室,见两人正在对话,便索性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
  苏蓉见云重这么“不识相”,看到主人要睡觉还不离开。
  “你和老何有事先聊,我接着去下面看电视。”说完就要回楼下。
  “别啊。”何守元连忙阻拦,然后又对云重笑着说道:“小云哪,好人做到底。你看你伯母也一大把年纪了,干脆你也帮她筑基吧。”
  “我就是在这里等伯母来。”
  筑基?那是什么玩意儿?苏蓉一头的雾水。
  “伯母,你坐在床上。”
  苏蓉按照云重的示意盘膝而坐,然后又回身看着云重和何守元道:“什么是筑基?”
  “就是让人变年轻。”云重的解释通俗易懂。
  “那还等什么,赶紧吧。”苏蓉坐在床上,双目紧闭,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何守元伸了伸大拇指,暗道:高,实在是高。对老年妇女的心理把握得很透,当个心理医生应该可以了。
  如法炮制,云重为苏蓉筑基。本书转载lvsexs文学网ap.16k.
  筑基是一个普通人走向修真人的必经之路。一般情况下是由派内长者运用真元筑基,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因为筑基对修真人的真元耗损太大。第二种则是服用筑基丹。但是服用筑基丹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筑基之人已经将真气修炼到了一定程度。
  真气与真元不同。气乃液体,元乃气之本源,更加浓缩。筑基丹就是将气凝聚成气的本源,剔除杂质。而何守元夫妇明显体内没有气,所以云重只能用自己浩大的真元助其筑基。
  常人筑基也只不过会感到难受,何守元夫妇除了难受之外还得上厕所。原因何在?正常的筑基过程,筑基之人体内的杂质已经很少了,但此时的何守元夫妇体内杂质量巨多,所以云重筑基前先帮他们洗经伐髓,这是造成何守元筑基后上厕所的原因。
  与何守元相同,苏蓉筑基完成后也匆匆上了几次厕所。从厕所出来连忙去照镜子,嘿,果然年轻了,从一百岁到五十岁,这种差距可不是一般的明显。
  “小云,你真厉害。能不能再让我年轻一些。”苏蓉非常高兴,但觉得自己的条件有些过分,脸不禁有些红。
  云重笑道:“我已经帮你们筑基,再传你们一套功法,只要你们勤加练习,回到二十岁也成问题。”筑基时,云重将自己的一滴真元分别打入两人的体内,分别作为真元之源。从此,他们两人的真元便聚集到这滴上。
  “哦!快说快说。”何守元也非常感兴趣。
  古人有法不传六耳之说,云重觉得两人的记忆力应该不是太好,说出来也不一定能理解,干脆将法诀通过灌顶的方法灌入他们的脑海中,这样就不怕了。
  一般的佛门灌顶需要施术者把手掌贴在被施者的头顶,而云重已经超越了这个层次,只需要打几个佛家结印便可。
  “咦!我的脑子里好像多了些内容。抱元守一,存乎一心。。。”苏蓉将脑子里的字念了出来。
  “不要说。”何守元连忙打断他。他见识广博,虽然没听说过灌顶这种奇术,但他也知道古人的法诀都不是轻易传的,法不传六耳,说不定小云就是不想说才用这种方法的。
  看着两位老人坐在床上修炼,自己也不好打扰,连识趣地把门带上出去了。
  完成了两人的筑基,云重的心理也放佛放心了一块石头。人家都有儿有女的在身边,他们却没有。说来说去还是跟我有关哪,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客厅的灯还亮着,但宁翠却不知道去哪里了。云重准备走到别墅后面的花园,准备欣赏一下何守元家的花。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盏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好凄凉的词。云重记得这好像是一首纳兰容若的词,词牌名不记得了。
  声音清脆,悦耳动听。云重循着声音看去,只见花园的秋千上坐着一位女孩儿,除了宁翠还有谁?没想到还是一位才女,云重稍稍有些意外。
  “小翠还知道不少词,真是博学啊。”
  宁翠没有发现有人靠近,抬头一看,正是那人,心里有些慌乱。
  做好了面条之后,宁翠不见何守元下来,天太晚了,自己也不好上楼去叫,便把面条放到保温瓶里,自己来花园等等,看看他们会不会想要吃。看着半轮皎月,宁翠心中的一根弦被波动了。她想起了那人,只可惜。。。哎。
  想着想着,这首纳兰性德词便脱口而出,没想到竟然被他听到了。宁翠偷偷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没有注意自己,知道对方没有通过词看穿自己的心事,便放心了,同时还有一丝失望。
  看着眼前这人望着空中的月亮,一动不动。月亮的银辉轻轻地撒到他的脸上,将他的脸庞印的发亮。他看起来好年轻哦,他真的有五十岁了吗?
  宁翠被这个问题搅得心神不宁,“云先生,你是做什么行业的?”
  “我吗?”云重看了一眼宁翠,笑着说道:“一个搞研究的人而已。既没钱也没权,苦啊!”
  云重开玩笑的语气将宁翠逗乐了。
  看着掩嘴娇笑的宁翠,云重有一种错觉。这哪儿是一个保姆,分明就是一位古代的名门闺秀加才女。
  宁翠这些年跟着何守元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再加上她很上进,也深的何守元喜爱,几乎把她当做自己的关门弟子。
  “云先生的孩子是做什么的?”宁翠为自己这个试探性的问题有些脸红。
  云重一愣,随即恍然,说道:“我有一个女孩,今年四岁吧。”对小孩子的年岁云重还真拿不准。小凤凰多少岁了?还不满一周岁吧。但人家会跑会跳还会飞,你家四岁的孩子能吗?
  四岁?这回轮到宁翠发愣了。他不是快五十了吗,怎么孩子才四岁,老来得子也没这么晚的啊。但这又证实了一点,他确实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女儿。
  气氛一下子沉闷了下来。
  云重虽然没用读心术,但根据宁翠今天的表现也隐隐猜出了她的伤感由何而来。不是吧,哥们儿只是想要收个徒弟,可没想过取个老婆。对了,是不是回到天界后和小君把婚事办了。
  为了打破气氛,云重笑道:“小翠,看我给你变个魔术。”说完,大嘴一张,大口呼气,只见一团月亮的银辉化作一条银龙飞进了他的嘴里。
  宁翠有些惊讶,他还会魔术。看到魔术,宁翠更惊讶,好奇特的魔术。他竟然能把月光吃下去。
  吞下一团月光后,云重轻轻吐气,从口中吐出一个盘坐而笑的弥勒佛。将弥勒佛从空中取下来,云重将它递给宁翠,“送你的。”
  宁翠推辞了几下,见他是真的想送给自己便收了。但弥勒佛甫一入手她便感到了这不是一般的东西。弥勒佛的材质看起来像是玉石,宁翠以为这可能是一尊地摊货。但从弥勒佛身上传来的清凉却告诉她,这是宝贝。
  “这么贵重的宝贝,我可不能收。”宁翠将弥勒佛递还给云重。
  云重笑着说道:“看,你也被唬住了吧。这是我从一个地摊上买的。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也以为这是个宝贝,后来找何老验了验才知道这就是一块清凉石雕成的。市价不过十几块钱。”十几块钱,这是哥们儿用月光的精华做的,可以避邪。算是哥们儿送未来徒弟的见面礼吧。
  宁翠终于还是收下了弥勒佛。
  “投桃报李,我给云先生弹一首曲子吧。”
  “哦,你还会弹曲子,什么乐器的?”云重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徒弟也很好奇。
  宁翠嫣然一笑,道:“古琴,是爷爷教我的。我总学不好,云先生不要见怪。”她口中的爷爷指的是何守元。
  靠,何老头还会弹古琴,没看出来。其实生活在五六十年代的人大都会弹些乐器,何守元最精通古琴。
  宁翠从屋子里拿出一个古琴,价格应该不贵。宁翠将它放到低矮的琴桌上,自己拿了个垫子坐在琴桌边上。
  “这是我跟着爷爷学琴的时候买的,很便宜。”便宜也得好几千,看来何守元给她的工资不少啊。
  宁翠轻轻调弄了一下琴弦,试了试音,然后开始弹。云重不懂曲子,但却不妨碍他听懂曲子的内容。
  一轮明月照在树林小溪边上的石头上,一只小鹿低头喝水,一个旅人也低头喝水,一人一兽相安无事。流水的淙淙声流进了旅人的心田,他想起了家里的妻子。自己好久没有回家了,妻子的面孔已经开始模糊了。躺在巨石上,旅人想着想着就开始落泪。我要回去!旅人从石头上站起来,狂奔着向家的方向狂奔。然后小溪边又剩下了那只饮水的小鹿。
  “好好好,看来何老头收了个好徒弟。”云重击掌叫好,却不是因为她琴弹得好,而是因为她的悟性。这首《旅人归途》不是很难弹,但要想弹出境界,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很多名家都在这上面栽过跟头。
  弹琴与修炼一样,需要悟性。如果没有悟性,就算九转金丹让你当糖豆吃,那也不会成就很高的仙位。机遇,宁翠已经有了,那就是她遇到了云重;而悟性她也不缺,不修真真是天地不容了。
  “小翠学过武术吗?”云重试着将话题往修真方面引。
  宁翠一愣,这个问题怎么这么突兀。“在我们家乡也有很多人习武的,但都是男孩子,女孩子连看都看不得的。”宁翠有些黯然,小时候她常常做梦自己成为了一名女侠,惩奸除恶,快意江湖。
  “我倒是会几手把式,小翠想不想学啊?”
  “云先生还会武功?”宁翠有些意外了。想到能和他多相处一段时间,她的心脏蹦蹦地跳个不停。“要不要拜师啊?我听人家说学武功都要拜师的。”
  “这个不用,如果你觉得我这个师傅还可以,到时候再拜师不迟。先上车再补票嘛。”云重觉得自己的俏皮话越来越多了,是不是修为高了会改变人的性格?嗯,有可能。
  “云先生。。不,师父先教我什么呢?”师父两字出口,宁翠的脸上绯红一片。
  “你想学什么我就教什么。”
  “嗯,我想学轻功。书上那些大侠都是轻功绝顶,一纵身就能跳到房顶上。”想起当年的梦想不就是做一个女侠吗,女侠肯定要轻功好。
  云重笑了笑。别说跳到房顶,跳出地球都没问题!
  “好,那我教你一套步法,名字叫禹步。你看好了。”
  禹步是古代道士修炼的一种步法,放到武林那就是绝顶轻功。传说只要经常练习禹步就能够白日飞升。真假不可考,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禹步确实是一种绝顶轻功。
  云重将动作变慢,让宁翠能够看清楚。慢是慢了,却更多了一份飘逸。宁翠只觉得眼前的这人不是人,而是神仙。她不知道,她的这个感觉很对。
  “看懂了吗?”云重停下来,柔和地看着宁翠。
  “嗯,我试试,师父看对不对。”宁翠身形一闪,开始走禹步。不得不说她的天赋确实很高,禹步看起来简单,实则是天底下最难的轻功。
  古代道士对北斗七星尤为看重,从此演化出一套请神的步伐,便是禹步。他们认为只要踏着禹步便能沟通北斗七星,达到请神的作用。到底请没请到神不知道,但却让经常打坐的道士们百病不生,禹步也却有独到之处。
  而这套禹步是经过云重稍微变化的,它的目的不再是练习轻功,而是筑基。没错,通过一套步法筑基。
  前面说过筑基的两种途径,但那只是最常见的两种。实际上筑基的方法很多,数不胜数,而且千奇百怪,有的人通过睡觉筑基。当年的陈抟老祖便是古今第一个通过睡觉筑基的人。也有通过杀人筑基的法门,据说战国的杀神白起杀人无数,就是因为他得了一本修真秘籍,而其中筑基的方法就是杀人,杀很多的人。最终白起有没有筑基好还不好说。总之,天地间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筑基的法门也越来越多,而且会更多。
  宁翠踏着禹步,只觉得百十米的距离瞬间便到了,速度很快。但更其他的是,速度这么快,眼睛根本没有丝毫不适感,经过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比站着看还要清楚。宁翠越来越激动,难道这真的是传说中的轻功。
  为了验证,宁翠脚踏禹步,身形跃起,嗖的一下竟飞上了花园里的树的树梢。站在树梢上,宁翠的脚下只有叶子,自己竟然可以站在叶子上。宁翠知道自己真的学到了传说中的轻功,而且一下子就学会了。
  从树上跳下来,宁翠激动地说:“师父,我会轻功了!我能飞到树上了!”
  废话,哥们儿的武功连树上都飞不到,那还不被其他神仙笑死。不过他对宁翠的天赋又有了一层认识,天才啊!一遍就学会了,而且还勉强过得去。这徒弟谁也别跟我抢,不然哥们儿可就不客气了。
  “你每天走路的时候在小范围内踏着禹步,这样练功会进步地快一些。”云重老气横秋地指导着。做师父的感觉,一个字,爽!
  “师父,能不能教我一套拳法。那样我遇到坏人的时候就不用怕了。”宁翠对自己这个师父很满意。通过禹步事件,她已经将原本朦胧的爱慕变成了尊敬。
  嗯,拳法?云重倒是会不少拳法,但那都是少林寺的拳法,刚猛无比,显然不适合一个女孩子家练。传出去也不好。你看某仙人的女徒弟练拳跟一个光头一样,哇哇哇,受不了。
  好在一通百通,连修真法门都能自创的某金仙,怎么可能被一套拳法难住。在一瞬间,某金仙便创出了一套惊世骇俗的掌法,只是为拳法起名让他犯难了。
  “女孩子家学拳法不好,为师有一套掌法,我打出来让你看看,看你能不能猜出它的名字。”
  云重手掌轻挥,看起来缓慢无比。但宁翠却觉得这轻轻一掌玄妙无比,比起自己刚才学的禹步还要玄妙,让人生出一种无法抵挡的心理。云重连施八掌,每掌都轻飘飘的,好似一片落叶。
  “知道名字了吗?”
  “师父这套掌法让我想起了高中课本上的庄子的一片文章,文章叫逍遥游。难道师父的这套掌法叫逍遥掌?”宁翠给出了一个答案。
  “嗯,虽然不对,但也差不多了。这套掌法名字就叫逍遥游,全称逍遥游掌。这个也是为师根据庄子的那片文章悟出来的,你很有慧根嘛。”没想到庄子和哥们儿想到一块去了,同志啊!
  “我打给师父看看。”宁翠凭记忆演示了一遍,看得云重直摇头。
  “小翠啊,掌法不重要,关键是意境。出掌的时候你要想着什么是逍遥,你的掌法太生硬了,也太不能变通了。记住,招式不重要,关键是掌意。对,就是掌意。”看,哥们儿又创造了一个名词,掌意。这都是教徒弟的结果。以后要多收几个徒弟。
  “掌意?”宁翠小声念叨着,手掌也不断在身前挥舞,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为的斧凿痕迹,几十掌后越来越无迹可寻。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宁翠脚踏禹步,练习逍遥游掌。每掌发出都能让旁边的数晃动一下,树叶落了一地。
  “不错,你已经基本掌握了禹步和逍遥游掌法。日后勤加练习,必成大器。”看着宁翠的掌法,他知道她已经得到了逍遥游掌法的精粹。
  云重刚刚打了八掌,掌掌不同,但意境却是一样的。宁翠也发现了这一点,忘记了本来强自记住的八掌,在内心里体会掌意,终于有所得。
  “记住,不管做任何事,外在形式永远都是次要的,关键是里面包含的东西。只要你能真正做到这些,那么你的武功也算登堂入室了。”云重还有一句没说,那你的筑基也算完成了。哥们儿也可以教你仙术了。
  对于宁翠,云重并不想像对何守元那样,直接帮她筑基。那样虽然快,但却影响了她的发展前途。要知道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经历过挫折,永远都会以为成功来得太容易,也就不懂得珍惜。不懂得珍惜的修真人,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不仅对自己危险,对别人更危险。
  云重掏出一块玉牌递给她,说道:“你什么时候达到了我刚才说的那种境界,就带着这块玉牌到青云山去找我。我不在的话会有别人接待你。”
  宁翠接过玉牌,发现上面刻着几个字——云重座下大弟子宁翠。哦,原来自己是师父的第一个徒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