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闯阴间(万字大章,为更新晚了道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手机阅读
  云重有些汗颜,这块玉牌是他现刻的,简陋了些。品书网
  在云重看来虽然简陋,但毕竟是仙家制造,灵力不是一般的充沛。不仅可以用作身份地验证,而且还能当做筑基前的武器来用。说起来有点类似于《倚天屠龙记》中的圣火令。
  宁翠刚刚得了神功,精神有些亢奋,想在花园里多练了一会儿。云重知道自己在不在这儿已经没多大作用,索性回房间修炼。
  午夜十二点,云重双目猛地张开。修炼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人在窥探他,只是修炼的时候不能将神识放出来,等察觉到有人窥探,将神识放出后,发觉根本没有别人。但有一点让云重心惊——何守元夫妇已经死了。
  云重急忙瞬移到楼上,发现两人都盘膝坐在床上,面容平静。尽管一切正常,但两人确实已经没有了生命。
  是谁?是谁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了两人。难道刚才窥探我的那人就是凶手?如果真是那样,那人就太恐怖了。一瞬间将人击杀,然后远遁,远到连一个金仙都发现不了的地步。
  这里没有丝毫生人的气息。难道凶手真的神通到了这种地步?
  不可能!念头刚刚冒出云重就否定了。就算人间界真的有比他更加厉害的神仙,但那种存在根本不可能杀人,除非他比老天爷还大。云重还记得他在进化军团的那位排长家里刚刚动了杀人的念头,天上就开始聚集逆天雷的劫云。这证明高到仙人这种地步的存在,不可能在人间界杀人,这是天地法则,无法改变。自己不能,其他人应该也不能吧。
  难道没有凶手?这个念头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疯狂地在他的脑海里胀大。对,这个可能最有可能。没有凶手,何守元夫妇自杀的可能性为零。莫非是自然死亡?开玩笑,哥们儿刚刚给他们筑基,他们晚上就死了,怎么可能?!
  云重试着将两件事连在一起。我发现有人窥探,而后何守元夫妇死了。这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如果没有凶手,那么那人窥探我只是巧合?说不通,根本说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千头万绪在一瞬间的功夫儿全部出现在云重的脑海中。
  难道是。。。
  云重想到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正好解释两件事的联系。那就是阴间来人将何守元夫妇的魂魄拘走了!阴间来人那肯定是黑白无常了。莫非是黑白无常将他们二人拘走,又窥探了自己一下,然后便回到了阴间?肯定是!
  玉帝为三界之主,其中两界是人间界和仙界,剩下的一界就是阴间界,俗称阴间或阴曹地府。这三界被混沌隔开,但阴间和人间界之间却有专门的通道。据说是阴间界的某位强人为了方便回收人间界死去人的魂灵而特地打通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黑白无常偷窥自己一下,然后又通过两界通道返回阴间,那自己还真发现不了。
  欺人太甚!云重心中一阵狂怒。哥们儿我好不容易开回金手指,而且何守元两人能够得到他的帮助,那么看来福禄不浅,你们阴间居然敢抓人,这不是欺负哥们儿这个刚刚进阶的金仙没本事。
  娘的,拼了。哥们儿也学学当年孙大圣大闹阎王殿!
  在阎王酒家里喝酒的黑白无常突然感到浑身一阵恶寒,丝丝凉气让两位久在阴间当差的人也感到难受。
  “白无常,难道我们抓错认那件事被阎王查处来了?”满脸黑气的黑无常有点害怕,毕竟这件事可大可小。由于他们两人这些年拘来的人越来越少,阎王爷已经很不满意了。黑白无常也是很无奈,谁知道那个杀千刀的让武功在人间界遍地开会了,那些人各个身强体壮。人家不死,总不能愣抓过来吧。
  “黑无常,你是不是糊涂了。咱俩才刚刚将那对夫妻交过去,我们也贿赂了鬼曹助理,他说好了帮我们把那对夫妻的阳寿划为零。再说,阎王现在去地藏王菩萨哪儿串门了,怎么可能这么快知道。”一脸祥和,总是微笑的白无常耐心地解释。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也是一阵不安。刚刚的凉气他也感到了,那可是做不了假的。
  “该不会是我偷窥那个强人,把他激怒了吧?”黑无常想起了另一种可能。
  “没事儿,那人就算知道也不怕。谁让他随意下界的,这件事闹大了,他也扛不住。”
  黑无常小声嘀咕了一句,“私自下界的神仙还少啊。”
  虽然天庭明令禁止天界的神仙下凡,必须下凡时需要向天庭发出请求,等得到同意的批文后才能下界。但规定是规定,天界私自下凡的人多了去了。法不责众这句话在天界也合适,玉帝见这么多人下界,管不了了,也便由他们去,只是不在明面上支持罢了。玉帝也知道那些神仙下了凡也不能杀人,无非是故地重游,散散心而已。
  云重将何守元的房间布置下阵法,以防宁翠闯进来发现二人死了去报警。阴间界与人间界之间的通道在普通人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但对修真人来说却是再平常的事情,更别说云重这位金仙了。
  知道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去阴间界又是另一回事。
  阴间界的通道就在地心深处,一般修真人根本承受不住那里的巨大压强和超高温,但对云重来说却不值一提。
  瞬移到地心,云重的眼前出现一道大门,门的两侧有一副对联,上书“人生路有千万条,谁都要走这一遭”。靠!阴间界的人都是文盲吧,这也算对联。云重自认为文学水平不高,但仍然瞧不上这副不是对联的对联。
  这扇大门有一个显赫的名字,名为鬼门。鬼门或许还不太有名,但它的另一个名字就大名鼎鼎了,鬼门关。
  鬼门关,从字面意思也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关口。鬼门正是它的大门,死人的魂魄都要从这里进入阴间。有的人死后魂魄沉到地心深处,但非常偶然地黑白无常走神了,没有发现,那么算这小子幸运,等天上的太阳出来后他的魂魄便会变得更轻,慢慢地飘到地表,回归肉身了。这就是俗称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濒死体验。
  当当当,云重猛地敲击鬼门,但敲了很久也没人应声。本就一肚子气的云重此时更是怒不可遏。这可是你不给哥们儿开门的,把门砸坏了可别找我赔。
  一般的仙剑无法打破鬼门,云重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用先天易龙图将鬼门烧成了飞灰。由于云重这一眼中破坏公物的行为,导致这一天全世界没有一人死亡。所有该死的人都只是在鬼门溜达了一圈又回去了。
  “谁,谁,谁,你怎么敢硬闯阴间?”一个手持钢叉的小鬼匆匆从鬼门关内一间守城小屋里飘出来。这个小鬼真在美美地睡觉,刚梦到要和嫦娥仙子发生超友谊关系,就被外面的阳风吹醒了。
  鬼门之外还是阳间,加上又是高温的地底,阳气不是一般的强。如果不是鬼门关有阵法阻拦阳气的侵入,估计这小鬼直接魂飞湮灭了。
  看着这个面容猥琐,睡眼朦胧的小鬼,云重有些错愕。这阴间的看门官也太那啥了吧,而且还是一个,难道就真的没有修真人闯进来过。
  还真让云重说着了,自从孙悟空闯过阴间后,还真的没人闯进阴间。其实孙大圣那次也不算闯,因为他的魂魄被拘来的,说是闹更加贴切。
  “懒鬼,黑白无常今天是不是拘来了一对夫妻?”
  小鬼一愣,嗯?他怎么知道我叫懒鬼。等等,黑大人白大人。这小子不会是来寻两位大人晦气的吧。这可是高升的机会。
  “两位大人的名字也是你叫的,识相的赶紧回去,念在你还有几年阳寿,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听着小鬼毫无逻辑的话,云重暗叹,这家伙不仅是个懒鬼,还是笨鬼。哥们儿能毁了鬼门,你还说哥们儿有几年阳寿,态度还这么不好,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小配。
  小鬼以为对方被自己的英武吓到了,抬头挺胸,趾高气扬地说道:“本大人守在鬼门关几千年了,见多识广。你肯定是因为父母的死而伤感吧,无法排解心中的郁闷吧。”说道这里,小鬼飘到云重的身边,耳语道:“我认识一家专门做人鬼相见生意的,价格公道,只要你付出几年阳寿就可以了。怎么样,要不要我给联系一下?”
  娘的,哥们儿碰到的是什么鬼啊!哥们儿是来踢馆的,你丫还向我推销。云重总算确定自己眼前这个小鬼为什么守了几千年鬼门关了,就凭这智商能守鬼门关肯定还是走了后门儿。我呸!
  不想跟这个小鬼啰嗦,也免得他通风报信,云重随手一挥将小鬼超度了。你丫下辈子投个聪明胎吧。不用谢我,我做好事从来不求名声。云重不知道就是因为他超度了这个小鬼,才让人间界多出了一个推销之王。
  没走两步,一个告示牌引起了云重的关注。那个牌子与人间界的公交车站点的牌子相似,看清上面的字后,云重才知道,何止是相似,这里就是一个公交站点。
  牌子上写着:444路公交车,过往路线为黄泉路,目的地奈何桥边。
  靠!阴间怎么不伦不类啊。
  “兄弟,上不上车?”一辆公交车凭空而出,驾驶座上一个豹子头的鬼叼着一根雪茄,没错就是雪茄,一副悠闲的模样。
  “嗯?叫我?”云重向四周看了看,只有他一个人。再看这个驾驶员,晕倒,我这个金仙在做梦吗?
  “赶紧上车吧,下一班还得再过十五分钟。”
  我一咬牙一跺脚,我上来了!云重刚进来的时候心里只有愤怒,但现在更多的是好笑。这阴间也太好玩儿了,哥们儿不能白来,一定要好好游览一番。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旅行社?
  “兄弟,去人间出差?”豹头鬼发动车子,吐了一个烟圈。
  出差?
  “难道有特殊任务?我明白我明白,肯定不告诉其他人。咱有职业道德,不该问的不问。公务员知道公务员的难处,别看咱是司机,但咱也是公务员。你不知道吧,我考公务员的时候可是送了评委。。。。。。大家都叫我闷葫芦,我也知道我话不多。”
  某金仙觉得自己气血翻腾,直冲脑门。当听到豹头鬼最后一句话后,某金仙为了防止自己再杀鬼,也阴间结下“不解之缘”,只要将豹头鬼打晕了。但令某金仙无语的事情还在后面。
  打晕豹头鬼后,公交车竟然没停。看看,看看,阴间就是不一样,高级货!
  “滴滴滴,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尊敬的乘客,您好。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豹头鬼二号,我的前生是个长着豹子头的人类,大家都说我是妖怪,后来。。。。。。”豹头鬼二号在讲到他的前八世的时候,某金仙终于跳车了。因为他怕自己灭了豹头二号后还会冒出豹头三号、四号,以至无穷号。
  娘的,这阴间怎么这样,难道没人上访吗?某金仙一阵腹诽。
  得,差点把正事忘了,咱可是来踢馆救人的。云重一拍脑袋,有些悔恨。自己能等,说不定何守元夫妻的等不了了。要是他们被扔下轮回门去投胎了,那自己可就真没辙了。
  来到奈何桥边,嗯,这可能是它以前的名字,它现在的名字比较长,为“只要敢想就能实现桥”。云重又一次对阴间的文化水平开始担忧。有文盲不可怕,可怕的是全是文盲。
  这可非常前卫的名字据说是当年阎王爷亲自视察的时候取的,阴间的各个小报,嗯?没错,不要怀疑就是小报。接着说,阴间的各个小报上都对阎王爷取的这个桥名给了高度评价。
  阎王殿内部参考杂志上说:“阎王殿下取的这个桥名充分体现了我阴间各个鬼民公仆不怕艰辛,敢想敢干的,吃苦耐劳的,迎难而上的。。。(省略一千多个有“的”的貌似形容词)团结群众的精神。我们要好好体现阎王殿下通过这个桥名给我们的指示,一定要把这个桥名所体现的指示精神运用到我们今后的工作当中。。。。。。”
  当然,云重并不知道这些。看着“只要敢想就能实现桥”,他真想对着孟婆茶连锁店门前的遮阳伞下喝茶的小鬼们说一句,“哥们儿,快来看外星人!”
  有了“只要敢想就能实现桥”这个标志性建筑的提神效果,桥边的孟婆茶连锁店就不值一提了。
  孟婆茶连锁店的落地大窗户上贴着两张宣传画,裸露到让男人和女人都鼻孔飚血的照片。这莫非是孟婆?云重走进一看,宣传画下面还有一行小子:孟婆美容整形院。还有一句广告语:如果你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那么就来孟婆美容整形院吧,我们有专业的整形团队,过硬的业界精英,领先阴间的新设备。只要一分钟,轻轻松松变美女。相信我们,没错的。
  云重猛抓头皮。哇呀呀!这是怎么回事儿?阴间不像阴间,阳间不像阳间,阎王爷到底想要干什么?玉帝也不管管。
  “朋友,要不要坐船游览一下黄泉两面的风光。”
  云重不再犹豫。你们想让我发疯,我就让你们死!弹指间灭了向自己推销出租船的家伙,云重飞过“只要敢想就能实现桥”。等等,云重突然传给作者一道神识。“你丫要是再敢说那什么只要敢想就能实现桥,我也灭了你。别以为你是我老大就不敢灭你。”
  咳咳,为了和谐,这个话题咱们就不说了。
  且说云重走上奈何桥(我可是按你说的办的哦)一抬上将写阎王爷亲手提笔的匾额(做人要灵活,大家知道我指的是什么)烧得连灰都不剩了。
  一路上,云重砸了彼岸花店,重温旧梦电影院和望乡台。一步走来,云重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这阴间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
  人间界和仙界都是繁荣无比,相对而言阴间界确实有些萧条。很少有仙人主动提出要到这个地方工作,天庭派过来的神仙不是得罪了上司就是家里没有后台的。这也罢了,萧条也无所谓,又不会饿死鬼。
  但是!改革就改革,可你把这里搞得人间界不像人间界,阴间不像阴间,实在是不伦不类,四不像,这就可气可恨了,简直比人造美女还可恶。
  除了愤怒之外,云重还有些不解。阴间界再萧条也是三界之一,鬼门关就一个守卫不说,自己砸了这么多场子,居然没有一个鬼卒来抓,这可真是邪门了。要知道,阴间是一个世界,不是一座无人管理的罪恶之城!
  走进枉死城,云重才好过一些,总算有人肯跟兄弟我找茬儿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敢擅闯阴间?”一个高大威猛的守城卒子见云重根本不想一个死人,简直活的不能再活了。这种人怎么会出现在阴间。难道是偷渡客?不对啊,听说过从阴间向人间界偷渡了,可从来没见过从人间界向阴间偷渡的。
  幸亏威猛小卒没有把这些告诉云重,不然他也免不了马上被灭的下场。
  “黑白无常是不是抓来了一对夫妻?”
  威猛小卒把嘴一撇,黑大人和白大人的任务就是拘人魂魄,那天不抓个几万人,别说夫妻双双归地府了,连四世同堂的都见过。
  “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威猛小卒小心戒备着,这人闯进阴间,到底是为了什么。威猛小卒有些见识,他想起了当年的孙悟空。不是又是一个齐天大圣吧。
  见到可疑人员立刻上报——这是接受培训时教官告诉威猛小卒的。眼前这人可疑无比了,威猛小卒捏碎了手中的鬼符,向城门官大人报告。
  云重看见了他的小动作,不过却没有阻拦。他还犯不着跟一个小人物过不去,杀守鬼门关的那厮也是因为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了。
  从枉死城门里走出数百鬼卒,领头的是一个头戴红帽,胡须也是红色的城门官,长得比威猛小卒还威猛,姑且叫他威猛城门官吧。
  威猛城门官大喝一声,“将来人拿下!”一声令下,众鬼卒一拥而上。鬼卒的实力低得可怜,对付金丹期的修真人都尚且捉襟见肘,更何况某金仙。
  云重甩手过去一个火焰,将除了威猛城门官外的其余百多个鬼卒全部超度。阿门,你们的使命完成了,投胎去吧。
  一把抓住威猛城门官,云重问道:“我只问你一遍,黑白无常今天是不是抓了一对老年夫妻的魂魄?”
  “这,这,小官不知。两位大人每天都要拘走几万人的魂魄,小人实在不知道上仙说的是那对夫妻。上仙饶命啊!”威猛城门官的内心世界并没有像他的外表一样刚猛凶悍,反而有点弱不禁风。云重还没有恐吓、用刑,这厮就求饶了。
  “拘来的魂魄会被送到哪里?”
  “魂魄都被送到阎王殿,通过阎王系统检测后,按照他们一生做坏事的程度各自发配到十八层的某一层。”威猛城门官为了保住自己的鬼命,连他前世的老婆偷汉子的事情都肯说,更何况是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只是威猛城门官不知道,某金仙的下一个问题要了他的命。
  “阎王系统?”
  威猛城门官一看有自己发挥的地方,连忙抢答,“阎王系统是阎王殿下根据人间的网络做成的智能系统,它的功能强大,能够记住每一个人的一生,然后判断每个人的罪行,然后自动将鬼魂分配到各层地狱。这可是生死判官大人亲自编写的程序。哦,不,现在应该叫生死判官助理大人。。。。。。”
  没等威猛城门官说完,云重就超度了他。这都是因为他不该提一些内容(我可什么都没说)。
  枉死城里面有很多阴间的鬼卒,但他们眼见云重杀了威猛城门官也没人上前。靠,作者这就是你不厚道了,那厮是主角,而且现在正在气头上,你让我们上那不是找死吗。你要是再让我上,我今天晚上去给你托梦。(某个坐在电脑前的码字狂人打了一个激灵)
  云重如入无人之境,穿过枉死城,来到终极目标——阎王殿。
  阎王殿现在时智能管理,已经不用鬼卒了。除了生死判官助理大人(你丫再说这个我还灭你),不,除了生死判官每过一段时间来维护一下系统外,根本没人来。连黑白无常也是看着鬼魂们进了阎王殿后就去喝酒了。
  闯进阎王殿,里面没有一个鬼。云重大叫:“阎王老鬼,你快出来!”
  “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先生?”一个柔和的电子合成女音响起,而后一个比鬼魂还飘忽的女人或者说女鬼站在云重前面,脸色苍白却露出标准的八颗牙。
  娘的!云重再一次暴走。在阎王殿里乱砸一通后,云重心里好过了些。还是正事要紧。
  “阎王老儿呢?让他出来见我!”云重气势汹汹地说,话语中还略带些恐吓。你丫要是不把阎王叫来,哥们儿也让你投胎。
  “今天地藏王菩萨正式成为地藏王佛,十位阎王经理都去祝贺了。”
  砰砰砰!又是一通乱砸。
  “你给我查一下,何守元夫妇在第几层地狱?”忍住,一定要忍住,救人要紧。云重觉得今天自己太失态了。
  “滴滴滴,何守元、苏蓉,1962年结婚,后生一女。。。。。。”
  “停停停!”云重狂叫几声,“我只问你他们现在在第几层地狱,其他的废话不要说了。”云重现在有些怀疑是不是阴间有什么污染源能让所有人变得啰嗦。
  “何守元夫妇不在任何一层地狱,他们现在正在前往轮回门,准备投胎。”
  一个大雷击中了云重。
  “不是说所有鬼魂必须先要在地狱里受不同时间的刑罚来抵消自己造下的罪孽吗?他们两个难道一生没犯错什么错?”何守元那厮平时“虐待”学生,怎么可能没犯错错误。他要是没犯过错,那人人都能直接飞升了。
  “滴滴滴,系统被人改动。滴滴滴,记忆曾被删除。滴滴滴,砰!”云重还是没有能够忍受它喋喋不休的滴滴滴,无奈之下将它打爆了。从此,阎王殿再也没有阎王系统了,一切又恢复了宁静,公主和王子过上了美好的。。。嗯?跑题了。
  “他娘的,都给我站住!”来到轮回门前,云重一声大喝,想要叫住正在一个接一个走进轮回门的鬼魂。但显然他这声大喝没有起到想象中的作用,鬼魂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轮回门。
  “小云,小云,我们在这里,快救我们。我还不想投胎啊!”鬼群中一个明显比别鬼猥琐的老鬼正在向云重招手,他的旁边还有一个老太太。正是何守元夫妇。
  总算找到人了。靠,哥们儿我忍着被人烦死的郁闷,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还让我过去,就不过去。咦,那老头儿怎么还向前走。不对!他娘的,又是该死的自动装置。
  云重看出正有一股无形的能量推着众鬼向轮回门走去。我还以为他们都是心甘情愿地呢。
  云重弹出一道金光,将众鬼解救出来。
  “总算见到亲人了,真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何守元跑过来一把抱住云重。
  别啊!哥们儿可是正常人,性取向也正常。你别想我,再想我我可走了。
  “你们怎么还没忘记我,难道没喝孟婆茶?”见其他鬼都愣愣地站在原地,茫然若失,一看就知道是喝了孟婆茶,失去了记忆的白纸。可何守元夫妇明显记忆力还在,莫非他们的记忆力强悍到连孟婆茶也消除不了的地步。又或者是哥们儿高大威猛的形象深深印在他们的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
  “别提了。我还以为只有人间才有官贼,没想到阴间的更贼。我和你伯母在那个什么什么桥,反正名字怪怪的。在那座桥边的茶摊喝了一碗茶,其他人都喝了,唯独不给我和你伯母喝。我不干了,闹了起来。结果就把城管,哦不,是鬼卒招来了。那个老板给了鬼卒点什么东西,那鬼卒就把我们赶过了桥。你说我怨不怨?死了死了,连碗茶都喝不上。”何守元一脸的苦相,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在暗爽。
  “什么都别说了,我带你们回阳间。不然被人发现你们死了可就不妙了。哦,没事儿,我在你屋里布置了阵法。”
  云重说得正欢,远处飞过来十个人,正是十殿阎罗王。云重一看,好家伙,总算来了正主。这次到阴间来,他也本着要学学当年孙悟空的方法,大闹一番。但路遇的种种让他很无语。这回见到阴间的主人来了,那该打一架了吧。
  “上仙,上仙别走。”
  嗯?这语气好像不是来打架的。云重一愣,看着十个阎王爷笑嘻嘻地飞过来,一脸的热情。就好像地方官员会见来本地投资的外商一样,怎么看怎么别扭。我可是来打架的,来闹事的。你们不打架也就算了,怎么还笑脸相迎,真这么贱吗?
  “你们干什么来了?好狗不挡道,赶紧让开。”不想打是吧,逼着你打!
  但云重还是低估了貌似地方官员的阎王爷,第一殿阎王爷秦广王豪放地笑道:“呜哈哈,上仙能来我们阴间观光真是荣幸之至。。。。。。”
  云重觉得一顶大帽从天而降,堪堪落在自己头上。
  “别说废话,说正事。”
  秦广王貌似是其他九人的代表,其他九人除了点头,微笑,哈腰,其他什么都不干。秦广王说道:“不知道上仙在仙界担任何职务啊?”
  “仙界倒是去过一回,职务没有。连天庭的门朝那边开也不知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让我们走。”云重十分地不耐烦,自从到了阴间后他就十分地不耐烦,因为这里的一切都那么讨厌。
  “没有职务?”秦广王的脸色一变,随即又笑着说道:“上仙的尊父是哪位?”
  “不用说了,说了你也不认识。”
  “这么说你是无名小卒喽?”秦广王一改刚才的奴才模样,官威十足。
  终于可以打架了!云重瞬间祭出钦天矛向秦广王刺去。
  十殿阎王虽然修炼多年,但修为都不甚高,天仙而已。但云重的这一刺并不是真的想要秦广王的命,好歹也是天庭的官员,自己要是随随便便就杀了,说不定会让天庭来剿灭自己。云重没想过,擅闯阴间已经是很大的理由让天庭来剿灭了。
  十殿阎王心意相通,在得知云重不是天庭的高官或者大人物的子孙后,马上就开始考虑动手。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先动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见秦广王被袭击,其他九位阎王马上来攻何守元,围魏救赵!
  云重也没想到阎王爷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连忙回刺,隔开几位阎王的法器,一挥手将何守元夫妻扔到一边,然后将钦天矛的光芒罩住十位阎王爷。
  十殿阎王虽然修为不高,但好歹也是十个天仙,而且他们的战斗经验明显比云重差,一时间竟然打了个旗鼓相当。云重没想下杀手,只不过是发泄一下今天在阴间里遇到的郁闷,谁让你们是阴间的头儿呢?
  十殿阎王心意相通,有攻有守,打得似模似样。
  何守元有些愣了。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这里是阴间!
  何守元记得自己正在床上,按照云重教授的修炼法门修炼。突然觉得身体轻飘飘的,睁开眼一看,只见有一群人站在一扇大门前,而有两个人最显眼。这两人中一人全身白衣,连脸都是白的;另一人全身黑衣,连脸都是黑的。现在想来,这两人应该就是黑白无常了。但他们为什么不戴那个长长的帽子呢?
  这也得从阴间的改革说起,现在就不提了。反正是黑白无常觉得自己的帽子太难看了!所以,他们每人找了一顶鸭舌帽。正是因为这顶鸭舌帽,让何守元夫妇直接把他们当成了导游。
  何守元对修真一点都不知道,心想可能第一次修炼的人都会被领着参观一些东西吧。就这样,他们夫妻一路走来,再加上现在的阴间实在有些那啥,何守元在看到鬼门关、孟婆茶之类的东西时也只认为这是这个地方的特色吧。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旅游胜地,这里是阴间!货真价实,假一赔十!(你敢要我就敢给)
  何守元**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云重。这小子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怎么这么能闹!居然一路闹到阴间,还跟十殿阎王打起来了,貌似看起来十殿阎王也不是对手。从哪儿看出来的?很明显嘛,十个人打一个都打不过,当然是一个的厉害。
  见到云重,何守元又想起一点。靠,这小子晚上刚教了我们修炼,结果修炼着修炼着就进了阴间,还“有幸”见到了阎王,差点就转世了。哥们儿我还傻乎乎地跟人家要孟婆茶喝,这小子不是存心想害死我吧。
  与何守元不同,苏蓉则是十分地高兴。她现在也明白了自己在阴间,而且还看到云重和十殿阎王打得火热。她之所以高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云重曾经保证将她的女儿何莹找回来。
  这时候苏蓉已经完全相信云重是个神仙。不是神仙能跟阎王爷打?敢跟阎王爷打?一个神仙的保证,那肯定是了不得的。终于能见到莹莹了。想到这里,苏蓉不合时宜的哭了出来。
  之所以说不合时宜那是因为哭往往代表着有人要死,而何守元正是这么想的。
  “别哭,小云这不还没死吗,他要死了,我们两个也得跟着轮回。”说了两句后,何守元失态了,“小云,加油,我支持你!小云,加油,我支持你!。。。。。。”
  何守元这阵狼嚎能不能给云重加油还不好说,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它招来了不少鬼卒。
  鬼卒们一看自己家的十位老大正在跟人打架,旁边还有一个人给老大的对头加油。靠,这可是咱的地盘,气势上不能输了。不知是哪个鬼卒喊了第一声,后面所有鬼卒都跟着喊了起来。
  “阎王爷,加油!阎王爷,加油!。。。。。。”几千个鬼卒的声音何其之大,岂是一个何守元能比的。
  何守元一看有人跟自己对着干,老子这辈子都是压着别人,什么时候让别人压着过。不行,拼了。
  “小云,小云,我爱你。我一辈子支持你!老伴儿,一起喊哪!这是客场,咱身为故乡人一定要支持!小云,小云,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何守元这是拼了老本儿了。但他有自己的想法。要是云重败了,那肯定被扔进轮回门去轮回,那自己现在就没什么丢人的。如果云重胜了,就只有三个人知道。老伴儿肯定不会说,要是那小子说,嘿嘿,打死也不承认。
  鬼卒怎么能容忍客场拉拉队这么嚣张,加油声顿时又升到了一个高潮。
  但场上队员——云重和阎王爷明显不爽。靠,兄弟在这儿打打杀杀的,你们以为在耍猴儿啦。不打了,说啥也不打了。两方放佛有了默契,一起收手。
  (今天下午考试,场面有些无语。回来有所感,码字时候也略带了一些感想,风格有些变,大家体谅。明天就没事儿了。最后再说一句,大学考试真是让人无语,不过。。。我喜欢!)
  本书来自品&书#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