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四元宝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在一边正和铺天盖地打嘴仗的何守元,云重有些哭笑不得。嘿,哥们儿好歹是来救你们的,你丫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居然还捣乱。说,是何居心?
  十殿阎王刚刚平定了阴间公务员的叛乱,在众人的威望还没有下去。众公务员见十位老大下场了,脸忽绿忽黑,知道这是自己老大们暴走的前兆。公务员们呼啦一下子都逃之夭夭了。唯独孟婆还没有这种觉悟,殷勤地上前送上十碗孟婆茶,为阎王们解渴。
  秦广王心道:刚才哥们儿们没有神勇发挥,就是因为你们这群混蛋在旁边瞎闹腾。现在还送上茶水,你丫还真以为哥儿几个刚刚在打友谊赛啊。咱打不过眼前那个变态,还打不过你。哥儿几个,打她丫的。
  就这样,孟婆被十殿阎王群殴。不过你还别说,孟婆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太苗条了,这阵子阴间流行杨贵妃那样的富态美,被十殿阎王这么一收拾,体形明显臃肿不少。孟婆感叹:看到没,这就是十碗贿赂的好处。我刚想变胖,人家阎王爷就替我办了。只是这方法有点。。。疼。
  打完孟婆,十殿阎王的气也消了,智商也重新回到了顶点。阎王们开始想,眼前这个变态是从哪儿蹦出来的,修为明明是金仙,怎么战斗力这么强悍,连自己这十个天仙也只有当陪练的份儿。这丫该不会又是另一个孙悟空吧。
  云重见陪练不打了,心想也是回去的时候了,不然何守元夫妻的肉身说不定都臭了。直接无视正在发呆的十位阎王爷,云重把手一挥,将何守元夫妻的魂魄收进铃铛空间里,然后过了阎王殿、枉死城、某桥等等一路走到了鬼门关,最终回到了人间界。
  宁翠非常奇怪,像平常这个时候苏蓉该起床做晨练了,怎么今天没有动静。宁翠自己在花园练了一晚上的武功,不仅不感到疲劳还觉得十分的精神,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暖流在流动,说不出的舒服。
  看着楼上,宁翠心中一颤,该不会是?她知道何守元夫妻年近百岁,身体虽然强壮一些,但终究是老了,难道他们晚上睡着的时候安乐死了?呸呸呸,怎么能这么想,爷爷奶奶可对你不错。宁翠急忙打消这种想法,暗骂自己良心大大的坏了。
  但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最后忍不住好奇来到了楼上何守元夫妇的门前。
  敲了敲门后,里面没有回应。莫非自己不幸料中了?宁翠心里一急,猛地撞开门。她刚刚习武,力气也不小,再加上还不太会运用,一下子把门撞碎了。此刻的宁翠那顾得了这些,赶忙抬头看何守元夫妻。
  咦?自己怎么走到杂货室来了?杂货室是何家放杂物的地方,在一楼。宁翠明明记得自己是上了二楼,撞的是何守元夫妻的门,怎么撞开后成了杂货室。
  走出杂货室,宁翠发现自己果然是在一楼。因为她看到斜对面自己的卧室。难道是我晚上没睡精神恍惚了?宁翠有些怀疑。
  现在不是恍惚的时候,宁翠急忙冲上二楼,发现门完好的。喊了两声后,仍旧没有回音。猛地一撞,不是吧,怎么又到杂货室了。真是活见鬼了。宁翠觉得这太诡异了。
  对了,师父呢?宁翠赶紧来到客房前,敲了敲门,发现也没有回音。得,再撞一回吧。又是杂货室!宁翠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头有点晕晕的感觉。我可能真的困了,先去睡觉吧。
  云重将何家夫妻的魂魄带了回来,发现阵法启动过,马上便知道了宁翠来这里的前前后后,这个阵法有记忆功能。将两人的魂魄自铃铛空间取出,云重将一丝真元附在两人魂魄上,促使他们与肉身融合。
  魂魄离体后想要重新回来有两种办法,一是请人做法事,二那就是云重现在用的办法。魂魄与肉身虽然本来是一体的,但两者脱离后就变得有抵触性,如果没有外力让他们融合,他们自己是会融合的,除非非常巧合,但这种意外情况发生的概率低于一个普通人不死。
  魂魄与肉身不能融合,这也导致了孤魂野鬼的产生。
  何守元从床上下来,围着云重仔细打量,“没看出来啊,小云,你还是个人物。”能跟阎王打得火热的人能不是人物吗?
  “嘿嘿,侥幸侥幸。”云重心想自己这回算是暴露了。
  苏蓉问道:“小云,你知道莹莹现在在哪儿吗?”
  以前云重还可以推脱不知道,但现在好像有些不合适了。只好如实说了。
  “莹莹飞升天界了,估计还得过一阵才能回来。”
  飞升?天界!不是吧,莹莹当了神仙了。怪不得我们老两了这么大年纪,原来是莹莹在天界保佑着我们呢。云重没有用读心术,所以不知道苏蓉的想法。但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和在阴间一样郁闷。
  “是不是我家莹莹托梦让你来保护我们的?”何守元的发散性思维确实厉害,只是有些发散过头了。不过云重也不反对,你说是就是吧。但得叮嘱几句。
  “你们别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免得招来麻烦。”
  “切,我女儿是神仙了,还怕什么麻烦。”何守元一脸的不屑。丫的,哥们儿现在时神仙她爹了,还怕有人找事儿?笑话!
  云重觉得有必要跟他们上一课,免得这两位老了老了还犯什么极端的错误。
  从修真界讲到天界再到阴间,最后云重向他们传达了一个消息,“莹莹虽然成仙了,但也只是小仙,比起阎王爷来差得远了。在天界也只能算是最底层而已,你丫别添乱就行了,知道吗?”
  我靠!何守元暗骂一声,心道:我还以为到了天界就社会大同,实现社会主义了呢,感情现在天界还是封建主义制度啊。咦?何守元又发挥了一下发散性思维,那是不是国外的天界是资本主义呢?
  苏蓉没有何守元那么强的发散性思维,她得知女儿果真没死而且还成仙后,高高兴兴地下去准备早饭了。云重也不理会何守元花痴的模样,一个人去书房慢慢欣赏何守元的古董去了。你丫一个人发病吧。
  宁翠是被苏蓉叫醒的。见到苏荣光,宁翠终于确定自己果然是太累了,产生了幻觉。连忙起床跟苏蓉一起收拾早餐。
  吃完早饭,何守元先在燕家的拍卖场订了一个位子。参加拍卖的人都是需要预先订座的,这是这两年新兴的风潮,因为富人越来越多了,地方太小,没办法,只得先订座。
  拍卖会定在第二天,何守元和云重一大早就赶往燕家拍卖厅。云重执意要把宁翠带上,见见世面嘛。金仙的徒弟以后是要见大场面的,今天先实习一把。
  略施粉黛的宁翠显得格外耀眼,把本就不起眼的何守元和云重都比下去了。从拍卖厅到拍卖室这段距离,宁翠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这小妞真靓。可惜,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有些人认识何守元,把宁翠当成了他的。幸亏何守元不知道,不然非得暴走。丫丫个呸的,哥们儿现在好歹也是神仙他爹,这种龌龊事怎么会干。
  燕文在拍卖室门口等着何守元,毕竟何守元是文物界的宗师,有他在场能为这个拍卖会增色不少。
  拍卖会先将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拍卖了,等四件拍卖品之后,云重等待已久的《清明上河图》才姗姗来迟。
  拍卖师站在台上介绍了一下这幅画,最后说道:“经过何守元教授鉴定,这幅画虽然不是张择端的真迹,但其艺术价值已经远超真迹了。好,低价一千万,现在请大家出价。”
  嗯?这话好像是哥们儿说的了,什么时候成何老头说的了。云重瞟了一眼何守元,只见何守元正不好意思地朝他傻笑。见云重瞟了他一眼,连忙怒视旁边的燕文。燕文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谁让云重没有名气呢,他不是您学生吗,他说的就是您说的了。
  回来后,燕文仔细查了查云重的底细,结果竟然一无所获。这在网络时代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只能说明一点,那个云重根本不是什么名人。他猜对了,不仅不是名人,而且还不是人,嗯,是仙人。
  展品一出立刻引起了轰动,好画啊!在场的人中也有几个是修真人,他们也感受到了画上那股逼人的灵气,下定决定一定要买下回去好好研究。
  云重也要买回去研究。因为他发现这幅画另有玄机,里面肯定藏着什么东西。他认为这幅画有点像修真人的须弥芥子带,里面别有空间。只是他不知道里面到底藏的是什么。你能一眼看穿别人的钱包吗?不能吧。神仙也不能看穿另一个神仙的芥子袋。
  价格一下子就飚过了一个亿,势头仍然不减。云重不想浪费时间,开口喊道:“十亿!”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这年头富人见过不少,但能拿出十亿来买一幅画的人还不多见。
  “半块灵石。”有一人咬牙切齿的喊了价。
  此言一出,引起的轰动比云重开口的十亿还要轰动。云重则是有些傻眼。嗯?难道灵石也开始在俗世中流通了。貌似币值还很高嘛。
  不错,随着修真人的出世,修真人之间的货币也开始在俗世流通,但也只是在顶层社会流动。一块灵石兑换一百亿,这价格不是顶层人物都拿不出来。当然他们口中的灵石只是下品灵石。
  云重有些无奈。哥们儿没有下品灵石啊,得,拼了。
  “灵石一块,品级上品。”此言一出不等别人再喊价,拍卖师直接拍板儿成交了。
  “你丫真是冤大头。一块上品灵石,换民币得多少钱。”一块上品灵石换一百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换一百块下品灵石,一块下品灵石换一百亿,如此算下去,你说一块上品灵石值多少钱?
  拍卖师是燕家内部的人,知道一块上品灵石的价值。这丫真是大财主啊,小一点的修真门派都拿不出一块上品灵石,这厮竟然用来买画,真是有灵石烧的。难道这画真的另有玄机。不管了,反正肯定不值一块上品灵石。
  接下来的拍卖让云重值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下面拍卖的一件拍品是一块中品灵石。这件拍品的起价为一万亿,这算是市价。拍卖场面空前热烈,拍卖价格一路飙升,最后一块中品灵石竟然卖出了一块上品灵石的价格。不是吧,不是说已经有灵石与人民币之间的汇率了吗?怎么还有人这么疯狂地拍卖。
  云重不知道,灵石毕竟是稀有之物,修真界都不够用,又怎么会向俗世中流传。所以说虽然有了汇率,但基本上没有什么灵石流出来。下品灵石都少,更何况是一块中品灵石,不抢疯了才怪。
  拍卖会结束后云重去交灵石取画,接待他的是一位老者。云重看得出这丫吃过两颗灵丹,快一百多岁了看起来才六七十,比何守元以前强多了。老者身边站着燕文,看起来应该是燕家的重要人物。
  燕文上前介绍道:“这是我祖爷爷。”
  娘的,原来是老怪物出来了。燕家现任家主是是燕文的父亲,也就是眼前这人的孙子。这老者名叫燕南天。
  燕南天今天是冲着那块中品灵石来的,但见到云重竟然花一块上品灵石买了那幅画,便知道来了一个有灵石的主儿。结果连那块中品灵石也没买,直接开溜了,专门在这里等云重的出现。
  “上仙好。”燕南天恭敬地说。他知道眼前这人看起来年轻,但实际年龄估计比自己还大上几倍。再说人家也是修真人,恭敬一点不会有错。
  “我是来取画的。”云重道明来意。意思很明显,有什么话等我把画拿了再说。
  燕南天怎么敢反对,亲自办了手续。办完手续后,燕南天又热情地说道:“上仙,不知道有没有空闲到我们燕家做客,何教授可一定要来啊。”燕南天听燕文说过云重是何守元的学生,把何守元拉上也许会效果好一些。
  “好好好,到时候我一定去。”没等云重反应,何守元就答应了。何守元倒是听说过燕南天,知道这人是参加过抗日战争,国内战争,抗美援朝等一系列战争的狂人,在军界实力非凡。
  云重没时间理会,他要好好地看看这幅画的玄机。他现在可以非常确定这幅画确实是有内部空间的,而且还很大。胡乱应付了一下燕南天,云重便和何守元,宁翠回去了。
  宁翠有些郁闷,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结果还是没引起师父的注意。
  回到何家,云重便回到客房。为了怕有人打扰,他在门前布置了阵法。
  在拍卖厅的时候云重就已经将这幅画内空间的大门守护措施打破,现在只需要将神识放进去就行。不过,云重决定亲自到里面看看。像他这种修为,就算不能装人的芥子空间也能进。
  进入画空间后,云重开始有些佩服画这幅画的那人了。这哪儿是什么须弥芥子带空间,分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嘛,而且还是古代的世界。正是清明上河图上显现的繁荣景象。
  看着一个个人从自己身边走过,云重有些发愣。不是吧,空间也可以做成这样?我的铃铛空间也算是绝顶法宝了,里面的空间也不错,难道它也有这样的空间。有可能,毕竟云重还没有完全掌握其他几个铃铛空间的使用方法。
  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云重觉得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走到一家小茶楼,向小儿要了一壶茶和一些点心,云重坐在二楼慢慢地品起来。看着外面的人流,云重第一次产生了自己就是创世神的感觉。
  喝完茶,云重又在这个世界转悠了一圈。这里比画上描述的要大,而且是大得多。云重怀疑那位高人可能是把当时的汴京给搬进了画里。
  云重走到城外,发现四周都是雾蒙蒙的混沌,颇有点天地未开的模样。绕着城转了一圈,云重发现城外都是这种混沌。
  来到一处,云重大手一挥,伸进混沌中拿出一物。云重早就发现了画里有强宝的存在,只是位置比较飘忽,只能确定在城外。没想到竟然在混沌里。还好云重最近练就了一门神通――乾坤手。一只手变作无限大,可遮乾坤日月,也能破碎时空。如果没有乾坤手,云重想要拿到那件宝贝还得费些功夫。
  云重从混沌中拿出一件东西。那件物件儿是块牌子,样子有点像古代大官上朝用的朝板,长二尺六寸,中宽三寸,上书四个大字:四元宝鉴
  好法宝!这件法宝甫一入手,云重便发现了从上面传来的强大灵力,竟有补充真元的功效,厉害啊!
  云重将自己与四元宝鉴完全融合,根据四元宝鉴上面的记忆终于弄清楚出了四元宝鉴的来历。云重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这个超级法宝的第一任主人。另一点则令云重彻底陷入深思了。
  四元宝鉴的产生时间并不长,不过五千年而已。虽然只是五千年而已,但它竟然还是一件天地灵宝。天地灵宝大都是在混沌初开的时候产生的,但有一件例外,那就是落宝金钱。落宝金钱看起来不起眼,却号称无宝不落。落宝金钱是当年造成的第一枚金钱,它承受了无量功德,在制造出来的一瞬间便成了天地灵宝。
  而四元宝鉴与落宝金钱又有些不同。四元宝鉴是一件不断变强的法宝,它人类产生智慧后便产生的一件法宝,可以说比落宝金钱还要早一些。近些年来科技发展迅猛,一百年就顶过去几千年的发展,四元宝鉴渐渐初具雏形,化作了朝板的模样。而且它还能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而不断提高。
  四元宝鉴?这名字怎么这么熟。云重在自己脑子里搜索着跟这个名字有关的内容。哦,对了,这不是元代数学家朱世杰的一本数学名著的书名吗?这丫怎么叫了个这个名字。随即云重便有些明白了。数学名著的名字,文学大官手上朝板的外形,这不是文理结合嘛,佩服佩服。
  取出四元宝鉴后,城外的混沌突然远远向后退去。一瞬间城外便多出了巨大的空间。果然是四元宝鉴,竟然能够镇压混沌。好法宝!
  城内的民众见到了混沌的退后,纷纷走到城外观看,发现了云重后连忙拜倒,口中一直念着:“感谢创世神赐予我们无限的空间。”得,哥们儿又当了一回救世主。
  见民众们跪着不起,云重把手一挥,将真元泼洒成无形的雾气向众人撒去。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自己变得强大了,有病的变得健康了,残疾的变得不残疾了,总之是好处大大的。
  “多谢创世神赐福。”
  丫的没晚了。云重一转身消失在原地。民众们见创世神走了,也起身。他们动手在创世神呆过的地方见了一座创世神院,专门供奉着创世神的金身,每日接受着众人的供奉和香火。
  云重走出清明上河图,研究了一番四元宝鉴,突然发现自己的修为隐隐有进步的迹象。嗯?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没有修炼也能进步。云重仔细推算了一把,发现竟是自己得到了清明上河图内民众供奉的香火,由此修为开始精进了。
  晕倒!接受香火也能进步,怪不得那些大仙们都要造个金身放到俗世,原来是为了接受香火啊。佩服佩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