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葛亚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流云希沉默了一会儿,道:“父亲,如果其他三家真的在青云岛有很大的势力我们不可能不知道,看来二哥之死另有玄机。刚才她一直觉得其中有些古怪,只是不知道有何古怪。经过娑罗道人刚才的一番话,她有些明白了。
  “据我推测,可能是二哥他们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事,这才使得青云岛不得不铤而走险。”
  远在亿万里之外的云重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觉得奇怪,难道是有人在想我?
  “不管是为什么,青云岛胆敢挑战我流云世家的威严,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流云魁生性粗豪,他说的代价可不简单。
  云重此刻正在发愁。岛上几乎没有人跟另外三大世家认识的,说得上话的更是没有一个。贸然上门请人家帮忙,他们会不会答应还是一回事。估计还得大出血。
  思前想后,云重决定亲自去一趟。
  流云诸岛处于蛮荒之地,离最近的大陆也隔的很远。流云岛处于众岛环绕之中心,虽不是众岛中最大的,但无疑是最繁荣的岛。流云诸岛中最大的贸易中心就设在这里,由于是大王居所,重兵把守,一般人也不敢在这里撒野,这里的治安也是极好的。
  流云四大世家中有一个名为丹阳葛家。流云岛地大,有一处名为丹阳,葛家就是在那里发源的,是以人称丹阳葛家。丹阳葛家最出名的就是炼丹术,葛家一直自称是炼丹仙师葛洪的后人,其真实性虽微乎其微,但葛家的炼丹术确实是流云一绝。
  葛家只经营与丹药有关的生意,如种植灵草、收购灵草、买卖丹药之类的生意。流云世家虽然也经营丹药,可在葛家眼里那只属于不入流的小打小闹,要不然流云家也不会在青云岛上设点经营。
  云重综合考虑了以后,觉得向葛家伸出橄榄枝。之所以这么决定,那是因为云重从这些天在流云岛上打听到的消息得出的最佳方案。
  根据了解,葛家有一个炼丹成痴的痴人名为葛亚洪。据说此人以前不叫葛亚洪,后来沉迷丹道,觉得天下间除了祖师葛洪外再无他人,遂自取为葛亚洪。这倒不是说此人相当骄傲,相反他的脾气很好。一旦听说那个人擅长炼丹便亲自上门求教,待之以师之礼。这也是葛亚洪炼丹术越来越高的原因。
  经过打听,葛亚洪有一个习惯,只要不是闭关那肯定是每天遵循的——每日到流云主城的樊氏酒馆喝上一杯。葛亚洪除了炼丹术外,还是一个酒文化爱好者。
  擅于炼丹者大都对酿酒情有独钟,云重估计葛亚洪也是想从酿酒那里得到一些灵感。
  樊氏酒家不大却很精致,每件器皿都很考究,白玉杯、玲珑盏,最妙的是这里的樊春酿确实味道不错。樊春酿呈黄金色,看起来有些粘稠,闻之没有一丝酒精味。一口喝下绵软无比,但随即就会感觉到一股冲力直冲脑门,修为低的人根本扛不住一杯。是以酒家门口写着“喝三杯者免灵石”。
  云重轻轻抿了一口,嗯,果然如传言一样,只有喝下去才能发现酒精味,没想到樊春酿居然能把味道收住不散发的地步,看来酿酒之人手艺确实不凡。一杯樊春酿下肚,一股粘稠的热气自丹田处升起,云重故意不用真元抵抗,感受着其中的美妙。热气粘稠似含有糖分,不醉却甜,怪异得很。
  “好酒量!”周围的人见小伙子一口闷了,本想看他的笑话,没想到居然安然无恙,还在那里慢慢回味。
  云重从陶醉中醒过来,笑着对周围的人拱拱手。
  在樊氏酒馆喝酒的人一般不会选樊春酿,大家都知道这酒虽好但却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天仙以下的人能喝上一杯不醉的那已经算是老酒鬼了。而眼前这个小伙子明显是天仙初的修为,竟能一杯不醉,想必是酒鬼中的酒王了。
  “哈哈哈!没想到今天能碰到一个同道中人,今天的酒钱我请了。”一个豪放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楼上这些人除了云重是第一次来这里外,其他人都是熟客,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丹阳葛家的葛亚洪来了。
  葛家的发源地是丹阳,批量炼制丹药的地方也在他们的老窝,可他们真正的家却设在流云主城。葛亚洪作为家族中炼丹术最好的炼丹师,他炼制丹药多半是出于兴趣,丹药炼制出来后就会在第一时间被家族中人瓜分,不会向外流散。但流云岛上的人都知道丹阳葛家有这么一位炼丹术绝顶的人物。
  “葛长老,我看这位小哥酒量可比你强多了。你敢不敢跟他比一比。”周围的人显然跟葛亚洪都是老相识,忍不住开始挑衅。还有人挖苦。
  “算了,葛老头年纪大了,怎么比得过年轻人,免得到时候输了面子上过不去,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轰然称是。
  葛亚洪笑了笑,明知是陷阱,仍然豪迈地往里跳。
  “比就比,谁怕谁。小哥,有没有兴趣。”葛亚洪直接坐在云重的对面。
  云重就是在等这条大鱼,见有机会怎么能放过。
  “初生牛犊不怕虎,今天我这头小牛犊就捋一捋胡须。”
  “好汉子!”众人称赞。
  有人提议道:“既然是比赛,缺了彩头岂不是很无趣。葛老,您拿出什么做彩头?”
  葛亚洪给了那人一个白眼珠,道:“库八子,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不就是惦记着我最近新炼制的几颗丹药。可惜,你没口福。”说完拿出一个羊脂玉瓶放在桌子上,接着说道:“这里面放着我新近炼制的白骨丹,虽无大用,亦可以当做今天的彩头。”
  云重心道今天真是走运,居然有人替自己想主意。对付葛亚洪这种炼丹狂人,能打动他的也只有炼丹术,正好这也是云重的特长之最长。
  “葛老都出了彩头,我不出显然不合适。”说完,拿出一个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青葫芦,精致无比,道:“不才也对炼丹术有所研究,这颗回天丹与葛老的白骨丹想必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他人都笑了笑,没在意。葛亚洪的炼丹术那可是公认的高明,岂是一个小毛孩子能比得上的。也是云重的青葫芦太好了,竟然将里面的丹药气息全部封存,一丝不漏,连葛亚洪这种高级炼丹师也没有察觉里面丹药的货色,甚至有没有丹药都说不准。
  葛亚洪笑着对刚才提建议的那个人说道:“库八子,你是不是从那个地方特意找来一个酒王,想要骗我的白骨丹啊。你小子是不是最近又被那个小妞打成重伤了。你要想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你要。。。。。。”
  云重没想到葛亚洪同志还跟玄奘法师相熟,对他的啰嗦学了个十成十。
  “小儿,赶紧上酒。再不上葛老头快要把兄弟几个给吵死了。”库八子知道葛亚洪的脾气,啰嗦起来能让人痛不欲生。
  “樊春酿来喽!”一个三劫小仙两手各拿一小坛酒从楼下上来,然后打开封泥在楼上众人面前走了一圈,让众人仔细看看,“众位上眼,正宗的樊春酿!”
  樊春酿虽然没有气味,但众人还是忍不住狠狠地吸了几口气。
  将就倒上以后,葛亚洪说道:“小哥已经喝了一杯了,我老葛不能占这个便宜,我先干了这杯。”说完也不等云重同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葛亚洪身体瘦削,想不到性格却是很豪迈,丝毫没有大世家长老的架子,怪不得这里一些修为很低的散仙也跟他很熟。
  一杯下肚,葛亚洪也是连不变色,惹得众人拍手称赞。真正的好酒之人是不会用真元压制酒性的,那样只会浪费了好东西。
  “好,我先敬葛老一杯。”云重见他一杯刚下肚,赶紧又是给他一杯。
  葛亚洪一点都不含糊,一饮而尽。
  两人如此喝了三杯后,云重笑道:“再喝一杯我就醉了,看来葛老赢了。”
  葛亚洪没想到他会认输,仙人的感觉很敏锐,他们能够感觉到自己在不用真元的情况下能喝几杯。可爱酒之人都爱面子,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酒量不如人,而眼前这人竟是个异类,不像一些莽夫一样。殊不知云重是故意要将自己的丹药输给他。
  葛亚洪笑道:“小哥真是诚实之人,我也不隐瞒。我今天已经超常发挥了,再喝肯定也会醉。这场比试就算我们两人平手。”
  库八子起哄道:“这样也好。你们两人平手,就把丹药分给我们裁判吧。”
  葛亚洪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想得美!”
  云重心道:别呀哥们儿,我可是诚心诚意要送你一颗啊。
  “不如这样,我这个丹药给葛老,葛老这样给我。这样也算是公平,如何?”
  其他人刚刚对云重建立起来的好感一下子荡然无存。切!这还叫公平。你一个无名小别居然拿自己的丹药给大师的丹药换,你丫还真会算帐啊。
  白骨丹算不上葛亚洪的最高水准,这只不过是他最近应家主之邀炼制的,送人一颗也无妨。而且他对眼前这人很感兴趣。明显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而这人竟然还“厚颜”说拿自己的丹药跟自己公平交换。葛亚洪相信没人敢为了摊这个小便宜而得罪葛家。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人的丹药真有水平。
  “那我就愧领了。”葛亚洪一伸手将青葫芦凌空摄来,打开上面的盖子。霎时间,整个楼上都被一股金光照亮,随之而来的是漫天的药香。众人闻之心神皆爽,直觉得飘飘欲仙。
  “好丹药!”葛亚洪不禁脱口赞叹。金光和满楼的药香并不能说明这是颗好丹药,有很多道行不足的骗子就是凭借这两点来糊弄人的。真正的好丹药一般都是朴实无华的。但眼前这个回天丹确实是难得的好丹药。
  云重笑道:“我的建议还算公平吧。”
  葛亚洪老脸通红。这颗回天丹明显比他那颗白骨丹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云重这话分明有些挖苦他的意思。白骨丹还在桌子上,葛亚洪一把抓过来,道:“惭愧惭愧,这种丹药怎么比得上先生的灵丹。”葛亚洪收回自己的白骨丹,却没有还给云重回天丹的意思。
  库八子看见有机会看葛亚洪的笑话,大声叫道:“葛老头,你拿着人家的丹药这么亲近干什么,你莫不是起了贪心想要据为己有吧。”
  葛亚洪拿出青葫芦,不知道是该还给云重好还是自己留下,双手握着的青葫芦时而伸出时而缩回,明显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云重道:“葛老既然喜欢,那就送给葛老了。反正也算不上什么灵丹妙药,不过只云某随手炼制的一些而已。”
  库八子显然还不满意葛亚洪现在的样子,接着说道:“小哥比葛老头的炼丹术高明多了。”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葛亚洪非但没有像往常一样跑过来跟库八子打闹一通,反而点头认同。库八子有些愣了,莫非这人真的比葛亚洪还厉害?
  在流云主城,没见过大王的人大有人在,但要说有人不认识葛亚洪,那可以肯定他一定是第一次来流云主城。葛亚洪平时就有些老不正经,经常捉弄一下旁人。最重要的是他炼丹术高明,捎带着医术也很不错,时不时救死扶伤,或者指点一下后辈的修炼。是以在流云主城,就算大王的命令不好使了,葛亚洪的话也会有人听。
  葛洪今天竟然隐隐承认自己的炼丹术不如别人,而且那人貌似还是一个无名小辈。库八子知道这件事大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