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进贡之行(900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摇摇头,暗道自己太多事了。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还有事情搞不定,怎么帮别人。
  两人闲谈了一会儿,这时云重才告诉葛亚洪,自己是青云岛的岛主。
  “青云岛?”葛亚洪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恕我孤陋寡闻,没有听说过贵岛。”
  云重笑道:“青云岛也就是以前的微光岛。”
  微光岛葛亚洪也没有听说过,毕竟那里太偏僻,太小了了。
  云重说自己是来给大王送贡品的,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来的早了一些。
  “献贡品的使节一般都住在主城****的鸿胪寺内,不过那里条件比不上我们葛家。如果先生不嫌弃就在这里先住下。”
  云重正是求之不得,装作考虑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四大世家都不对付,连住的地方都南辕北辙。流云世家住在流云主城的城东,丹阳葛家住在城南,宇文世家住在城西,楼兰桑家住在城北。流云主城虽然是座城市,但比起整个青云岛也不遑多让。
  经过救治葛翎一事,云重已经成了葛家的座上宾。当代家主葛红兵是葛亚洪的弟弟,他看重的是云重连葛亚洪都自愧不如的炼丹术。丹阳葛家是以炼丹术闻名,试想突然多出一个炼丹术高明的不像话的人,他们当然会有所担心。
  葛红兵一直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想要获得云重的炼丹术秘诀。云重左推右堵,始终不答应,心里一直暗道:堂堂一家之主居然如此下作,竟然开口讨要别人的秘诀,真是让人无语。
  葛亚洪可能是看出了葛红兵的意思,心里虽然恼怒,但毕竟地位有些差距,不好逾越,只得装作不知。
  在葛家的这些天里,云重发现了好几股强大的气息,其中最强一股修为几近大罗金仙,与自己不相上下。其他几个也是金仙级别的人物。没想到葛家的实力如此了得。
  在流云诸岛中,流云大王的修为最高,为大罗金仙,也是流云诸岛中唯一的一个大罗金仙。金仙在这里已经算是极其强悍的存在了,葛家竟有接近于大罗金仙的存在,其实力可见一斑。
  由此及彼,云重想到与葛家齐名的三个世家肯定也有隐藏的能量,说不定还有真的大罗金仙存在。以前自己连天仙都不是,虽有法宝护持,但在极品金仙眼中还是如蝼蚁一般,更别提大罗金仙了。好在他如今修为也算是金仙的顶峰,再加上几件极品法宝,如果不遇上几个大罗金仙围攻,自保还是有余的。
  “老祖,那小子真的那么厉害?”葛家庄园的一个偏殿内,葛亚洪恭敬地站在一边,略带怀疑地看着盘坐在蒲团上的老者。
  这人是葛家的创始人之一,名为葛晟,正是云重探索到的那个无限接近于大罗金仙的高人。凭借云重的修为能发现他,那么葛晟发现云重的修为也不算是什么奇事。
  “那人修为比我略低一线,但若是真的打起来胜负难料。”说这些话时面带平静。
  “什么!”葛红兵这回是真的吃惊了。老祖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比起大王来或许不如,但在四大世家的隐藏实力中也是排名第二的人物,算起来在整个流云诸岛的排名也应该是第三了。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炼丹术惊人,修为更是高的吓人的变态。
  葛晟说道:“那人身上有几件法宝委实惊人,有几件我还可以探得深浅,可有几件却是平凡无奇,这就非常奇怪了。像我们这种级数的高手,身上的法宝无疑不是极品,不可能有鸡肋存在。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那几件法宝都是高的吓人的法宝。所以从综合实力来看,那人的实力比起大王来也不逊色。”
  葛红兵已经麻木了。那人不仅炼丹术惊人,修为也吓人,现在看来炼器的手法更是精妙绝伦,这丫是不是仙哪!
  “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葛红兵恭敬地说道:“青云岛更名还不过百年,其实力也比较差。最近有传言说是流云世家的流云庆和流云青衫死在了青云岛,具体原因还不清楚。据我推测,云重此次提前来为大王贺寿,很可能是来找强援的。”经过葛红兵分析,葛亚洪与云重在酒楼的相见十有**也是云重实现的安排。
  葛晟点点头,道:“看来他是准备和我们葛家联手。”说完随即冷笑一声,道:“流云家实在太差劲了。一个才飞升不过百年就能修为达到金仙级别的人物岂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看来我葛家统一四大世家的机会来了。”
  “老祖的意思是。。。”
  葛晟道:“青云岛现在虽然还不起眼,但根据它的发展速度,它以后的实力不可小觑。我们要在它还没有发展起来,危难之际帮他们一把,到时候咱们有难他也不好意思不管。”
  葛红兵打躬作揖,道:“红兵知道了。”
  离进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云重告辞了葛亚洪,来到了城中的鸿胪殿住下。这时其他岛屿的使节团已经来了不少,人数最少的也有百人,而青云岛这方有些寒酸,只有云重一人,还是岛主亲临。
  鸿胪殿很大,里面分成很多区域,每个岛屿按照其大小都分得一个院。云重的青云岛无疑是小院中的最小。
  在青云岛小院的对过是岱岛的小院。岱岛与青云岛很近,足有青云岛三倍大小,也属于小岛,实力属于中等。像岱岛这样的小岛能有中下的实力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这与他们的岛主岱山不无关系。
  岱山的夺位方式与云重相近,都是单枪匹马消灭前任岛主,而后自立。岱岛更名不过千年的时间,岱山的实力不过金仙初期,但阴险异常。前任岛主就是被他暗算致死。除此之外岱山的公关能力也很强,眼光也不错。
  像这种进贡很少会有岛主亲临,一般都是派副岛主或者岛主的儿子之类的人物来就行了。而岱山则每回都是亲自前来,无他,他是想通过这样的机会多结交一些人物罢了。云重还了解到一点,流云诸岛的毒品就是出自岱岛。
  “今天特地来拜访云岛主,莫要见怪。”彪形大汉来到青云岛院。来人正是岱岛的岛主岱山。
  云重仔细打量着岱山,岱山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莽撞之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心眼呢。在云重心里,长成这副模样的人都是豪迈不羁的人,没听说过心肠歹毒的。这丫能把毒品搞出来,想来也不是什么好鸟。
  心里虽然不待见,但云重脸上仍然做出一副欣喜的样子。“原来是岱岛的岱岛主,失敬失敬。来,里面坐。”
  岱山也不客气,跟着云重就进了大院。岱山很能侃,不找边际地和云重侃了半天的大山。云重知道这厮来肯定有事,见他不说,自己也不问,陪着他侃。最后还是岱山忍不住了,笑道:“今天来得及,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里有丹药一瓶,还请云岛主笑纳。”
  云重推辞了半天,然后装作无奈地收下了。
  送了丹药后,岱山便告辞了。
  等到送走岱山,云重开始仔细打量这瓶丹药。丹药个头不大,却呈现为诡异的红色,似是由血液凝结而成。云重觉得丹药的气息有些熟,嗯?这不是和葛翎身上的气息有些相似嘛。想到这里,云重大怒。岱山这丫真不是玩意儿,居然送自己毒品。
  不过云重也觉得奇怪,岱岛的实力跟青云岛差得十万八千里呢。就算岱山想要掏空青云岛的灵石也赚不到多少,这厮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云重不知道一点,那就是前些日子他与葛亚洪在樊氏酒楼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流云主城。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位炼丹术连葛亚洪都自愧不如的人物了。
  岱岛院内。岱山正在慢慢品茗,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管家样的人。那人名为离纶,是岱山府上的总管事,这次是岱岛使团的副团长。
  离纶道:“岛主,那个云重据说炼丹术了得,他肯定一眼就能看出那瓶飞仙丹的厉害。他能吃吗?”
  岱山阴笑了一声,道:“那厮想来不会吃。不过那瓶飞仙丹只不过是个幌子,只要他打开瓶塞,就会中毒。除非他的修为达到了大罗金仙的地步。”
  离纶奇道:“莫非岛主的逍遥散已经炼成了?”
  岱山点点头,道:“不错。这回进贡逍遥散可是要大展身手了。”
  离纶浑身颤了颤,没有说话。他跟着岱山有九百多年了,知道岱山的一些事情。岱山是在一千多年前来到流云诸岛的,只不过他不是飞升而来,而是从天界的其他地方过来的。据岱山说他是来自东胜神州。
  来到岱岛后,岱山努力巴结前任岛主,后来在他的饭菜里不断放飞仙丹,直等到他的修为暴跌后,岱山一举将其击溃杀死,然后又告诉外界他是被人害死的,并说他死之前将岛主之位传给了自己。
  在天界都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没有人会认可传位一说,但岱山的实力也算不错,竟然生生压下了叛乱。岱山岛主之位坐定后,开始大肆生产飞仙丹。飞仙丹是一种毒品,能够让仙人产生毒瘾,就算是金仙吃上一颗也会戒不掉。
  离纶是岱山的心腹,知道他有一本专门炼制毒品的丹书。上面记载了很多的毒品炼制方法,飞仙丹算是其中中上等的,但比起决定毒品逍遥散还是差了一等。
  以前岱山一直试着炼制逍遥散,只是没有成功过。没想到现在竟然炼成了,离纶知道此次进贡之旅怕是会和以往不同。
  云重现在正在纳闷,他总觉得自从岱山走后空气里有一种危险的感觉。经过天眼后,云重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空气中有一种细到极顶的颗粒,经过分析,云重发现这玩意儿也是一种毒品,而且比起岱山送的飞仙丹还有高一等。
  这玩意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岱山带来的?云重忽然想到会不会是那瓶丹药的问题,结果打开一看,果然从里面冒出无数的微小颗粒。颗粒太小,而且都是以能量形式存在的,如果不开天眼还真看不到,而且修为低一点的也看不到。
  岱山这厮太他妈的坏了!云重想要收拾岱山一把了。因为他知道岱山明显是在暗算他,目的不明。好在他有百兽之涎护体,而那种毒品也是以能量形式存在,结果让他逃过一劫。不过就算真的吸食了云重也不怕,毕竟他对自己的炼丹术很有信心,这种毒品根本难不住他。
  查!一定要仔细查!丫的,岱山这厮死定了。岱山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他好歹也是一个中等岛屿的岛主,云重不怕,但他不是孤家寡人,不能不顾青云岛上的人死活。
  经过一天的调查,云重想到了一个办法,不仅除掉了岱山,而且自己还能兼并岱岛,真是两全其美。
  “咦?岛主,您不是去看望窟龙岛岛主吗,怎么又回来了?”离纶看着去而复返的岱山有些疑惑。刚去了一刻钟都不到,岛主怎么就回来了,还有护卫那里去了。
  岱山道:“窟龙岛岛主不在,下次吧。离纶,你跟我出去一趟。”
  离纶跟着岱山来到一处庄园,上面写着青云岛院。
  离纶道:“岛主上次不是来过了吗,怎么又来?”离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岱山从来不会两次拜访一家,而且这家的实力还不怎么样。
  岱山眉头一皱,道:“费什么话,你跟着就行了。”
  离纶浑身一颤。岱山发火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要是不高兴,让自己也吃两颗飞仙丹,那还活不活了。想起吃过飞仙丹的人毒瘾发作时的惨象,离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跟着岱山走进青云岛院的内院,离纶更加奇怪了。岛主怎么也不通报一声就闯进来了。不对!离纶脑海中冒出一个想法,然后马上向外跑。
  “你以为你跑的了吗?”岱山冷冷的声音传来。
  离纶还没走两步就发现前面的路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墙,而且还是穿不过去的墙。他知道自己是上了人家的套儿了。能够变成岛主的样子,而且还让自己看不出一丝破绽的,这样的人修为比起自己高上太多了,硬拼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离纶也开始有些光棍了。“不知道云岛主找我来有什么事情。要是让我们岛主知道了,他肯定会来找云岛主谈谈的。”
  “离大管家竟然认出我了,佩服佩服。”“岱山”突然间变成了云重。云重不理会离纶刚才的威胁,笑道:“如果我把飞仙丹的配方放到离大管家的房间里,然后又偶然间被岱岛主发现了,你说岱岛主会怎么样处置你呢?”
  离纶心中一颤,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肯定是死不了,不过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云岛主也太过高看自己了。我知道云岛主对炼丹术有些研究,不过你真的能炼制出飞仙丹吗?”对于飞仙丹的配方,离纶也不清楚。往常炼制飞仙丹时,都是先由岱山将胚丹炼制好,然后再交给其他人炼制。而胚丹正是最主要的部分,离纶还不真不相信有人能破解飞仙丹的配方。
  云重哈哈笑了几声,道:“如果我说我已经解开了一个人的毒瘾,那么离大管家对我的话还相不相信?”
  离纶突然想起一件事。四大世家之一的丹阳葛家葛亚洪的儿子葛翎前些天传言吃了两颗毒品丹,毒瘾已深。可就在几天前,突然又传出葛翎的毒瘾被一位高人清除了。巧的是,那正是在云重与葛亚洪相识以后。离纶看了看云重,心道:这厮说的该不说是真的吧。
  离纶不傻,反而十分精明。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在岱山手下做了几百年的管家。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能按照对方的话去做,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不知道云岛主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云重岛:“我看岱山作岛主的日子太久了,也该换换人了。我看好离总管,不知道离总管有没有意思作岛主呢?”
  离纶的心跳猛地加快。作岛主!傻子才不想!不过岱山的修为不是他能所比拟的。不过眼前这位云岛主貌似修为不低。难道是他想杀了岱山,然后想让自己收拾残局?一瞬间的功夫,离纶就把云重的意思猜了个七七八八。
  岱山是外来户,平时对谁都不信任。岛上的权利一直握在他自己的手上,而离纶跟着岱山的日子最长,也最有可能在岱山死后掌握权力。
  离纶道:“云岛主先将这件事和岱岛主商量完了再说吧。”
  云重听完,哈哈大笑。随手一挥,周围的阵法消失,离纶便离去了。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只要杀了岱山,离纶就合作。
  走在路上的离纶有些纳闷儿。岱山到底如何惹上那厮的。莫非是发现了逍遥散?不是吧,这厮也太变态了。怪不得刚才一直看不透他的修为,只怕他已经是大罗金仙了吧。想到这里,离纶又有些激动,如果真是那样,那自己说不定真的能坐上岛主之位。
  刚刚送礼归来的岱山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已经被人当成了一笔交易了。
  大殿之上,坐着一位身穿龙袍的大汉,这人就是流云诸岛的大王。
  自从上次在葛家探得几个强大存在的时候,云重便用昊天雪铃将自己的气息降低到金仙初的样子,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看着殿上的大王,云重发现大王的嘴角有一滴涎液。嗯?这厮不会是睡着了吧。
  “禀报大王,各岛使节代表已经全部来到大殿,请大王训示。”
  大王歪着的头直了起来,用龙袍擦了擦嘴角的涎液,道:“嗯,把各位的贡品都搬到仓库去吧。”说完又对站在大殿下面的一个老头说道:“楼兰丞相,剩下的事情你来办吧。”说完就下去了。
  云重险些晕倒,这大王还真是。。。直接啊。看别人都是一脸的平静,云重猜想这厮肯定一直如此。
  经过观察,云重发现这位大王貌似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妖精。貌似身上有些龙的气息,不过又不是龙。
  楼兰丞相是楼兰家族的现任家主。四大世家中丹阳葛家以炼器闻名,宇文世家以炼器闻名,流云世家的综合实力适中,而楼兰世家则是以权力闻名。流云诸岛的大王与其说是殿上坐着的那个人,倒不说是楼兰世家。
  也许楼兰世家就是看中了大王的实力和低能,这才拥戴他的吧。云重不禁这样想。
  楼兰丞相名为楼兰士及。不要看他修为只不过天仙初,比起大部分岛主来都有所不如,但楼兰家的却有着一位实力仅次于大王的高手,所以所有人都不敢小看这位楼兰丞相。
  楼兰士及说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废话后,便让众位使节代表退下了。第一天的进贡算是完成了。晚上在皇宫里有盛宴,各个代表必须到场。
  云重暂时还不能动手,必须等到使节团离开流云主岛的时候才动手,不然就是挑战大王的权威了。虽然已经不惧怕大王,但他还不想过早的和那个妖怪产生冲突,青云岛实力弱啊!
  离纶这些天一直在暗地里拉拢亲信,组建班底。岱山这些天一直在四处地送毒品,倒也没有发现离纶的异常。
  皇宫晚宴在翠华宫,除了各岛使节代表外还有流云主城的一些名流,足足有近两百人到场。其中就有葛亚洪和葛翎父子。
  葛亚洪在人群中四处寻找,总算找到了云重,连忙拉着葛翎挤过人群,来到云重面前。
  “云先生,总算找到你了。翎儿,还不赶紧谢过云先生的救命大恩。”
  云重见葛翎想要拜倒,在这种场合云重怎么可能让他拜下去,连忙托起他的手臂,道:“使不得,使不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也只不过是帮了个小忙罢了。”
  葛翎修养了很多天才算缓过来,那时候云重已经离开葛家了,是以从来没有见过这位恩人。葛翎有些诧异,自己的这位恩人有些年轻,应该说是太年轻了。仙人的面孔虽然可以变换,但基本上都是保持在自己在金丹期的样子。
  云重和葛亚洪边聊天边品着仙酿。这里的酒实在是不怎么样,比起樊春酿来实在差得太远。原因很明显,大王对酒不重视,但对吃的却非常之重视。尽管食物的味道不怎么样,但量却是非常足的。不信你看大王面前的那只肥牛。靠,足有猛犸那么大。汗,已经被大王吃得只剩下一小部分了。看得云重直摇头。
  葛亚洪笑道:“大王素来不拘小节。”
  正在两人聊的火热时,楼兰士及走过来了。
  楼兰士及笑着说道:“云岛主是第一次来皇宫吧,我敬你一杯。”
  云重有些愣,这丫怎么跑过来给我敬酒了。不正常啊不正常。伸手不打笑脸人,云重笑道:“没想到楼兰丞相还记得鄙人的名号,佩服佩服。”说完干了一杯。
  “楼兰丞相是忙人,我老头子就不在这儿碍眼了。翎儿,我们走。”葛亚洪明显看楼兰士及不顺眼。想想也是,在害葛翎的人中,最有可能的就是楼兰世家和流云世家。按葛亚洪的脾气,能给楼兰士及好脸色才怪。
  楼兰士及脸色不变,依然笑着答道:“葛老哥慢走,我就不送了。”
  葛亚洪冷哼一声,拉着葛翎消失在人群中。
  “不知道楼兰丞相找在下有什么事情吗?”云重知道这厮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楼兰士及装作发怒的样子,脸色一板,道:“云岛主这不是见外吗,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聊聊。”
  云重干笑几声,心道:你个老狐狸。
  楼兰士及绕来绕去,最后说道:“我听说最近云岛主治好了葛家小子的毒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虽然楼兰士及的样子看着好似不在意,但云重知道这才是他找自己的真正目的。莫非那毒品真是楼兰家下的套儿?
  云重笑道:“楼兰丞相过奖了。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只不过是给葛老打了个下手,炼制了几颗丹药而已。”云重将事情全部推到葛亚洪身上,反正他知道楼兰士及也不会真的去问葛亚洪。
  楼兰士及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又漫无边际地闲扯了一通。
  云重有些招架不住他的闲扯功夫。心中有些奇怪,就算是自己解了葛翎的毒瘾,那也没必要这么缠着自己吧。得罪了你们楼兰世家,你直接下手不就行了,用的着这么折磨人吗。难道楼兰家也有人染上了毒瘾?
  云重也有些纳闷。毒品是从岱岛传出来的,这谁都知道。既然没人喜欢毒品,为什么不干脆端了岱岛。四大世家中的任何一个都有这种实力。这岱山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没人管得了他。自己是不是要再等等。嗯,还是找个机会问问葛亚洪吧,他肯定知道。
  宴会一散,葛亚洪马上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来到云重身边悄声问道:“楼兰老鬼问你什么了?”
  云重如实相告,然后问道:“楼兰家也有人染上毒瘾吗?”
  葛亚洪不屑地说道:“楼兰家吸毒的人多了。”
  云重又问道:“既然大家都知道毒品害人,那还为什么吸食呢?”
  葛亚洪叹了一口气道:“有的人是被骗的,但这只是一小部分。有些人是觉得自己定力够强,能够抵挡的住毒瘾,而更多的人则是觉得终生也没有希望一窥大道了,心生颓废,吸毒沉沦,以求忘却。”
  云重心中一阵默然。大道确实不是每个人都能窥见的,但这样颓废肯定不可能修成大道。他又问了一个问题,“岱岛是毒品发源地,为什么四大世家不联手端掉岱岛?”
  葛亚洪小声说道:“岱岛岛主来历不简单。据说他是上面派来的。”
  上面派来的?靠!这里离最近的大陆也还差得远,天庭未必管得过来,说不定都没人知道这里有这么多岛屿。以岱山的可能十有**是骗人,不然怎么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上面派来的人”。不过四大世家家大业大,不愿意冒着风险得罪天庭也是可能的。可惜,岱山遇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云重。
  由此看来楼兰士及的目的也清除了。楼兰世家染上毒瘾的人不少,估计对能够祛除毒瘾的丹药也是趋之若鹜。嗯?消灭了岱山之后是不是专门炼制一种专门消除毒瘾的丹药,想必到时候肯定很受欢迎吧。云重开始有些骄傲了,哥们儿的思维很快把。
  云重进贡的物品只是一些普通的丹药。青云岛是小岛,再加上楼兰士及现在估计是有求于人,也没有难为云重的意思。皇宫宴会连着进行了三天,之后便是各个使团陆续返回。
  云重觉得是时候收拾岱山了。
  岱山坐着木驼拉着的马车向岱岛进发。这次的进攻之行非常不错,自己送出了很多毒品,几乎每个打开毒品瓶子的人都染上了逍遥散的毒瘾。嘿嘿,过不了多久,这些人就只能任自己摆布了。看来我同意流云诸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正在岱山美美地做梦时,前面出现一阵骚动。
  “岛主,前面的空间出现异常,我已经派人过去察看了。您先稍等一会儿。”离纶恭敬地诉说着。离纶心里一阵激动,看来那人已经动手了。他刚才把没有被自己收买的人全部派到了那片区域,估计现在死翘翘了吧。
  “马上排除。”岱山对他打断自己的幻想十分地不满。然后岱山便又沉浸在幻想之中。
  过了很久,外面没有一点动静。岱山觉得有些不对,撩开帘子一看,靠,那里还有人,除了几匹木驼,什么活物都没有了。不对,前面那不是站着一个人吗。这小子怎么这么面熟,哦,对了,他不就是青云岛的岛主嘛。
  “哈哈哈,云岛主怎么在这里,难道是为我送行的?不用了,不用了,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不用这么客套。”岱山知道出事了,其他人肯定全都玩完了,凶手不会问就是眼前这人。
  云重笑道:“岱岛主说得不错,我就是来为你送行的。那岱岛主还是引颈就戮吧。”
  岱山脸色一遍,道:“云岛主我拿你当朋友,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云重道:“岱山,你手你该不该死?”
  岱山知道只有打一场了。“小子,你中了我的毒,还不知道吧。识相的赶紧离开,我说不定还会每月卖给你两颗丹丸,让你少受些苦。”
  “哦?你说的莫非是逍遥散?”
  岱山心头一跳,逍遥散的事情他只跟离纶说过,这小子不会是叛变了吧。
  “既然知道了你还敢这么嚣张,看来你。。。”岱山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发动了攻击。先用说话掩饰,然后发动攻击,岱山打得好计策,可惜遇到的人是云重。
  岱山的攻击被云重轻易化解,好似闲庭信步一般。岱山此时才发现这厮隐藏了实力,可恶。
  云重祭起四元宝鉴,一下子就将岱山的法宝拍落。岱山大惊。云重冷哼一声,道:“千不该万不该,你最不该的就是想要用毒品暗算我。”说完就祭起四元宝鉴向岱山头顶打去。
  岱山这次是真的慌了神了,忙道:“等等,等等,我是天庭派来的使臣,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岱山的声音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他被直接拍的灰飞烟灭。
  记得以前说过,阴间的魂魄都是来自人间界,难道天界就不死人吗?死,只不过天界的死往往都是灰飞烟灭,没有魂魄逃走。就算逃走以后也是夺设重生,所以阴间几乎没有天界的魂魄。
  “离纶,以后你就是岱岛的岛主了。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不用我教你吧。”
  离纶逐渐从虚空中现身。他被吓到了。岱山的修为他很清楚,金仙初期。他虽然猜到岱山可能打不过这厮,但没想到只不过一个照面,就一个照面,岱山这厮都没有还手之力就被灭了。灭的是那么轻松,让离纶觉得冷汗直流。这丫太变态了。
  离纶颤声说道:“小的明白。等小的掌控了岱岛后,马上向青云岛投诚。当然,毒品肯定全部销毁。”
  云重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办。”随即就消失不见了。他刚才的表现也是想要震慑离纶,免得让他以为天高皇帝远,自己收拾不了他。
  看到那人走了,离纶松了一口气,恍然发现自己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