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震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异类修仙最是凶险,能够修到流云戟这种修为的更是已经算是了不得了。四大世家本来实力相当,可如果流云戟渡劫成功,那么这种平衡就打破了。没有了大神的照顾,流云世家灰飞烟灭也只不过是弹指一瞬间的事情。
  劫云雷眼电光闪烁,波涛翻滚中直似择人而噬的妖魔。
  看着空中的劫云,云重脸色一变。透过劫云,云重看到了一种熟悉的五行元素。奇怪的是这种五行元素与他体内的放佛有有一种心心相印的感觉。再想起刚才他的第三只眼天罚与劫云做的交流,云重脸色就肯定不好看了。天罚居然把自己的神髓分给了劫云!
  神髓是一个人生下来就有了,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后天改变的。它也是一切道法的源泉,没有人会没有神髓,只是多少和属性的问题。云重的神髓非常奇特,属于五行俱全,跟孔宣相若。
  雷劫是根据修炼者而改变的。流云戟的本源注定了它是属于水属性的,可劫云雷眼的属性居然是五行俱全,除了天罚将云重的神髓传过去给它一部分以外,别无他解。
  少了一些神髓虽然不会降低修为,但却会限制以后的发展。云重已经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消灭这个雷眼,取回神髓了。
  八卦台上的流云戟面色凝重,劫云的威力远远超过他的预料。周围还有一群敌人虎视眈眈,如果他么铁了心下死手,他们根本挡不住。那人怎么还不来?
  酝酿良久的雷劫终于劈了下来,一些修为低的弟子都被这天地之威震得元神有些溃散,连忙运转功法,凝聚元神。
  “去!”流云戟大喝一声,右手捏着法诀,八卦台上一个八卦冲天而起,与雷劫之威相抗。雷劫与八卦相触后,两者处于胶着的状态,在八卦破碎的前一瞬间,第一道雷劫总算被抵消了。
  刚才是流云戟御使八卦台八角的八人合击的力量与天雷对抗,第一道天雷抵消后,八人的真元也在一瞬间被掏空。
  看到第一道雷劫的威力,楼兰明灭几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道天雷的威力竟然比一般大罗金仙的一击还要强悍,这样的结果早已经超出几人的预期了。心里偷着乐的同时,也不禁感叹异类的修炼果然不简单。
  楼兰明灭偷着乐,流云戟则是无奈了。已经尽量高估了天雷的威力了,但刚才的那一击还是让他有些心灰。按照他的经验,这回的雷劫应该有九道天雷,刚才的第一道天雷威力已经如斯,剩下的还用说吗。看来自己今日难逃一劫啊。
  流云魁脸色凝重,沉声说道:“第二批人上!”
  从人群中走出十六个人,匆匆将八卦台八角的八人换下。这十六人的修为不及前面八人,他们属于后备军。这也是无奈之举,为了让老祖度过雷劫,什么都顾不得了,就算流云世家每个人都上去也在所不惜。流云魁知道,没有老祖也就没有了流云世家。
  劈!第二道天雷也从天而降。天雷的威力看上去还不如第一道,但却让流云戟变色了。前一道是金属性的雷劫,而这一道是火属性的雷劫,与他本身的属性正好相克。
  八卦旁的十六人两人一组,合力将一把八卦打出,与第二道天雷相抗。可第二道天雷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无力,八卦在一瞬间便被洞穿,直朝流云戟劈来。
  流云戟祭起一面三角旗,朝天空一挥,第二道天雷竟被吹偏了方向,一下劈在八卦台旁,瞬间靠近八卦台的弟子便化作了飞灰。流云魁连忙下令众人远离八卦台。
  楼兰明灭心里闷笑。流云老儿的积云幡都祭了出来,看来这厮是快扛不住了。流云世家设置的阵法根本挡不住这几个接近大罗金仙的大神,毕竟流云诸岛中精通阵法的人如同麒麟一样罕见。待会儿就算流云老儿侥幸不死,他们也能冲进去结果了他。
  第二道天雷还是被八卦消去了不少能量,不然不可能被流云戟的积云幡一下子扇的偏离这么多。不过让他感到庆幸的是,第二道天雷貌似没有加倍的迹象。如果剩下几道天雷都是这等水平的话,说不定今天有戏。
  正如流云戟所料,此后降下的五道天雷的威力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弱,这让楼兰明灭等人比较郁闷。流云老儿的人品难道好到连老天爷也想放他一马的地步了?
  在场的众人中只有云重看出了些门道。雷劫威力下降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劫云正在试图消化云重的神髓,估计等消化了以后一道雷就能劈死流云戟。云重不可能让劫云真的消化了自己的神髓,那自己以后取回来可要大费一番周章了。
  第八道天雷如期而至。八卦台已经无用了,流云世家也死了近百名高手,真元几近枯竭的也有十几人。刚才最后的两道雷劫都是流云戟自己硬抗的,身上也开始带伤了。流云戟现在是求遍漫天神佛,希望剩下两道天雷的威力不要在增加,那今天可就算过关了。
  楼兰明灭几人有些失望,第八道天雷的威力比起前面七道来更是有所不如,丫的这老头的人品太好了。不行,不能让他就这么过关!楼兰明灭和葛晟、宇文兄弟交流了一下眼神,四人会心地笑了笑。看到这一幕的云重知道流云戟要有难了。
  全文字版阅读,更新,更快,尽在《》文学网,电脑站:手机站:àp.《》.支持文学,支持《》!积云幡已经破烂不堪,流云戟现在唯一幸亏的一件法宝就是一对金光拔,他已经完全寄希望于金光拔了。第八道雷的能量更小,流云戟拼命催动真元,两道金光从两个金光拔上冲天而起,与第八道天雷相抗。
  正在这时,楼兰明灭四人一同出手。四人各呈绝技,希望将流云戟毙命与此。就在四人欣喜之极,远处的天空中飞来一件法宝,将四人的攻击全部抵消了。四人一看那件法宝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在流云诸岛,能够一下子将四人的攻击当下的,除了流云岛的大王,还能有谁。
  流云岛大王名叫夔王。夔王人未至,法宝先到。将四人攻击当下的是一片叶子,云重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一片黄中李的叶子。没想到夔王还有这样的造化。
  “哈哈哈,几位朋友真是好兴致,居然跟本王想到一块了。既然如此,那咱们一同相助流云戟渡劫吧。”夔王的声音穿透性极强,直接透进了几人的心里,让他们有种落到地上的感觉。
  云重笑了笑。夔王看来不像表面上那么傻,至少这招先声夺人就运用得不错。先用法宝将四人攻击挡下,然后用声音蛊惑让他们更加生不起一点勇气来对抗。
  “参见大王。”楼兰明灭四人躬身而拜。
  夔王这回没有穿龙袍,而是一件道袍,看来是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
  “这里不是王宫,大家不用客气。”
  楼兰明灭暗道没用机会了,没想到这个傻大个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机,自己这几个人都被他的外表蒙蔽了。
  夔王看起来只知道吃喝,可他的心里明白得很。流云诸岛能够稳定,与四大世家的平衡不无关系。一旦流云戟死了,流云世家消亡了,那么这种平衡也就打破了。夔王不希望看到混乱,他希望的是做一个太平大王。所以在昨天接到了流云戟的求救信后便如约赶来了,只是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些。
  夔王看了看云重,憨厚地说道:“这位道友面生得很。”
  云重看出夔王的实力肯定在大罗金仙,至于到了大罗金仙的什么地步,那他就力有未逮了。见他问话,恭敬地说道:“回禀大王,鄙人乃是青云岛岛主。上次在王宫见过大王,可能是在下太不显眼,大王忽略了吧。”
  夔王若有所思地说道:“也许吧。”夔王不傻,而且一直都不傻。眼前这人的修为比起楼兰明灭了也丝毫不差,自己当年竟然没有发现,看来这厮有隐藏修为的法门。更让他感到心动的是,他觉得这厮身上藏着很多的宝贝,很多很多。
  夔王是寻宝中的异兽,对于宝贝有种天生的敏感,虽然云重已经尽量隐藏了法宝,但夔王还是能够从微弱的气息中发现点什么。
  看着夔王炙热的眼神,云重便感觉到不对了。三巫伏藏中曾经记载过,夔是一种能够识别宝贝的异兽,而且三巫中的一个就是夔,应该是眼前这只夔王的老祖宗。这厮肯定是发现了我的法宝。早知道就把它们都放进铃铛空间里。
  轰隆隆!第九道天雷酝酿完毕,从天而降。云重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额头上的天罚瞬间张开,从中放出一道红光。红光朝着空中的劫云冲去。劫云放佛预见到了危险,雷眼不断变换位置,试图躲过红光的攻击。但红光如影随形,终于还是击中了雷眼。
  嗷!一声怪兽的嘶叫声传来,震得空中的几位大神身形晃了几晃,总算是没有落下去,不然今天的人可就丢大了。嗷!嗷!嗷!阵阵嚎叫声不绝入耳,听得夔王等大神心中发毛。几人心中不约而同地冒出两个念头――一是劫云竟然是活物!这确实超过了他们的认知。第二个则是云重这厮竟然杀了劫云!!!
  第二个念头让夔王等人有些胆寒了。刚才那一道红光的威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谁也没有自信能够在那一击下活下来。云重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又升高了一步。
  云重则是不太乐观,刚才那一击的威力虽然大,但消耗的真元量也不小,全身的真元都几乎被抽干了,虽然看起来若无其事,但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劫云已灭,云重冲上去在劫云的位置找到了点点金黄色的液体。云重连忙将其吸收,这就是他的神髓。
  收完神髓后,云重又收拾了些劫云的残骸,随即远遁。不跑不行啊,等他们回过神来不杀了自己才怪。
  见云重远遁,楼兰明灭等人才回过神来,纷纷追了过去。而夔王则仍怔怔地站在那里。其他人不知道刚才那红光的来历,胡乱去追也就罢了,但他知道。那红光,那第三只眼,神啊,不会是天罚吧。夔王无语了。
  天罚是劫云的最高体现,刚才流云戟渡劫时的劫云虽然厉害,但比起天罚来还是不堪一击。劫云有很多种,天罚无疑是其中的王者。夔王虽然知道有天罚的存在,但他不知道天罚其实有两只,第一只统管人间界的一切,第二只则统管天界的一切,云重那只无疑是人间界的那一只。
  两界的天罚应该说是母子关系,天界为母,人间界为子。
  夔王不知道那些,但他知道一点,自己的大王看来是做到头了。
  葛晟虽然有些拉拢云重,但看到了他的非人能力后还是决定与楼兰明灭联手将其灭掉,毕竟这家伙太非人了,连劫云都灭了。靠,有这么个人在打坐都感到不安全。
  云重的阴阳翼速度虽快,可仍然没有到能够逃过四位大神追捕的程度。眼见逃不掉,云重索性放到了胆子,决定搏一把。
  “四位一直追着我到底是何用意?”云重脸上不好看。在刚才的飞行中他已经偷偷吃下了不少丹药,可效果不佳,只不过恢复了四成左右的真元。云重不禁感叹,要是还有一颗九转金丹该多好啊。
  楼兰明灭笑道:“我见老弟功夫不错,一时手痒,想要切磋一二,云老弟该不会推辞吧。”
  我呸!我推辞得了吗。心里不快,云重脸上仍然笑着道:“我也正好想要向几位前辈讨教,既然楼兰前辈有意指点,那小辈就不客气了。”
  其他几人一愣,这小子怎么这么光棍儿,难道刚才那惊天一击没有让他真元枯竭?葛晟几人本来就没有和楼兰明灭一起出手的意思,见这架势更是乐得站在一旁看热闹。
  楼兰明灭看其他三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意思,道:“云老弟小心了。”楼兰明灭还真不可,说话的空挡里祭出了自己的决定法宝――金城。金城是一座城池的样子,里面是货真价实的皇宫模样。据说当年此宝曾经落到凡间,化作了一座城池,名为楼兰城。楼兰世家的姓也是来源于此宝。
  葛晟见楼兰明灭一开始就用上杀手锏,知道这厮不想放水。
  云重一见金城就知道这法宝跟清明上河图类似,装进去就别想出来。此刻他的真元不足以祭动几件至宝,好在他还有一件法宝,次法宝几乎不用真元,那就是黑色落宝金钱。黑色落宝金钱是功德至宝,对真元的要求不高。
  金城朝云重飞了过来,云重轻斥一声,“着!”一道黑光朝金城飞去。
  金城一接触到黑色落宝金钱,其上的金光突然黯淡了下来,直直地向地上落去。葛晟等人瞬间变色。金城的威力他们都是知道的,自己也要拼上半天。没想到对方“随便”祭出一件法宝就把金城打落了,这也太变态了。
  楼兰明灭的脸色明显不好看,自己与金城之间的联系并没有被切断,但金城却落到了地上,这有点不可解。见对方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楼兰明灭面无表情地说道:“云岛主好本事,看来过不了几年我们一起上也不是阁下的对手了。”
  云重暗骂一声老狐狸。楼兰明灭的意思很明显,这丫实力真元受损还这么厉害,等再过几年,葛晟这几个人一起围攻过他,那他还不返回来找他们算账。哥儿几个,一起上吧。
  云重笑道:“我与几位前辈无冤无仇,怎么会与几位为敌呢?”你们看好了,我可不像跟你们为敌,只要你们放我走,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葛晟几人有点为难。要是放走了这厮,他嘴上虽然说不找后账,可要是反悔了自己找谁说理去;可要是跟人家硬拼也没有把握,怎么办?
  葛晟是只老狐狸,哈哈笑道:“翎儿蒙云老弟相救,我还一直没有谢过。我对云老弟的本事可是一直久仰,今天不为别的,只想切磋一下。”
  云重道:“既然如此,老前辈出手吧。”
  葛晟从身上掏出一个葫芦,这个葫芦名为青光葫芦,是葛晟的法宝。葛晟祭起青光葫芦,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其上传过来,云重有些站不稳脚跟。见状连忙祭出黑色落宝金钱,堪堪堵在了青光葫芦的口上。青光葫芦也向地上落去。
  葛晟一点都不生气,笑道:“云老弟好本事,欢迎到我们葛家做客。”说完用眼神看了看青光葫芦。
  云重知道对方的意思,将青光葫芦还给对方,道:“刚才真是失礼了,晚辈有时间一定去贵府上拜访。”
  宇文兄弟也学会了葛晟的伎俩,被云重打落了法宝后,说了两句场面话转身离开,这下场上只剩下云重和楼兰明灭了。
  云重将金城还给楼兰明灭道:“刚才真是多有得罪,还望楼兰前辈不要怪罪。”
  楼兰明灭见其他三人竟然如此短视,放过了今天的大好机会。心中暗叹,脸上却带着笑容,“云老弟说笑了,比试而已。以后记得到我楼兰家来做客。”说完也走了。
  云重摇了摇头,暗道侥幸。黑色落宝金钱虽然能落人法宝,但这几个真要拼起命来,不用法宝跟他拼硬实力,那自己应该是死路一条吧。
  机不可失,云重连忙飞回青云岛调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