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与夔王之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将养了半个月,云重体内的真元才算彻底恢复。这次不是靠丹药补充,而是自身修炼,更加凝练一些。
  四大世家的隐藏人物他都已经见过了,实力尚可,但也不足为虑。关键是夔王。夔王的实力可谓是深不可测。如果当日他也跟着楼兰明灭等人一起追来的话,那云重当时的处境就非常不好了。
  夔王这些日子一直惴惴不安,自从他从北俱芦洲逃出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负面情绪。当年在流云诸岛,他打遍天下无敌手,赢下了这么些岛屿。后来自立为王,统管一百零八岛。虽然他一直隐居,事情都让楼兰士及处理,但在流云诸岛中没有事情能够瞒过他。这一次例外,却也致命。
  “夔王,上来一见!”一个暴雷般的声音在夔王耳边炸响。
  夔王一惊,知道是那人来了。没想到自己一时心神失守竟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这太危险了。虽然有些惧怕对方的天罚,但想来自己有了提防可能能躲过吧。
  高中之中的罡风之中,有两人正在对视。一人是云重,另外一人正是夔王。
  在休整期间,云重觉得自己眼前有一层膜,似乎只有突破它就能在修为上有所进境,修成大罗金仙。但就是这一层薄膜,却让他感到了无力。自己对大道的参悟应该没有问题,真元也差不多,可为什么还是不行呢?云重最后将其归结为没有生死的较量。最后,他找上了夔王。
  “你想从我手上夺过王位?”两人现在已经剑拔弩张,根本没有必要客气。
  云重笑道:“这只是个开始,我还想到外面的世界去转转。”
  夔王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你太年轻了,不知道外面的强大。跟我一样待在这里称王不是更加自在。”
  云重道:“多说无益,动手吧。”说完祭出九叶灵竹朝夔王刷去。
  夔王只觉得眼前一绿,身子便有了松动的痕迹,大惊之下真元运转,祭动黄中李叶子。云重朝黄中李叶子猛刷两下,却仍刷不掉它。云重暗暗摇头,自己和对方的修为相差太大,而且对方的法宝也比自己的九叶灵竹强,刷得到才怪。
  云重边想边祭出另一件法宝黑色落宝金钱。黑色落宝金钱是功德至宝,黄中李叶子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是一片叶子,不是整棵黄中李,想来也能对付。
  只是黄中李叶子经过夔王地不断祭炼,威力无比。两件法宝周围不断有绿色和黑色的光芒闪烁,此消彼长,谁也奈何不了谁。
  夔王素有寻宝之名,云重不相信他就只有这么一件法宝,所以小心提防着。果然,没过多久,夔王又拿出一件法宝。云重只觉得一团白光打过来,一时间闪躲不及被打个正着。好在他刚才也做出了躲闪动作,只是打在了肩头。
  仔细看去,夔王手中的法宝有些眼熟。嗯?那不是百尺道人的量天白玉尺吗。百尺道人死后,量天白玉尺被娑罗道人趁机夺走了。想了想云重便明白了。当日流云戟渡劫时,云重在流云世家感应到了娑罗道人的存在。想必是娑罗道人逃出青云岛后来到了这里,结果夔王看上了他的宝贝,娑罗道人又怎么敢不答应。既然有这一件,那么另一间虚空鼎肯定也在他的手里。
  量天白玉尺经过夔王的祭炼,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已经不再呈现为实体,而是一团圆滚滚的白色光芒。云重刚被打了一下,只觉得心神俱颤,险些拿捏不住真元,一时间不敢再大意。
  云重祭出钦天矛,与夔王短兵相接。两人打斗引起的罡风已经挡住了高空中的自然罡风,旁边如果有人,只怕早就被这股罡风吹散了。
  夔王是从北俱芦洲出来的强人。在北俱芦洲这种群妖聚集的地方,几乎是天天有小战,月月有大战。夔王能够在那里生活数十万年,其实力不用质疑。而且他的打斗技巧与经验都不是云重这个新晋的金仙所能比拟的。在短兵相接的过程中,云重明显处于弱势。
  好在云重右手钦天矛,左手乾坤手,倒也不至于瞬间落败。
  夔王是越大越心惊。本来他只对对方的天罚有所忌惮,一直小心谨慎地提防他的突然发难。可没想到对方的法宝一件比一件厉害,先前是一种灵竹,现在是一截短矛,夔王还能感觉到这厮身上还有更厉害的。这厮不会是拿我练手吧?想到这里,夔王心中大怒,好歹哥们儿也是大罗金仙,你丫真当我好欺负。
  夔王要发怒,后果相当严重。只听嗷的一声巨响,夔王化成了它的本身角夔的模样。平常的夔都是三足无角,而夔王明显比它们另类一些,脑门儿上长着一根角,这角也有个名字,叫做麒麟角。
  云重见对方变身,知道要遭,连忙趁他变身的空挡刺上两矛,但他还是低估了夔王的皮糙肉厚。连大罗金仙都杀得死的钦天矛,这回意外地失效了。刺上去之后只是让夔王厚实的皮上多了一个红点。除此之外甚至没有换回夔王的几声嚎叫。
  夔王变身完毕,通身电光闪烁,脑门上的麒麟角更是显得狰狞无比。云重还想刺上两矛,却突然发现夔王的麒麟角上发出一道电光。这电光足有水桶般粗细,看起来丝毫不比当日流云戟渡劫时的天雷弱,云重一个躲闪不及被它打个正着。好在被击中的一瞬间,云重及时祭出先天易龙图挡在前面,不然就算他有百兽之涎护体估计也难逃受伤的厄运。
  刚刚接完一道电光,另一道电光又来了。云重大惊。当日蛇王也曾经有过这种以角放出强大能量伤人的法术,但蛇王需要很长的时间积聚真元,可夔王竟然不用时间!这样下去可了不得。
  如法炮制,云重用当日对付蛇王的方法来对付夔王。只见白光打过来,祭出九鼎硬抗。白光大进九鼎中,云重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觉得从九鼎上传来一股强大的推力,让自己身不由己地倒飞而去。
  噗!云重被这突如其来的推力顶的喷出一口精血。好邪门的角。
  通天塔此刻云重用不了,千佛塔倒是能用,可对付不了对方的麒麟角。想来想去,云重觉得只能用四元宝鉴了。哎,看来法宝多也是一件祸事,关键时刻想不起用什么来。
  四元宝鉴迎风见长,长有百丈,兜头朝轰然而来的电光挡去。如果说世界上有一种法宝不怕攻击的话,那肯定是功德法宝。电光和四元宝鉴相遇,放出强烈的白光,同时还伴随强大的能量乱流,夔王和云重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的乱流击打得倒退几步。
  云重身形倒退,但手上却不停,四元宝鉴直朝夔王脑门的麒麟角上落去。云重发现夔王周围坚硬无比,他的弱点恐怕就是这根威力无比的麒麟角了。
  夔王连连施展麒麟角,真元也下降了不少,刚刚被乱流一冲,有点头晕脑胀。等清醒过来一看,眼前突然出现一根牌子朝自己打来。正如云重所料,麒麟角正是他全身最脆弱的地方,四元宝鉴的厉害他刚刚也看到了,要是真的被打中,估计麒麟角有折掉的可能。夔王怎么舍得。
  夔王向旁边闪躲,可四元宝鉴仍实实在在地打在他的背上,疼得他咬牙咧嘴。夔王有心放出几道电光,但四元宝鉴如影随形,恐怕自己放出的电光会与它相碰,离得这么近,放出的能量乱流肯定不会小,到时候夔王吃亏肯定更大。夔王投鼠忌器,一时间只能狼狈躲闪。
  夔王狼狈躲闪之际,猛地张开大嘴,吐出一颗珠子。云重本以为这是他的妖丹,但一想不对,这厮已经是大罗金仙了,怎么可能还有妖丹。又见他这时候放使出来,心知必是保命的法宝,倒也不敢大意。
  珠子一出,顿时放出五彩豪光,云重只觉得眼睛刺痛,再也睁不开了,顿时大惊。慌忙之间,云重祭出千佛塔来抵挡,但没想到千佛塔一出,五彩豪光倒是消失了,但再看时,千佛塔不见了。片刻之后,五彩豪光顿时又放出来,云重无奈,只得遁走。
  好不容易得来的优势,夔王怎么会放过,御使珠子逐渐靠近云重。云重只觉得背后好像有一个黑洞,只要自己一停下来就会被吸进去,怎能不惊。连千佛塔都被它收了,还有什么能抵挡。可后面的吸力越来越强,云重知道再这么逃下去早晚被吸进去。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还不知道什么用处的昊天雪铃祭出去。
  说来凑巧,昊天雪铃刚祭出去,刺眼的五彩豪光就消失了。云重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珠子上的五彩豪光都被昊天雪铃吸收了,两件法宝正僵持在空中。只是有一点不同,珠子是被人御使,主动放出豪光,而昊天雪铃则是被动防御。
  云重此刻大喜大恨。喜的是昊天雪铃果然解了燃眉之急,恨得是自己不知道如何运用昊天雪铃,无法进一步收拾那颗可恶的珠子。
  夔王惊呆了。珠子是什么他很清楚。那是他从北俱芦洲里拼了老命抢出来的宝贝,也正是他逃出北俱芦洲,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主要原因。
  这颗珠子的名声或许不显,可如果说你没有听说过它的另外众多兄弟,那么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了。这颗珠子还有二十四个兄弟,合成二十四定海珠,当年曾经在赵公明手里驰名一时,后来落入了佛教燃灯古佛的手中。
  其实定海珠不是二十四颗,而是三十六颗。除了燃灯古佛手中的二十四颗以外,其他十二颗则在北俱芦洲。虽然这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但却没有人敢前往北俱芦洲寻宝。北俱芦洲的凶名在天界已经传遍,没有人去那里。
  夔王当年在北俱芦洲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十二颗定海珠,后来不断被追杀,不得已才逃出了北俱芦洲,来到了流云诸岛。在流云诸岛的这段时间,夔王将十二颗定海珠炼化成一体,融为一颗定海神珠,威力自然更在那十二颗之上。
  在夔王看来,定海神珠的威力就算在整个天界也能排的上号。正是由于这些年对定海神珠的无比自信,夔王有了走出流云诸岛,重返四大部洲的念头。没成想今天遇到一个变态的法宝,在没人催动的情况下仍然把定海神珠吃的死死的,更令夔王惊讶的是,他竟然对这个法宝一无所知。
  夔王素来对法宝有喜好,今天遇到这种逆天级别的法宝怎么可能不喜欢。但喜欢归喜欢,连定海神珠都奈何不了对方,想夺也夺不会来。
  云重已经渐渐地看出了眼前的形势,他和夔王都没有战胜对方的能力,两者旗鼓相当,如果硬要比下去的话肯定是两败俱伤,同时毁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好在云重今天有收获,就在与夔王的争斗中,他隐隐地把握住了什么,等仔细想时却又一无所获。根据云重的经验,这就是要突破前的迹象。
  夔王则比较冤枉,今天被打了这么多下,非但没有得到好处,反而让对方得到了好处。更加气人的是,明明有一件至宝在眼前,偏偏得不到。让身为角夔的夔王怎么能够不郁闷。
  郁闷归郁闷,两人同时住手,收回法宝。
  “大王果然功力通玄,在下佩服,再过几年再切磋。”说完,云重展开阴阳翼远远飞去。
  夔王再次流了口水,这对翅膀也是好东西啊。想着想着,夔王又皱起了眉头。这厮到天界的时间不长,竟然到了金仙的顶层。经过今天的磨练,估计很快就能突破到大罗金仙,到时候自己肯定不是对手,是不是该考虑退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