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祁连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铁剑仙宗坐落在剑仙山上。此山中年云雾缭绕,时有似剑的霞光放出,时人以为灵异,以为其上有剑仙,便取名为剑仙山。后来铁剑仙宗的创派人看重了此地的钟灵之气,遂潜修于此,大道成就之后创建了铁剑仙宗。
  剑仙山上,一个山洞之内,正有一位老道盘膝打坐。突然老道双目猛地睁开,随即身形消失在原地,放佛从来没有人在那里出现过。
  一瞬间的功夫,老道出现在剑仙山下。只见山下的凉亭里坐着两个人,一人青衣道袍,另一人则是全身的绫罗绸缎,仙家宝衣。
  老道缓步走到凉亭中,打了一个道家的礼节,问道:“刚才就是两位道友向我发的传信符吗?”刚才老道正在潜修,突然脑中出现一道神识传信,说是特意来拜会。
  来人正是云重和夔王。
  云重见来人修为为大罗金仙初,想必就是铁剑仙宗的老祖了。于是还礼说道:“在下一介散修云重,这是与我一同的道友王魁。不知道道友的法号是?”
  老者道:“贫道法号铁离,忝为铁剑仙宗的老祖,两位到此有何贵干?”铁离非常戒备地看着两人,生怕他们是圣皇门的帮手。
  云重看出了他的戒备,浑然不在意地说道:“在下大道小成,游历四方。听闻铁剑仙宗的老祖为同道中人便上山拜访,还望不要见怪。”
  铁离拐弯抹角地问了几下,没有发现他们和圣皇门有何关系。见他们是大罗金仙,而且还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便有心拉拢他们做铁剑仙宗的长老,不过被云重谢绝了。铁离也没有想过对方能接受,仍旧很热心地与之交谈。
  铁离见谈了这么久,还让两人待在凉亭里,道:“失礼失礼,我与道友详谈甚欢,竟忘了还在山下。如果道友不嫌弃的话,请随我到山上歇息几天,也好你我多谈谈各自修炼的心得。”
  云重觉得此提议非常好,便随他上了剑仙山。
  三人驾着祥云边走边聊,看得下面的铁剑仙宗弟子眼睛发直。大部分弟子都没有见过他们这位铁离老祖,有见过的则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让铁离老祖亲自下山迎接呢。
  云重装作无意识地问道了他和皇帝的关系。铁离毫不避讳地说他的师兄,也就是铁剑仙宗的创派人现在在皇帝手下做事,他也算是皇帝一派的人。铁离不仅说了自己,还说了圣皇门的一些事情。
  圣皇门是一个比较庞大的门派,蜀国的这个圣皇门只不过是它的一个分派。圣皇门是炎帝的下属门派,与皇帝的各个下属门派都是势不两立。
  云重好奇地问道:“皇帝和炎帝都是天庭的两位帝君,为何竟然如此地水火不容呢?”
  铁离自然是将责任全都推到了皇帝的身上,什么皇帝专横,妄图夺取玉帝的权利。炎帝是忠臣等等之类的话。对于这样的片面之言,云重自然是不会相信的,只是一笑而过。
  在这些天里,铁离一再拉拢云重和夔王,希望他们留在铁剑仙宗。云重已经知道圣皇门也有一位大罗金仙,跟铁离正好修为相近,两人谁也奈何不了对方。虽然两派水火不容,但交锋也只停留在仙人以下。两派的仙人都不敢先动手,生怕给对方抓做把柄,到时候责任全在自己,那就真麻烦了。
  云重本来还想拜访一下圣皇门的那位大罗金仙,但听铁离的意思那人正在闭关。本来云重还不相信,亲自去发了一趟信,结果毫无音讯,最后才算相信了。殊不知云重和夔王被铁离请进铁剑仙宗的事情已经被人传到了圣皇门中,圣皇门老祖此刻根本不在圣皇门。
  铁离是极力拉拢云重,说皇帝手下的大罗金仙众多,肯定能给他很多帮助。云重一笑了之。他虽然想要更进一步,却不想成为别人的打手。再说皇帝身为帝君,手下的大罗金仙肯定不少,自己得不到重用去了也是白去。说不定跟铁离一样,发配道边缘之地。
  又在铁剑仙宗盘桓了几日,云重和夔王决定离开。又在蜀国境内转悠了一圈后,云重开始向蜀越边境进发。
  蜀越两国交战频繁,边境上人烟稀少,有很多的驻兵。云重和夔王凌空飞渡来到边境之上,只见下面土地荒芜,寸草不生。有一大片的帐篷驻扎,帐篷外生着篝火,应该是正在做饭。
  “岛主,前面有人。”夔王的神识不弱,放开以后发现前面有三个人试图隐藏气息,看来不是朋友。
  云重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早就发现了有三人在前面,看架势是准备伏击他们。不过云重也很奇怪,自己刚到东胜神州没多久,怎么会有仇家呢。莫非是灵丹坊的柳杨老道?
  “藏头露尾的鼠辈们,出来吧。”
  云重说完,没有得到回答。见对方还抱着侥幸心理,云重嗖的发出一道白光,击向最近的一人。白光飞出一段距离后放佛碰到了一个罩子,化为乌有,只是在罩子上引起了一阵水纹样的波纹。
  云重暗道不好,他们一不小心钻进了对方布置的阵法中。夔王也发现了不妙,两人背对背靠着,防止有人偷袭。
  空气中一片静寂,连风的声音都没有。奇怪,对方怎么还不动手。难道是在等援兵?想到这里,云重叫道:“动手!”说完祭出先天易龙图。然后从先天易龙图中飞出一条金龙,金龙狂吟一声,巨嘴中喷出一道火焰。
  龙焰朝着一人的方位喷去,随后又被阵法挡住。金龙喷出的是南明离火。南明离火碰到将云重和夔王罩住的无形罩后发出??的声响,就像水掉进了滚烫的油锅里。
  罩子之外,一人叫苦不迭。他娘的,这厮怎么会有南明离火。看来再不动手就困不住了。
  “三才炼神阵!动!”
  那人话音刚落,先后又有两人说了同样的话。
  阵法启动,罩子内突然火光漫天,九条火龙凭空出现。云重此时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看来他们两人竟然无意间走进了对方的法宝九龙离火罩中。
  九条火龙是由南明离火汇集而成,九龙一成就开始与金龙缠斗。金龙能发出南明离火,也能发出更厉害的火焰。三条火龙缠住金龙,剩下的六条则分批朝云重和夔王飞来。
  云重一阵郁闷。九龙离火罩,三才炼神阵,还真的想把哥们儿炼成丹啊。心里有活动,手上也不停。云重祭出钦天矛,与飞来的火龙斗。火龙似乎非常忌惮钦天矛,不敢与其正面发生冲突,都是从云重的侧面和后面攻击。
  夔王则强大的多。他全身皮肤厚实无比,就算站在这里不动,九龙其上想要炼化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提他还有主观能动性了。夔王从云重那里学来了乾坤手的法术,双手变大,朝火龙脖子上抓去。其中一条逃了,另一条被他抓个正着。夔王一手抓住火龙的脖子,一手抓住火龙的尾部,用力一拉,火龙马上变成了满天的红光。
  外面的人开始流汗了。靠,这厮谁啊,居然把南明离火化成的火龙给拉断了。
  云重这里也顺利解决掉了两条龙。钦天矛对灵气有种得天独厚的吸收力,刚刚刺中火龙,火龙便化作一道金光嗖的被钦天矛从矛尖吸了进去。如法炮制,另外一条火龙也被吸了进去。
  与夔王和云重相比,先天易龙图发出的金龙则更加暴力,它大口一张就将一口火龙吞进了肚子里,剩下的两条火龙慑于它的淫威,只顾着四处逃窜了。
  一时间出现了怪异的现象。二人一金龙追在五条火龙后面不断追杀。不一会儿,五条火龙也葬送了。金龙继续轰击离火罩的外围,几下轰击后,一声脆响,南明离火罩碎了。天空中现出三个人,三人各占一角,将云重和夔王围在****。
  夔王爆出粗口,“娘的,三个金仙还敢伏击老子,真当老子我是泥捏的。”说完两记乾坤手朝其中的两人抓去。三人刚刚已经被他们的神勇吓得不知所措了,待看到大手抓过来的时候早就吓傻了,一下子就被夔王抓在手中。稍一用力,两人化成了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连元神都没有能够逃走。
  夔王没有杀另外一个,因为要留给云重审问。
  在那个金仙身上下了禁神术后,云重抓着这人飞到蜀越边境的一座高山上,然后在附近布置下阵法,开始拷问工作。
  “说,到底为什么伏击我们?”杀了此人倒也没什么,但是这样不明不白的伏击不搞清楚,说不定下去来了三个大罗金仙,到时候就真麻烦了。
  那个金仙早就吓傻了。他们三人本来是伏击人的,本以为凭借法宝九龙离火罩和三才炼神阵就算杀不了对方两个大罗金仙,但至少也能困住一时半刻吧。没想到对方居然强悍的不像仙人,三下五除二就把九龙离火罩破了,三才炼神阵更是不堪一击。
  “我们是东野前辈叫来的,是他让我们三兄弟先困住两位前辈,晚辈真的没想下杀手啊。两位前辈饶命啊!”金仙哭的一塌糊涂。
  经过一番拷问,云重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得知了真相后,云重不禁感叹,身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此番祸事就是因为他去铁剑仙宗做了一次客人,结果就被人盯上了。
  与铁剑仙宗对立的圣皇门的门主名叫东野道人。那厮听闻有两个大罗金仙被铁离请进剑仙山后就觉得不妙,连忙逃出蜀国,生怕那两人是铁离请来杀自己的。云重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铁离在请他们进山的时候慢吞吞的,生恐门下自己看不到。靠,原来是为了造成两人是他的朋友的事实。娘的,这也太欺负人了。
  东野道人逃到越国后,从铁剑仙宗中的内奸那里得到口信,说是云重两人近日要离开。蜀国在东胜神州的最边缘,巧不巧的是它还是在凸出来的那一块上,要想向大陆内挺进只能通过越过,所以东野道人先让人带着他的法宝九龙离火罩来困住对方,自己先去找两名帮手来。
  从这个金仙口中,云重又得出了一些其他的消息,这厮在圣皇门中也算是上层,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将得来的信息与铁离说的内容相加印证,云重得出一个结论:皇帝和炎帝还真不对付,简直就是水火不容。要不是两人头上还有人,谁也不敢承担率先挑起事端的责任,只怕天界早就大乱了。
  云重就纳闷了,他们两人怎么说也是从人间界一起过来的熟人,貌似当初还是挺不错的朋友,怎么到了天界就成了水火不容的敌人,怪哉,怪哉。
  留着这儿金仙也是后患,杀了他又于心不忍,云重运用法力将他的修为打回仙人以下,又强行清楚了他成为仙人以来的记忆,这才放他走。
  夔王被人暗算了,非常气愤,“岛主,咱不能就这么算了。”
  云重苦笑一声,摇摇头道:“不算了又能怎么样。皇帝、炎帝两位帝君都不是咱们能得罪得起的,要是对方不再追杀,那也就算了。要是他们不知好歹,哼哼。”云重眼中的凶光已经很好的为对方不知道好歹的下场做了注解。
  两人不愿在这里停留,说不定对方又该找来了,匆匆架起祥云远遁。
  就在两人飞走不久,东野道人带着两位大罗金仙来了。东野来到战场,四下里寻找后只找到一些南明离火罩的碎片,那三人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早在不久前,东野道人就感觉到自己与南明离火罩失去了联系,本来还以为那三个金仙贪图他的宝贝,卷宝私逃了。但到了这里他才知道,那三个人看来也是凶多吉少。
  “毁我法宝,杀我门人。此仇我一定要报!”东野道人狂叫,发泄着心中的气愤。
  云重和夔王也没敢在越过停留,匆匆从其上空飞过,昼夜不停地赶了很久,总算来到了一个名叫大夜国的地方。查看了半天后知道这里没有圣皇门,两人才停下来缓口气。
  大夜国的面积很大,足有十个蜀国大小。大夜国尚武,不管男女都会一手不错的功夫,炼气士更是多不胜数,时常能够看到有人在空中御剑而行。
  在大夜国的国都琅城找了家客栈住下后,云重和夔王分头行动,四处转转。
  走在大街上,云重细细体味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自从得道后,他虽然多次入世,但再也没有那种小时候出山时融入社会的感觉了。看待凡人也总有一种超然的心态。
  在琅城的一扇公示牌上贴着悬赏的人的图像,有杀人的,有政治犯,嗯,还有仙人。通缉的仙人中有的是门派弃徒,有的是盗人法宝的贼等等不一而足。云重的眼光一闪而过,没有太在意。
  云重不时停在路边的小摊上看看这,摸摸那,对每样东西都显得很好奇。猛地他看到有一人正在朝这里看,等他向那人看时,那人慌忙转过头去,装作看街边的小饰品。云重知道不妙,自己被人盯上了。
  不对啊,哥们儿我也没做过什么事情啊。圣皇门在这里也没有分部,自己也是刚到,不可能得罪当地的修真门派。真是奇了怪了,怎么一出岛什么怪事情都来了。刚才云重没有展开神识,此刻神识一展,马上便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人。这几个人都是金丹期的炼气士,都是远远地坠在他的后面。
  云重身形在原地消失,然后马上出现在一个人的旁边,将那人抓走。整个动作都在瞬间完成,所有人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等其他人发现追踪对象消失后马上报告师门。
  云重将那人抓到自己住的客栈,进到房里后在门口设置上阵法,又一次开始了拷问之旅。
  “怎么回事儿,追着我干嘛。”
  那人眼光躲闪,不敢看着云重,“没。。没有,我正在看东西,你就把我抓来了。。。”
  云重嫌麻烦,干脆用神通读取了他脑中的信息。一读完,云重无语了。同时也印证了一件事。
  原来大夜国有一个修仙门派叫祁连宗。云重曾在东胜神州外的一个小岛上遇到了祁连宗的一个名叫木屐道人的长老。不知怎么的,木屐道人死了,而被人传说是由两个外乡人杀得,那两个不幸的外乡人正是云重和夔王。
  云重理了理思绪,大概推断出了事情的原委。想必是柳杨道人和罗梵上人杀人后怕惹人怀疑,正好当日云重和夔王也在,干脆把罪名推在他们身上,一来消除了自己的罪名,二来也避免了云重和夔王把他们咬出来,真是一举两得的毒计。
  最让云重无语的是,祁连宗貌似还是一个不小的门派,势力不小,云重还有点得罪不起。
  到了晚上,夔王还没有回来。云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对方能发现自己,肯定也能发现夔王。按照夔王的性格,得知被人追上后还不杀人泄愤,直接杀上祁连宗老巢也说不定。云重越想越不对,连忙展开神识将整个琅城罩在里面,最终也没发现夔王的存在。心知十有**真的杀到祁连宗老巢了。
  夔王的实力虽然惊人,但对阵法之类的不懂,而且祁连宗说不定能拿出几个大罗金仙来,到手后夔王说不得会吃亏。而且按照夔王的性格肯定会大开杀戒,到时候他们和祁连宗可真的就结下深仇大恨了,这可不是云重希望看到了。
  看来还得走一趟。
  从那个人的脑子中云重知道了祁连宗的老巢就在琅城皇城后面的玉皇山上,祁连宗是大夜国的国教,总部设在皇城后面也不算稀奇。据说大夜国皇帝也是祁连宗的弟子,由此可见祁连宗在大夜国的实力。
  刚才在神识扫描之下,云重已经发现玉皇山上阵法林立,神识无法透进。来到玉皇山下后,只见白雾弥漫,看不到里面的景致。祁连宗的护山大阵很妙,云重如果要想破解的话还得费一些时间,而且不可能不惊动里面的人。与其这样,索性不如光棍一些,直接叫门。
  接连打出十几道传信符后,里面都没有回应,云重心想不妙,说不定对方真在围斗夔王,到了关键时刻。看来只有硬闯了。不过在硬闯之前,云重还是做了最后一次通报。只不过这次是用声音。
  “里面要是再不开门,我可就要闯进来了。”
  话音刚落,迷雾中闪开一条路。路有了,云重倒有些犹豫了。这不会是陷阱吧。别到时候连自己也陷进去。云重一咬牙一跺脚,心道:得了,拼一把吧,总不能扔下夔王不管。
  走进迷雾通道后,云重发现前面和后面都没有路了,对方果然还是朝自己下手了。见对方下手了,云重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眼前的是一个迷阵,纯粹的是五行的运用,困住夔王这种不通阵法的还可以,想要困住云重却没有丝毫的可能。
  “太上长老,这厮好像比那头角夔难斗。”祁连宗内的一座山头,正有三人正站在高处向启动的护山大阵处看去。说话的人是祁连宗的宗主,名为赫连成。他前面的两人是祁连宗的太上长老,与木屐道人是一辈人。其中一人为木尘,另一人为木云。
  木尘看着护法大阵中左右绕转的年轻人,脸上神色不变,但眼神却隐隐有了些钦佩。
  “这厮对阵法倒是精通的很。哎,可惜可惜。”
  木云自然知道师兄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对方精通阵法,与对阵法痴迷的木尘师兄气味相投,但他又杀了师弟木屐,双方已经有了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两人不可能平心静气坐下来畅谈阵法了。
  “师兄,那人要穿过迷阵了。”
  木尘道:“迷阵只能阻挡一些不动阵法和修为不深的人,那人修为已达大罗金仙,阵法造诣也非浅,迷阵肯定困不住他。不过放心,迷阵只不过是第一层阵法,等他闯过所有阵法我们再动手将他拿下,问问师弟到底是不是他杀得。我们也不能听柳杨和罗梵上人的一面之言。”
  木云知道师兄起了爱才之意,站在一旁没有接话。在他看来,角夔和那人修为确实精深,杀了木屐根本不成问题。罗梵上人说这两人怀恨当日木屐当日抢先购买下了那瓶万年灵乳,结果招致了杀身之祸。罗梵上人是梵仙山的太上长老,德高望重,肯定不会冤枉一个无名小辈的。虽然这人不一定是小辈。
  云重轻松愉快地闯过了迷阵,眼前马上出现了一团火焰。云重知道这是离火阵。云重发现自己这阵和南明离火结缘了,先前是斗南明离火罩,现在又闯离火阵。
  云重走入离火阵中,身上马上亮起一层白芒,正是百兽之涎。南明离火炙烤下竟然没有丝毫感到热。
  木尘吃了一惊,心道这厮身上穿了什么宝贝,竟然能够在南明离火下支撑。一般情况下,擅于阵法者都擅于炼器,反着说一般也成立。木尘自问还没有能力炼制出一副能在南明离火下支撑的宝衣,木尘对云重的阵法造诣不由又高看了一分。他现在开始怀疑,护山大阵到底能不能困的住他。
  离火阵中,云重一直在受着南明离火的炙烤。也许觉得这样是在做无用功,离火阵变形为一个球形,中间已经变成了真空区,离火全部到了外围。云重知道离火阵的这一重变化,先收缩,再集中力量强行攻破。
  如果离火阵一直无差别炙烤的话,凭云重现在的修为想要强行破阵肯定要花上不少真元。所以云重一直做出一副你烧不死我的样子,就是为了等着对方变阵。
  离火球中出现一条离火龙,直朝云重头上飞来。来了!云重马上避开离火龙,朝离火龙钻出来的地方发动攻击,只一下就攻破了离火阵。离火球是聚集整个离火阵的力量给阵中人以致命一击,离火龙的威力大了,离火球的防护力就少了。而云重选的地方恰好是力量最薄弱之处,所以一击成功。
  木尘也马上明白了过来,暗道对方狡猾。
  闯出离火阵,云重眼前又是一变。从熊熊火焰变成了鸟语花香。蝴蝶飞舞,春草烂漫,一副活力景象。云重小心戒备着。能够造成眼前这种情况的有好几种阵法,一时间云重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阵法。
  走到一处湖边,碧绿色的湖水中波光粼粼,突然从湖里钻出一位女子。体态婀娜的女子身上竟然不着寸缕。云重小心戒备着,在这里出现的一切东西都可能是陷阱。
  “啊,你是什么人?”女子尖叫一声,重新钻回水中,只露出一个头在水面。
  咦?还会说话。不错,还挺真的。
  云重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四处寻找着阵法的破绽。
  阵外的木尘老脸一红,木云则有些目瞪口呆了。
  “师兄,小玉儿怎么在阵里?”
  木尘的脸上更难看了,他刚刚将玉皇山上的碧潭移了过来,当时也没发现里面有人,谁曾想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木尘施展的是他自创的颠倒五行阵。颠倒五行阵是很普通的阵法,就算在人间界也有很多人会布置。但木尘的颠倒五行阵别出心裁,布阵着可以将真实存在的东西放入阵中,让阵中人分不清到底是阵法还是阵中。
  “意外,纯属意外。”木尘老脸红彤彤的,好似喝醉了酒似的。说完,木尘手中阵旗一挥,颠倒五行阵露出一个缺口。木云趁势右手一握,将刚刚穿好衣服的木玉从阵中抓了出来。
  就在阵法合拢的一刹那,另一个人也出了阵,正是云重。
  云重刚刚在这里转了一圈,发现这个阵法丝毫没有杀伤力,心想可能只是困住人的阵法。这种阵法最难缠,不能单凭力量破之,只能寻找阵眼。经过仔细观察,云重实在无法将脑中的阵法将眼前的各种情景相对应。
  正在苦恼之际,他的神识从一个小口突然探测到了外面,于是马上阴阳翼一展,在阵法合拢的一刹那离开了此阵。
  一出阵,云重便听到一声尖叫。
  “啊,你这个****怎么在这里。”
  云重一看,正是刚才在湖里洗澡的那位。咦?难道阵里的幻想也能带到阵外?神识一扫,云重发下自己确实出了阵法,眼前的四个人中,有两个是大罗金仙,看来就是其中一位布置的阵法了。
  “你们抓我道友是何用意?”想起自己前阵子被龟孙子一样狂追,刚刚又被南明离火烧,现在又被人说成****,新仇旧恨一起发作,看到眼前的两个大罗金仙,恨不得大打一架。
  木云冷哼一声,道:“你们二人杀我师弟,今天我就替师弟报仇!”说完就要开打。
  “师弟且慢。”木尘老成持重,“道友误会了,我们刚才只不过是想要将两位擒住,没有加害的意思。”说道这里,木尘也觉得有些难看。
  云重冷眼看了看他,道:“用南明离火擒住?”木尘轻描淡写的说法让云重更是怒火中烧。
  木尘的脸色一变,冷冷说道:“你要是没杀我师弟,为什么不敢束手就擒?”
  云重被对方无赖般的话说乐了,再也不说废话,祭起先天易龙图,放出金龙。木尘甩手扔出九根通天离火柱,想要将云重困在当中。云重见对方法宝打出,马上祭出黑色落宝金钱朝九根通天离火柱打去。
  木尘一打出通天离火柱就有些后悔了,对方貌似不怕南明离火。但让他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对方不知道祭出了一件什么法宝,只见一道黑光闪过,火光四射的通天离火柱马上被打回了原形,落到了对方手里。
  云重打量着手里的通天离火柱。一寸长,小柱子上雕刻着九条龙,栩栩如生,似欲破柱而出。云重没有马上抹去上面的神识,不然这仇可就真的无法化解了。
  木云愣住了,这厮强的不像话。师兄的通天离火柱他是知道的,威力无比,堪称大夜国第一法宝。没想到被对方一下子就打落了,这到底是什么法宝。刚想扔出自己法宝的木云一时间也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祭动法宝。
  云重将通天离火柱扔给木尘。
  木尘接过对方扔过来的通天离火柱,想了想说道:“撤阵!”木尘话一出,玉皇山上的三层阵法马上消失不见,露出了一头角夔,正是狂躁的现了原形的夔王。
  夔王变回人形,来到云重旁边,看着木尘几人怒声说道:“气煞我也,这几人竟然有你个迷阵困住我。”
  云重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木屐道友不是我等所杀,想必几位也是一时悲伤,没有考虑弄清楚真相。相信只要两位仔细想想其中的漏洞就能想明白。为了证实清白,我将当日所见的情景跟各位说一遍。”
  听完云重的话,木尘和木云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如果真如对方所言,那么除了木屐道人遇害以外,想必另外一位巴罗散人也难逃一死。不过他们不太相信云重说的话,毕竟灵丹坊怎么说也在东胜神州上赫赫有名,柳杨道人是葛洪仙师的入室弟子,人品是没有问题的。而眼前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的人品就没人知道了。
  云重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不相信自己的话,心知强走的话肯定便会被认为是做贼心虚。灵丹坊的势力不小,如果此事不澄清,恐怕是寸步难行了。
  “我二人远道而来,旅途劳顿,想借贵宗的宝地休息几日,不知道两位是否方便。”
  木尘吃惊了,没想到自己还没留人,对方便要留下了。心里对云重所说的话又相信了几分。
  “道友阵法修为高深,老道巴不得和道友探讨一下阵法之道。”
  云重和夔王被安排在木尘和木云的洞府旁边,云重知道这是对方在防范自己,心里也不在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这里灵气充裕,也不失为修炼的圣地。
  “师弟,你怎么看?”在木尘的洞府里,木尘和木云相对而坐。旁边还有祁连宗的宗主赫连成。
  木云道:“灵丹坊的柳杨道人我也见过,应该不是阴险小人。至于那两位我就不知道了。”
  木尘明白自己师弟的意思,也理解他的心情。木云和木屐是同一天入门的,亲如兄弟,木屐的死对他的打击很重。
  “我观两人眼睛清澈明亮,而且当日那人收了我的通天离火柱,完全可以离开,却仍将宝物还我,由此看来此人的心地不坏,应该干不出那种邪恶的勾当。”
  两人意见相悖,这时第三人的意见就很重要了。木尘和木云将目光看向他。他们二人一直在山中清修,对俗世一窍不通。赫连成跟人打交道的次数多,对人情世故了解的多,说不定能给出建设性的意见。
  赫连成见两位太上长老都看着自己,说道:“任何人杀人都有动机,更何况是杀一个大罗金仙,这样肯定会得罪一个大派。云重和王魁的来历不明,动机暂且不考虑。咱们先假设人是柳杨道人杀得,那他的动机是什么呢?”
  木尘和木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动机,要是非说动机的话,那就是可能木屐无意间得知了他们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灭口了。
  赫连成见两位不说话,接着说道:“弟子按照两位老祖的吩咐,派弟子去蜀国的铁剑仙宗询问了铁离道人,铁离道人回话说云重和王魁两人确实在那里停留过。而那段日子正好是木屐太上长老被杀害的日子。”
  “什么?”木云跳了起来。
  赫连成不紧不慢地说道:“而且弟子还得知,在蜀越边界上曾经发生过一场火拼。据说圣皇门的东野道人曾经在那里出现过。以我推断,很有可能是圣皇门的人伏击云重和王魁两人,结果被两人逃脱,随后两人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我们这里。”
  木尘说道:“这么说他们两人没有杀人动机了。”
  赫连成答道:“是的。从他们的路线来看,他们极有可能是从海外修炼归来的仙人。我更倾向于他们两人的话。对了,弟子还打听到,散修巴罗散人已经很久没有露过面了。”
  洞府内一片沉默。三人都在考虑,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柄能够让柳杨道人杀害两名大罗金仙。
  “不对!”木云惊道,“不是杀人灭口。”
  木尘疑惑地看着他。
  木云道:“如果那姓云的说的都是真的话,柳杨道人约师弟去北俱芦洲寻找炼丹材料,炼制大罗固金丹。姓云的当时就感觉不对,马上逃走了。姓云的是与柳杨道人无意间碰到的,肯定不会撞见他们什么事情。而柳杨道人又派人追杀,这说明什么?”
  木尘眉头一皱,道:“这说明柳杨老道早就怀了要杀人的意思。结果跑了两个,所以将罪名嫁祸给他人,正好一举两得。也就是我说我们被人当枪使了。可他为什么要杀师弟?”木尘身上青光闪烁。
  赫连成试探性地问道:“弟子听说过一种传闻,不知道当不当讲?”
  “但讲无妨?”
  赫连成道:“弟子听说,有些丹药的炼制需要用仙人的元神作材料。”
  “什么?!”木云一声大喝,洞府内的东西都被震得晃了晃,要不是有阵法保护,说不定整个玉皇山都能听到。
  这回连老成持重的木尘也愤怒了,“你的意思是说柳杨老儿用我师弟的元神炼丹?”说话时,木尘脸上青光隐隐,似乎在竭力压抑着愤怒。
  “据说大罗固金丹能够让大罗金仙初级的仙人稳稳地提高到中级,这种逆天的灵药,想必代价也很大吧。”
  “柳杨老儿,罗梵老儿,我要杀了你们!”木云胡须无风自动,想要飞出洞府。
  木尘见状连忙阻拦,“师弟,我已经去了一个师弟,不想在失去另外一个。师弟的仇一定要报,但是这事太大,必须从长计议。”
  木云性格冲动,但却不傻。自己就这样冲到灵丹坊,说不定直接也被人炼成丹药了。
  赫连成道:“灵丹坊名声在外,而且有葛仙师做后盾,不是我们能搬到的。而且据我看,此事并不简单,背后可能涉及到千丝万缕的关系。”
  柳杨是葛洪的弟子,葛洪是皇帝的人,而皇帝是对玉帝地位最有挑战的一个人,难道这一些列事情都有关系?木尘心里一直转着念头。
  赫连成道:“两位老祖,恕我直言,这件事那两位应该比我们着急。”他说的那两位自然是指云重和夔王。
  木尘点点头。确实如此。如果云重和夔王的冤屈一天不洗涮,那么他们便一日被通缉,只能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或者远遁海外。
  木尘说道:“这两人修为虽然跟我们一样,但一个精通阵法,法宝更是厉害无比。另一个则是神兽榜排名第十五的异兽,有了他们的开路,我们只要浑水摸鱼,杀了柳杨老道和罗梵老道为师弟报仇即可。”
  经过几天的商讨,祁连宗终于拿出了一个方案。
  “我祁连宗愿与两位道友结盟,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帮助两位。我们主要能够让柳杨老道和罗梵老道的元神来祭奠我们师弟即可,不知两位意下如何?”在云重暂居的洞府之内,木尘郑重地向他们二人道歉后,提出了结盟的意思。
  云重一听马上就答应了。就算没有祁连宗的结盟,他们也必须洗清自己身上的脏水,多个帮手多把力嘛。祁连宗貌似实力还不小。
  云重本来以为还要在此住上个十年八年,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搞定了。难道有人的速度比他还快?经过打听,云重才得知。原来在东胜神州上有一种名为传送阵的东西。只要有足够的灵石,而且想要传送到的地方也有传送阵,那么只需几秒钟的时间就能传送到。
  灵丹坊实力庞大,在整个东胜神州都有分设机构,再加上传送阵,云重和夔王估计现在已经人人喊打了。两人待在玉皇山上想办法,一时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木尘也由着他们,毕竟是自己无礼在先,就当赔罪了。而且他也很佩服云重的阵法造诣,时常与他交流一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