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入住万寿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据说蟠桃园的蟠桃也有九千年成熟的。人生果是天地灵根,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成熟,但蟠桃怎么会也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呢。蹊跷啊。莫不是因为其下埋着什么宝贝又或者是因为蟠桃园里有九天息壤的缘故。
  云重一进来就发现这里的地面坚硬似铁,估计连他的土遁都遁不下去。心想灵根真不是白叫的。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就在离人参果树不远的地面上似乎有一条微细的裂缝。这裂缝不是金仙以上级别还真看不见。
  这看来就是孙悟空当年种下的苦果了。
  镇元子颤抖地打开玉瓶,将其中的九天息壤散到裂缝里。等到九天息壤慢慢渗透后,人参果树上发出淡淡白光,好似颇为高兴。
  再看那原本略带枯黄的人参果,此刻各个白嫩嫩如婴儿般。人参果也不再向刚才那样静静地挂在树上,而是随风摆动,好似能够听到它们愉快的笑声。
  “真不愧是九天息壤!”补完了裂缝后,九天息壤还剩下一大部分。镇元子执意要还给云重,云重怎么肯手。这样来回推搡后。云重想出一个办法。
  “我本想开辟一个仙圃,用不了这么些。不如一半当做我孝敬镇元大仙的,另一半则让我作为开辟仙圃之用。大仙以为如何?”云重这个问题十分了得。
  镇元子看了看云重,然后笑着说道:“果然不凡。既然如此,你便在我这万寿山上挑一处所在,建立洞府吧。”说罢也不客气,收了一半的九天息壤。
  他刚才推辞就是怕传出去说他作为长辈贪图小辈的宝物。现在好了,云重在万寿山上落户,也算是万寿山的一份子,就受到了镇元子的照护,谁要是想要动云重还得先考虑一下镇元子。说起来还是云重得到的恩惠更多一些。
  云重见镇元子答应,大喜。
  看着人参果树,镇元子道:“这人参果成熟还要几百年,等成熟以后定会送给云小弟一颗。”
  云重敬谢不敏。
  镇元子是长辈,说了一会儿后便进内室,剩下了八仙和云重。
  张果老跟云重也算是认识,再加上他的性格洒脱,没一会儿就跟云重混熟了。
  “云老弟,你那九天息壤是不是给我一点?”张果老对这等传说中的宝物十分好奇,希望讨得一钱。
  九天息壤云重有的是,自然不会小气。不过他也不能太大方,那样说不定会招来祸事。装作为难了一会儿后,道:“老张既然想要,那我就让出一钱。不能再多了。”云重见他还想多要,连忙堵他的嘴。
  张果老一想一钱似乎也不少。只要一粒粒的铺开,那也是不小的面积。自己在上面种上点酿酒的果子,到时候酿出来的酒定然是醇美不凡。想着想着,张果老的嘴角不禁挂上了一条晶莹的液体。
  万兽上很大,五庄观只不过占据了很少的面积。除了镇元子的弟子和杂役开设的神仙洞府之外,还有一些散修在这里开设洞府,自称是五庄观的外门弟子。只是不知道镇元子承不承认这些外门弟子。
  张果老和云重越聊越投机,执意要让他把洞府建在他的果老洞的旁边,以后好走动。云重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万寿山上灵气浓郁,那里都一样。
  张果老的洞府在五庄观的后面,里面乱糟糟的,丝毫没有一点神仙洞府的样子。让云重进来后,张果老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收拾一下乱东西。
  云重道:“老张何不炼制一些傀儡仆佣,也好收拾一下洞府。”
  张果老对一些新奇玩意儿感兴趣,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傀儡仆佣,连忙让云重帮着炼制一个。
  其实傀儡仆佣这玩意儿也只是云重的一时兴起,他从来没有炼制过,只不过有个构思。当初他在人间界的时候就想过能不能用炼器的手法炼制一些机器人,这样一来好多事情都不需要人来做了。这原本是为凡人想的,没想到张果老也用得到。
  云重让张果老找来一个鼎和一些精铁材料,随后开始炼制。傀儡仆佣不是仙器,一天不到就炼制了一大堆。只需要把灵石放到傀儡仆佣的心脏处就可以工作了。
  张果老之所以让云重炼制了一大堆这东西,倒是为云重着想。张果老看起来落拓粗犷,其实心思很细。云重虽然被师尊接受了,但他想要好好地在这万寿山上住下去,还得跟其他师兄弟跟一些修为高深的散修打好关系。而这傀儡仆佣无疑是最好的沟通工具。
  开辟洞府的事情云重驾轻就熟,很快便完成了。
  看到云重布置的阵法后,张果老才发现眼前这位居然还是位阵法大师,忙不迭是地请教问题。
  张果老成仙已久,有些修炼上的经验对云重非常有用。云重听了后倒也受益良多。
  春去秋来,一年年就这样过去了。在云重刻意结交下,镇元子的那些徒弟也知道他对本门有恩,对他倒也礼貌。其他散修见八仙等人皆是如此,他们倒也不敢放肆,再加上云重修为高深,待人却和蔼。一时间在万寿山上人气很广。
  夔王自从与云重分别后只来过一次传讯,说是要带徒弟四处游历,长些见识。从此之后便了无音讯。云重也不放在心上。在万寿山上过的非常滋润。
  一日,云重和张果老正在自己的洞府内喝酒聊天,突然发现天地元气大量涌动,观天象后知道是有人在冲击大罗金仙。大罗金仙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旦不成便永远不成了。两人知道这人肯定是万寿山上的散修,算来也应该是相熟的,遂出洞看看。
  看着不远处的洞府,张果老道:“原来是洪奎在冲击大罗金仙。这老儿倒也进步得快。”
  洪奎的洞府外聚集了很多人,大都是相熟的朋友,跟张果老和云重关系也不错。
  不一会儿,洞府内放出万道金光,似恒星爆发般让人不能直视。金光之后,洞府内传来一阵长笑。
  “哈哈哈,老子也是大罗金仙了。”
  话音落后,从洞府里走出一个魁梧大汉来,正是洪奎。
  洪奎作了一个罗圈儿揖,然后看着张果老道:“老张,今日高兴,何不拿出你窖藏的好酒好好庆祝一番。”
  张果老不干了,反驳道:“今日是你高兴,老张我可不高兴,为何要喝我的好酒。”边说边向云重努嘴。
  洪奎心领神会,道:“想来云老弟又新近酿了佳酿,今天拿出来品尝一番如何。大家都是兄弟,不要客气了,就这么定了。”说完就一手搂着云重的肩膀,一手搂着张果老的肩膀向云重的洞府走去。
  自搬到万寿山后,云重在张果老的感染下对酿酒非常感兴趣,时常邀铁拐李等好酒之人来品尝自己的美酒。边喝酒边讨论一些修炼上的事情,简直就是两不误。
  “云老弟,来多喝一点。我能晋升大罗金仙还是要多谢你的指点。”洪奎满了一碗酒开始和云重死拼。
  洪奎法力高深,只是一直徘徊在大罗金仙的门槛上向里面望,就是进不去。后来与云重的一次喝酒中突然有所悟,连忙回去闭关,不久之后就突破桎梏,修成大罗金仙。
  张果老也跟着喝了一碗,道:“没想到老云还有这样的功能,不如指点一下老哥,让我也修成亚圣如何?”
  云重白了他一眼,道:“我倒是可以指点一下你修到天仙。”
  张果老等八仙的修为高深,个个都是大罗金仙的高层。经过苦修,云重离大罗金仙中层不远了,但比起八仙来还是远远不如。
  三人喝的正欢,吕洞宾走了进来,对云重说道:“老云,观里来人了,指明要见你。”吕洞宾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怪异。
  云重自然看出了这种怪异,问道:“是谁找我?”边说边将美酒用真元消化,心里不禁暗骂自己暴殄天物。
  吕洞宾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云重见他不说,也不再问。跟张果老和洪奎高了声罪拘随吕洞宾离开了。
  张果老和洪奎见状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洪奎道:“老张,你不去看看,免得老云吃亏。”洪奎已经知道了云重与灵丹坊的纠葛。
  张果老摇摇头,道:“你放心,在我们万寿山上没有敢把老云怎么样。来再喝一杯。”
  洪奎一想也是。葛洪就算再放肆也不敢到五庄观来拿人。想通了这点,放开心思开始和张果老大喝一通。两人立志要在云重回来之前把他的珍藏全都喝完。
  云重觉得有些奇怪。吕洞宾也是自己洞府的常客,两人交情不错。现在的吕洞宾表面上还是非常亲热,但云重总是感觉他的动作没有以前和自己喝酒时那么真诚了。想了一会儿得不到结果后,云重索性便不想了。反正见了来人就一切都明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