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人参果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孙悟空是万寿山的常客,见了镇元子后便四处游荡。万寿山上的散修们跟孙悟空也都很熟,对这位大圣都佩服得很。云重在这里也有些名声,一来二去的,孙悟空便和他熟络了起来。
  两人都是酒道中人,每每相遇都要喝得酩酊大醉,连一向以酒神自居的猪八戒见到他们两人也都是绕着走。
  孙悟空看出自己这位师侄是同道中人,这个同道不仅在酒道上,同样还在武道上。这些日子孙悟空有事没事地撩拨云重,想让他跟自己打一架。云重自知不是对手,没有被打的癖好,总是不从。
  这日的万寿山祥云朵朵,神兽无边。万寿山上的散修们知道今天是镇元子大仙人参果宴的日子。
  洪奎看着源源不绝的仙人,道:“看,几位帝君都来了。咦,那不是云中子嘛。靠,那个不是元始天尊吧。”
  随着来人的越来越多,洪奎惊讶地发现,镇元子大仙的面子好像突然大了起来。
  以前的人参果宴,一般都是几位帝君,最多再加上玉帝和王母。宴会之后,镇元子都会派人将人参果送到三清圣人和女娲等圣人的府邸。没办法,虽然他们也算是同一时代的古仙,但至圣和亚圣之间的鸿沟是怎么也无法逾越的。
  但今天不同了。镇元子大仙也成圣了!
  除了三清外,女娲、伏羲、西方的佛祖、接引道人、斜月洞的菩提道人也都来了,比起王母的蟠桃会来声势可大多了。
  洪奎有些疑惑,怎么连龙宫也来人了?四海龙王虽然管着天下海域,但他们的身份好像并不怎么高,今天的场合貌似不适合他们。更让洪奎疑惑的是东海龙王来的时候是青帝亲自来接的。要知道青帝可是镇元子大仙的大徒弟,在天庭中声望也高,岂是一条泥鳅能比的。今天这事儿越来越看不懂了。
  果会在人参果园里召开。众仙各自落座。玉帝与王母坐一边,身后有托塔天王侍候。三清各占一方桌子,女娲与伏羲一起,除了青帝外,其他四位帝君坐在一起。西方的佛祖和接引道人坐一起,斜月洞的菩提道人坐在最末座。这倒不是因为他的地位不够,实在是因为他对这虚名不甚贪图,刻意让镇元子给自己安排了这么个位子。
  镇元子坐在主家位子上,微微点头向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即开腔。
  “今日是人参果熟透之日,我特意请诸位仙家来品尝。”然后又对在身旁站着的云重,说道:“重儿,取金击子来。”
  云重应声,取了金击子。
  众仙知道以往都是清风明月侍候在镇元子的两侧,今日却是一个“陌生人”,知情的人心里微笑。这些人哪个不是精明剔透之人,明白今日人参果会只是个由头,现在上演的戏码说不定才是重点。
  虽然众仙都知道云重的身份,也都听说过他与皇帝之间的矛盾。但仍惊讶于他的修为。虽然在座的人中没有一人比他的修为更低,但从仓颉那里得到消息的人都会惊讶,这厮晋升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菩提道人看了看在座的众仙,见他们都是眼观鼻,鼻观心,脸带微笑,人畜无害。心道看来还是自己得自己帮老朋友开个话头。
  “镇元子,刚才那位是谁?怎么以前没见过。”
  镇元子笑道:“这是我最近收的弟子,可还入得菩提道友的法眼。”
  “入得,入得。”菩提道人接着说道,“比我那不成器的徒儿强多了。”
  菩提道人的徒弟众多,但此话一出,众仙还是知道他说的是谁。从他语气中的骄傲就能看出,除了独闯阎罗殿,大闹东海,偷蟠桃,盗灵丹,闹得天庭不得安宁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外,还能是谁。
  站在佛祖身后的一人小心问道:“不知道为何没有见到悟空?”
  说话的人是当年的唐僧金蝉子,如今的旃檀公德佛。
  自将经书送回中土后,金蝉子便归了位。时人的供桌上也多了一位功德佛。这位功德佛是一位心慈手软之人,耳根子也软,佛祖知他成不了什么大器,遂除了讲经之外也不安排他什么事情。今日碰上镇元子的果会,想到他与镇元子的兄弟孙悟空有师徒之意,不知道怀了什么心思便将金蝉子也带了来。
  菩提道人见是他,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菩提道人跟金蝉子不对付,只是碍于金蝉子是晚辈,菩提道人一直也不好跟他计较。
  镇元子笑道:“我那弟弟性子不稳,怎么也不肯坐着,早就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其实他是知道孙悟空的去向的。自得知金蝉子也来了后,孙悟空和猪八戒便躲到了云重的洞府里大口喝酒,就是不出来。
  在场的众仙都明白镇元子的话不实,试想他们的神识何等强大,虽然孙悟空已经将气息收敛,但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不过他们不好说出来罢了。
  镇元子见金击子已经取来了,道:“重儿,给各位前辈去取果子吧。”
  “是。”云重应声去人参果树下摘果子。
  人参果乃灵丹榜第一,五大灵根之一结出的果子,自然非同小可。功能之强大自不必提,可惜它有一坏处,那就是与五行不合。何谓与五行不合,其实说来也简单。人参果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敲时必用金器。打下来后必须放到用丝帕衬垫着的托盘里。若受些木器,就枯了,就吃也不得延寿。吃它须用磁器,清水化开食用,遇火即焦而无用。遇土则就会钻到里面。当年孙悟空就是不知道这些,结果让一果子钻进了土里,后来还向此方的土地大发牢骚。
  仙界也有尊卑。云重将取下来的第一枚果子恭敬地放到了老子的桌上,随后是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伏羲、女娲、菩提道人、接引道人、佛祖。剩下的才是玉帝王母、五帝君等人。这些人都是独吃一个果子的,还有人分吃一个果子。云重共从果树上摘下二十三个人参果。
  果子分发完毕后,镇元子刚要示意大家开吃。这时候一个不适宜的声音出现了。
  “我曾听人说过这位云小友杀了两位大罗金仙,取了元神来炼丹。今日见到云小友一团正气,怎么会干这种事情。真不知道是谁乱造谣。”说话的是黑帝。
  在座的都心知肚明。黑帝是炎帝的人,针对的自然是皇帝一干人等。只是觉得这位黑帝有点不太会做人,甚至有人开始怀疑他是怎么当上帝君之位的。
  白帝少昊知道这是对方在挑拨,只是手段有点老套,而且貌似过时了。他看了一眼皇帝,见皇帝面色如常,没有表示,心道自己还是不要反驳了,让黑帝这厮当回猛人吧。
  黑帝见对方不接茬,转头对站在镇元子身后的云重说道:“云小友,你说到底是谁在冤枉你。我和青帝是好兄弟,你是他的师弟,那就是我的师弟,有什么话只管说,我给你做主。”
  少昊有些想笑。青帝一直没有选择队伍,怎么成了他的好兄弟。不过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黑帝以前虽然不聪明,但今天表现得却是太傻了。而他旁边的赤帝貌似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任由他这么胡闹,这不合常理啊。
  皇帝也发现了不对。以目前的情况分析,赤帝一方虽然有玉帝做靠山,但明显处于劣势,可看黑帝和赤帝今天这架势貌似也拼命。不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大的依仗。
  青帝笑骂道:“老黑,你可别欺负我这师弟。”
  镇元子笑道:“重儿,你也去摘一个果子吃吧。”
  这时众仙才发现这个徒弟不一般。镇元子弟子很多,虽然有些人吃过人参果,但那也是和其他人分着吃一个。青帝虽然独吃一个,但镇元子估计也是看在他身为帝君的身份,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落了他的面子。
  而这位刚入门不久的徒弟居然能独享一个人参果,这意思很明显了。你们丫谁也别想欺负俺徒弟,不然咱可不答应。
  几位圣人也有些发愣。这镇元子以前从来都是中立,不管如何争斗,都是不选择队伍。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为了自己的新徒弟开始和赤帝对着干了。
  三清等人心中想到了一种可能。云重入门几十年后,镇元子就成圣了。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不过他们也觉得这个念头有些可笑,一个大罗金仙怎么可能帮一个亚圣成圣。
  不过有了这个想法,几个圣人暗暗在心头推衍了一下。这件事倒是没有被遮蔽,几人很快便算出了一些端倪。得出的结果让他们惊讶。三清等人都重新看了看那位乖巧的小徒弟。这厮很普通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