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意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巨手来的太突然了,连圣人们都没有发现。这玩意儿似乎神识根本无法探测到,实在邪乎得很。
  它有三趾,呈红色。趾上有尖利的指甲。与巨手相连的部分应该叫做手臂,之所以说是应该,因为谁也说不清楚那到底算不算是手臂。直直的,圆圆的,软软的,就好像红色橡皮泥捏成的条状物。
  看起来任人揉捏的胳膊,竟然生生地接住了圣人们的一起攻击,只是其上的血色少了一些。
  心里没有任何波澜的圣人们又发起了第二轮攻击,这么多年来他们就没有这么默契过。
  巨手不再呆呆地硬挨了,一根手指朝口子对着它的金葫芦划去。无声无息,但金葫芦却被划成了两半。金葫芦是女娲的法宝,威力无穷。亚圣面对也得头疼一阵,没想到挡不住巨手的一划。要知道这只是一只手。
  划破了金葫芦,巨手仍不停息,对着老子的太极图就是一掌。旋转的太极图速度猛地降低了不少,老子的脸色也不看好看了。
  诸位圣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皇帝帝君早就收回了轩辕神剑,远远地观看。
  皇帝摸了一把汗。娘的,真是太变态了。这巨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凭东海龙王竟然能召来这么一个强大的东西,那要是自己也掌握了这么召唤术,岂不是天下无敌。
  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在皇帝的脑中过了一下,就算真的有人将召唤术告诉他,他也不会用。确切的说是不敢用,东海龙王就是前车之鉴。
  这种看起来威力无比的召唤术是以召唤者的性命做基础的,连元神都没有留下。谁还敢随便用。而且皇帝估计这种召唤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施展的。试想四大海域多少大罗金仙,何必要堂堂的东海龙王来施展。
  皇帝想到了这件事幕后的黑手,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龙祖老鬼太疯狂了!
  场上的局面僵持住了。巨手攻击圣人,圣人也不放过巨手,双方各有所伤,但都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看巨手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众圣人没人愿意和它同归于尽。可他们也没人敢离场。巨手太邪门了,一旦有人第一步离场,肯定会遭到攻击。他们知道,任何一人圣人对上这玩意儿,只有一条路,投胎。
  圣人是不死的,这是在一般情况下。如果集合几位圣人的力量,完全可以封印某一个圣人无数年。但要想杀死一位圣人那却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圣人真的不死。在绝对的力量下,圣人不用等到大乱也会死。比如对上巨手。
  众圣都起了退缩之心,实在没必要和这怪物同归于尽。同时他们又感到心冷,这只是一只手,要是巨手的主人现身,他们还有的活路吗。这时候大家都开始始作俑者东海龙王,同时也猜到幕后之人是龙祖,连他也不放过。
  这些人中本来是女娲最弱,但现在有了一个刚刚成圣的镇元子,最弱的自然就是他了。这些人中也属他最狼狈。道冠被打掉了,头发散乱,嘴角流出丝丝血迹。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有人先死,那么肯定是镇元子。
  这里说的所有人包括场边和皇帝一起观战的云重。
  对于镇元子,云重还是很感激的。在他心里,镇元子无愧于一个圣人的形象,搭救自己于危难,并收他为徒,公然与明知不敌的龙祖为敌。云重觉得自己确实对不住他,因为他来万寿山的一切都好像是在利用镇元子,就连最后赠给镇元子鸿蒙紫气也是抱着想要一个强援的目的。
  如今,镇元子危在旦夕。而引起这件事的人肯定也是云重。在这里,只有云重知道,龙祖对自己是抱着必杀之心的,甚至不惜动用了这种逆天的召唤术。
  云重陷入了自责之中,所以他没有想过龙祖还抱着将所有圣人一网打尽的目的。要不然也不会挑这么个时候让东海龙王施展召唤术。
  砰的一声,镇元子的地书被拍落在地。镇元子狂喷一口鲜血,扑到在一边。巨手张开,锋利的指甲朝他的天灵盖抓去。镇元子默默地看着它,明白只要一下,自己这个刚刚成圣的人就要毁灭了,包括元神。
  就在这时,异象突起。一道强烈的白光飞出,斩断了巨手。斩断了巨手!在这一刻,所有的圣人们都愣了一秒钟,他们的神识刚刚已经探得这道白光是谁发出的,但他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巨手就这么被打断了,而且断得如此彻底。
  云重浑身酥软,脸色苍白地看了一眼面露惊骇的皇帝帝君。扑通一声,云重倒在地上。
  就在刚才镇元子将要遇险的时候,皇帝看到旁边的云重脑门上生生长出一个眼睛。没错,是一个眼睛。那只眼睛时而泻出金色的光芒,时而泻出黄色光芒,最终定格为白色的光芒。一道白芒破眼而出,不偏不倚地打在巨手的腕部。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皇帝惊呆了。今天发生了太多让他感到惊骇、恐惧的事情,但眼前软到在地的这人无疑是最令他感到害怕的。一个强大到九位圣人都只能斗成平手的怪手,居然被这人一下子打断了。只是一下!
  皇帝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要不要杀了他?皇帝被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皇帝脑中出现了两位皇帝,一个数,没错,杀了他。你和这人的关系一直不好,他既然有了这等能力,他以后来找我麻烦怎么办?
  另一个皇帝则说不能杀。巨手的出现说明这世界上还有更加强大的存在,而且分明不怀好意。圣人们无可奈何,这人却有方法。自己现在趁人之危杀了他,那么怎么对得起皇帝这个称号,怎么对得起天下万民。
  两人一直在皇帝脑海里争吵,互不相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