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干就完事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关于风驰集团的仓库被抢烧,其实郭淡是早有心里准备,故此他并未觉得非常震惊,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会咄咄逼人,绝不会手下留情得,不是他不想避免,而是这已经无法避免。
  如果可以避免的话,那风驰集团与漕运就不会发生冲突。
  风驰集团、一诺钱庄、一诺保险,确实伤害到不少人的利益。
  换他他也会这么做。
  既然是避无可避,那么也就只有跟他们硬碰硬。
  在这方面,他还是非常信任徐姑姑,故此他让徐姑姑全权做主,而他则是将重心放在辽东镇。
  随着第一批新式火器得到来,不但令辽东的将军们振奋不已,同时令他们心悦诚服,光凭嘴只能忽悠一时,硬实力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不但有新式的火器,而且郭淡还运来了大量的新式农具,甚至还从卫辉府调派农业团队过来,帮助辽东的大地主们改进生产模式,合理种植农作物,促进农业生产。
  关键都是免费的。
  新式农具也都是半卖半送。
  对于卫辉府而言,产量越大,成本就越低,如今卫辉府就需要市场。
  先以低价打入辽东市场,将来大家就都会跑去卫辉府购买新式农具。
  在那些大地主、豪绅看来,你不但不收我们的税,还给我们这么多好处,这真心没得说。
  大家就更加团结在郭淡身边。
  “真不愧是一诺牙行,果真是财大气粗啊!”
  方逢时不可思议地摇头道:“可老夫不明白得是,你这又是免农税,又是送农具,你负担得起吗?”
  郭淡呵呵道:“我是赚钱的,哪有什么负担一说。”
  “赚钱?”
  “当然。”
  郭淡道:“我像似一个做赔本买卖的人吗?”
  方逢时摇摇头道:“这老夫真不太明白。”
  “要真说起来,这还真是多亏朝廷。”
  郭淡笑道:“正是因为朝廷的军政腐败和管理不当,导致这中间的消耗简直让人瞠目结舌,这么说吧,少运一石粮食过来,节省得成本将是至少十石粮食的钱,那么相比起来,这点福利就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方逢时无言以对。
  因为他知道这可能是事实。
  不过事实也没有这么简单,郭淡还是收取商税的,促进当地贸易,足以抵偿他免除的农税,当然,军政腐败是最主要的原因,如果回到太祖时期,卫所制得巅峰时期,郭淡完全不会有任何想法。
  这里面无利可图。
  郭淡又问道:“方尚书,你那边进行得如何?”
  “目前还算是比较顺利。”方逢时点点头,又道:“但这都是基于外部势力比较虚弱的情况,如果此时边境上有着一个强大北方政权,他们一定会乘虚而入,绝不会这么轻松。”
  郭淡笑道:“这最好的时机都让我们赶上了,我们焉有失败的道理。”
  方逢时道:“但是此时没有,可不代表将来也没有。”
  郭淡问道:“方尚书何出此言?”
  方逢时道:“我最近了解了下北边女真情况,那建州女真的野心可是不小,他们近年来到处都在攻城略地,我看建州女真是想统一整个女真,而在之前李家也并未限制建州女真的扩张,这可能是一个隐患,值得我们注意。”
  “我知道。”郭淡笑道:“但是他们成不了气候。”
  方逢时哦了一声:“此话怎讲?”
  郭淡笑道:“就是单纯比发展速度,女真也是比不过我们的,等到建州好不容易统一女真,我们大明可能已经强大到他们难以企及的地步,那还有可打的。
  当然,我们不会给他们统一的机会,建州女真的四处征战,穷兵黩武,这只会给我们可趁之机,他们制造贫穷,而我们将给他们带去富裕和安宁。
  等到他们打得满目苍夷,我们就以救世主的身份登场,让他们主动乞求成为我大明一个州府。所以我们只需要做到让辽东镇的女真族过得比任何一个女真族都要幸福,如此吸引更多的女真族来到辽东谋生,自然而然,大家就都成为一家人。
  虽然我不反对战争,但是跟女真打,成本太高,利润太低,而且越往后拖,对我们越有利。”
  事实也是如此,现在大明需要的只是时间。
  吕宋岛。
  由于当地汉人占据人口多数,故此在击败弗朗机人之后,童笠他们很快就在吕宋建立起官府来。
  而与此同时,风驰集团借着吕宋战事,收购了大量的货船,之后又将葡萄牙人的船队并入其中,风驰集团几乎垄断了大明的海运。
  这直接又导致吕宋港口变得更加繁荣。
  今日童笠又来到码头视察,只见一个个码头工人将一袋袋粮食搬运上船。
  吕宋的粮食产量,确实非常可观。
  关键这里土地肥沃,种植成本非常低,再加上中原人擅于种地,自童笠他们入驻这里之后,这里的粮食产量开始暴增。
  陈旭升走了过来,“头!刚刚风驰集团那边来信,我们在占城、暹罗购买的三十万石粮食,已经陆续出发。”
  童笠点点头,道:“再加上这里的二十万石头,半年之内我们就能够运送了六十万石粮食。”
  陈旭升道:“而且是毫不费力,我听说风驰集团在暹罗遇到海啸,损失了大概四艘小船,六千余石粮食,但是他们算出来,比起漕运的成本,根本就不值一提,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朝廷不推动海运,这明显要更加划算。”
  童笠反问道:“那你现在明白为什么你在锦衣卫一直得不到晋升吗?”
  陈旭升摇摇头。
  “就是因为你不明白为什么朝廷不推动海运。”
  “.......!”
  在郭淡的命令下,郭淡开始大规模进口粮食,这都是因为周边地区,除了粮食,也没啥可以进口得,为了促进海运贸易,郭淡就大规模进口粮食。
  明朝确实也缺粮食,而这边的粮价确实非常便宜,不买白不买。
  “童大人!童大人!”
  忽听得一个蹩脚声音。
  童笠回头看去,只见几个弗朗机人走了过来,为首一人正是之前的吕宋总督马丁。
  这弗朗机人倒也比较实际,一看大势已去,这身份马上就能够换过来,童大人叫得可是一点也不觉得别扭,这一点跟汉人倒是有些不太一样,若是汉人的话,一旦被打败了,死也不会待在这里。
  太丢人了。
  “马丁先生。”
  童笠拱手一礼。
  马丁回得一礼,然后道:“童大人,你为何阻止黑奴进入吕宋?如今吕宋的粮食卖得这么好,就应该多买一些奴隶来耕地,这样才能够赚更多的钱,这不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童笠笑道:“我知道,但是我更愿意将土地留给汉人。”
  “为什么?”马丁很不理解,“还是你打算从大明购买奴隶?我怎没听说你们大明还卖奴隶?”
  童笠摇摇头道:“我们会从大明迁徙一些人来这里耕地。”
  马丁道:“那些人耕地只需要交税,这可没有奴隶赚钱,奴隶种得粮食可都是我们的。”
  童笠道:“但是我大明还有很多饿肚子得百姓。”
  马丁一脸夸张表情道:“你是在做善事吗?”
  童笠笑道:“这是我们的朝廷决定的。”
  “......!”
  马丁摇摇头道:“这我真不能理解。”
  童笠呵呵道:“慢慢你就会理解。”
  吕宋的繁荣,导致奴隶买卖渐渐兴起,但是童笠突然下令,禁止了九成的奴隶交易,只有一些女奴可以进入吕宋,对此马丁很不理解。
  繁荣的农业市场,若有黑奴加入,那真是如虎添翼。
  但童笠不是一个商人,他是一个官员,而且是一个明朝官员,对于田地有着深厚得感情,他一看这么肥沃土地,那肯定是便宜自家百姓,这商人少赚一点,但是能够解决国内很多问题。
  当然,他也担心黑奴一旦太多,会面临治安问题,毕竟沟通都成问题,他到底还是信任自己人。
  ......
  景德镇。
  “忍忍忍忍忍个屁。谋谋,你到底会不会当这大总管,不会当,就让我来当,人家如今都已经骑到我们头上,你还忍甚么,咱们立刻召集人马与他们干一仗,岂不快哉。”
  徐继荣在大厅中,激动地直蹦跶。
  他原本带着刘荩谋、朱立枝、关小杰他们四处去装逼,自万历决定让三王子就读小伯爷学院,他确实是风光无限,许多人都想将孩子送去小伯爷学院。
  可是在途中,刘荩谋接到命令,让他去景德镇主持大局,徐继荣也屁颠屁颠的跟来了,而他就是来干架的,毕竟他的生活太悠闲了,他需要一点刺激。
  上回宁夏,他就撒了一泡尿,啥也没干,好生失望。
  刘荩谋头疼不已,道:“你不懂就闭嘴,这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以为这是京城吗?”
  “我呸!”
  徐继荣昂这脸道:“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简直就是狗屁,想当初我跟淡淡在宁夏生擒哱拜,你又怎说?”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刘荩谋暗自嘀咕一句,又向朱立枝投去两道求助的眼神。
  朱立枝道:“这是人家风驰集团的事,与你何干。”
  徐继荣道:“我是大股东,咋没关系了,你们不干就退到一边去,本小伯爷亲自动手,我就不信以我小伯爷的本事,连几个小刁民都解决不了。春春。”
  “少爷有何吩咐?”徐春赶忙上前来。
  徐继荣道:“立刻召集人马,本小伯爷要杀回去。”
  “......!”
  徐春听得浑身一颤。
  刘荩谋道:“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么,此事比较复杂,不能轻举妄动。”
  徐继荣只觉莫大的委屈,道:“这有啥复杂的,人家来打咱,咱要就跑,要就打回去,可是以我小伯爷现在的身份,我怎么能够逃跑,当然得打回去。”
  刘荩谋、朱立枝一阵无语。
  关小杰突然问道:“万一没打过咋办?”
  嗖地一声,徐继荣坐在了关小杰身边,一手捏住关小杰那肥肥得脸颊,“小杰,你不信我?”
  “信信信!”
  这脸在他人手,关小杰忙不迭点头。
  正当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将一封信递上,“大总管,京城来信了。”
  刘荩谋赶忙一把拿过来,拆开一看,顿时满脸尴尬。
  徐继荣凑过来,道:“淡淡咋说?”
  刘荩谋瞧了眼徐继荣,突然干笑道:“你们京城双愚果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啥意思?”徐继荣问道。
  刘荩谋尴尬道:“就是...就是跟他们干。”
  徐继荣愣了下,旋即哈哈大笑道:“我说什么来着,你们根本就不懂,这大总管还是我来当吧。哇哈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