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曾经的屠龙者,如今变成了恶龙。
  此句话讲得其实就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道理,只不过换个方式,显得更加形象化一点,那么换而言之,这种关系其实是可逆的,可变化得,关键就看你的屁股坐在哪里。
  恶龙亦可变成屠龙者。
  而万历现在就正在经历这个过程。
  毕竟利益就那么多,作为利益集团得老大,他虽是占据着最大块的,但这只是他对比每一个单独得个体,一旦这些个体集中起来,那么所占据得利益远比他要多。
  并且对他造成巨大得牵制力,他渴望挣脱束缚。
  那么他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路就是更加穷凶极恶的收割韭菜,与利益集团展开收割竞赛,看谁掠夺得多。
  而另一条路就是自己先调转身份,与韭菜站在一边,粉碎旧利益集团,重新建立新得秩序。
  在获得郭淡的技术支持下,他果断选择后者。
  因为展开收割竞赛,他是难以挣脱束缚,他在收割韭菜得时候,别人也在收割,这就是为什么皇帝昏庸时,利益群体将会剧烈膨胀,皇帝不一定能够竞争过整个利益集团,而重新建立秩序,至少在他在位期间,他的权力将可以匹配太祖。
  这一笔账并不难算。
  万历摇身一变,就成为韭菜的代言人,这恰恰就是官僚集团没有想到原因,万历会利用锦衣卫煽动士兵发生兵变,几乎就没有哪个统治者这么干过。
  因为聪明得统治者,都知道这可能会给整个国家造成灭顶之灾。
  这会造成翻天覆地得变化。
  且所有的道德、秩序都可能会彻底崩溃,剩下得就只有赤裸裸的人性和扭曲的面孔。
  万历身为帝王,身为张居正得学生,自然深谙其中道理,但是他有着郭淡这位知己,郭淡能够将蛋糕做得更大,从未获取更多的利益,来迅速抚平这些伤口。
  辽东镇的繁荣,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官僚集团也终于看清万历的真正面目,其实在播州、宁夏之役,大家都想到万历肯定跟他们清算,但他们当时只是认为万历会选择反对他的几个特定的对象,或者说朝中党派,绝不会动摇基本盘的。
  他们完全预判错误。
  太原、大同发生兵变,他们对此是束手无策,因为士兵们跟将领们是离心离德,关键皇帝也不会派兵镇压,皇帝已经传令太原,将在太原、大同推行新兵制。
  ......
  一诺牙行!
  “二位郭夫人急着找咱家前来,是为何事呀?”
  张诚有些疑惑地看着徐姑姑和寇涴纱。
  徐姑姑面泛忧虑道:“內相,如今边军九镇情势是非常乐观,但是我以为这会加重南方的局势恶化。”
  张诚听得眉头一皱,立刻便明白过来,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将会集中势力在南方来阻止我们。”
  徐姑姑点点头道:“南方乃是我大明粮草所在,没有南方的支持,边军九镇也是难以安定,他们极有可能会选择围魏救赵,故此我建议陛下暗中从播州调派更多军队进入景德镇,同时批准我们立刻从卫辉府运送更多火器过去,我怕到时情况不对劲,他们会选择阻断卫辉府与南方的联系。”
  ......
  而此时作为救火队的郭淡,已经与方逢时马不停蹄地赶往太原。
  万历还是很保护郭淡的,他在确定太原、大同都在控制之中,并且还委任吴惟忠去到太原坐镇,然后再传旨让郭淡火速赶往那边。
  “方尚书,这是有关太原、大同的防卫图,反正现在也没啥事,您何不先布置好。”
  马车内,郭淡将一沓厚厚得资料甩给方逢时。
  方逢时怒道:“岂有此理,这又不是去投胎,你犯得着这么急么。”
  郭淡道:“您现在也没事啊!”
  方逢时道:“老夫这一把年纪了,这马车颠着骨头都快散架了,哪还有心情看这些。”
  郭淡讪笑道:“是是是,是我没有体谅方尚书,但这又不是太难得事,您就随便看看,赶紧安排好,不然的话,我还得等着您做好安排,才能够走,我这都打算回去过年。”
  方逢时好气又好笑道:“你等老夫?你凭什么等老夫,太原、大同可不比辽东,你未必一个月就能够解决问题?”
  郭淡郁闷道:“一个月,这怎么可能,最多半个月。”
  “半...半个月?”方逢时神情一滞,目瞪口呆地看着郭淡。
  “对啊!”
  郭淡点点头,道:“所以您现在方便得话,就做好大致的安排,到时再去实地看一看,了解下边境的情况,然后再做做修改,剩下的就交给吴老将军去执行,咱们早点回京。”
  一向雷厉风行的方逢时,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嫌弃得一日,“你...你说得都是真的,可别骗老夫。”
  郭淡道:“方尚书可知我的胜利诀窍是什么吗?就是我的效率要远胜于朝廷,就是这么简单,这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方逢时没有办法,只能拿起资料看了起来,这一看,知道郭淡准备的是非常充分,上面得资料非常是非常详细,绝对比兵部得资料要更加详细。
  看着看着便就入神了,也不觉马车颠簸。
  其实从辽东赶往太原,也非几日能够赶到得,有充足得世间给方逢时。
  等到他们来到太原时,迎接他们是一个知天命的老者,虽然须发苍白,但却是精神矍铄,一双虎目是炯炯有神,锐利无比,面容刚毅,不苟言笑。
  老者见到方逢时,赶忙上前行得一礼,“吴惟忠见过尚书大人。”
  这可是他以前的老首长啊!
  方逢时见到旧部下,不禁也是非常开心,抚须笑道:“吴将军,无须多礼。”
  他就是吴惟忠啊!郭淡也抱拳一礼道:“郭淡见过吴将军。”
  吴惟忠头回见到郭淡,而他之前以为郭淡只是方逢时的身边的书童,这也怪郭淡对于衣食住行这个没啥高要求,穿得是非常是普通,反正干净整洁就行。
  “你...你就是郭淡?”
  吴惟忠上下打量着。
  “对。”
  郭淡尴尬一笑。
  方逢时呵呵道:“吴将军,后生可畏。”
  “是...是啊!后生可畏。”
  吴惟忠点点头,他虽然是第一回见到郭淡,但是他在播州,已经听说无数个关于郭淡的故事,只觉此人真乃天纵奇才,他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得感觉。
  郭淡突然往不远处瞅了眼,然后又道:“方尚书,吴将军,我先不打扰你们叙旧,晚上我会设宴宴请二位。”
  吴惟忠点点头,可突然又觉得不对劲,这是太原,又不是你家,你怎么说得跟主人似得。
  可想想他的财富,一切也就释然,就这财富,上哪不是主场。
  方逢时瞧了眼不远处,只见几个商人站在那里,于是点点头道:“你去忙吧。”
  “失陪了!”
  郭淡拱手一礼,可刚走两步,他又折回来,问道:“吴将军,冒昧问一句,这里应该安全吧?”
  吴惟忠愣了下,点头道:“郭顾问请放心,这里非常安全。”
  “那我就放心了,失陪。”
  郭淡颔首一礼,然后便离开了。
  吴惟忠惊讶地看着郭淡道:“想不到他如此年轻。”
  方逢时哈哈笑道:“曾几何时,我也与你一样,但后来我便想明白了,如我们这老头,哪有他那魄力,他干得事,还是年轻人干得。”
  吴惟忠笑着点点头道:“尚书大人言之有理。”
  ......
  “总经理!”
  胡渡、秦大龙、许寒三人向郭淡拱手一礼。
  郭淡点点头,道:“准备的怎么样?”
  “总经理请放心,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那赶紧带我过去。”
  郭淡笑道:“我已经在方尚书面前夸下海口,半个月搞定一切,但愿你们不会令我食言。”
  胡渡笑道:“以总经理得能力,半个月都用不着。”
  “所以我说得是最多半个月。”
  “哈哈......!”
  太原可是胡渡、许寒他们这些晋商得大本营,他们带着郭淡来到一间大宅院内,正中间的墙上挂着的可不是什么名画,而是一幅地图。
  许寒道:“总经理,这是我们山西境内目前所知的煤铁矿,而其中多半都是当地的权贵霸占着,因为一般得地主也是难以从事采矿行业,唯有那些拥有权力得显贵,才能够奴役百姓采矿,剩余得多半都是朝廷控制着。”
  郭淡笑道:“这么多煤铁矿,足够将太原、大同所有的军队给塞进去。”
  胡渡笑道:“就是翻一倍都不在话下。”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资金准备的怎么样?”
  胡渡道:“由于总经理给我们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我们也是临时找了一些经常去卫辉府做买卖的商人,从他们手中借了一些钱过来,一共准备了三十万两。”
  “差不多了。”
  郭淡点点头,又向秦大龙道:“大峡谷方面准备的怎么样?”
  秦大龙赶紧展开一幅图纸,道:“总经理,这是我们的人根据煤铁矿的位置,画得规划图,这上面黑点,就是我们最好得作坊位置,因为这附近就有煤铁矿,而这上面的红线是轨道路线,还通向码头,届时我们会在这里生产铁片,然后运回卫辉府加工成火器。”
  郭淡道:“已经施工了吗?”
  秦大龙讪讪道:“总经理,这些煤铁矿目前还是属于别人得。”
  “这倒也是。”
  “不过陈平的建筑团队已经来到这里,随时可以动工。”
  “成本问题计算出来了没?”郭淡又问道。
  秦大龙道:“成本当然比在卫辉府要高一些,毕竟这中间还得算上运费,但是根据信行得计算,这里得煤铁矿更好开采,以及人工更加便宜,其实成本也没有高多少,但是产量却能够翻上五倍。”
  “待会将信行的数据拿给我。”
  “知道。”
  “如今方尚书来了,马上就会推行新政,你们赶紧安排人准备招工。”
  “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