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大炮释兵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将军控制边军的利益在哪里?
  无非也就是军饷、粮草、盐、军备等物资。
  这些都让你控制住了。
  那我们李家去玩泥巴么。
  此时李如梅有一种冤大头的感觉。
  “郭...郭顾问,您...您说的都是真的么?”
  秦得倚的语气顿时变了。
  哥!
  你就是我哥啊!
  郭淡笑道:“将军先勿着急,在下这都还没有说完,其实不仅仅是辽东地区,因为辽东地区太小了一点,而我们一诺粮行一旦成立,手中就包括播州、宁夏、吕宋、澎湖,同时我们又可以从交趾、福州、广州、日本、朝鲜、等所有所有沿海地区购买粮草。
  在不久的将来,各个边镇的粮草都将由我们一诺粮行负责供应,而陛下之所以答应在下的建议,全都因为是宁夏之役。相信各位也都知道,宁夏之役之所以爆发,就是因为文官控制一切军备,那巡抚党馨因一己私利,削减宁夏将士的军备,从而给予哱拜可乘之机。
  而关于这一点,相信辽东军更是深有体会,当初就是因为那些文官反对,而导致辽东军无法再继续从卫辉府采购世上最优良的军备。陛下认为边镇关乎国家安危,决不能任由那些文官任意妄为,寒了三军将士的心,等到我们一诺粮行成立之后,我相信各位将军是绝不会让我们的士兵再饿着肚子打仗。”
  “陛下圣明!”
  “陛下圣明啊!”
  秦得倚立刻高呼起来。
  鉴于对文官那刻骨铭心的仇恨,他们当然是举双手支持。
  如此一来,他们再也不用看文官的脸色。
  爽啊!
  可李如梅怎么也爽不起来,突然问道:“郭顾问,倘若辽东军的粮草都由吕宋那边供应,那辽东地区得屯田该怎么办?”
  秦得倚他们闻言,立刻又都看向郭淡。
  其实屯田已经所剩无几,早已经被他们这些边军将领,以及地方豪绅给霸占了,然后他们再出售给朝廷,换取对军队的控制,以及其它当地所需得生活物资。
  这里面的水深得很。
  但如果郭淡一年就弄个一百万石粮食过来,那他们的粮食卖给谁?
  卖给建州好男儿么?
  郭淡笑道:“将军请放心,到时我们一诺粮行也会从辽东地区购买粮食,当然,当地的大地主亦可拿田地入股一诺粮行,大家一起赚更多的钱。”
  这关系可就很微妙了。
  退一步说,如果一诺粮行不买当地的粮食,他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现在问题就是不知道郭淡一年送多少粮食过来。
  要是真如他所言?这粮价可就是郭淡说了算,其中也包括盐价、油价、茶价。
  这么算下来,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拿田地入股一诺粮行。
  不然的话?太没有安全感。
  根据郭淡的话?将来朝廷只会从一诺粮行采购军粮?当地的粮食也得通过一诺粮行,不可以直接出售给军队。
  等于这里可就不是他们说了算。
  郭淡左右看了眼,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浅饮一口?道:“各位将军,其实关于此事,确确实实是我连累了各位?我也绝不会推卸责任?也必定会拿出足够的诚意来补偿各位的损失。”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又道:“但若是没有私养家兵这些事?那些文官也找不到借口来弹劾各位将军。”
  李如梅心中一凛?侧目看向郭淡,心知,这根本就是为他们准备的鸿门宴。
  郭淡笑道:“当今天子文韬武略,英明神武,这心里其实清楚的很?知道这事是怨不得各位将军?故而在之前很长的时间内?陛下都没有搭理那些文官?坚定的支持各位将军,只是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才罢免各位的官职。
  可话说回来?要是国库充盈,军饷能够准时发放,各位将军也就不会自己出钱保家卫国。然而,各位的一片赤子之心,却换得冷酷无情的弹劾,陛下也是甚感内疚。
  这其实也是成立一诺粮行的一个原因,陛下要重振我大明武威,要给予军队足够的支持,再也不能让我三军将士,让任何一个士兵受到半点委屈。”
  李如梅听得一哆嗦,急忙起身抱拳道:“陛下恁地体谅臣等,臣有负圣恩。”
  秦得倚他们也急忙起身,拱手道:“卑职有负圣恩。”
  他们就是再傻,也能够听出这弦外之音。
  郭淡这话可得分两头说,是我连累了你们,我也愿意补偿你们,但你们自己要是问心无愧的话,那可也不会被人弹劾。
  皇帝是支持你们的,但是你们也要记着,皇帝罢免你们的意思,就是决不允许你们私养家兵。
  而且郭淡话也说得非常明确,以前是朝廷的错,故此皇帝才既往不咎,如今有了一诺粮行,你们可就不能再这么干了。
  不让任何一个士兵受到半点委屈,这指得是谁,不是敌人,而是他们。
  那些兵户都被他们这将军,当地的豪绅和朝中权贵当成家奴在用。
  “哎呦!各位将军这是干什么,这一切都是在下的错,请受郭淡一礼。”
  郭淡也是赶紧起身,躬身回敬一礼。
  等到再度坐下之后,李如梅他们的后背已然湿透,仿佛是刚从鬼门关回来似得。
  郭淡突然问道:“对了!李将军,我听说外面在打仗。”
  李如梅一怔,道:“是...是的,是他们女真族内部得矛盾。”他心里却在犯嘀咕,郭淡这是不是在暗示,他们准备挑起战争。
  郭淡哦了一声,又道:“那我们大明要不要参战?”
  李如梅忙道:“这...这跟我大明没有关系,不过我们一直都在关注着,若有风吹草动,我军绝不会令他们得逞。”
  “这样啊!”
  郭淡道:“将军,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们也混进去打一打?”
  秦得倚看怪物一般的看郭淡,大哥,这可是战争,您这说得比做买卖还要轻松一些。
  李如梅已经吓坏了,问道:“朝廷要对女真用兵么?”
  “那倒没有。”
  郭淡讪讪一笑,道:“是这样得,你应该知道,你哥哥最近拿着我大峡谷的新式火器,在南边那是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可惜那边敌人实在是太弱了一点,不堪一击,而且狭隘的地形难以发挥出火器的威力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故此我想拿到辽东这边试试看,如今将军有办法让我们也参一脚进去,那我马上就可以从大峡谷调一万门火炮,十万条最新式鸟铳过来。”
  “一...一万门火炮?”
  秦得倚声音都在发颤。
  郭淡笑道:“将来我们大峡谷可是要供应所有的边军,这一万门火炮还真不算什么,如果需要的话,朝廷甚至还能够派三百艘装置火炮的战舰加入进来,咱们海陆两线作战,打一场酣畅淋漓得大战。”
  三百艘战舰?小小女真,至于你这么穷凶极恶吗?
  李如梅听得是目瞪口呆。
  “郭顾问,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试试看,这万炮齐轰,能不能将一个城给撸平了。你们是不知道,在播州的时候,他们要塞实在是有些脆,一百门火炮就能够摧毁,据说最多就是三百门火炮齐发,这难以看出火炮真正的威力。”
  什么不知道,关于播州之役,他们都是非常清楚的,李如松打得仗,李如梅不可能不知道啊。
  当时那战报可真是吓坏了他们。
  强大的播州,在大峡谷的火器下,顷刻间,是灰飞烟灭。
  让他们去打,就那点兵力,不得打个好几年。
  又听郭淡小声嘀咕道:“这要不打仗,朝廷也没有理由采购太多的火炮啊!”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丫真不愧是一个商人。
  李如梅当即冒出一头冷汗来,心里着实为那建州男儿捏了一般冷汗,遇到这么个奸商,为了卖点火炮竟然要将建州给撸平了。
  可真是丧尽天良。
  过分啊!
  这真得有些过分啊!
  李如梅颤颤巍巍道:“郭顾问,你可能是有所误会,那建州女真一直臣服我大明,若遇战事,陛下也可以调派他们前去征战,咱们真没有理由去打他们。”
  事实也是如此,建州也是属于大明版图,努尔哈赤也算是明朝官员。
  “是...是这样吗?”
  郭淡故作不知。
  李如梅连连点头,道:“是的。”
  “那蒙古呢?”
  郭淡又问道:“蒙古不是很跳吗?”
  李如梅讪讪道:“经过我军这些年对外征战,这周边蒙古势力也已经不成气候,即便要打,也不需要万门火炮去打。另外,这...这是陛下的意思么?”
  郭淡低声道:“将军,宁远伯可是大峡谷的大股东,打仗的话,李家也是挣钱得。”
  这是一个神经病吧!
  李如梅都快要哭了,他们李家玩这一手,玩得已经是炉火纯青,可郭淡这一番话,真是刷新了他的下限,是穷凶极恶,他们到底也是根据局势来的,而郭淡摆明就是要打,完全不讲道理,当然,有一万门火炮,似乎也不需要讲什么道理,道:“这...这我知道,但是...但是暂时真的没仗可打。”
  其实要打也是可以打的,但问题是你这太恐怖了,动不动调万门火炮来打,这哪是打仗,你这是要毁灭一切,可是周边势力跟李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那行吧。”
  郭淡是一脸惆怅啊!
  其实他是在告诉李如梅他们,皇帝能够立刻调集一万门火炮过来打蒙古、女真,也能够立刻调集一万门火炮来打你们。
  各位将军,时代变了。
  一万门火炮,足够取代你们。
  别将自己太当回事了。
  如今好处给了你们,这该放下的也就该放下了。
  大棒加红枣,是永不过时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