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敌人永远在内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关于先礼后兵的作战思想跟新兵制,其实是相辅相成得。
  尤其是针对当下北方的局势,那蒙古已经不成气候,女真也尚未统一,都是一个个部落,或者小政权,那么大明针对任何一个北方的政权得优势,就是在于大明的纵深,你们就是再狠,这一巴掌也是扇不死我的。
  那么现在的战略思想,就是先我主动示好,道德上我占据制高点,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你这一巴掌打过来,那我就要你的命。
  只要有一方动手,那大家就别BB。
  而事实就是你肯定打不死我的,但我要集全国之力,那我绝对能够弄死你。
  这其实还是大棒加红枣的威吓战略,增加对方发动战争代价,你打之前要考虑清楚。
  也可见大明的问题,从来都是在内部,不在于外面,在这个大航海时代,真正的威胁,其实是在西方,但西方现在也才刚刚崛起,还没有跨洋跟大明作战的本钱。
  有足够的时间给大明。
  那么只要稳定住内部,一切外部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什么女真,郭淡真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只要把自己做好,他们要么加入,要么死,没有第三个选择,如果自己都做不好,那也不需要去劳烦人家女真来动手,就是那驿站小兵都能够灭你。
  对于中原王朝而言,内部永远最关键的。
  那么改革自然就是重中之重。
  朱元璋曾自豪的说道:“吾养兵百万,不费百姓一粒米。”
  他引以为豪的卫所制,其实也是参照隋唐时期的府兵制,加以改进。当然,二者的结局那也是高度像似,都是因为土地兼并,士兵地位卑微,从而导致士气低迷,战斗力低下,大量兵户逃亡,然后进入恶性循环,不可避免的走向募兵制。
  除非再来一次土地再分配,否则的话,是不可能再回卫所制。
  但是纵观历史,要想土地再分配的前提,那就是必须经历过一场大战,新政权的成立,才能够推动土地改革,否则的话,这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郭淡为什么能够推动自己的改革,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他不管在哪里,他都鼓励兼并土地,他鼓励大农场主,他将大农主的非法的土地,都给算成他们合法土地。
  在这个基础之上,大地主们才愿意跟他合作,也愿意对此做出一些妥协,比如说消除佃农制。
  当然,郭淡自己是非常愿意这么做,如果百姓人人都有土地,那工商业怎么发展,另外,大家都种粮食,手里都是同样的货物,交易的空间就非常狭小,无法形成商品经济。
  在这种情况下,卫所制正式进入寿终正寝得程序中。
  一场由方逢时主持得军制改革,在辽东镇拉开了序幕。
  首先就是要确立新制度。
  第一步,就是提升总兵的权力,军队的指挥权都归总兵。
  毕竟兵力就这么多,要是再限制总兵,那真得就没法打了。
  以前每个军镇都有太监监军,但如今这个制度也将废弃,万历不会再派太监监军。
  虽然提升了总兵得权力,但万历借着郭淡手段将财政给全部收回来。
  军饷统一由朝廷拨款,士兵们自己去一诺钱庄领取。
  粮草由一诺粮行控制。
  后勤也将交予风驰集团。
  换而言之,总兵就只负责领兵打仗,其它的都不管。
  就没有派太监监军得必要。
  当然,万历还是会派太监去得,但却是守着钱库,负责记账,跟其它地方一样,几乎所有得金库,都是万历的人在负责监管,只是使用权在郭淡手里。
  这让李如梅他们稍感欣慰,至少不会有太监来教他怎么打仗。
  这军令还是在皇帝手中,总兵可不能自己决定发动战争,毕竟战争只是政治得延续,这打不打就还得由皇帝和文官来决定。
  其次,加强基层管理,毕竟是募征合一,一旦发生战事,就要立刻进入全民皆兵的状态,故此在总兵之下,还会设立一个庞大的基层组织,专门负责调动百姓参战。
  而这个基层组织,就是由当地的豪绅、大地主组建起来的。
  郭淡这么安排的用意非常简单,他就看一旦辽东失守,谁的损失最大,就让谁来负责这个基层组织。
  讲国家荣誉,这个真的有些虚,谁能保证他们心里在想什么,郭淡就只相信利益,他一方面给予大规模免税,帮他们搭建农场品市场,然后告诉他们,你们现在干得事,就是在捍卫自己的一切利益。
  最后,加强军事训练,加强军纪,要建立起一整套完善的训练制度,确保每个服役士兵都得到充分的训练。
  这些事虽然是郭淡与方逢时商量好的,但都是方逢时在主持,郭淡自己主要负责对外宣传。
  宣传就不需要讲什么制度,咱就讲钱。
  废兵户,新待遇。
  几乎在一瞬间,曾今被大家唾弃,百姓闻之色变的职业,立刻就变成一个香饽饽。
  世上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职业。
  这让辽东士兵们顿时患得患失,以前他们都是被迫参军,而如今......!
  老大!我想留任!
  但这好事往往就轮不到他们,这一万常备军,那必须要保证弓马娴熟,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论真正的实力,也都是将军们的家兵最强,大多数留任的也都是这些家兵。
  可家兵一旦留任,那变成国家军队,因为发军饷给他们的不再是将军,而是国家。
  那么退下来得士兵,该怎么办?
  要是不管的话,将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对于这一点,郭淡来来回回也就一招,那就是大兴土木。
  兵力减少,这防御工事就一定要加固,并且要专门为火炮的普及修改防御工事,故此郭淡就立刻召集一部分人去修建这些防御工事,当然,这是要给钱的,可不是奴役。
  风驰集团将会在这里修建一个大港口和一个造船厂。
  另外,一诺粮行也需要招不少人。
  这都是早就计划好的。
  然而,这一切对于朝中大臣而言,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可真是太快了。
  他们事先就已经预判到到,皇帝可能是要整顿军队,兵部三巨头全部出动,肯定是有大动作。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皇帝是要颠覆整个军制,而且已经是在执行中。
  对此朝中没有开过任何一个会议。
  大臣们都不知道这改革是怎么回事,还只能自己去打听。
  当他们得知郭淡将会成立一诺粮行的事,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因为朝中许多大臣与边镇利益那可是息息相关的,每拨出一笔军饷,他们就得捞一笔走,一旦户部直接通过一诺钱庄和一诺粮行发放军饷,那他们怎么捞钱?
  这将会伤及到整个利益集团的利益。
  而且,废除兵户、匠户制度,乃是有违祖制。
  后知后觉得他们,开始疯狂的上奏,要求皇帝立刻停止改革,并且召开朝会商议此事。
  可万历却躲在深宫,坚决不出来。
  这事他已经考虑的非常透彻,就是要改,既然如此何必跑出去跟他们打嘴仗。
  他现在是要拖着。
  武清候府。
  “这是一个阴谋!这一切都是阴谋啊!”
  莫若友是激动万分道。
  陈胤兆沮丧道:“我们早就应该想到,关于郭淡赠送股份一事,又不是什么秘密,那李成梁早已是大峡谷的大股东,怎么突然就闹起来了,还对那些交易细节知道的那么清楚,这肯定是陛下故意为之。”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李高叹了口气,道:“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陛下已经彻底控制住辽东镇,而蓟州、宣府也都在效仿辽东,进行军制改革,那么其它边镇也都无力回天。”
  他们原本与那些大地主有着密切关系,并且他们在当地也都有土地,这一免税,大家肯定都靠向皇帝。
  控制住这三个大军事重镇,其它军镇哪里还敢闹,而且,要闹,也是士兵们自个闹,因为万历和郭淡已经安排人去各大军镇宣传新兵制。
  这么好的待遇,简直就是从地狱上到天堂,士兵肯定是站在皇帝这边的。
  正当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在陈胤兆耳边说了几句。
  “此事当真?”
  陈胤兆面色骇然。
  那人道:“千真万确?”
  李高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胤兆道:“建昌的渔民和农夫认为风驰集团占据河道,破坏了当地的渔牧和农业灌溉,于是在愤怒之下,捣毁了风驰集团在建昌得港口,烧毁了风驰集团在当地建设的仓库。”
  李高不由得面色一惊。
  ......
  乾清宫。
  “真得是风驰集团霸占河道引起的民怨吗?”
  万历阴沉着脸问道。
  田义道:“回禀陛下,此事的背后有着诸多势力参与,其中是以漕运为主,还有当地盐商,也许还涉及到荆王府。”
  董平道:“陛下,根据目前的消息来看,南边的情势可能不太乐观,根据我们所得知得消息,漕运方面可能会采取突然罢运,而盐商方面也停止食盐销售,以便于引起恐慌,然后再借此逼迫陛下惩罚风驰集团。”
  张诚立刻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糟糕了,目前朝中许多大臣、权贵对于军制改革一事,是甚为不满,他们极有可能会支持漕运。”
  万历问道:“一诺牙行有什么行动?”
  董平道:“一诺牙行只是调派了大总管刘荩谋前往景德镇,加强对钱庄的保护,随行的还有那小伯爷徐继荣,朱立枝和关小杰。但是一诺牙行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袭击风驰集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