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智若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求推荐,求收藏)
  回到寇府,寇守信还真的是先询问郭淡,想听听他的想法,他其实对于这笔买卖已经不是很抱希望,他更多的是希望郭淡能够开窍,这一点跟徐梦晹(yi,第四声)很像,可事与愿违,郭淡并未参与谈判。
  只能说天意如此,寇守信也只能认命啊!
  而郭淡回答的也是非常消极,他并不想涉及到这桩买卖,他甚至都希望寇家拿不下这桩买卖,因为他不想跟徐梦晹有太多的瓜葛,毕竟对方是知道他的底细,而他又不愿意再回到前世的那种生活,他对于现状是非常满意的,打打酱油什么的。
  郭淡走后,寇涴纱才向寇义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
  寇义叹了口气道:“正如大小姐预计的那般,我们面对柳家,毫无优势可言。”
  他并没有细说,因为寇家与柳家是知根知底,不用说也知道对方会怎么说,无非就是渠道、资源,以及人脉,这些恰恰都是寇家非常欠缺的。
  寇涴纱轻轻一叹,道:“这一笔买卖来的真不是时候,若是再晚个几年,我们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要是让柳家拿下这笔交易,那么之前陈楼一事对他们所造成的损失,也就算不得什么,我们寇家想要追赶,只怕更是困哪。”
  言下之意,就是放弃了。她心里是很清楚的,她在工作方面,是非常理性的,但其实她是非常不甘心的。
  寇守信苦笑道:“女儿啊,记得为父很早以前就教过你,这买卖上的事,是不能强求的。”
  ......
  翌日一早,郭淡就出得门去,他现在只希望早点解决徐继荣一事,以免夜长梦多,对此他当然是充满信心,他曾经的信念就是世上没有卖不出的商品。
  但是他并未去到伯爵府,而是直接去到西城门,等他来到西城外时,那徐继荣的马车已经路旁久候多时。
  上得马车,气氛是相当诡异。
  徐继荣一直保持斜目怒瞪,但是又不说话,活脱脱一个大小孩。
  “小伯爷,你再这么瞪下去,小心眼睛会瞎掉的。”郭淡微笑道。
  瞎子?徐继荣赶紧眨了眨眼,又绷紧着脸道:“你究竟给我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这般相信你,还...还...。”
  他虽未说下去,但无非也就是狠狠的告诫过他一番,甚至于给出某种威胁,否则的话,他岂会来此等候,还让郭淡上他的马车。
  虽然他受迫于兴安伯的淫威,暂时就范,但他若不是心甘情愿的跟我合作,听从我的建议,只怕到时会横生波折,若想要成功,得先将这小子给摆平。郭淡心下微一沉吟,便已有计较,双手一摊,苦笑道:“小伯爷,就我这种书呆子,哪里有什么迷魂汤。”
  “倒也是的。”
  徐继荣点点头,非常直接道:“那为什么我爷爷会请你这废物来帮我呢?”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好在郭淡也不介意这个称呼,道:“你可有听过废废得正?”
  徐继荣摇摇头。
  对呀!他怎么懂得负负得正的道理。郭淡稍一沉吟,道:“其实主要是因为兴安伯跟我说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你说来听听。”徐继荣盘起腿来,颇感兴趣道。
  还真是一个小孩。郭淡道:“这个故事是讲在西北的一个小村子里,有着三个农家小子,个个都非常憨厚,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傻乎乎的,而在隔壁村里有着三个非常聪明的人,文武双全,大家都说他们将来能够出将入相。这三个聪明人就经常欺负那三个农家小子。终于有一天,那三个农家小子忍受不住,决定要反击,于是他们就约那三个聪明人来决斗。你道结果如何?”
  徐继荣道:“当然是聪明人那边赢了。”
  白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说个屁。郭淡笑道:“我原以为也是如此,但结果却是那三个农家小子赢了。”
  “怎么可能?”
  “这是你爷爷说得。”
  徐继荣立刻闭上嘴。
  郭淡又继续道:“你爷爷说这聪明人都非常自傲......。”
  徐继荣闻言,不禁黯然一叹道:“难怪爷爷总是说我太过自傲。”
  “.......!”
  郭淡是哭笑不得,你这个白痴,你那不是自傲,是傻。道:“这自傲的人,都喜欢别人听自己的,而蠢的人,更加愿意倾听别人的想法,所以当一对一的时候,那三个农家小子总是被欺负,但是当三对三的时候,三个农家小子非常齐心合力,但是三个聪明人却各自作战,因为他们都不愿意听别人的,故此他们被打得抱头鼠窜。”
  “你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
  徐继荣双眸向上,若有所思着,过得片刻,他突然问道:“我爷爷为什么跟你说这个故事?”
  郭淡道:“兴安伯的意思非常简单,当我们京城双废分开的时候,我们将会经常被人欺骗,唯有我们二人联手,才会变得强大。”
  徐继荣眨了眨眼,突然勃然大怒道:“你竟说我跟你一般废物,真是岂有此理。”
  郭淡似乎早有料到,立刻道:“不瞒小伯爷,当时我就是这么跟兴安伯说得,怎么能够将小伯爷跟我这个书呆子比。”
  “可不是么。”徐继荣郁闷道。
  郭淡道:“但是兴安伯就是兴安伯,他老人家满腹经纶,见多识广,懂得许多大道理。你可有听说‘大智若愚’这个成语。”
  “好像在哪里听过?”徐继荣不太确定道。
  你这书真是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比我这理科生都要差。
  不过既然徐继荣都不明白,那郭淡肯定也得装糊涂,不然这双废难以齐名,会产生距离感的,于是道:“当时兴安伯跟我说得时候,我也不明白,后来兴安伯解释给我听,其实这很容易理解的,大智,就是特别聪明,有着大智慧的人;若愚,就是像愚笨的人,连起来就是说,真正有大智慧的人,看上去就像笨人一般,正如那个故事一般,那三个聪明人,每时每刻都在计较着,谁来发号司令,谁是老大,他们每个人都只在乎自己,而不在乎别人,而三个农家小子,却知道他们只有团结才能够取胜,这就是大智若愚。
  兴安伯说我们两个都是大智若愚之人,只不过我们势单力薄,故而常常被人欺负,但是只要我们两个联手,那一定能够战无不胜,无往不利。”
  徐继荣道:“可我瞅你不像似聪明人。”
  “这不就是大智若愚么,你要看我像聪明人,那我其实就是一个笨人。”
  “......!”
  徐继荣眨了眨眼,问道:“那你瞅我呢?”
  “我瞅小伯爷那是相当愚蠢。”郭淡是一本正经说道,心里却在哭泣,真不容易,可算是说出这句心里话了。
  “你看人还挺准的啊!”徐继荣哈哈一笑,又道:“既然是爷爷说得,那定是没有错的。”
  “那是,那是。”
  郭淡拼命的忍住笑意,但着实难以忍不住,他赶紧抽出折扇,打开来,企图遮掩一下。
  “闲得蛋疼?”
  徐继荣瞅了眼扇面,好奇道:“此话何意?”
  “呃...此乃...此乃一道菜名也。”
  “菜名?”
  徐继荣问道:“此菜名怎恁地古怪?”
  “这...这是谐音玩法。”郭淡是绞尽脑汁的忽悠道:“这‘闲’通咸味的‘咸’,疼通竹筒的‘筒’,蛋筒,也就是说将蛋饼做成筒形,连起来就是咸的蛋筒。”
  “这道菜我倒是没有吃过。”
  徐继荣眨了眨眼,突然想起什么似得,也从腰间抽出一把扇子来,打开来,嘿嘿道:“我也有。”
  郭淡一瞅,见是折扇下画着两个痴男怨女在月下倾诉相思之情,不对,郭淡仔细一瞅,顿时吸得一口冷气,原来不是谈情说爱,而是在月下行那羞羞之事。
  这竟是一幅春宫图。
  只不过那画者是别出心裁,隐藏的非常好,若不近距离,仔细去看,还真看不出来,然而,一旦看出来,那又是另外一幅画。
  此画真是精妙无比啊!见多识广的郭淡不禁都暗自称妙,只觉这大明还真是藏龙卧虎,竟有人已经达到这般境界。
  徐继荣瞧郭淡那模样,得意洋洋道:“比起你那‘闲得蛋疼’,我这扇子如何?”
  “妙哉,妙哉!”
  郭淡大拇指一竖,道:“真是没有想到小伯爷竟有如此高大上的品味,郭淡真是佩服万分。”
  徐继荣哈哈一笑,突然又问道:“何谓高大上?”
  郭淡哦了一声,“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高端大气上档次?”徐继荣听得目光急闪,心花怒放道:“好一个高大上,用来形容本小伯爷,那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哈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