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拆分艺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就已经有近万两之多!”
  待周丰、曹达离开之后,寇涴纱立刻算了算,不免大吃一惊。
  片刻间,就进账近万两,这真是在做买卖吗?
  寇涴纱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在干违法的买卖。
  因为正当买卖,哪有这么挣钱的。
  过得片刻,寇涴纱见郭淡没有任何反应,偏头一看,只见郭淡正拿着一个本子在看着,于是问道:“夫君,你在看什么?”
  郭淡抬起头来,道:“我在看一张桌子最多可以放多少道菜。如今这主菜差不多已经定下来了,但是还有一些凉菜和汤菜未定,我寻思着,这应该也能够可以赚个小几千两。”
  “......。”
  寇涴纱彻底呆住了。
  你至于么。
  这一张桌子你都要拆开来卖。
  原本是承包整个宴席的,方才经曹达那么一打岔,无形中变成一道菜一道菜的卖。
  这利润是在成倍增加啊!
  而这个基数已经是达到千两之多。
  这真是太恐怖了!
  未等她从震惊中醒悟过来,郭淡突然又问道:“夫人,你可知宫中的餐桌有多大吗?”
  寇涴纱微微摇头,道:“这我也不知,夫君为何这般问?”
  郭淡道:“你想想看,如果是只能摆放十道菜的小餐桌,那么我们最多也就能够与三家酒楼合作,总不能说每张桌子的菜都不一样吧,这样的话,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换而言之,如果是大餐桌的话,那我们能够与更多的酒楼合作,关于这一点,我还得去跟內相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换成大号的餐桌。”
  寇涴纱彻底对郭淡无语了。
  只是一张餐桌而已。
  你如今这吃相也不是挺好看呀!
  然而,这才刚刚开始。
  就在今日,司礼监给予郭淡的那一纸契约终于曝光了!
  这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离谱。
  这真是太离谱了!
  自古以来,就从未听闻过这等事。
  这皇家办喜事,承包给民间的商人来办。
  我堂堂大明朝都已经穷成这样了吗?
  郭淡那边是早有准备,立刻就有不同的声音出现,说什么当今圣上爱民如子,为了减轻百姓的负担,特许司礼监与牙行合作,志在减少花费,光这份胸襟,这份魄力,这份仁爱,自古以来,哪个君王可比?
  百姓哪里知道其中那些肮脏的勾当,结果都信以为真,不然也没法解释,寇家又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别说跟皇室,连朝中大臣都没有丝毫关系。
  当然,这不可能一直捂得住,迟早会真相大白的,不过万历和郭淡在这一点上,是有着默契的,只要这钱到手,到时你们爱怎么说都行,钱没到手之前,谁敢瞎BB就弄死谁。
  ......
  柳家。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柳承变呆呆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着。
  想起前些天,他还要跑去跟郭淡下战书,只觉脸颊发烫。
  光这笔买卖,就已经充分的证明,郭淡当时真的没有在羞辱他,其实还给了他不少面子。
  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啊。
  其实这跟他们柳家半点关系都没有,但他兀自也觉得泰山压顶一般,喘不过气来。
  柳宗成目含关切的看着柳承变,叹了口气,道:“变儿,不要再去计较这些。”
  柳承变微微一怔,缓缓转过头,困惑看着爷爷。
  “其实爷爷早已经认输了,并且输得是心服口服。”柳宗成不免又是一声长叹,道:“但是令爷爷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本事还是远超爷爷的预计。”
  柳承变不甘心道:“爷爷的意思是,我们柳家就只能坐以待毙。”
  柳宗成呵呵道:“变儿,这是做买卖,又不是打仗,非得你死我活,既然争不过对方,那就不要去争,若他日再遇到寇家,咱们就退避三舍。”
  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遇到过很多比他强的对手,但是柳家成为第一牙行。
  这做买卖唯一的要诀,就是千万不要跟钱过不去,反之,就是最忌讳斗气。像华尔街的大佬们,经常看上去好像争得头破血流,但其实他们不是在斗气,而是他们算准这其中还是有利可图的,故此才会继续争下去,若是铁定亏本,他们绝不会争的,有上百亿在手中,想没面子都难啊!
  ......
  而此时的寇家牙行,已经被京城所有的大富商给挤爆了!
  他们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可算是等到今日了。
  如这种大富商,是真的不缺钱,他们拿着钱都不知道干嘛,因为有着太多的限制,连衣服上都不能刺绣,住得宅院也有限制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个花钱的机会,他们能不开心吗。
  郭淡坐在办公室内,看着一群吵得面红耳赤的珠宝商人,又狠狠瞪向一旁还在装无辜的寇义。
  寇义心慌慌道:“姑爷,你为何这般看着小人?”
  郭淡没好气道:“你那天说什么来着?我们牙行已经够大了,不需要再扩建了,你去门口那临时搭建的草棚瞧瞧,下面坐着的哪个人不能捏死你,还弄得我夫人只能回院中待着。”
  寇义委屈的都要哭了,他哪里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郭淡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你立刻去给我去打听清楚。”
  “是是是。”
  寇义连忙点头。
  郭淡又怒其不争的瞪他一眼,然后才将目光往屋中的那些珠宝商人脸上一扫,偷偷喝口茶水,轻咳两声,道:“各位长辈先静一静,静一静。”
  那四五个珠宝大商人,立刻望向郭淡。
  郭淡讪讪道:“我真不想打扰各位,但是这册封仪式已经是迫在眉睫,可是不能再拖了,你们这么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是耽误了事,那谁也担待不起。晚辈方才根据各位的争执,制定出一份方案来,你们看看是否可行?”
  说着,他拿出一份文案来,递给那些珠宝大商人。
  一旁的寇义很是纳闷,方才姑爷尽顾着训我去了,哪里写了什么方案啊!
  这当然是郭淡早就想好的,他作为主导,自然得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故此他早就有一份详细的计划,只不过不让他们争得面红耳赤,他们一定会觉得这方案不合理。
  果不其然,那些珠宝商人一一看过之后,虽然比自己的预想的要差上些许,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关键是若不接受这方案,那就永远谈不下来,这事可是不能耽误的。
  在郭淡的“调和”下,这些珠宝大商人终于化解了分歧,都与牙行签订契约,你负责簪子,他负责耳饰,还有玉器等等。
  其实当郭淡看到册封仪式上面要准备的那些金银玉器,都吓了一跳,封个妃子而已,都要花这么多钱,皇帝不缺钱就有鬼了。
  “选位子吧。”
  郭淡指了指墙上那张区域图。
  他都不用再问要不要考虑,来这里的大富商,根本就不考虑,直接选位子。
  待他们选好之后,郭淡一脸歉意道:“各位,真是不好意思,前门都堵死了,麻烦各位走菊花---不,走后门。”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郭淡不紧不慢的喝口茶,又朝着外面喊道:“下一批。”
  话音未落,门口上演起功夫片。
  “别挤呀!我先来的。”
  “明明就是我先来的。”
  “哎呦!竟敢踩我,看我不踩你。”
  ......
  寇义看得目瞪口呆,要知道这些撕咬踢打的人,可都是京城大名鼎鼎的富豪,而且不止是商人,还有那些大地主,大豪绅,平日里都是温文尔雅,如今却跟街边泼妇一般。
  过得半响,只见一个矮胖子滚了进来。
  屁股麻溜的往椅子上一坐,就是一个紫檀木盒往郭淡面前一放,喘着气道:“听闻贤侄要订做一个刻有‘御赐’的礼盒,不知是否?”
  一旁的寇义低声在郭淡耳边道:“此人乃是京城最大的木材商人,陈平。”
  他站在这里,不干别的,就专门告诉郭淡,这些人是谁。
  这当然是郭淡要求的,因为那边他已经让曹小东他们,收集关于京城富豪的资料,他心里已经有自己的人选,他现在就是江边垂钓,愿者上钩。
  等得就是你。郭淡暗自一笑,点点头道:“是的。”
  “你瞧我这木盒做得怎样?这可是用上等的木材做得。”
  “陈员外,我们可不是要卖你这木盒?”
  “这我省得,这我省得。”
  陈平还在喘气,道:“这我都可以捐给陛下,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能不能将我陈家也刻在上面。”
  “嗯...这个么...。”
  “钱不是问题。”
  “员外觉得是刻‘陈家出品’比较好,还是刻‘陈平出品’比较好,亦或者员外另有想法。”
  PS: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