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野心(求订阅,求月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MMP!
  出得小阁楼,郭淡心里便是狠狠骂道。
  曾在华尔街的他,自问也见过不少冷血的资本家,但那些资本家多少都会给一点,可也没谁像万历这般吝啬,不,吝啬恐怕都不足以来形容他,要知道他是连支付酬劳的基本意识都没有。
  也罢!我还不稀罕你这点佣金,迟早我要从你身上赚到十倍,甚至百倍的钱。郭淡心里暗自发誓。
  然而,郭淡却不知此时此刻,万历的想法跟他一模一样。
  MMP!
  还得给佣金?
  朕可是皇帝呀!
  为朕办事,那可是你郭淡十世修来的福分,竟然还厚着脸皮要佣金?
  真是岂有此理。
  万历向身边的宦官问道:“你可知道这牙行一般得收多少佣金?”
  那宦官想了下,道:“好像是抽三分利。”
  “这么多?”
  万历惊讶道。
  那宦官点点头道:“是不少的,故此一直以来,不管朝廷,还是百姓都很不喜欢这牙商,他们可是奸诈的很。”
  “言之有理。”万历连连点头,是深表认同,就是这么回事,心想,当初兴安伯好像还说过,这郭淡要收得更多。
  只要想到要出钱,不管多少,他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那宦官常年在万历身旁,可以说与万历一块长大的,一眼就看出万历心中所想,眼眸一转,道:“陛下若是不想给这佣金,也不是不行的。”
  万历忙问道:“你有办法?”
  那宦官道:“陛下何不给他个一官半职,如此他为陛下效力,那便是理所当然的,自然也不用给什么佣金。”
  万历眼中大亮,激动道:“妙极!妙极!这主意妙啊!”
  给个一官半职,都还是国库发俸禄,但用的话,却是自己私用,而且可以用很多次,可真是不要太爽啊!
  ......
  “阿嚏!”
  下得马车来的郭淡,突然打了个喷嚏,这回他倒是没有在意,因为他如今得罪了不少人,有人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他那是很正常的,没有才不正常。
  “夫君,你回来了。”
  入得门内,便见到寇涴纱迎了过来。
  “夫人!”
  郭淡又欲故技重施,呜咽一声,张手便抱,岂料寇涴纱在离他一步远的距离,突然停了下来。
  只恨臂展不够长啊!
  被识破的郭淡只能尴尬的放下手来。
  寇涴纱微嗔薄怒的瞧他一眼,揶揄道:“夫君莫不是又在外受了委屈?”
  “何止受了委屈。”
  郭淡重重一叹,走上前去,一手搭在寇涴纱的肩膀上,叹道:“还饿着了。”
  寇涴纱这回倒是没有躲开,她差不多也已经习惯了,好奇道:“饿着了?”
  “嗯。”
  郭淡委屈巴巴的点了下头,然后愤愤不平道:“那只铁公鸡连顿饭都不招待,亏我还帮他赚了这么多钱。”
  铁公鸡?寇涴纱不太确定的问道:“夫君方才不是去皇宫了么?”
  “对啊!”
  “那这铁公鸡指的是......。”
  “......谁去谁知道。”郭淡轻轻哼道。
  虽然没有言明,但是郭淡很快便用行动证明,那可真是一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的吃掉两大碗饭,又是一杯酒灌下,抚摸着鼓鼓的腹肌,“真是舒坦啊!”
  寇涴纱见罢,不禁莞尔。
  郭淡轻咳一声,问道:“岳父大人已经休息呢?”
  “刚睡下不久。”寇涴纱点点头,又是问道:“夫君,陛下说了什么吗?”
  为了这事,她可是担忧了一整天,但她甚至都不知道在担忧什么,是担忧郭淡吞不下那笔巨款,还是担忧郭淡吞下那笔巨款。
  郭淡微微一怔,道:“对哦,差点忘记说正事了,让夫人担心了,罪过!罪过!”
  寇涴纱抿唇笑道:“看到夫君你吃的这么香,我想担心也是担心不起来。”
  郭淡愣了愣,哈哈一笑,又道:“虽然还未说完全成功,但是你放心,这钱既然已经落到我口袋里面,那它是决计跑不掉的。”
  寇涴纱不禁稍稍松了口气,但她也不打算再多问,因为她知道这种事,她是帮不上任何忙的,似乎又想起什么似得,道:“哦,今儿有许多商人上门,我听说管家说,这好像都是夫君有意安排的。”
  郭淡点点头,如实道:“我就是借他们来勾引那只铁公鸡上钩的。”
  寇涴纱微微一愣,旋即白了他一眼,“瞎说甚么。”
  “代号!代号!”
  郭淡浑然不怕,还嘿嘿笑道:“今后咱们就用铁公鸡来称呼,以免让人听了去。”
  用铁公鸡来做那人的代号,你可真是脑袋多啊!寇涴纱听着都觉得汗毛竖立,可仔细一想,这个办法也是挺不错的,毕竟他们干得事,还就是掉脑袋的事,另外,她也隐隐猜到郭淡用的是什么手段,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毕竟郭淡不是要真的要吞下这几十万两,可能只是拿着这钱入份子,于是又问道:“那夫君究竟是真打算让那些商人投钱进来,还是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幌子。”
  如果是要将那笔巨款放到牙行,那就真的没有必要再让其他人入份子。
  郭淡道:“当然是真的,唉……就目前而言,那只铁公鸡的钱还是太多了一点,他若参与进来,这不太好计算份子,暂时我们牙行也承受不起,故此我打算先单独操作那笔钱,同时我们牙行也要赶紧扩大规模,以便将来有足够胃口,吞下这笔巨款,但这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寇涴纱诧异道:“夫君还是要吞下那笔银子?”
  郭淡点点头道:“这是当然呀!单独操作,铁公鸡随时还能撤走,只有做到你中我,我中有你,我们才是最安全的。”
  寇涴纱郁闷了,原来他还是要吞,只不过暂时胃浅,吞不下,但她此时也无力阻止,索性就不要去问,还是问一些实在的,她能帮上忙的,“那不知夫君打算如何以何种方式让那些商人参与进来,今天那些商人问了很多,但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说等你回来再说。”
  “唉...这是我的失误,我也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以至于没有嘱咐清楚。”
  郭淡顿了下,又继续道:“我是打算将我们牙行的资产计算为十万份子,一份为一两银子,而我们占有五成一的份额,也就是说我们要从他们手中得到四万九的银子。”
  “十万两?”寇涴纱震惊道:“我们牙行可不值这么多钱?”
  郭淡呵呵笑道:“牙行值什么钱,关键在人。”
  言下之意,我就值这么多钱。
  这一点寇涴纱还不得不服,那些商人为什么争着投钱进来,不就是因为郭淡么,又是问道:“可是为何要拆成这么多份额,以十成来算不是更好么?”
  郭淡解释道:“这钱毕竟不少,若以一成而论,那么一成可就是一万两,这恐怕很难找到接手的,且最多也只能找到五个,拆细一点,大家都好操作。”心想,如今这才是试水,等拆分到一文钱的时候,才算是真正的起步。
  寇涴纱恍然大悟,他们可是要接纳数万两的投资,手心都有些微微冒汗,道:“但不知夫君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郭淡摇摇头道:“倒是没个确定的人选,但是要尽量选择与茶商、瓷器商和绸缎商合作。”
  寇涴纱一听便明白过来,因为郭淡不止一次跟她提到过,想要涉及绸缎、茶叶、瓷器的买卖,为此他都还放出妄言,要干死官牙,可同时也更加好奇,道:“夫君,如今是让他们入份子到牙行,而非是我们入份子去他们那里。”
  郭淡笑道:“夫人,如果什么事都从零开始,那需要太长的时间,我们的一生可都是非常短暂的,故此选择现有的无疑是最快的方式,暂时我们先帮他们运营,让他们走在前面,帮我们探探路,如此我们牙行也可以进退自如,毕竟我们目前实力不够,等到我们实力充足的时候,我们便可吞掉他们的买卖。”
  寇涴纱惊讶道:“这如何吞?”
  要吞也是他们吞掉我们的牙行啊!
  郭淡呵呵一笑道:“这就有太多的方法,到时看情况再说,总之,只要他们一根手指入得我这套,那我就能将他们全部拉进来,没有一个能够跑得了。”
  郭淡要么不玩,要玩就肯定是玩大宗商品,这是没有悬念的。
  而且他可不是将目光放在国内的市场,这明朝的市场其实也就那么大,自己玩自己是玩不出一朵花来的,因为大多数百姓还都是自给自足,故此必须得与世界接轨,唯有拥有足够大的市场,他的才能得以发挥,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时代,可正是大航海的时代,外面是充满着机遇,这其实也是最吸引他的地方。
  他选择瓷器、绸缎、茶叶,其实是相对于世界而言的大宗商品,国内倒卖,利润很有限的,国内倒卖最赚钱得莫过于粮食,但是在他看来倒卖粮食只是竭泽而渔,是最亏的买卖。
  之前他倒是有这想法,但是他觉得很难实现,毕竟有太多的限制,一不留神,就人头落地,而如今与皇帝搭上了关系,这变得可以去尝试一下,他也得为此准备。
  PS:躲得了初一,还是没有躲得了十五,今天一个朋友结婚,必须得去,但我还是尽量保持稳定更新,头一回没有一章存稿上架,真是痛苦,等过了这期间,有了几章存稿,我再好好爆发一下,回报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