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就凭我郭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也许在寇涴纱看来,郭淡规划的未来,是她难以想象的世界,但是在郭淡看来,他走得只是一条非常传统的道路。
  融资!
  投资!
  并购!
  然后不断的循环这三个步骤,扩大自己的规模。
  再正常不过。
  区别就在于,他现在得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不能说跟在后世一样,走一步看三步,因为后世的套路大家都清楚,但是他在这里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困难。
  而第一步就是要将寇家牙行,变成股份制企业,进行融资。
  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将牙行与寇家做一个分割,以往牙行就是寇家的,二者可谓是血溶于水,不分你我,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可一旦成股份制,那么寇家的钱就不再是牙行的钱,而牙行的资产也不再是完全属于寇家。
  在当天晚上,郭淡就详细的跟寇涴纱讲解一遍,如果进行分割,如何对牙行进行资产点算,这股份又是如何计算,将来的利润是怎么算,以及如何改造牙行,等等。
  郭淡说得那些先进的管理法,令她很是兴奋,即便就是这么一说,也令她是受益匪浅,同时也有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
  曾几何时,寇涴纱自问在管理方面,那是得心应手,是遇不到什么无法解决的困难,至少也算是个进士级别,但是如今她只觉得,自己在管理方面,那真的就是童生级别的,而面前这个小童生则是状元级别的。
  寇守信本来对于融资还是有很大的顾虑,不是那么愿意,这古代商人,是绝不会喜欢让别人染指自己的生意。
  然而,在第二日早上,他听说一旦股份制,虽然他们只占有五成一的股份,但是这五成一却值五万一千两,对此,他只能说,好吧,算你狠。
  这根本没法拒绝。
  要知道陈楼当初才值五千两,虽然那是在生意不好的情况下,但至多也就值个七八千两,人家那干得还是实业,天天都有钱进账,这牙行的市值是普遍不如酒楼的,因为牙行主要是倒卖,但是这么一变,手中资产顿时就多了好几万两。
  抢钱也没有这么爽啊!
  如果说你能够做到,寇守信真是无话可说。
  而如今册封大典刚刚结束,这大街小巷对此次册封大典是津津乐道,得到了空前的关注,而原因就在于寇家牙行承办了部分事宜,这可能都是亘古未有过的事,故此大家更多的是讨论寇家牙行。而非是册封大典本身,这寇家真是风头一时无两啊!
  再加上三剑客和兴安伯酒庄的成功,令不少商人都希望能够与寇家合作。
  在这时候放出融资的消息,那些商人自然是非常感兴趣,而且他们目前还不知道郭淡会进行股份制,他们认为寇家牙行只会挑选一两个合作伙伴,这也是为什么昨天早上放出消息,下午商人就陆续上门,就是因为他们以为名额有限。
  可惜昨日郭淡不在,寇义又不是很清楚,他们唯一得到的答复,就是有这么回事。
  为了不让他人捷足先登,今日一早,这些商人又上门拜访。
  而今日郭淡也亲自在寇家宅院的大堂接见了他们,那牙行实在是太小了一点。
  当他们听闻郭淡的计划后,顿时引起是一片哗然。
  “十万份?每份一两?也就是说十万两?”
  “你们牙行值这么多钱么?”
  “这个价钱可真是有些离谱。”
  “不说柳家,即便是官牙也不值这么多钱啊!”
  ......
  那些商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郭淡,你也忒看得起自己,一张口就要十万两银子。
  他们虽然花了十万两去参加册封大典,但那种事人生就只一次,而且可以光宗耀祖,这钱必须得花。
  可但就买卖来说,这十万两可真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巨款。
  靠!你们花几千去皇宫里面当猪,当得都是乐此不疲,我说个十万两又怎么呢?郭淡暗自嘀咕一番,嘴上却是笑道:“各位稍安勿躁,且听我一言。”
  大家纷纷静下来,那眼神就好似说,我们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说出一朵花来。
  “各位勿怪,首先我得指出各位的错误在哪里。”郭淡目光一扫,笑道:“各位说我牙行不值十万两,算得是我们牙行的座椅板凳,房屋契据,这当然是不值的,我家牙行可能都还没有你们的店好。不过这种计算方法肯定是错误的,而且你们计算的那些都是非常非常次要的,不纳入计算内都行。
  因为你们要得也非这些,你们来此,主要也是看我们牙行的前景和潜力,能不能为你们挣钱,这才是关键。而众所周知,我们牙行与三剑客可是签订着长期雇佣契约,这里面的利益,各位应该也是看得到的,那边还有兴安伯的酒庄,金玉楼,等等,这些可都得算啊。”
  “贤侄所言不错,这些理应都计算在内。”
  秦庄点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即便计算在内,也不值十万两啊。”
  他身边一个商人道:“别说你们还只是生意往来,即便将三剑客、金玉楼都加进去,也抵不上十万两。”
  其余商人纷纷点头。
  这在他们看来,确实太离谱了一点,他们原本以为,投资寇家牙行,二三千两就封顶了,不可能再多,哪知道两三千两连一成都占不到,这都已经超出他们对投资的理解,可能世上也没有谁家的买卖值这么多钱。
  周丰、曹达他们也明白,那一千两还真就是个诚意金,连订金都谈不上。
  “若再算上皇宫呢?”郭淡笑道。
  “皇宫?”
  大家皆是一愣。
  这尼玛怎么算?
  周丰小心翼翼的问道:“贤侄此话怎讲?”
  郭淡微笑道:“相信各位也都听说了,此次册封大典举办的是非常成功,我谦虚的一点说,这里总有我牙行的一份功劳,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相信下回皇宫若又要举办的什么大典,陛下一定会在考虑与我们合作的,倘若各位加入我们牙行,那么可也都算是合伙人之一啊!”
  与皇帝合作?
  这.....这能吹上十辈子啊!
  不少商人很是心动。
  但也有不少严谨的商人提出质疑。
  “若能够与皇宫那边合作,这的确是光宗耀祖之事,但我们现在谈的是买卖,即便如此,可也不值十万两。”
  “贤侄作为牙商应该也有了解过,这京城内外,没有哪家店值十万两。”
  “那是因为京城内外也就一个郭淡。”郭淡微微笑道。
  此话一出,大堂内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一众商人都是惊讶的看着郭淡。
  敢问一句,药店碧莲?
  郭淡站起身来,走到大堂中间,展示着自己的新衣服,以及那匀称的身材。
  答案当然是,不值。
  天底下比你帅,身材比你好的比比皆是啊!
  别说十万两,一百两都能叫两个了。
  郭淡微微一笑道:“各位来此,难道真的是冲着牙行来的么?难道又真的是冲着三剑客来的么?难道不是因为我郭淡。”
  这三个“难道”令那些商人直翻白眼,但又皆是沉默不语。
  因为事实还就是如此。
  许多商人希望投资寇家牙行,主要还是希望与寇家牙行合作,其中关键就是郭淡。
  只不过郭淡这话说得有些露骨,令大家很是不爽。
  “即便之前的那些都不算,就凭我郭淡,也值这十万两。”郭淡铿锵有力的说道。
  大堂内仿佛都出现回音,在一众商人耳边回响着。
  为了钱,你连脸都不要呢?
  古人还是比较谦逊的,故而郭淡这话听得尤为刺耳。
  “各位别这么看着我,我绝不是在开玩笑。”
  郭淡微微一笑,又正色道:“当初陈楼与金玉楼的那笔交易,各位应该都有所耳闻,周员外也在这里,就是因为多了我郭淡,就整整多了五千两。还有三剑客,在短短数日内,三剑客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我,还只是友情相助,还有那状元红,呵呵,如今各大酒庄,各大酒楼,可都在模仿我。至于册封大典,各位都是参与者,自然也不用我多说。”
  他将以往的成绩如数家珍的说了一遍,这其实也是他与当代商人不同的地方,他认为做生意怎么能够谦逊,你去应聘,别得都不打紧,关键你要拿出以往的成绩来,谦虚是肯定找不到工作的,我花钱请你,是让你为我赚钱,不是让你当君子的。
  “然而。”
  郭淡笑道:“当时我们牙行才那么点点大,如果我们牙行的规模比现在大十倍,或者更多,那结果会是怎样的?”
  那些商人纷纷彼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
  虽然郭淡这话很不谦虚,但也是一句大实话,他的能力确实是毋庸置疑的,而他们也是看中这一点。
  “各位。”
  郭淡又继续道:“既然今日我郭淡喊出十万两的规模,那么将来我就是要做十万两规模的交易,在这时候投资我们牙行,将会是你们一生中最为精彩一笔的交易,也将令你们余生都受益匪浅,倘若错过这个机会,你们必定会为此感到后悔的。”
  十万两规模的买卖?
  你想干什么?
  你只是一个私牙呀!
  可是一想到,这私牙都跑去跟皇帝合作,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正当这时,那学徒辰辰突然跑了进来,在郭淡耳边嘀咕了几句。
  郭淡当即道:“关我屁事。”
  辰辰愣了下,又在郭淡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郭淡皱了下眉头,骂道:“这只老狐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