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俗称:网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倒是一句大实话,如果此时郭淡很闲得慌,那绝逼不止卖这个价钱,这得慢慢卖,慢慢炒,或者转几手来卖,这套路实在是太多了。
  实在是郭淡此时真的没有这闲情雅致,他得赶紧将单淫客的事给敲定下来,因为现在单淫客都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属于谁的,虽然徐梦晹将徐家的股份都给了郭淡,但是徐继荣显然是不愿意的,而郭淡也没有打算吞掉单淫客,毕竟他也渐渐相信京城双愚,缺一不可。
  当然,他也必须得参一脚进来,之前他打算吃软饭,可不想多费这神,给他他都不要,如今情况不同,他得利用单淫客,诱使那些大富商投资,一成一万两,这可真不是小数,你得拿出足够的潜力来,人家才会甘愿掏这钱。
  自画展过后,单淫客又变回了酒池肉林,那些老妈子们也都是第一时间让她的“女儿们”来单淫客示好,当初她们可也在第一时间撤了。
  当郭淡来到单淫客时,只见徐继荣上衣敞开着,露天席地的躺在一堆女人中间,跟那刘荩谋吹牛打屁,好不快活。
  作为男人,本色,这是不用多说的,但是徐继荣更多的是喜欢热闹,也不知是不是九代单传的原因,他就喜欢一堆人在一起。他要不在还好,他要在的话,单淫客的支出那是成倍增加,这么多人吃吃喝喝,可是要不少钱的。
  郭淡对此一点也不介意,他反倒是认为就应该如此,如果本身不爱女人,又很吝啬,不懂得挥霍,那是干不成这事的,就应该酒池肉林,这样才会吸引更多的美女来此,有美女在,又能够吸引很多人才来,这是个良性循环。
  不过这种场合还是不适合谈正事,关键朱立枝不能参与,故此郭淡就将徐继荣、刘荩谋、朱立枝叫到后院去,这里就先留给那些女人们嗨皮。
  来到后院,郭淡首先将关小杰的事,告诉了他们。
  朱立枝微微皱眉道:“我们与他不熟,我不希望他加入。”
  刘荩谋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徐继荣瞅了眼郭淡,又瞅了眼朱立枝和刘荩谋,挠着眉心,没有做声。
  “你们这么想,我也能够理解。但是...。”郭淡苦笑道:“但是在这一次危机中,內相帮了我们不少忙,今后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卷土重来,有关小杰的加入,对于我们而言,要更加安全一些。”
  朱立枝道:“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郭淡忙道:“道很同的,那小子对这方面还颇有研究,先试试看吧,不行再说,那边我也不好拒绝內相。”
  朱立枝沉默少许,轻轻点了下头,他当然也知道郭淡的难处。
  刘荩谋却道:“那你打算分几成给他?”
  “两成。”
  郭淡道:“我是这么打算的,我们牙行占三成,小伯爷,朱公子,关小杰各占两成,你占一成。”
  “关小杰刚刚加入就拿两成,而我为了三剑客劳心劳力,却只拿一成,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刘荩谋顿时勃然大怒。
  大哥,人家有干爷爷,而你呢?庶子一个。郭淡笑道:“刘公子且息怒,我知道你薄名重利,所以我另给你一份工钱,还有奖金,我们都没有,就你有,而且每个月准时发钱,我们可都是半年甚至一年才拿一回钱,你得到的钱可绝不会比两成少。”
  “这样啊!”
  刘荩谋想了想,觉得这样也挺不错的,他每个月都需要钱,又向徐继荣问道:“荣弟,你以为呢?”
  以前徐继荣可是大股东,而如今郭淡显然要当大股东。
  徐继荣没心没肺道:“我无所谓。”
  他这败家子纯粹图个热闹,而不是想挣钱,他投多少钱,跟他拿多少份额是没有联系的,郭淡也就欣赏他这一点。
  又听这败家子若有所思道:“以前叫做三剑客,如今叫做单淫客,将来我们有五个人,那该做甚么是好呢?不如就叫京城五愚,你们说可好?”
  刘荩谋吓得一惊,打了个哈哈道:“这可是你和郭淡的专用名,我们可用不起。”
  徐继荣立刻道:“我和郭淡叫京城双愚,能一样么?”
  这还不一样?郭淡哼道:“要叫这名,就还不如叫‘五条抢’。”
  “五条枪?”
  徐继荣道:“这名字好记,就叫‘五条枪’。”
  “等等会,我就随口一说。”郭淡赶忙制止道。
  徐继荣一本正经道:“随口才好记呀。”
  敢情你丫取名,纯粹就是为了好记啊!郭淡有些无语,可想想淡淡,谋谋,枝枝,好像还真是如此。
  “枝枝,你有意见么?”徐继荣又向朱立枝问道。
  朱立枝摇摇头。
  叫什么名,他都没有意见。
  “谋谋,你呢?”
  “如果你要取名‘京城五愚’,那就不如叫‘五条枪’。”
  “行,就叫‘五条枪’。”
  郭淡抹了一把冷汗,只觉自己把自己推入污坑中去了。
  徐继荣却很是激动道:“淡淡,上回画展,我被关在家中,没有凑到热闹,既然咱们现在改名为‘五条枪’,何不再举办一会画展,热闹热闹。”
  叫得这么顺口,看来是改不回了。郭淡暗自一叹,又是笑道:“小伯爷想要热闹,还不简单。”
  “什么热闹,快些说来听听。”徐继荣赶忙坐起身来。
  正当这时,一个仆人走了进来,向郭淡道:“东主,人来了。”
  “快请她们进来吧。”说着,郭淡又向徐继荣道:“这热闹来了。”
  “是么?”
  徐继荣赶紧睁大双眼,看着门外。
  不一会儿,就见四个五十岁以上的老妇走了进来,红唇粉面,老目钩鼻。
  “呕!”
  正所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徐继荣差点没有吐出来。
  刘荩谋却是吸得一口冷气:“三姑六婆七姨八婶,京城四大媒婆。”
  其中一个年长的老妇咯咯笑道:“不愧是京城百晓生,一眼便认出我们来。”
  刘荩谋顿觉压力山大,论八卦,这四大媒婆一块上,他也是难以抵挡的。
  那四大媒婆又向徐继荣、朱立枝行得一礼。
  徐继荣瞥了他们一眼,不高兴道:“你们四个这么丑,就别一块出来了,你看我枝枝兄弟,你们站这么近,他都不晕。”
  那四大媒婆尬笑不语。
  “你闭嘴。”
  朱立枝瞪他一眼。
  郭淡也反应过来,敢情这洁癖佬还论美貌而晕啊!
  徐继荣嘿嘿一笑,又向郭淡道:“淡淡,你请她们来作甚,是打算娶妾侍么?嘻嘻,这可用不着她们,我帮你寻寻,保管你满意。”
  “你想多了。”
  郭淡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又道:“我请她们前来,是为了筹备即将到来的七夕节。”
  “七夕节?”
  刘荩谋、朱立枝、徐继荣同时好奇的看着他。
  郭淡又将画册与七夕节挂钩一事简单的跟他们说了一遍。
  “这倒是有趣。”
  徐继荣精神来了,盘起腿来,问道:“淡淡,你打算怎么弄?”
  郭淡高深一笑,又向那四大媒婆道:“你们请坐。”
  “小伯爷,朱公子在此,我等老奴哪里敢坐,站着就行了。”
  那三姑笑道。
  不亏是说媒之人,果然比我有觉悟多了。郭淡也不勉强她们,笑道:“这京城四大媒婆的名声,我早已是如雷贯耳,但就不知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那八婶哼道:“别得我们可不敢说,但要是说这说媒的手段,哼,别说京城,你去哪也找不着比咱们厉害的。”
  “我二十六岁开始说媒,到如今可都还未失败过的。”
  “我比三姑稍晚几年,但是五年前我一年就说了三十六桩喜事,至今无人能比得上。”
  “我虽比不上二位姐姐,但我在宫中的时候,曾帮两位公主寻过夫家。”
  .....
  作为媒婆就是要能吹嘘,不管是吹嘘别人,还是吹嘘自己。
  “就只是如此吗?”郭淡皱了下眉头,颇为不满。
  “嘿!这还不够,那你想怎样?”脾气比较火爆的三姑言道。
  “是呀,你想怎样?”
  徐继荣也是好奇道。
  郭淡道:“我想在七夕那晚将京城内外的大户人家中的待嫁闺女都给约出来,举办一次大规模的相亲,不知你们可做得到?”
  “都...都约出来?”
  三姑那已经干瘪的嘴皮子都开始哆嗦起来。
  其余三大媒婆也是面面相觑。
  这听着都吓死人了。
  “这倒是有趣。”徐继荣却极是激动,可他又纳闷道:“可是相亲不还得要男的么,只约女子可是不行啊!”
  “待嫁女子都出来了,还怕没有男人么?”
  郭淡一翻白眼,又向四大媒婆问道:“不知你们可否做到?”
  “这......。”那六婆为难道:“郭公子,您这是成心刁难我们吧!”
  不等他开口,徐继荣便道:“淡淡若有这闲功夫,早回家陪夫人去了。”
  “这么懂我?”郭淡一时眼角有些湿润。
  徐继荣嘻嘻一笑,抬了抬眉。
  七姨纳闷道:“可是这么多人,怎么一块相亲?”
  郭淡笑道:“等到七夕那日,我们牙行会与京城内所有的酒楼合作,一些酒楼专招待女顾客,一些专招待男顾客,然后用丝线将酒楼全部连起来。”
  说到这里,他从袖中掏出一个木制的喜鹊,道:“到时我会将这种特制的小喜鹊挂着丝线上,用它来传递纸条,寻找彼此意中人,若是遇到合心意的,再找四位去说媒,我将这种方式俗称网恋,雅称喜鹊传情。”
  “网恋?”
  徐继荣立刻看向朱立枝,道:“枝枝,这网恋很适合你的,不用见面,那你就不会晕倒。”
  “闭嘴。”
  朱立枝瞪着他道。
  徐继荣郁闷地撇了下嘴。
  “这法子还真是很新颖的。”三姑顿时眼中一亮。
  六婆却道:“可是说媒一事并非这么简单,要看生辰八字,还要门当户对。”
  郭淡道:“门当户对这个好说,我们会将门当户对的男女安排在相邻的两个酒楼,怎么配对,也不会出现门不当户不对的情况,至于这生辰八字么,我想以为你们四位的手段,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
  “那倒是的。”
  六婆得意的笑道。
  郭淡道:“而且我相信这会吸引到很多王公贵族的男子参加,比如说小伯爷就肯定会去凑凑热闹。”
  “淡淡,想不到你也这么懂我。嘻嘻。”
  徐继荣基情满满的看着郭淡。
  四大媒婆同时眼中一亮,要有这么一出的话,这也不是完全办不到的!
  其实这事最大的阻碍,就是父母之命。
  但是,那些大户人家也肯定都想攀上这些王公贵族。
  郭淡又继续道:“同时我们会专门安排马车接送,以及那些女子在酒楼的一切花费全免。”
  刘荩谋惊讶道:“那些酒楼会愿意吗?”
  郭淡道:“会的,因为男的若想要参加,收双倍钱。”
  刘荩谋立刻道:“这也太不公平了。”
  郭淡道:“男人可以天天在外面浪,女人房门都不能出,这公平吗?在商言商,请来男人,女人不一定会愿意参加,但是若请来女人,男人肯定会愿意参加,你说这钱该谁出?”
  “郭公子说得可真是有道理。”
  三姑咯咯笑得几声,又道:“那若是咱们能够帮你做到,那咱们......?”
  郭淡笑道:“倘若这回能成功的话,那你们一年就只需要工作这么几天,而且生活比以前过得更加滋润一些。”
  换而言之,至少比你们一年要赚得多。
  四大媒婆当即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惹得单纯的徐继荣恨不得将她们一脚踹出去,真是太恶心了。
  PS:回到正轨,凌晨一更,下午五点一更,另外,好久没求个什么了,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总之,什么都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