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情之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这网恋上,想要给郭淡添麻烦,那真是自讨苦吃,这其中套路,实在是五花八门,郭淡稍微专心一点,就能够玩得他们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这一点也不夸张,后世那么博士、硕士,都被一些抠脚大叔玩弄的银行卡归零。
  牙行的火爆,也令四大媒婆那边变得事半功倍。
  四大媒婆就拿着牙行给他们的名单,跑到那些大户人家家里,瞧瞧,上到王公贵族,文武百官,下至地主富商,什么款式都有。
  这可是一个机遇。
  关键没有谈成也没有关系,双方都不露面,都不知姓名,一定要等到双方都觉得要进一步,才会要媒婆去传话,另外,免费吃上一天,都不用钱,稳赚不赔的。
  那些大户人家也纷纷答应。
  寇家牙行又拿着这边的名单,去糊弄那些公子们,牙行就更加火爆。
  这配合打得飞起。
  这一下子,七夕变得万众瞩目,人人都记得这一日,比过年还令人期待一些,俨然晋升为情人节。
  这气氛上来之后。
  五条枪那边开始推出画册,这也是以“五条枪”的名义,推出的第一期画册,标志也改为五条枪展开一面扇形,原本以徐继荣的意思,又是要交叉,只是郭淡就觉得,五条枪,还要拼刺刀,这真是太污了一点,就还不如弄块肥皂上去,简单明了。
  金黄色的画布,象征着尊贵。
  这也是万历特许的,毕竟这是关于册封大典的,与皇室有关,故而特许这个系列全部使用金黄色。
  而这一期的内容,就是册封大典,每一幅图都是册封大典的画面。
  你得先告诉大家,你们确实参与了册封大典,之后广告才值得让人信服。
  这可也是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
  单册画卷售价达到五两,然而还是被一抢而空。
  光周丰一人就买了十册,几千两都丢进去,还在乎这点钱,要不多买几册,又怎么在亲朋好友面前装逼。
  “老爷,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
  金玉楼那年迈的掌柜指着画册中的一处,如小孩一般激动的叫了起来。
  这实在是太新奇了。
  周丰走过来瞧了眼,乐得呵呵直笑。
  那掌柜的又指着一处,不敢置信道:“这...这不是王大人么。”
  正是那王家屏。
  周丰笑得眼睛都没了,指了指,“你瞧瞧这是谁?”
  那掌柜的登时吸得一口冷气,“申首辅。”
  “哈哈......。”
  这时,一个仆人走进来,道:“老爷,郭童生求见。”
  “什么郭童生?”
  周丰双目一瞪,道:“郭童生是你叫得么,记住,今后叫郭公子,还有,倘若再让我听到谁叫郭童生,那就自个卷铺盖走人。”
  “是是是。”
  “还愣着作甚,快快有请。”
  “但是......。”
  那仆人欲言又止。
  “郭...郭公子被人围住了。”
  “啊?”
  周丰赶忙跑了出去,来到酒楼里面,只见郭淡被围着是里三层,外三层,而且都是一些惹不起的贵公子。
  “郭童生,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寻你。”
  “你们这画册是假的,我也去了册封大典,那些商人都是站在角落里面的,哪里站得那么近。”
  “公子误会了,这是角度原因,我们是站在很远画的,看上去两边好像在一起,其实我也注意到这一点,但是画师无法做到将具体距离也画出来。”
  “那我爹呢?你看看,你画得都是甚么,就画了我爹爹后脑勺。”
  一个公子激动的叫道。
  方才他被讽刺的很郁闷,他好友的爹,是露了大半张脸,而他爹只露个后脑勺,若非他好友的爹,他都找不到自己的爹。
  靠!你爹又付钱,又不是什么名人,给后脑勺已经很给面子了,你又不爽砸个几千两来,我给你爹一个特写。郭淡心口不一道:“角度原因,角度原因,当时各位大人都不是面朝一个方面,那我们也做不到面面俱到,我们只能以册封大典为主,故此得意王大学士的角度为准。”
  ......
  反正不管他们怎么说,郭淡就是一个“角度原因”,事实也是如此,只不过是郭淡刻意安排的,尽量将内阁大臣,王公贵族的脸与那些商人的脸放在一起。
  忽悠了半天,郭淡才突破人群,周丰赶忙走上前来,将郭淡后院去坐,这里太危险了。
  “周员外对这画册可还满意?”
  郭淡坐下之后,便向周丰问道。
  “满意!相当满意。”
  周丰哪能不知道郭淡是故意选得角度,但是这种事不能点穿了,道:“我都还准备挂一幅到酒楼里面。”
  “是吗?”
  郭淡皱了下眉头,道:“虽然我们的画册制作的非常精美,但是我觉得挂在墙上这档次有些低,要挂就挂原画。”
  “原画?”
  “对呀!”
  “原画也能买到?”
  “当然能。”
  郭淡笑呵呵道:“要是员外有兴趣的话,我们到时可以谈谈。”
  周丰警惕的瞧了眼郭淡:“这原画可是不便宜吧。”
  “当然不便宜,可是这种事人生又能有几回,必须得好好留恋一下。”郭淡又道:“而且,七夕一到,这钱不都回来了么。”
  “说到这七夕网恋,我们可真的感谢你们牙行啊!”
  周丰本来是挺儒雅的一个人,但是一想到这七夕网恋,嘴都合不拢,如今离七夕还有些日子,但这钱却已经落到袋子里面,比以往的七夕,不知道多了多少倍,这钱赚得忒也舒服了。
  “谢就不必了,我们也拿了佣金。”郭淡微微一笑,道:“如今这钱拿来了,事可也得办好,毕竟那些贵公子,大家闺秀,可是得罪不起的。”
  他此行就是来视察工作的。
  周丰立刻正色道:“这一点还请郭贤侄放心,我金玉楼是肯定不会出问题的。”
  “那就好!”郭淡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我还有一笔小买卖想跟你谈谈。”
  “什么买卖?”
  郭淡低声道:“就是你平时有什么卖不出去的茶叶,酒,或者其它的,我们牙行帮你们包圆了高价卖出去,利润我拿六,你拿四。”
  这买卖谈得够横的。
  牙商不是抽三分利的么,怎么变得你拿六我拿四。
  周丰只是望着郭淡。
  郭淡笑道:“即便是四,那也得比你正常卖要翻几番。”
  “那行。”
  周丰也是一个商人,你都这样说了,那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然而,这还是第一波而已,很快,五条枪就推出册封大典的第二期,首饰篇;第三期,服饰篇;第四期,美食篇。
  这些其实在册封大典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制作的非常细致,比第一期要精美的多,毕竟这第一期是面子,后面几期才是利润。
  通过介绍皇贵妃册封大典上穿得服侍,用的首饰,介绍合作商,然后引入广告。
  根据皇贵妃的首饰,来制作类似的首饰、服侍。
  如什么“鸳鸯系列”、“比翼系列”、“牛郎织女系列”,等等。
  绸缎庄也不遑多让,立刻推出情侣服侍,这个主意当然也是郭淡出的。
  这年头没有什么广告植入,如今的人们看广告看得很是带劲,首饰篇和服饰篇,是尤为受欢迎,因为女性最爱这两期。
  这么精美,谁不想要。
  然而,贴心的画册还告诉他们,都是在七夕前一日正式出售。
  这种氛围下来。
  简直......遭不住啊!
  最郁闷的就是朝中那些大臣,王公显贵,他们真是最大的受害者,第一期画册他们就很不爽了,明明离着很远,看着好像就站在后面似得,但是角度原因已经被人证实,郭淡没有忽悠人。
  然而,后面几期出来之后,更是要命,他们这些人,谁没有几个情人。
  古往今来,养情人可都得花钱,都得哄着,况且还是陛下在带头,皇帝即正义,是一样也不能少啊!
  要是少了的话,晚上就是跟一具尸体展开娱乐活动。
  没有办法,这些王公贵族、达官显贵只能命人去珠宝店、绸缎庄订购。
  人又有攀比之心,有人带头,其他人的不买,那感情也就是这么深。
  还有他们的儿孙,那些纨绔子弟也是有妻子有情人的,老爹这么大年纪,都这么浪漫,率先垂范,他们当然紧随其后。
  越来越多人跑去订购。
  这女人要闹起来,谁受得了啊。
  光他们这一笔消费,就足以将捐的钱全给赚回来了,这天子脚下,贵族遍地,他们又非常有钱,情人又多。
  然而,这才刚刚开始,那边还有一群南京富豪在等着他们去收刮......。
  武英殿。
  “好好好!郭淡这事办得还真是超出朕的预料。”
  万历拿着一卷画册,哈哈大笑几声,又向一旁的张诚道:“你去吩咐郭淡,让他将这些画册上面的每一样首饰、服侍都给朕送一份来。”
  送?
  也就是不给钱的那种。
  张诚已是见惯不怪,但他却是纳闷道:“陛下,这些首饰可都是根据宫中的首饰做的,制作可没有宫中的精良。”
  万历瞅了他一眼,这家伙越来越不懂朕了,要是郭淡在,他定能够领悟,轻咳一声,道:“这七夕不是马上要到了么。”
  张诚顿时恍然大悟,忙道:“臣明白了。”
  万历可是非常宠爱郑皇贵妃的,皇贵妃自然也看过画册,这事可跟她有关,虽然画册中的首饰、服侍的制作、用料都不如宫中,但是,那都是情侣系列,宫中制作的不是情侣系列,所以就给了万历一个眼神。
  万历自然是心领神会,而且万历对于这事非常满意,虽然画册中讲述都是册封大典,但是因为七夕的原因,导致这似乎在宣传皇帝与贵妃的爱情,民间都用牛郎织女的爱情,来形容他跟郑氏。
  这对于万历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支持,因为朝中一直反对这事,如果不讲政治,不讲礼制,光讲爱情,对他当然是很有利的。
  关于这一点,郭淡还真是误打误撞,他对于朝中的事,不是很了解。
  张诚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启禀陛下,那些画已经卖光了,共卖得两万三千两。”
  “这么多?”
  万历惊讶道:“那朱立枝的画这么值钱?”
  张诚呵呵道:“臣倒是认为,这还得看是谁在卖。”
  “是的,是的,朕怎么将郭淡那小子给忽略了。”
  这真是双喜临门,万历笑得眼睛都没了。
  张诚又道:“正是因为如此,故此郭淡从中抽走了近三千两。”
  “三千两?”万历怒不可遏道:“他凭什么抽这么多?”
  张诚道:“回禀陛下,就凭他卖得多,这事兴安伯也拿他没有办法,臣又不好告诉他这是陛下的意思。”
  两万三千两,他就得抽这么多,我那几十万两......。
  万历眉角挑了挑,心中已是下定决心,关于郭淡的佣金必须得赖掉,商人就是商人,真是太贪婪了,这无本买卖都抽这么多。我堂堂皇帝,为了几万两,都跑去求一个管马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