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不慎揭榜(求订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承包?
  是我们出现幻听了么?
  皇极门前是鸦雀无声,承包一词,出现在皇极门前,显得有些太突兀了。
  过得好半响,李植突然怒喝一声:“一派胡言,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国家马政怎能承包于商人?”
  他这一声嚷嚷,其余人也都反应过来,立刻是口诛笔伐,口沫横飞的指责徐梦晹,包括一些中立派都是直摇头,而一直支持徐梦晹的成国公等人都不敢帮徐梦晹说话,他们事先也不知道的这事,知道还能让他这么胡说。
  这简直就是病急乱投医。
  马政承包给商人,搞笑你是认真的。
  徐梦晹却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还朗声质问李植道:“敢问李御史,为何不可?”
  李植道:“这还用问吗?这国家政务怎能交予商人。”
  徐梦晹却是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李御史此言究竟是何意思?为何就不能承包于商人,是商人办不好,还是怎么,你倒是说个理由出来,而不是因为对方是商人,而反对。”
  李植都气乐了,糊涂的人见得多了,如这般糊涂的可真是见所未见,这事跟册封大典不一样,册封大典毕竟是皇帝的事,而且只是将其中一些吃的用的,包给商人,这是可以的,潞王大婚不也到处买珠宝么。道:“若商人能够办得好,那还要我们这些臣子干什么?”
  徐梦晹抚须笑道:“那不知李御史可有办法处理这些问题?还有哪位有解决之法?”
  “我......。”
  李植张着嘴,却出不了声。
  徐梦晹哼了一声:“你们这些人,成天将忠君爱国,江山社稷挂在嘴边,但其实顾得都是你们的利益,你们没有办法解决,只知道指责他人,且为了自己的面子和权力,还不准他人来解决问题,真是岂有此理啊。”
  万历听得忍不住拍掌叫好,心想,这老头平时总是不做声,却没有想到口才这么好!
  黄大效立刻站出来哼道:“那依兴安伯的意思,商人便可解决?”
  “不错。”
  徐梦晹立刻道:“承包于商人,是百利而无一害,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申时行、王家屏等一干阁臣是惊讶的看着徐梦晹。
  这是谁给你的勇气?
  他们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决,而是这里面的利益太复杂,不太好处理,没有人保证能够解决,倘若交给商人就能够迎刃而解,那他们真的该回家养老。
  “好好好,我黄某人愿闻高见。”黄大效气得脑袋都是上下颤抖着。
  徐梦晹不紧不慢道:“承包于商人,首先,这一切都可简化,能够为朝廷节省不少人力物力;其次,朝廷可放出悬赏榜,广集天下之能士,由能者承包,双方白纸黑字签订契约,朝廷每年拨多少钱给他,他们养多少匹马,还包括这马匹良劣,一一都可写明。”
  黄大效哼道:“这商人奸诈,世人皆知,他们若拿了钱,不办事,又怎处理?”
  徐梦晹道:“揭榜之人,必须得先交以足够的押金,若未能完成任务,朝廷可扣除押金,若全都完成,朝廷给予奖金,赏罚分明,朝廷是怎么也不会亏的。这也是承包于商人的第三大好处,商人地位卑微,朝中官员皆可监督之,避免到时出了问题,又相互指责,相互推卸责任。”
  万历点点头道:“爱卿言之有理啊!”
  黄大效道:“陛下,这如何可以,国之政要竟然承包于商人,这要传出去,朝廷颜面何在。”
  不少大臣立刻出言,坚决反对徐梦晹。
  徐梦晹哈哈大笑起来。
  万历问道:“爱卿为何发笑?”
  徐梦晹道:“陛下可是瞧见了,他们在乎只是自己的颜面和地位,而非是我大明的江山社稷,他们弹劾老臣,也是为了我自己啊。”
  万历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怒火,这话他早就想说了,干啥啥不行,天天就知道制度,礼仪,尊卑。
  “你...你血口喷人。”
  黄大效气得差点没有吐血。
  一向能言善辩的言官们,竟然被徐梦晹说得是乱了方寸,只能怪徐梦晹不按套路出牌,平时大家撕逼,搞得是政治斗争,讲究的是引经据典,你扔个承包出来是几个意思。
  徐梦晹道:“除面子和地位之外,那你倒是说个所以然出来,究竟承包于商人,有何不可?比起如今,又差在哪里?”
  一直沉默的姜应鳞突然站出来道:“自古以来,都是尊崇农为本,商为末,若大行商道,商必与国争利,与民争利,国必亡矣。”
  这真是一针见血,商人逐利,乃天性,商人得利多,那么国与民的利益自然就会受到伤害。
  徐梦晹道:“我并非是在推崇商道,我只是建议将养马一事承包于商人,其实在马政中,一直也都不乏茶马交易,边境上早有人借商人之才,与蒙古人进行马匹交易,我的建议亦是如此。”
  万历见火候也差不多了,该说得都说了,继续让他们争下去,没个头,毕竟掌权者,可都没有做声,突然看向一旁沉默的申时行,问道:“申首辅以为呢?”
  申时行拱手道:“回禀陛下,臣以为兴安伯之策,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但这种事并无先例,朝廷还需谨慎行事,臣建议先拿出一些已经废弛的牧场承包出去,若真是可行的话,再行定夺。”
  张诚立刻站出来道:“臣赞成。”
  张鲸也赶紧站出来表态。
  这内阁与司礼监、东厂这三大权力机构都赞成,万历有了底气,于是道:“申首辅之言,深得朕心,此事就交由太仆寺。退朝。”
  言罢,便赶紧开溜。
  大臣们还未反应过来,皇帝就溜得没影了。
  过得半响,他们才回过神来,这一下就炸开锅了,群臣议论纷纷,个个都是义愤填膺。
  他们开始将矛头指向申时行,你要不赞成,皇帝也不能一意孤行啊!
  “申首辅贵为内阁之首,怎能赞成这种荒谬的建议。”
  “这要传出去的话,朝廷必将颜面尽失,百姓都会笑话我们的。”
  “您这么做,将置我朝文武百官于何地?”
  .....
  申时行笑呵呵道:“各位还请稍安勿躁,且听我一言。这事不是那么容易成的,各位不妨想想,一些已经废弛的牧场,且所拨款项不能高于规定,又要养出良马来,还得交予足够的押金,这可是比登天还难啊!我若不这么说,只怕兴安伯也难以心服口服。”
  他为官为人,都是讲究以德服人,而且他向来就是和稀泥,尽量调和各方,不要让朝廷分裂,因为一旦分裂,那就什么事都没法干,整天就剩下撕逼,故此他也不想问罪徐梦晹,反正是尽量保证两边都不得罪。
  “申首辅言之有理,这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不错,这的确是吃力不讨好之事。”
  “我看也没有哪个商人敢揭此榜啊。”
  ......
  大臣们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这种事连他们干不好,商人能够干得好吗?
  难道承包给商人,那些既得利益者,就会愿意放弃手中的利益,只怕还会变本加厉,顺便再勒索一下商人,这商人哪里敢得罪他们。
  只不过他们方才过于纠结这“农商尊卑”,导致他们没有想到就事论事,当然,这也是他们的一贯作风。
  但如今冷静下来之后,他们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也包括那些言官。
  “我就不信有人敢揭此榜。”李植哼道:“倘若此策不成,我倒要看看他兴安伯还有什么可说的?”
  刑部主事孙如法突然道:“你们也莫要忘记,那郭淡可是兴安伯的人,你们说这会不会是......?”
  黄大效立刻道:“倘若郭淡敢揭榜,那更是好极了,可以连他一块收拾了。”
  ......
  而徐梦晹现在可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多,他已经是无路可退,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故此他回到衙门,就立刻命人去马市街那些商业地带贴榜悬赏。
  这榜贴出来,顿时将整个京城的富商都给吸引过来,每张榜单面前都是一片哗然之声。
  “听说这十个牧场废弛已久,那草长得都快比人高了,说是荒地都不为过。”
  “朝廷花那么多钱,都弄不好,更何况咱们商人。”
  “这些就不说了,最有趣的是,还得先交五千两押金,且不说这钱是多是少,问题是这钱交出去了,万一他们随便找个理由不还咱们,咱们又能怎样?”
  ......
  别说动心,这些富商来此,纯粹就是图个乐,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总而言之,一句话,谁揭谁傻逼。
  这明显就是朝廷用来坑钱的。
  就连奉命来此看榜的官员都觉得这是在瞎扯淡,但凡脑子清白的可都不敢揭这榜,因为这里面的水太深了,你一个商人混进去,跟找死有什么区别,故此他就留了两个衙役在边上候着,自己则是跑去对面的茶肆坐着,那两个衙役也懒得管,蹲在一边聊天。
  “这是在干什么,怎么都围在这里,小心本锦衣卫治你们阻碍街道,有碍市容,拉帮结派之罪。”
  听得一声颇为嚣张的嚷嚷,大家转头一看,只见身着鲜明制服的郭淡拨开人群,挤了进来。
  这些富商哪个不识郭淡,也知道郭淡是开玩笑的。那秦庄便是呵呵笑道:“郭贤侄,你这锦衣卫当着可真是威风啊!”
  “是吗?我也觉得这制服非常适合我,红红的,如我心一般。”郭淡得意的笑了笑,又是问道:“这天都已经黑了,马上就要宵禁,你们怎么还围在这里?”
  周丰指着墙上道:“贤侄,你看墙上,那是什么?”
  郭淡回过头去,凝目看了看,一字一顿道:“悬赏榜?悬赏什么?”
  他突然伸手将榜单扯下,拿到眼前看了看,哦了一声:“原来朝廷是要招弼马温呀。”
  言罢,他又抬头看向那些商人,叮嘱道:“各位,可别说我没有劝告你们,冲动是魔鬼,这事可决计做不得呀,据我所知,这里面水深得很...咦?你们为何都这么看着我?”
  只见一众富商们是呆若木鸡的看着他。
  秦庄木讷的点点头,道:“贤侄,我们知道这事干不得,故此我们都离得很远。”
  “那就好。”
  郭淡点点头。
  “可是贤侄......?”秦庄是欲言又止。
  “怎么呢?”郭淡疑惑的看着他。
  周丰缓缓抬起手来,指着郭淡手中的榜单道:“贤...贤侄,你为何要这榜单扯下来?”
  郭淡道:“因为看不清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周丰吞咽一口,道:“你扯下榜单就代表你已经揭榜。”
  “擦!这是哪个流氓定得规矩。”
  郭淡当即吓得是魂飞魄散,转身便要将榜单挂回去,哪知这见两个两个孔武有力,凶神恶煞的衙役挡在前面。
  郭淡打了个哈哈道:“两位衙爷,小弟途径此地,见到这榜单掉了下来,正欲拾起挂回,虽是见义勇为之举,但二位也无须夸奖我。”
  “胡说。”
  其中一个衙役怒斥道:“我亲眼见到你扯下这榜单的。”
  你亲眼见到,你不阻止我?郭淡激动道:“我身为锦衣卫,胡说乃是我的职责所在。咳咳咳,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是穿制服的,这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当天黑了,大家都眼花了。”
  他话音刚落,其中一个衙役就是一手抓住郭淡,冲着对面的茶肆道:“大人,大人,有人揭榜。”
  “还真有傻子揭榜。”只见一个圆圆身子,留着两小撇胡子的中年男人踉跄的跑了出来,扶了下自己的乌纱帽,“是哪个傻子,咳咳咳,谁?谁人揭得榜?”
  那衙役拿着郭淡的手高高举起,道:“就是他。”
  郭淡欲哭无泪道:“大人,这只是一个误会呀!”
  “你手里拿着榜单,还什么误会。”
  这小官激动的都蹦跶起来,想不到第一天就完成任务,赶紧道:“快快快,快带他去见伯爷。哈哈。”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