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脑屁合一(大章求订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得不说,郭淡还真是给万历出了一个难题,万历一生有两大爱好,宅和敛财,在没有遇到郭淡前,这两个爱好并不冲突,宅在宫中数钱,是万历最享受的时刻,然如今,这两大爱好碰撞在一起,令万历非常纠结。
  而对于郭淡而言,万历去的话,自然是有极大的帮助,但若万历不去,那也不会影响到整个计划,毕竟他已经承包下了那十个马场。
  寇家。
  “这是真……真的?”
  寇守信虽已事先知道,但是真拿着太仆寺与郭淡签订的契约时,还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行商二十余年,可还从未想过,原来商人还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连国家的政务都能够承包下来。
  郭淡笑道:“岳父大人,这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就是十个马场而已,又不是将整个都马政承包下来,那才有意思。”
  寇涴纱提醒道:“夫君,这可不同于一般的买卖,普通买卖若是做不好,最多也只是赔点钱,倘若这买卖做不好,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寇守信练练点头,道:“是呀!贤婿,这事一定要慎重。”
  郭淡笑道:“岳父大人,夫人,你们且放心,我既然敢拿下这一笔买卖,自然是有把握的,最主要还是这钱是陛下的。”
  寇守信稍稍点头,
  寇涴纱道:“如今这笔买卖不算是牙行的,而且周丰他们也不想与这笔买卖扯上关系,不知夫君打算怎么做?”
  现在的牙行可不是他们寇家的,既然这不算是牙行的买卖,那自然不能动用牙行的资源,即便是郭淡想再与牙行合作,周丰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的。
  郭淡道:“这我会另外找人来帮忙,而且这人选我都已经想好了。”
  “谁?”
  “逢赌必输的刘荩谋。”
  “他逢赌必输,你还选他?”寇守信惊诧道。
  郭淡点点头道:“小婿前些日子夜观天象,发现刘荩谋已经输光他一生中所有的钱,即将否极泰来。”
  寇守信道:“难道贤婿还会观天象?”
  “爹爹莫要听他胡说八道。”寇涴纱剜了一眼郭淡,“夫君,这话可不能随便说的,我们普通百姓可是不能观天象的。”
  郭淡惊讶道:“连观天象都不行?”
  寇涴纱道:“自然不行,当今世上只有陛下才能够观天象。”
  郭淡听罢,只觉自己活到现在简直是一个奇迹。
  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他活在太祖时期,是可以称之为奇迹的,幸运的是,他活在万历时期,这也是明朝最为宽松的时期。
  就说这赌博,由于太祖乃是布衣出身,见到很多百姓,因为赌博而家破人亡,对于赌博是深恶痛绝,故此曾颁布非常严厉的禁赌令,但凡赌博被抓住,时要砍下双手的。
  如今,虽律法犹在……。
  城东一家赌坊内。
  “大……大……。”
  “小……小……。”
  在这恶臭、昏暗、潮湿的房内,赌徒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比住总统套房还要夸张一些……。
  “六点小。”
  结果出来的瞬间,顿时又是哀鸿遍野,只有少数的一些人在欢呼着。
  “小钱,小钱。”
  只听得一人嚷嚷道。
  又见一个小厮跑过来,低声问道:“刘公子,有何吩咐?”
  “再去给我取五十两。”
  那小厮迟疑少许,谄笑道:“刘公子,你已经赌了整整一天一夜,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儿再来。”
  “怎么?怕我不给钱么?”
  “小人不是这意思,小人只是……。”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道:“刘公子,回去歇息一下吧,养足精神再来,我这赌坊又不是就开这一日。”
  那公子哥见得这中年男人,立刻道:“老董,你来得正好,再拿五十两给我,你且放心,到时我们五条枪回过来付账的。”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人道:“拿一百两给他。”
  “郭淡?”
  来者正是郭淡。
  而那要钱的赌徒,正是刘荩谋,如今册封大典的事宜,已经全部结束,郭淡也履行诺言,放了他一个长假,让他尽情的过过赌瘾。
  “郭淡,你怎地来呢?”刘荩谋惊讶道。
  郭淡笑道:“怕你丢我们五条枪的脸,故此来看看。”
  刘荩谋面色稍显尴尬,道:“你是不知道,前半夜我手气很旺的,可是到了后半夜,唉……不过你放心,我待会就会赢回来。”
  郭淡道:“我指的可不是输赢。”
  “那是什么?”
  “我指的是,你一次才要五十两,这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好歹也是五条枪的东主,出手得阔气一点,至少也得要个一百两吧。”
  刘荩谋顿时泪流满面,道:“郭淡,我……我以前真是误会你了……。”
  “现在了解也不晚啊!”
  郭淡微微一笑,又向那赌坊东主道:“去拿一百两给他。”
  那东主自然认识这寇家女婿,最近在街上走走,十个茶肆,就有六七个在谈论这寇家女婿,而且事先若无郭淡打了招呼,他们也不敢借这么多钱给刘荩谋,要知道刘荩谋已经输了近三百两了,点头道:“没问题,郭公子请稍等一下,我现在就命人取来。”
  很快,钱便取来了。
  刘荩谋拿着钱,立刻又趴到赌桌上,扔出三两银子,嘴里激动道:“继续压大。”
  “等会。”
  郭淡突然开口道。
  刘荩谋回过头来,道:“压小?已经连出三把小,不可能再出小了。”
  郭淡笑道:“我又不会赌,我的意思是,这三两太少了,少说也得下十两啊!”
  “十两?”
  周边赌徒顿时抽得一口冷气,来这赌博的都是市井之徒,他们可都是下几个几文钱,最多也就是几钱银子,十两可是平常百姓半年的生活费呀。
  他们怔怔望着郭淡,好似在问,你们五条枪还招人么?
  饶是刘荩谋都有一些被吓到,其实他也是看着郭淡,心里有底,才敢下注三两,平时他最多也就是下注一两银子,一般也就是几钱银子。
  不过,既然郭淡都这般说了,他还说什么,豪气万丈道:“好,就听你的,十两。”
  言罢,他便又扔出几两银子。
  可惜,豪气他有,但没有手气,这十两一次,一百两可经不起输。
  没过一会儿,一百两就输完了。
  不等刘荩谋开口,郭淡便道:“再去拿两百两来。”
  “够意思。”
  刘荩谋一脸感动的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小意思。”
  边上的人都看傻了,有钱也没有必要这么任性吧。
  别说边上的人停了下来,就连旁边桌子上的赌徒都凑过来看热闹,这可比自己赌还要来的刺激啊!
  刘荩谋见大家都来观战,也是心情澎湃,斗志十足,拿着银子全神贯注的赌了起来,整个赌场的人都为之呐喊助威。
  然而,这不是打仗,士气并没有什么卵用,紧紧半个时辰,两百两便输完了。
  郭淡又道:“再去取五百两来。”
  “咝……。”
  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刘荩谋也是有些懵逼的看着郭淡。
  “快去拿啊!”
  郭淡看着那小厮道。
  “东……东主。”
  那小厮浑身微微颤抖着,这可是第一回有人在他们赌坊一次性要五百两之多。
  这寇家女婿,果真是名不虚传啊!那东主见郭淡始终面带微笑,眼中闪过一抹赞色,道:“去取给他。”
  过得好一会儿,那小厮拿来五百两。
  刘荩谋感动的眼睛都红了,道:“郭淡,你放心,这回我一定连本带利全部赢回来。”
  郭淡笑道:“你干什么,就这点钱,你至于么,图个消遣。”
  五百两图个消遣?
  哪怕是徐继荣那个败家子可也没有你这么狠啊!
  刘荩谋听得这话,只觉挺不是滋味的,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清楚。
  郭淡道:“你继续啊!”
  “哦。”
  刘荩谋木讷的点了下头,然后随意的扔出几两银子,具体是多少,他也好似不在意了。
  比起之前两回来,刘荩谋这回好似有些心不在焉,以前每回下注,他都会仔细考虑下注多少,而这一回他就仿佛是个机器人。
  到时边上的那群赌徒,比之前更加激动,但是他们心理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希望刘荩谋赢钱,而是希望刘荩谋输钱,他们很想知道郭淡还会不会继续拿钱给刘荩谋。
  这可比赌钱有趣多了。
  虽然赌博的是刘荩谋,但是郭淡显然成为全场焦点,每个人都在注意着他,而他始终保持着微笑,不管是赢是输。
  一个时辰后,众望所归,刘荩谋又输光了。
  郭淡又道:“去拿一千两来。”
  这回可就连那赌坊的东主都懵逼了。
  至于其他赌徒只觉自己心脏都快要停止了,认干爹的冲动,油然而生。
  “郭淡,你疯了么?”
  刘荩谋突然跳起来,冲着郭淡咆哮道。
  郭淡怒喷道:“你大爷的,老子拿钱给你赌,你还骂我?”
  刘荩谋激动道:“可也不是你这么拿法,这样玩,再多的钱也能够输完啊!。”
  郭淡呵呵道:“消遣一下而已,不至于的,当初我不是与你说过么,一定要让你赌个尽兴,我今日过来,就是怕你有些放不开。”
  说着,他又向那赌坊东主道:“打个借条吧,我知道一千两对你们而言,数目可是不小。”
  那赌坊东主听得心里难受啊,什么时候这寇家女婿都可以对他这么说话了,不久前,他的财富可比寇家要多得多啊。
  “不用了,老子不赌了。”
  刘荩谋突然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那些赌徒可都看傻了,有钱给你赌,你还不赌?
  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
  “待会我让人送钱过来。”
  郭淡扔下这句话,便是跟了出去。
  “我拿钱给你赌,也得罪你呢?”
  郭淡走到刘荩谋身旁,笑吟吟道。
  刘荩谋摇摇头,道:“与你无关,只是我觉得没劲,不想赌了。”
  “为什么?”
  郭淡好奇道。
  刘荩谋道:“赌钱本是为了赢钱,可你都不将这钱当钱,那赌着还有什么意思。”
  郭淡笑了笑。
  刘荩谋突然看向郭淡,道:“你是故意的?”
  郭淡摇摇头,道:“我只是让你明白一个现实。”
  刘荩谋问道:“什么现实?”
  “边走边说吧。”
  郭淡迈步往前走去,伸展着懒腰,自言自语道:“今日天气真不错,待在那里面,可真是浪费这大好光阴啊!”
  刘荩谋赶紧跟了上去。
  “现实就是这才是你该有玩法,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捏着钱袋计算着。”
  郭淡边走边道。
  刘荩谋愣了愣,道:“什么意思?”
  郭淡道:“意思很简单,凭你的才能所能赚的钱,是赌博无法挥霍的,也就是说,赌博对于你而言,只能是一种消遣,图个开心。”
  刘荩谋没好气道:“承蒙你看得起,我可没这本事。”
  郭淡笑道:“是你没这本事,还是你根本觉得无所谓。”
  刘荩谋瞧他一眼:“你似乎话里有话。”
  郭淡道:“每个人都是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肯定而活。”
  刘荩谋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做声。
  郭淡又道:“你看我,曾今不过是一个连下人都看不起的赘婿,但是如今呢?没有谁再敢小看我,相比起赘婿而言,庶子的情况应该要好得多吧。”
  刘荩谋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郭淡笑道:“我已经打听了过了,你自小就天资聪颖,有着过目不忘的天赋,才华也远在他们之上,是后来才慢慢混迹于市井,沾惹了这些恶习,我想这应该是你发现不管你再努力,始终都得不到父亲的认同,才选择走上这条路的吧。”
  刘荩谋道:“这本就应该是庶子的命运。”
  “也就是说你已经认命了。”
  “不认又能如何,庶子就是庶子,这是无法改变的。”刘荩谋眼中满是落寞。
  “你说的不错,庶子始终是庶子,变不了嫡子,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也许你得不到你父亲的认同,但是你可以做到在你父亲之上,到时你考虑的是,该不该认同你父亲。”
  刘荩谋震惊的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上回我承诺让你赌个过瘾,我并没有失言,这回也不例外。”
  刘荩谋皱眉道:“跟马赛有关?”
  郭淡微微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刘荩谋道:“昨夜便有消息传出来,我还听说不少大臣对此是感到非常不满,兴许已经上奏给陛下反对此事。”
  郭淡道:“那你认为他们能否让陛下收回成命?”
  刘荩谋道:“这得看你的手段。”
  郭淡笑道:“那你是否有兴趣?”
  刘荩谋犹豫少许,道:“听说这马赛也可以下注。”
  郭淡点点头,道:“如果你答应的话,你很快就会明白,为什么你一直输钱。”
  刘荩谋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兴趣,我一直都认为这跟我的赌技没有关系。”
  “额……我想关系还是有的。”
  郭淡的野心可是不小,因此他也需要一些帮手,而刘荩谋一早就被他锁定,其实不管是以前的三剑客,还是现在的五条枪,他都没有怎么再管,而徐继荣和朱立枝又不是管事的人,一直是刘荩谋在忙上忙下,虽然一直都有抱怨,但是他处理的都非常好。
  而后郭淡又打听到,原来刘荩谋小时候非常聪明,还是他教会朱立志画画的,只不过后来渐渐放任自己,而原因就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庶子,不管做得再好,始终得不到父亲的认同,这才令他丧失了奋发向上的冲劲。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郭淡才选择刘荩谋的,天才还是很难陨落的。
  他跟刘荩谋详细讲了讲马赛,刘荩谋听得是激动不已,这可比单纯的赌博有趣多了,而且这回他是庄家。
  二人聊着聊着,不经意间,来到了梁园。
  “找个地方坐坐吧。”
  走了这么久,郭淡方觉有些累,可见刘荩谋尽没有回答,偏头看去,见刘荩谋转头望向一处,不禁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湖边坐着一群儒士席地而坐,这在明朝非常常见的,许多士大夫、士子喜欢坐在一起,评论时政,亦或者交流学问,但是郭淡可从未见过,他们其中有过女人。
  只见一个容貌绝美,身材高挑的道姑站在他们前面。
  正是徐继荣的姑姑。
  “咦?他们在干什么?”
  “应该是在听徐姑姑讲课。”
  “什么?”
  郭淡惊呼道:“他们听一个女人讲课?”
  刘荩谋道:“徐姑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不是一般的女人,未必她有三个胸?郭淡暗自嘀咕一番,又问道:“此话怎讲?”
  刘荩谋道:“徐姑姑才是真正的天才,若非是个女人,肯定早就高中状元,你没有瞧见么,今年的状元唐文献和就那申首辅的女婿曹恪可也坐在那里。走走走,我们也过去听听。”
  “喂,我们可是商人啊!”
  郭淡急忙喊道,也不知是不是心中有愧,反正他是不太愿意跟徐姑姑在一起,但是刘荩谋已经走了过去。
  这家伙真是的,这买卖都还没有谈完。郭淡跟了过去,正准备将刘荩谋拉走时,忽听得一儒士提问道:“不知徐居士对我朝马政有何看法?”
  最近闹得最凶的也就是这事,还专门开了一次朝会来讨论。
  郭淡立刻看向徐姑姑,心想,这可有趣了。
  徐姑姑微笑道:“我朝马政自然是非常失败,这也是众所周知之事。”
  “那不知因何失败?”
  “因人而失败。”徐姑姑答道。
  “居士说得可是令父?”
  徐姑姑答道:“是,但也不是,父亲大人虽身居要职,但也不过是一个太仆寺卿,他还无力使得整个马政走向失败。其实不仅是马政,我朝很多方面的制度都在变得名存实亡,究其原因,我认为还是在于我朝说话之人太多,做事之人太少。”
  唐文献问道:“居士此话怎讲?”
  徐姑姑道:“听闻当今首辅大人,在评选官吏的时候,将个人道德排在第一位,不知唐状元以为是对,还是错?”
  唐文献道:“这是当然的,若个人道德不好,又怎能奢望他能够造福社稷。”
  他可是非常珍惜的自己名声,跟海瑞差不多,有道德洁癖,自然非常支持申时行。
  徐姑姑问道:“那不知唐状元以为汉高祖刘邦道德如何?天可汗唐太宗道德如何?宋太祖赵匡胤道德如何?”
  “这……。”
  “那不知他们三个是否造福了社稷?”徐姑姑再问道。
  唐文献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却不知如何应答。
  这三人要论道德的话,绝壁会被人喷死去,都不需要键盘侠上场,但是他们却都开创了盛世。
  徐姑姑叹道:“这就是我大明的病根所在,申首辅贵为内阁首辅,首要任务应该是治国理政,评论官员,应该是以能力和才干为主,而非是道德,而如申首辅这样的大臣,比比皆是,他们掌控着权力,却一门心思扑在这礼制、道德上面,实乃本末倒置之举。”
  唐文献道:“依居士的说法,道德就不重要吗?”
  徐姑姑摇摇头,道:“我可没有这么说过,道德固然重要,但是教育之事,乃父母、老师的职责,而且,一个人在接受过教育之后,究竟能否成为一个道德高尚之人,在于自我的修养,而非是他人的监督,若为他人之看法,而做一个有德之人,乃伪君子也。
  那些朝中大臣天天论礼制,其实是毫无意义的,自身修养好的,自然会遵守礼制,无修养之人,只会阳奉阴违,他们只需以身作则便已是最好的方法。身为官员,不应以德为重,而要以术为重,治国需术,而非德。就说这马政问题,养马难,牧场不如耕地收益大,这如何用德来改善?”
  曹恪笑道:“想必这就是阳明先生的’知行合一’吧。”
  徐姑姑摇摇头道:“知行合一,博大精深,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不过阳明先生之所以受人尊敬,并非是因为他提出知行合一,而是因为他在世时功绩斐然,若无那些功绩,只怕他的知行合一也难以令人信服,而如今朝中只有言,无知,也无行,故而许多制度废弛。”
  郭淡听得有些懵,我到底处在一个怎样社会里面,昨日夫人还告诉我不能观天象,今儿这女人就公开议论内阁大臣,并且还批评了个遍。
  曹恪点点头,突然回头看去,道:“想必郭校尉定有不同的见解。”
  校尉其实也就是锦衣卫里面的干事,是没有官职的。
  徐姑姑也早就发现了郭淡,不禁也是望向他。
  郭淡眨了眨眼,讪讪道:“我只是路过而已。”
  曹恪笑道:“我听闻郭校尉在马政上面,提出非常独到见解,一个马赛并可解决马政问题,且能够利国利民,可惜在下当时并不在场,知道的不是很详细,既然谈到马政,郭校尉不妨与我们说说。”
  一个儒士嘀咕道:“小小牙商,竟然谈论国家大事,真是荒谬。”
  徐姑姑笑道:“那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她抬头看向郭淡,道:“我也想听听你的见解。”
  郭淡一愣,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刘荩谋眼眸一转,道:“郭淡,这盛情难却,而你若不说,旁人会以为这其中有猫腻的。”
  你个混蛋,竟然阴我。郭淡怒瞪刘荩谋一眼,可见大家都看着他,要不说些什么,只怕真会被他们认为这其中有猫腻,稍一沉吟,突然眼中一亮,道:“方才你们说什么合一来的?”
  曹恪道:“知行合一。”
  “阳明先生的知行合一,你都不知道?”
  “不是很了解。”
  郭淡讪讪一笑,又道:“但是我的理念与他的有些相似。”
  “一派胡言,你怎能与阳明先生相提并论。”
  曹恪却是问道:“愿闻其详。”
  这小子难道是为他岳父报仇,想让我出丑?郭淡瞧了眼曹恪,笑道:“我的理念就是脑屁合一。”
  “脑屁合一?”
  “不错。粗暴一点的说,就是脑袋、屁股合一。”
  徐姑姑微微皱眉,她已经体验过一回了。
  “真是粗鄙之语,你这商贩快些走开,莫要打扰我等论道。”一儒士愤怒道。
  其实儒士们纷纷怒目相向,要求郭淡立刻离开,生怕被郭淡污染似得。哪怕是唐文献也是直摇头。
  听听圣人的话,知行合一,哪怕不懂,也能够觉得大有学问,再听听这脑屁合一,怎一个恶心了得。
  “行行行,你们论,我先走了。”郭淡忙不迭的点点头。
  曹恪却道:“这脑……合一有何说法?”
  其余人不解的看着曹恪,你堂堂首辅家的女婿,竟与这种人谈论这粗鄙之语,真是不嫌丢人。
  郭淡哦了一声:“很简单,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PS:七千字大章,挥泪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