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心跳的感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锤定音。
  事先无人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而且出现的是如此突然,其实各方都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而对于防守方来说,拖其实是很有用的一招,因为经常拖着拖着,就不了了之。
  只能说徐姑姑这一招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看似很简单,但却无比精妙,她准确的判断出各方的心理,以及各方的核心利益,然后将马政抛出来。
  然而,与其说谁都想得到这块肥肉,就还不如说谁都不想对方得到这块肥肉,那么对于各方而言,让一个卑微商人拿下这块肥肉,是他们都能够接受的,因为他们都能够干预。
  故此这个结果看似来得突然,但其实是各方唯一的选择。
  李植他们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他们就真的就没有想到,这也许是郭淡的阴谋,但是他们不敢去赌,万一让王家屏真的坐收渔翁之利,那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既然大臣们都支持,那么万历就轻松多了,赶紧趁热打铁,正式下旨,授权郭淡举办慈善马赛权,以及慈善扑卖权。
  虽然扑卖是明朝法律禁止的,但是最终解释权在朝廷手里,这是慈善扑卖,不是扑卖,千万不要想得那么肮脏。
  这可真是圣旨垄断,只准郭淡一个人举办,其他人举办,就是违法,要知道这是万历的买卖,谁要抢他的买卖,他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万历直接命令东厂,成立一个部门,专门追踪此事,雷同的马赛是肯定不行的,哪怕是以前传统的马赛,只要是面向大众的,就必须要向朝廷申报,必须得到皇帝的批准才能够举办。
  嗯,就是这么无耻。
  这消息传出来之后,全城一片哗然……。
  尤其是商人,简直都不敢相信。
  这样也行?
  大家同是商人,为何差别这么大。
  这真的很伤自尊啊!
  但是他们对细节问题还不是非常清楚,也不好妄下判断。
  然而郭淡暂时也真的没有工夫去宣传,他还得准备许多工作,首先,就是建设一个赛马场。
  今日郭淡便与徐梦晹来到北京、香河、武清三地的交汇处……。
  “这里还不行?”
  徐梦晹惊讶的看着郭淡。
  郭淡摇摇头道:“我没说不行,我只是说要建设一番。”
  徐梦晹急切道:“这里以前可是京师禁军训练的马场,在这一带可算是最好的,也只有三河县的皇家马场比这里要好,哪里还需要什么建设,你赶紧举办就行了。”
  难怪徐继荣是个败家子,原来是遗传。郭淡苦笑道:“伯爷,我也想赶快,但这里只是训练的马场,我是要举办马赛,是要能够容纳观众的,这可不是一回事,肯定需要建设一番的。”
  徐梦晹苦口婆心道:“郭淡,你毕竟还年幼,不知这朝中之事是瞬息万变的,有些事可是不能拖的,这迟则生变啊。”
  虽然目前大势已定,但他还是非常忐忑,因为这马赛一天不开,就不知道会否成功,又会不会出现纰漏,一旦出现纰漏,肯定会被弹劾的,那些人可不是真心支持他们的。
  郭淡点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但是更可怕是忙中出错啊。”
  徐梦晹点点头道:“这倒也是。”
  这时,一个小官员走了过来,行得一礼,道:“启禀伯爷,人已经带到。”
  徐梦晹偏头一看,只见这个官员身后站着十余人,个个都是耸着肩,弯着腰,双目无神,神情呆滞。他不禁向郭淡道:“这些人便是管理这一代的牧场的刀笔吏,你确定要用他们?”
  郭淡点头道:“确定。”
  “你看清楚一点。”徐梦晹倍感焦虑道:“他们若有能力,可就不会待在这些废弛牧场。”
  郭淡笑道:“但是我却觉得,他们若有关系,就不会待在这里,可见他们是凭能力混上这刀笔吏的。”
  徐梦晹道:“话虽如此,可是你看看他们的样子,像似有能力的人吗?”
  郭淡摇摇头道:“换谁待在这里,都会变成这样,这跟能力无关。”
  徐梦晹听着很不是滋味,没好气道:“那你说跟什么有关?”
  “呵呵……。”郭淡唯有尬笑以对。
  徐梦晹瞪了他一眼,又无奈道:“好吧,既然你决意要用他们,那老夫也就不多说什么,其实他们真的能为你所用,老夫也开心,不然的话,只怕他们要沦为乞丐。”
  根据当初的协议,这十个牧场的管事吏和衙役,都是要裁掉的,甚至于一些小官员都得裁掉,没有这么多牧场,就不需要那么多官员,也就是精简机构,毕竟他们待在这里,那就得花钱养着他们的,而这些牧场每年的支出,可都是要给郭淡当做酬劳的。
  现在就是这边裁掉,郭淡那边再招聘,但是徐梦晹可不相信,换个主人,这些人就会变成精英。
  “郭贤侄,郭贤侄。”
  忽听得一声叫喊。
  徐梦晹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跑了过来,“这不是那木材商陈平么?”
  “是我约他过来谈建设马场的事。”说着,郭淡又朝着陈平招招手。
  徐梦晹对于买卖上的事,并不感兴趣,于是道:“那你们谈吧,老夫先回去了。”
  “伯爷慢走。”
  徐梦晹背负着双手,慢悠悠的朝着自己的马车走去,心道,可惜荣儿不争气,不然的话,这等小事,哪里用得着老夫亲自跑来跑去,念及至此,他突然朝着一旁的徐茂道问道:“你还没有去找过凤儿?”
  “前日小人曾见过大小姐了。”
  徐茂讪讪道。
  “那你为何……。”话刚出口,徐梦晹突然顿了下,转而道:“她不愿意回来是吗?”
  徐茂道:“大小姐说她既已出家,又……又……。”
  徐梦晹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哼道:“既然她不愿意,那就罢了,老夫权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就是了。对了,荣儿呢?”
  徐茂更是尴尬道:“最近潞王殿下回京了,小伯爷一直都跟潞王殿下在一块。”
  “他们两个怎么又混在一起了。”
  徐梦晹听得想死都心都有了,哀叹道:“老夫虽不是什么圣贤,但也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何这后代却是一代不如一代。”
  ……
  ……
  那边陈平来到郭淡身前,瞟了眼徐梦晹,小声道:“郭贤侄,我是不是打扰你跟伯爷谈事呢?”
  “没有,员外来得刚刚好,我正好与伯爷谈完。”
  “那就好,那就好。”
  陈平点点头,又问道:“不知贤侄约我来此,是为何事?”
  “大买卖。”
  郭淡一笑。
  陈平激动道:“什么大买卖?”
  郭淡指了指这附近,道:“我打算在这里建造一个大型赛马场,你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
  陈平顿时激动不已,他们只是不想直接参与马赛,但是你要买木头,那他当然买,再加上如今圣旨都出来了,他也没有之前那么担忧。
  郭淡道:“先别激动,不仅仅是这里,还有那十个大牧场,都要重新建设。”
  陈平当真就不激动了,面露为难之色道:“十个大牧场,这……。”
  郭淡问道:“有问题吗?”
  陈平犹豫半响,突然叹了口气,道:“贤侄,我也不瞒你,你们牙行都还没有建设好,你又给我这么大笔买卖,我……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郭淡笑道:“员外莫要谦虚了,你可是京城第一大木材商,这算得了什么。”
  陈平郁闷道:“贤侄有所不知,所谓的第一木材商,指的仅仅是商人,但其实真正的大木材商,都不完全是商人。”
  这木头一般得从江南去买,这运木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故此真正的大木商都不是纯粹的商人,他们或许只是某个大人物家的管家而已。
  “原来如此。”
  郭淡点点头,皱眉道:“但是员外,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若非你入得牙行,我还真不会找你。”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你要明白,这可还是第一期工程,至少还有第二期,第三期,因为到时我还得在这边建一些酒楼、茶肆,至少也得搞个三年。”
  陈平很是动心,这可真是一笔大买卖,但同时更加纠结,道:“我……我倒是很想接下来,但是我确实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说到后面,他是满腔的不甘,但他也不敢强吞,因为他知道这事可不是那么简单,要出了问题,花钱都摆平不了。
  郭淡叹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员外,我另外找人吧。”
  “等等会。”
  陈平问道:“不知贤侄打算如何给钱?”
  郭淡道:“我不可能一次性全部给你,说实话,这是我私人承包的,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只有等到盈利之后,再慢慢给你。”
  陈平皱了皱眉,道:“贤侄,这么大笔工程,可是要投入很多钱的,如果要等到马赛盈利之后,这我也垫不起呀,贤侄你有所不知,许多木头都得从江南运送过来,我们木材商周转起来,本身就比那些茶商和瓷器商要慢一些,要不贤侄你多找几个木材商来,咱们一块来做。”
  郭淡稍显遗憾的耸了下肩,道:“这我当然也会考虑的,但是我始终认为,若是员外接下这笔买卖,可以令员外的买卖更上一层楼,因为这里面不仅仅是金钱的利益,还有其它方面,毕竟这是朝廷承包给我的。”
  陈平微微一怔,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道:“贤侄,这事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毕竟这么大的买卖。”
  郭淡点点头道:“这是当然,但是此事已经拖了很久,不能再拖下去,我同时也会做两手准备的。”
  陈平紧张的张了下嘴,但旋即又点头道:“我会尽早答复你的。”
  ……
  ……
  当郭淡回到家中时,已经是三更时分,与平时一样,寇涴纱坐在茶桌前,一边泡着茶,一边等着他回家。
  “看得怎么样?”
  寇涴纱递过去一杯热茶。
  郭淡非常习惯的接过来,摇头笑道:“地方怎么样并不重要,如扑卖这种买卖,只要是垄断的,那即便是建在沙漠里面,也不怕没有人来。相比较起来,今天谈得另一桩买卖,要更加重要一些。”
  寇涴纱问道:“什么买卖?”
  “我今天还约了陈平前去谈建设赛马场的买卖。”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寇涴纱有些疑惑道。
  郭淡笑道:“不仅仅是赛马场,还有那十个牧场的重新建设,以及周边的建设,我打算统统都给他。”
  寇涴纱忙道:“夫君,虽然陈平是我们牙行的股东,但是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力承担起这么一大笔买卖。”
  郭淡笑吟吟道:“如果他有这实力,我就不会找他。”
  寇涴纱蹙眉道:“夫君,你又打算干什么?”
  郭淡笑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陈平明天就会上门来求助我们牙行,因为我之前就说过,我们牙行志在帮助商人,而他现在需要帮助。”
  寇涴纱一怔,道:“你是想趁机入股他的买卖?”
  郭淡点点头,道:“不错,我以前就与你说过,今日入股我们牙行的商人,将来他们的买卖,都会变成我们的买卖。
  而陈平就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因为不管做什么,建设永远都在第一位,而且这里面可是有着巨大的利益。”
  寇涴纱道:“但是陈平可不见得会愿意让牙行入股,不知夫君你打算怎么跟他谈?”
  郭淡笑道:“我没有打算跟他谈,由你去跟谈。”
  “我?”
  “嗯。”
  郭淡点点头,道:“你也不需要跟他说太多,你只需让他知道我们牙行为何要改为股份制,为什么让他们来分享我们辛苦建立的一切。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希望赚更多的钱,做更大的买卖,想卖木头,他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卖,只要有钱有关系,但是这个机会错过了,可就不会再有了。”
  “我明白了。”
  寇涴纱点点头,旋即又微笑道:“不过这事想来也真是可笑吗,你拿着他们的钱,然后收购他们的买卖。”
  她还真的从未想过,原来买卖还能这么做,我拿你的钱,去收购你。
  郭淡呵呵道:“最后帮助他们赚更多的钱,我突然觉得有一种普度众生的使命感,难道我是财神爷转世?”
  寇涴纱当即鄙视了他一眼:“你还真不知羞。”
  郭淡哈哈笑得两声,旋即正色道:“夫人,从陛下的表示来看,他显然不会给我们佣金,故此这其中利益得我们自己争取,而这笔买卖就是我们的利益。”
  其实跟皇帝合作,哪还需要什么佣金,那真的只是误会。
  寇涴纱却是疑虑道:“但这么下去的,我们的负担将会越来越重,夫君,你顾得过来吗?”
  郭淡半真半假道:“我现在只用一成精力在做买卖,一成精力帮陛下做事,其余八成,可都花在你身上,而且是不求回报那种。”
  寇涴纱啐了一声,嗔道:“我们在谈正事,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好的,好的,正经一点。”
  郭淡坐直身体,一本正经道:“夫人,我爱你。”
  寇涴纱微微一颤,震惊的看着郭淡,这还是郭淡第一次跟她说“我爱你”,不禁觉得心跳在剧烈加速,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禁又低下头去,好似有一种甜蜜的苦恼。
  郭淡微笑道:“是不是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关系,我可以指导你,如果你现在感觉自己心跳在加速,千万别慌,你没有生病,这就是爱情的感觉,大脑会骗人,但是心不会骗人。”
  寇涴纱抬起头来,怔怔看着他。
  哎哟!机会来了。郭淡非常老司机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握着寇涴纱的素手,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她。
  情绪已经到位。
  寇涴纱突然问道:“夫君为何这般了解?”
  郭淡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下,这可不是爱情的感觉,这是心虚的感觉,但毕竟是身经百战,他故作沉思,“我想,我想这可能要从第一次见到你说起,每天看到你,都是一次爱情的体验,这都是经验之谈。”
  寇涴纱噗嗤一声,抿唇道:“油腔滑调。”
  话音未落,郭淡突然探过头去,亲吻了下寇涴纱的朱唇,问道:“滑不滑?”
  寇涴纱俏脸顿时变得通红,这可真是**裸的调戏呀,羞怒的道:“你……。”
  她刚刚张嘴,郭淡便再度亲吻了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