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帝商勾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能过夜。
  决计不能过夜。
  整天都处于亢奋状态的万历,可是等不到明日再见郭淡,必须得今日见上郭淡一面。
  乾清宫。
  “卑职郭淡,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快免礼。”
  万历上下直摆手,笑得眼睛都没了。
  这是发自内心的爱啊!
  待郭淡起身之后,万历便笑问道:“朕听闻你这马赛举办的可是非常成功啊?”
  你都用两百里加急来汇报情况,只怕你比我知道的还要详细一些。郭淡暗自嘀咕一句,嘿嘿笑道:“托陛下的福,还算是比较成功的。”
  “哎...这你可就谦虚了,朕听闻几乎全城的人都跑去观赛了,此等盛况可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呀。”万历笑着摆摆手,又道:“朕还听闻这下注的人可也不少啊!”
  说到后半句时,他是两眼放光。
  郭淡突然肃然起敬道:“陛下仁义治国,我大明子民也个个是心怀仁善,他们听闻此乃慈善马赛,故而都来尽上一份心意。”
  张诚赶忙拍马道:“是呀,这皆因陛下您心系百姓,才感染了大家,不然的话,岂会有那么多人去。”
  “这都是大家共同的努力,非朕一人之功。”
  万历哈哈一笑,心里可真是开心极了,这个理由实在是太正点了,说是名利双收,一点也不过分,又问道:“那不知筹得多少善款?”
  郭淡心如明镜,他哪是想问善款,而是想问盈利,不过话一定得这么问,道:“回禀陛下,此次下注金额总共八万五千九百二十三两,我们所得利润,共是一万二千八百九十两,根据卑职之前的承诺,供筹得善款三千八百六十七两。”
  “这么多?”万历下意识道。
  扣除善款,得利都没有到一万两,这令他有些郁闷,他之前一直因为八万两都是自己的。
  “啊?”
  郭淡诧异的看着万历。
  “朕的意思是,没有想到这金额竟然达到八万多两。”万历轻咳一声,心想,虽然没有八万两,但这买卖到底是可以长久做下去,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又随口问道:“那不知你打算如何使用这善款呢?”
  郭淡道:“如今冬日临近,天气变冷,故此卑职是打算,购买一些过冬物资,救济一些贫困百姓。”
  “你能想到这一点,可见你是用心在做善事,朕颇感欣慰啊!”万历听得稍稍点头,又悲天悯人道:“可是区区三千多两,又怎能救济多少百姓啊。”
  郭淡心下一惊,这皇帝是转性了么,道:“陛下的意思是,捐五成?”
  “咳咳咳!”
  笑了一天的万历,气血本就有些不顺,差点没有被郭淡这句话给呛死,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立刻道:“捐五成又能有多少,朕的意思,咱们何不天天行善?”
  天天行善?郭淡莫名其妙道:“请恕卑职愚钝,不知陛下此话是何意?”
  这小子今儿怎么不灵光了。万历稍显不满的看了郭淡一眼,又道:“朕的意思就是天天举办马赛。”
  举办一次马赛,赚一万多两,要是天天举办的话.....天才之财,尽归我有,那还当个鸟皇帝,直接去做马主算了。
  天天举办?
  张诚、李贵皆是吸得一口冷气,您这胃口忒大了一点吧。
  草!敢情是我误会了,这厮不但没有转性,反而还想变本加厉,您这么坑,别说人,马也受不了啊。
  郭淡忙道:“陛下,这可是不行,这马赛的乐趣,不仅仅在于赛马,更多是在于赛前分析和预测,若是没有分析、预测,纯粹的比赛,那反而没有多少人会关注,这中间一定隔上几日。而且大家也不是天天都有空,七日举办一次,正好可以安排在休息日,如此这马赛才会越办越成功。”
  万历稍稍点头,可是脸上却流露出遗憾之色。
  可不能让他胡来,免得坏了我的大事,等会,我何不借此再下一城。郭淡眼眸一转,道:“陛下若是想多赚善事,倒也不是不行。”
  “朕不是想...咳咳,你此话怎讲?”
  万历已经被那八万两冲昏了头脑,一门心思想着敛财,险些又说漏了嘴。
  郭淡道:“如果棉布、绸缎能够降价,那么同样的钱,就能够买更多的过冬物资,就能够帮助更多的百姓。”
  张诚立刻道:“如今棉布、绸缎价格是非常稳定的,总不能让陛下专门下旨要求降价,这可是不行呀。”
  万历也点点头,为了这点钱,下旨要求绸缎降价,这可真是太离谱了,毕竟绸缎可是大宗商品,会影响物价的。
  “內相说得是,卑职也不是这意思。”
  “那你是何意?”
  郭淡解释道:“不知陛下和內相,可否还记得,卑职曾提过解除衣冠车马的限制。”
  万历点头道:“朕如何不记得,只要他们愿意交税,就解除他们的衣冠车马的限制。”
  你记得点,还真特么真实啊!郭淡点头道:“正是如此,如此一来,这马价就会上涨,才能够促使更多的人养马,其实卑职已经证明过这一点,在卑职承包马场之后,马市立刻就变得非常热闹,这有利于我朝马政的发展......。”
  张诚不待郭淡说完,便是纳闷道:“可是这么一来,绸缎价格也应该是上涨,而非是降低啊!”
  万历点点头道:“不错,既然马价会上涨,绸缎也会上涨啊!”
  郭淡讪讪一笑:“是这样的没错,卑职也只是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万历直摇头道:“你倒是说清楚一点,朕有些听不明白,你这么做,能够帮助的人应该是在减少。”
  郭淡道:“陛下,卑职以前曾说过,这钱不能一直放在仓库里面,得让钱生钱,在扣除马场的成本之后,银库里面可还有不少钱,这些钱也不能让它们闲着,卑职的意思是,我们先大量收购绸缎,然后放出这个消息,待绸缎价格上涨之后,再出手,赚它一笔善款。”
  张诚、李贵听得一惊,你这是找皇帝合作,炒买炒卖丝绸,真不愧是牙商,够TM阴的。
  不过万历很喜欢,目光闪动着,又问道:“之后呢?”
  根据郭淡之言,最终目的是要丝绸降价,这样搞还是涨价啊!
  郭淡又道:“根据卑职的预计,一旦这个消息出来之后,必定会有很多人囤积绸缎,待价而沽,可同时,朝中大臣又会极力反对此事,他们绝不会允许解除这个限制的,如果这时候陛下往后退一步的话,那么那些囤积大量绸缎的商人,必定就都会放出绸缎来,如此一来,绸缎的价格将会大跌,我们就可以趁低收购。”
  万历目光急闪,激动道:“然后再解除车马衣冠的限制,绸缎价格再度上涨,咱们又赚一笔......善款。”
  郭淡嘿嘿道:“陛下圣明。”
  这未免也太阴狠了吧。
  饶是李贵、张诚两个太监,听得都是汗毛竖立,这得玩死多少人啊!
  张诚小心翼翼道:“这...这会不会有些不妥?”
  一般来说,朝廷都是要求平衡物价的,皇帝怎么能够带头炒买炒卖。
  但是对于郭淡而言,这只是日常操作而已,在后世那个资本社会中,政策多半是为资本服务的,但不是说官商狼狈为奸,而是因为一旦资本垮了,就会出现大量的失业人员,从而给社会造成动荡。
  郭淡笑道:“內相此言差矣,卑职此举,绝非是为了炒买炒卖,除了做慈善之外,还有就是帮助陛下推行这新政。”
  “新政?”
  张诚没好气的看了眼郭淡,你这个政治素人,什么新政,不就是解除衣冠车马的限制么。
  郭淡道:“內相可别小看这车马衣冠的限制,倘若能够解除这个限制,首先能够为朝廷带来更多的税收;其次,能够促进马政和绸缎的发展;最后,我大明绸缎在海外可是有着很大的市场,这绸缎价格上涨,我大明上至朝廷,下至百姓皆从中获利,此乃利国利民之举。”
  这样也行?
  张诚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郭淡。
  想不到一个车马衣冠的限制,竟有这么多好处。万历问道:“朕还是有些不理解,为何这么做,会帮助朕推行新政。”
  显然,他已经认定这是新政,是属于他万历的新政。
  郭淡道:“陛下,真正囤积大量绸缎的可不是一般人啊!”
  万历双目一睁,立刻明白过来。
  真正有本钱囤积绸缎的,不就是那些达官显贵么,这绸缎一升一降,可会令他们损失惨重的,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只要操作得当,是能够迫使他们支持皇帝解除车马衣冠的限制。
  张诚毫不掩饰的掏出丝帕,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你们这玩得可还不是一般人啊!
  万历也从未干过这种缺德事,犹豫好半响,到底没有敌过金钱的诱惑,因为这里面的利润可是不小,不但能够从中赚两笔钱,还能够长久的收税,以及从海外盈利,沉声道:“倘若今日谈话,有半句泄露出去,朕就要你们人头落地。”
  张诚、李贵赶紧下跪领命。
  这事万历要么不干,要干就是要冒着名誉上的风险,这事真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这也很万历,万历向来在乎钱多过于自己的名声,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背上昏君的骂名。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