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比赌马更赚钱的买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画完之后,徐继荣迫切的想要装逼,故此画完之后,他向郭淡强烈要求,出一册结婚画。
  郭淡不但答应了,还建议从明年起,将马报从五条枪里面独立出来,成为一个专门报社,只出版马报。
  而五条枪将继续出版画册。
  毕竟五条枪是诞生在艺术中的,并且也有着一批忠实的粉丝,只不过如今马赛风头正劲,大家暂时并不在意,可久而久之,大家肯定还是会怀念当初的三剑客。
  艺术才是五条枪的立足之本,马报那是属于马赛的,是恶臭之物。
  打发走他们之后,郭淡有跟刘荩谋、陈平开夜车,如今要筹备的事,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时间非常紧迫,郭淡可不想拖太久。
  既然时间紧迫,那么第一步,自然是招人,如今什么都靠人,没有人力,什么都无从谈起。
  这也创造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工商业招聘。
  流民?
  这人世间竟然还有这等宝贝的存在?
  要知道在英国的圈地运动中,政府可是想尽一切办法,将农民驱赶到城内去做工。
  而这里竟然有现成的。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几乎是在一日之间,城郊外的流民,全部消失的无隐无踪,就连妇女都不放过。
  妇女也可以缝缝补补,做菜做饭,或者干一些轻活。
  不但如此,郭淡还到处张榜,开出天价,招聘有关于养马的人才。
  如今技术人才的待遇,就还是朝廷给的最高,而郭淡是直接开出三倍的工资,眼都不眨一下。
  这个待遇已经快跟九品官员的正规收入差不多了。
  这一举动,差点没让郭淡取代徐继荣,成为新一代败家之王。
  养个马而已,你至于么?
  有钱没地方花?
  虽然御马监和太仆寺有不少人离开了,选择加入了郭淡的团队。
  但这事倒是没有人说什么,大家只是图个乐,看看笑话。
  朝廷还真不缺这种人才,因为如这种人才,也只能在朝廷干活,其他的人,哪里会养这么多马,亦或者用这么大的仓库囤积草料,对于朝廷而言,你挖走一些,我还少养一些人,何乐而不为。
  但是万历感到极为不爽,用将近九品官员的待遇,去请一个马夫,或者一个看草料的,你真不把我的钱当钱,得此消息,他是立刻召见郭淡。
  待郭淡行礼完毕之后,万历便是质问道:“朕且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到处张榜,花很多钱去请一些马夫,看草料的。”
  “回禀陛下,确有其事。”
  郭淡点头道。
  万历道:“你这又是在打什么主意,难道这马夫也能炒卖的么?”
  “陛下,卑职这么做,只是为了帮朝廷养好马。”
  “那也不用花这么多钱。”
  万历可真是心疼呀!
  他作为皇帝如今都还嫌吃俸禄的人太多了,故此很多空缺,他都不补,这其实也是减轻国库的一种办法。
  郭淡道:“陛下,卑职认为这钱是非出不可。”
  万历皱眉道:“此话怎讲?”
  郭淡道:“陛下应该也知道,朝中很多人还是反对马赛,反对将牧场承包给卑职的,如果这马不养好,那么他们一定会以此为由,收回牧场,关闭马赛,故此无论如何,五千匹良马,是一匹也不能少。
  而且,若是卑职在这里经营的好,将来陛下也可以借此,将江南的牧场承包给卑职,在南京开马赛,比起马赛所得之利,区区小钱算不得什么。”
  万历稍稍点头,道:“这倒是的。”
  想起他日能够在南京再开马赛,他又是眉开眼笑。
  正当这时,李贵突然道:“陛下,內相来了。”
  万历回头一看,只见张诚站在园门前,面色急切张望着,他稍稍一愣,道:“让他进来。”说着,又向郭淡道:“你先回去吧。”
  “遵命。”
  郭淡行得一礼,同时张诚入得园内。
  郭淡赶紧行得一礼,道:“卑职见过內相。”
  但是张诚根本就没有看他,急匆匆的往万历那边走去。
  郭淡疑惑的瞧了眼张诚,心想,这是出什么事呢?但愿与我无关。
  “陛下,出大事了。”
  张诚来到万历身前,都顾不得行礼,就直接说道。
  万历好奇道:“出什么事了?”
  张诚道:“昨日兵部尚书巡察回京,今日就递上一道奏章,说今年早些时候,运往辽东的地区棉甲,偷工减料,导致数百名将士冻伤,十二名士兵冻死。”
  万历听罢,沉眉问道:“此事当真?”
  张诚道:“兵部尚书刚从辽东地区回来,臣看这事应该不会有假。”
  万历听后,不禁勃然大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此事一定要彻查到底,朕倒要看看,是何人这么大胆。”
  张诚面色尴尬的看着万历,欲言又止。
  万历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难道你知道是何人所为?”
  张诚讪讪道:“启禀陛下,此事...此事好像与皇贵妃的父亲郑大夫有关。”
  万历神情一滞,过得半响,低声问道:“此事有谁知道?”
  张诚很是尴尬道:“大家都知道。”
  万历不禁揉了揉额头,道:“快将厂臣召来。”
  半个时辰之后,张鲸火速入宫。
  “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
  万历问道:“厂臣,你可知道朕为何急着召你入宫。”
  张鲸瞟了眼张诚,然后道:“据臣刚得知的消息,今日兵部尚书上了一道奏章,揭露了一桩事关辽东的贪污案,其中还涉及到皇贵妃的父亲郑大夫。”
  万历问道:“那此事到底与郑大夫有关吗?”
  张鲸瞧了眼万历,沉吟片刻,道:“回禀陛下,根据我们东厂目前所得证据,那郑大夫极有可能是无辜的,因为郑大夫并未从事生产棉甲,他是与淮安的一个商人合作生产的,臣估计应该是那商人从中偷工减料,只是由于郑大夫对这棉甲并不是很了解,故而并没有发现。”
  万历道:“朕要得不是可能,而是要确实的结果,你立刻命人前去调查。”
  张鲸心领神会道:“微臣遵命。”
  ......
  而就在他们谈话期间,已经有数十道奏章抵达内阁,无一例外,全部是弹劾皇贵妃的父亲郑承宪,贪赃枉法,克扣军饷,以次充好,导致边境将士被冻死。
  朝中大臣本来就对郑贵妃晋升皇贵妃非常不满,如今你父亲还贪赃枉法,并且闹出了人命,这他们决不能忍。
  包括一向和稀泥的申时行,也立刻上奏要求朝廷马上彻查此事。
  事关军政,而且是兵部尚书上奏,这谁也不敢马虎。
  而万历也直接下令,命东厂、锦衣卫和刑部联合调查此案。
  ......
  这事言官就没有打算瞒下来,很快关于此案就传开了。
  寇家牙行。
  “不会吧。”
  郭淡惊讶的看着寇义,道:“价值十五两的棉甲,对方却只用不到四两的棉花来生产?”
  寇义点点头,道:“此事千真万确,如今外面的人可都在谈论此事。”
  “哇...这是在生产棉甲,还是在生产秋裤,难怪会冻死人了。”郭淡又急急问道:“一共是多少套?”
  “一共一万套。”
  “一套就赚十一两,两万套就是十一万两,终于出现比我马赛更赚钱的买卖了,下回谁再嫉妒我马赛,我就拿这事来说。”郭淡摇头感慨道。
  “夫君,你别老是想着挣钱,如今可都冻死人了。”
  寇涴纱责怪道。
  “抱歉,抱歉,纯属职业习惯,我绝无恶意的。”郭淡讪讪言道。
  寇义又道:“姑爷、大小姐,我还听说此事与那皇贵妃的父亲郑大人有关。”
  郭淡双目一睁,又想起昨日张诚脸上的表情,旋即带着一丝讽刺意味的笑道:“看来我大明又要平添十多个冤魂啊!”
  他虽然不太会玩政治,但是这事,还是看得明白,万历肯定是要保郑承宪的,不保的话,那皇贵妃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你父亲害死人了,你还当皇贵妃,那岂不是寒了三军将士的心。
  在东厂、锦衣卫、刑部的合力追查下,不到七日,便查了个“水落石出”。
  说是淮安的一个棉商偷工减料,并且还从他家中抄出八千多两多白银来。
  万历直接就判那商人全家处斩,判郑承宪失职之过,降一级。
  这破案的速度,就连信息时代可都比不上。
  这事决不能拖,必须速战速决,因为万历不容许此事出现丝毫的差错,此案对于他的影响太大,直接影响到后宫,甚至立太子的事。
  但没有人是傻子。
  这直接就炸锅了。
  言官御史们集体上奏,要求皇帝回避司法,让刑部独立审查此案,等于就是直接怼皇帝。
  但也是有理有据,因为根据祖制而言,东厂和锦衣卫是不具有审判权的,因为东厂和锦衣卫都是直接隶属皇帝的,不是属于国家机构,你这是用私人警察来干预国家司法。
  这应该是刑部的权力,然而这个案子,刑部就是去打酱油的,从调查到审判,都是锦衣卫和东厂完成的,这也怪刑部查案手续太繁琐,什么都得申请,人家锦衣卫和东厂就是皇帝的意志,所以等到刑部的官员跑过去,那商人都已经打得不成人形,全部都认了,供词上写得是滴水不漏。
  这也是为什么大臣们不能说判错了,他们只能要求让刑部独立调查。
  万历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也不生气,也不下旨重新调查,皇帝御笔亲判的,怎么能重新调查,我不要面子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