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被迫承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切都如郭淡预计的那般,他这一拒绝,朝中呼声反而更高了,仿佛就认定郭淡,甚至还要要挟郭淡,如果郭淡不接这买卖,就要关闭马赛。
  幸亏这是在预计之中,不然的话,万历非得慌了手脚。
  马赛是决计不能关的,那可是下金蛋的鸡啊!
  万历又派张诚前往寇家牙行,与郭淡商谈。
  “唉...你小子不管干什么,都是闹腾的很啊!”
  张诚见到郭淡,不免抱怨道。
  郭淡嘿嘿笑道:“內相勿怪,朝中有点生气,那是好事呀。”
  “好什么好,如今你跟陛下都不出面,全是咱家在忙活。”张诚哼道。
  郭淡忙道:“我绝不敢让內相白忙活,等这一笔买卖拿下之后,再多的钱都有。”
  张诚听得眼中一亮,可又纳闷道:“这咱家还真就不明白,要说多赚一点钱,只能如那姓胡的商人一般,偷工减料,可要是做足了的话,那也没有多少钱可挣,可比不上马赛。”
  郭淡笑道:“偷工减料才多少钱,等个几年,还冒着生命危险,也就赚十多万两,连我这条贱命都买不起。”
  “你这条贱命,倒还真是买不起啊!”
  张诚乐打趣了一句,又问道:“那你倒是与咱家说道说道,这利润在哪里?”
  “行业标准。”郭淡道。
  “行业标准?”
  张诚是一头雾水。
  郭淡点点头道:“我这回不但要接下这一笔买卖,我还要做出有史以来,最好的棉甲。”
  张诚纳闷道:“那还有甚么钱赚?”
  郭淡道:“我是没有多少钱赚,但是别人若是按照我这标准来做,只怕就得亏钱来做。”
  “别人为何要按你的标准来做。”
  “內相何不想想,同样是边军,单这一个营的棉甲特别好,隔壁的棉甲比起来,那就是一些垃圾,而朝廷是拨同样的钱,这将军们将士们会甘心吗?而且不用想也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可这事只有我做得了,到时这买卖不都落在我们手里,只要能够垄断所有的军备物资,我哪怕是薄利多销,也绝对不止十几万两,况且我还可以生产民用的,我握有这么大的市场,那些棉商、布商都得便宜卖我,换而言之,我这手中是同时握有市场和货源,谁能够干得过我。
  到时內相只要从事这方面的买卖,甭管干什么,必定发财。”
  说到后面,郭淡是一脸奸笑。
  他在张诚面前,不需要掩饰太多,因为张诚也非常贪婪,郭淡就是要告诉他,谁都没有我能够给你的多,咱们就是一个战壕的。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张诚笑得眼睛都成一条缝了,虽然郑承宪也会贿赂他,但那种手法,在郭淡面前,就显得太LOW了,如五条枪的股份,那钱多稳,躺着挣,又没有任何风险,又问道:“那你现在在等什么?”
  郭淡道:“我在等他们多给我一些订单,我已经跟方尚书他们说了,我建坊做这棉甲,不能说做一次休几年,朝廷得拿订单,把我这几年的给填上。”
  张诚眼眸晃动了几下,低声道:“郭淡,这事可能还真不成问题,你只要稍微提两句,他们必定会答应。”
  郭淡忙问道:“內相此话怎讲?”
  张诚犹豫了下,才道:“皇贵妃他们一家,乃是大兴人,他们在辽东可是有着非常复杂的关系,姜应鳞他们肯定愿意将辽东的项目都交给你。毕竟他们都是来自江南,这些承包给你,不会伤害到他们的利益。”
  从这一番话看来,张诚显然渐渐偏向郭淡,郑承宪得贿赂很多太监,平摊下来,他拿不到多少,还远不如张鲸多,但是郭淡不同,郭淡不需要贿赂太多人,只需要贿赂他,同时也可以削弱张鲸的势力。
  郭淡眸光闪动了几下,道:“这么一来的话,郑家那边也必定会反击啊。”
  张诚眨了眨眼,激动指着郭淡道:“你小子还真是机灵,这么快就想明白这道理。”
  郭淡嘿嘿直笑。
  ......
  张诚回去之后,就告诉方逢时他们,郭淡还是拒绝,如果要关闭马赛,那就得赔钱,咱家跟郭淡关系不错,不太好说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我不做这坏人,要做你们去做。
  方逢时他们也不勉强张诚,你一边待在去。这回他们可不会亲自跑去牙行,而是直接将郭淡叫到都察院。
  等到郭淡来到都察院时,目光一扫,除方逢时、王家屏之外,全都是冤家,姜应鳞、李植、黄大效。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明显的鸿门宴。
  郭淡开口便道:“各位大人,这买卖我可以接。”
  姜应鳞他们差点没有咬着舌头,你小子怎么老是不按老路出牌,我们官威都还没有显,你丫就怂了。
  方逢时愣了片刻,旋即好气好笑道:“这才几日不见,你怎么就变了。”
  就没有见过你这么懂事的。
  郭淡非常耿直道:“这是因为我看到姜大人他们都在,知道是躲不了了。”
  方逢时嘴角一个劲的抽搐着。
  姜应鳞沉眉道:“你此话是何意?莫不是讽刺本官会以大欺小?”
  郭淡赶忙道:“如果各位大人不逼我的话,那我就不答应。”
  “......。”
  姜应鳞当即石化了。
  原来这是个陨石坑啊!
  好小子,有些手段。方逢时笑呵呵道:“姜大人他们饱读诗书,通情达理,自然不会欺负你,但是本官可没有这么说,今儿叫你来这都察院,还就是要以大欺小。”
  郭淡震惊的看着方逢时,“尚书大人,我听说您为官正直清廉,体恤百姓,且文武双全,这.....。”
  方逢时笑道:“本官也是看人来的,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啊。”
  擦!这不是我的台词么,可我这么说那是夸你,你却用来贬我,真不厚道。郭淡又偷偷瞄了眼李植、黄大效,“二位大人,你们不是监察御史吗?”
  方逢时笑呵呵道:“他们是监察御史,其职权是专门监察文武百官,以及各州府的官员,尤其监察那些为官者有没有逼迫百姓,压迫百姓,以大欺小,倘若有犯者,立刻向本官报告,因为本官就是他们的上司。”
  “呃...。”
  郭淡当即抑郁了。
  痛快呀!
  爽呀!
  李植、黄大效看到郭淡抑郁的表情,真是出了一口恶气啊!
  还是老大够狠。
  老大威武!
  老大霸气!
  对付郭淡,就应该如此,这小子就是一个流氓,对付流氓,只能比他更流氓,圣人之言,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王家屏抚须笑道:“郭淡,我们也不想逼迫你,只不过你也要懂得知恩图报,若无朝廷的保护,如今还怎么可能,就只有你一个人能够举办马赛,可是有很多人也想办这马赛。”
  郭淡皱了皱眉,道:“王大人说得是,但我也并非是不懂得知恩图报,我可以少赚一点钱,甚至于赔钱,但是这事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有很多问题,就算我做足十成,也可能被人诬陷我偷工减料。”
  王家屏道:“这你大可放心,此时我与方尚书会亲自监督的。”
  郭淡道:“我是商人,我只相信契约,契约上必须写明一切,同时必须要有一套非常透明和严格来流程,来检验棉甲是否合格,但只要通过检验,今后出任何事都与我无关。这棉甲在京城可能是十两棉花,到了辽东生下三两也是有可能的。”
  姜应鳞他们听得是震惊不已。
  这是他们的台词,从来没有谁说接朝廷的项目,还要搞一套非常严格的检验程序,来检验自己的。
  方逢时点点头道:“这是当然,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的。”
  郭淡道:“但是我必须参与制定检验程序,因为我必须要确保我不可能被诬陷。”
  方逢时道:“既然你是生产者,当然得参与。”
  郭淡道:“我还有一个要求,我就只做这一单,这一点契约上也得写得非常明确,下回可不能找我。”
  方逢时皱了下眉头,你就干一回,那是治标不治本啊!
  李植便道:“你那马赛就开一场吗?”
  郭淡苦笑道:“大人明鉴,做这一单,我亏点就亏点,就当是我报答朝廷,但是下回还给我做的话,那我可就真的亏不起啊!”
  王家屏道:“这到底是一桩买卖,朝廷也会如数拨款给你,这可都是户部算过的,亏钱就还不至于,可能因为工期比较赶,故此你少了赚一点,但是下回肯定比这回还要好。”
  郭淡道:“大人,上回我就说过,这事我不放心转手给别人做,我得自己做,我得建厂、招人、置办工具,等等,做这一回,亏就亏了,但是隔五年又要再做一次,那我每年都亏这么多钱,这我可真亏不起啊!”
  李植突然向方逢时道:“大人,下官觉得郭淡说得也不无道理,下官认为,如果郭淡这回做得好,可以多将辽东边军的棉甲来给他做。”
  方逢时其实也有此意,他身为兵部尚书,知道明军的情况,非常的不好,很多士兵都逃走了,又向郭淡问道:“你以为呢?”
  郭淡沉默半响,又长叹一声:“如果...如果朝廷能够多给一些,那...那倒是可以考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