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一个词,专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郭淡本还期待一场恶少之间的战争,他甚至都不介意,拿自己的办公室给他们两个做斗兽场,反正这里马上也得整改了。
  可惜他没有想到,朱翊鏐会怂得这么快,导致徐继荣发飙未果,这真是令人感到遗憾。
  既然挑拨不成功,那就不如谈谈正事,郭淡成功的从朱翊鏐手中借来一些人马,当然,他也要付出一千两的代价。
  朱翊鏐虽然花钱流水,但同时他也非常注重敛财,也许朱家本就有这基因。
  但是这一千两,郭淡觉得花得很值,毕竟明朝的间谍体系,那是非常恐怖的,如今他已经触及倒官僚集团的利益,也许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中,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他会从潞王手中借人,等于他手中握有一张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牌。
  这牌已到手,问题在于该怎么去打?
  故此送走那两个蠢货之后,郭淡回到办公室里面,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他必须得想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此事可是丁点差错都不能出,他可不是郑承宪,要是边军再因棉甲问题,导致伤亡,那他可就完了。
  但如果成功了,其中利益也是巨大的,要知道除了毒品,可就是这军火最为赚钱了。
  吱呀一声,打断了郭淡思绪,他偏头看去,只见寇涴纱从后门走了进来。
  “夫君,他们走了?”
  寇涴纱问道。
  “嗯。”
  郭淡点点头,突然伸出手来,握住寇涴纱的手,往怀里一拉。
  “啊!”
  寇涴纱根本没有料到,花容失色的跌倒在郭淡怀里。
  “你干什么?快些放开我,这里可是办公室。”
  寇涴纱作势便要起身。
  郭淡却死死抱住她,神情落寞道:“夫人,我受伤了。”
  “你哪里受伤了。”
  寇涴纱面色一紧,目光快速打量着郭淡。
  “不是身体,是心理。”
  “心理?”
  “嗯。”
  郭淡点点头,道:“方才王爷和小伯爷狠狠讽刺了我一番,说我这么大个人,连争风吃醋的滋味都未尝过。”
  “争风吃醋?”寇涴纱听得一头雾水。
  “嗯。”
  郭淡点点头,又将事情的原委告诉寇涴纱。
  “原来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这事。”
  寇涴纱稍稍松了口气。
  这朱翊鏐突然来牙行,急着找郭淡,令她觉得很是不安,毕竟朱翊鏐是名声在外,跟他沾上关系,一准没好事。
  寇涴纱又瞧了眼郭淡,笑道:“你也可以去找几个妾侍啊!”
  “真...真的假的?”
  郭淡惊讶的看着寇涴纱。
  寇涴纱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你不反对?”郭淡狐疑道。
  “我为何要反对,你找了妾侍,就不会天天来烦我了。”寇涴纱倏然挣脱开来,站起身,往后退得几步,美目狠狠瞪他一眼。
  郭淡叹道:“如果我真要找小妾的话,也就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让你紧张一下我,吃点醋,主动来陪我睡觉,没想到你这么大度,那还有什么找的必要,算鸟,算鸟。”
  寇涴纱稍稍一翻白眼,显然不信郭淡这鬼话。
  ......
  这日晚上,申府迎来了一位贵客,正是辽东总兵李成梁。
  这李成梁可是张居正一派的,万历初时,他与戚继光,以及张居正,乃是大明王朝最牛X的铁三角,也正是因为他们三人的存在,才暂时将大明的内忧外患全部给压了下去。
  虽然张居正已死,但是申时行可也算是张居正一派的,只不过申时行为人谨慎,一直与张居正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并且对皇帝非常忠心,故而万历才能够让他出任内阁首辅,并且对他是恩宠有加。
  李成梁是辽东总兵,也是目前在大明地位最显赫的统帅,这种人最容易招人猜忌,他必须得在朝中有人,那么他加入申时行的阵营,自然也就是顺理成章之事,他们本来也就是一派的。
  “宁远伯何时回来的?”
  申时行笑问道。
  “今日回来的。”
  李成梁说着又稍显忐忑的问道:“申首辅,关键棉甲一案......。”
  申时行问道:“与你可有关系?”
  李成梁道:“这是郑大夫与我手下一名将军弄的,不过我也是知道的,如今皇贵妃恁地得宠,我哪敢得罪郑大夫,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贪婪,而我那属下又对我隐瞒不报,直到兵部尚书来了之后,我才得知事情的原委,知道这肯定会坏事,于是申请回京一趟。”
  申时行点点头:“的确有人借此事弹劾你,好在也不多,当时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郑大夫那边。”
  李成梁面色稍稍缓和几分,又问:“明日陛下会召见我,我该如何说呢?”
  申时行稍一沉吟,道:“你主动向陛下请罪,将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就说是自己疏于管理,才导致这种事发生。”
  李成梁稍稍一惊,又疑惑的看着申时行。
  我来京是来推卸责任,你竟然让我主动承认。
  申时行道:“陛下对此案的态度是非常明确,不会让郑大夫有任何闪失的,由此可见,皇贵妃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你在陛下面前,是决不能将过错引向郑大夫,否则的话,只怕又会掀起新得波澜来,朝中很多人肯定会借你,再度状告郑大夫,这可是陛下最不愿意见到的,倘若你主动认罪,陛下不但不会怪你,反而会更加信任你,同时朝中那些人也再无话可说。”
  李成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申时行又道:“不过这种事,还是不要再发生的好,虽然皇贵妃如今得宠,但是朝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反对的,毕竟陛下至今还未立太子,这牵扯到国本问题,你若跟他们来往太过密切,只怕那些人会借题发挥,如今还有不少人在找机会清算张阁老的人,你我皆在其中。”
  李成梁叹了口气,道:“这我如何不知,但是我也不敢得罪他们啊!”
  申时行笑道:“这回你可是因祸得福,你应该听说,朝廷已经将下一批棉甲承包给一个牙商。”
  李成梁点头道:“此事我已知晓,不知这个牙商又是谁的人?”
  申时行道:“他倒不是谁得人,他只是一个牙商而已。”
  李成梁困惑的看着申时行。
  若无靠山,怎么可能拿下这一笔买卖。
  申时行道:“其中缘由,我待会在慢慢说给你听,由这牙商来承包你们辽东边军的军备物资,对于你而言,可是一件好事,你可以借这个牙商,避开这个旋涡,你可是边境大将,若卷入立储的问题,对你而言,绝非是好事,此乃统帅的大忌啊。”
  这老头平时老是和稀泥,碌碌无为,看着好像很平庸,但其实他都看得非常明白,若他连局势都看不明白,那他也不可能做到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而李成梁是他们这个派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不容有失,故此他跟李成梁是交底的。
  然而,李成梁的回京,令郑承宪感到惶恐不安,因为李成梁是肯定知道内情的,死得就是他的兵,他能不知道吗。
  得知皇帝今日召见李成梁,郑承宪是焦虑的在院内踱来踱去,时不时,往门外瞧一眼,嘴里念着:“怎么还不来?”
  又过得好一会儿,只见大门突然打开来,一个躬身的老奴引着张鲸入得大门来。
  郑承宪立刻迎了上去,先一挥手,叫退老奴,又向张鲸问道:“都督,情况怎么样?”
  张鲸笑道:“郑大夫请放心,我早就说过,李成梁可不是一个莽撞的武夫,他岂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故此在陛下面前,他只是请罪,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对郑大夫是只字未提。”
  郑承宪闻言,是长出一口气,又问道:“那陛下是如何说得?”
  张鲸笑道:“陛下当然也不会怪他,还好生安慰了他一番,让他在京城多待几日。”
  此案万历心里比谁都清楚,他当然知道李成梁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是为他着想,他又岂会责怪李成梁。
  这惶恐刚刚消失,贪念立刻上头,郑承宪又道:“对了,我听说郭淡那小子还在于朝廷谈判,至今连契约都未签下,他好像是真的一点也不着急。”
  张鲸笑道:“这小子狡猾的很,他看着好像是不着急,但其实早就派人前往天津卫购买纺织作坊,招聘工匠。”
  “天津卫?”
  郑承宪好奇道:“为何他要选择去天津卫去开作坊?”
  张鲸道:“这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想要避开朝中大臣的监视吧。”
  郑承宪笑道:“那他也太天真了,不管他去哪里,都躲不过东厂的耳目。”
  张鲸只是笑了笑。
  ......
  而那边郭淡也真是不着急,这两日他一直都在工部,研究这棉甲生产的技术,别说随行谈判的官员,就连工部的工匠都有一些不耐烦,说到底也就是棉甲而已,没有必要一针一线,都要规范。
  但是郭淡完全不考虑他们的感受,每一个细节,他都要询问是不是有什么讲究,问得是一清二楚。
  忽闻一阵爽朗的笑声,只见两个老者入得屋来,正是方逢时和李成梁。
  郭淡立刻随那些官员上前行得一礼。
  方逢时指着郭淡,道:“他便是此次承包棉甲的牙商,郭淡。”
  “这么年轻。”
  李成梁微微一惊,申时行可不会特别提及郭淡的年龄。
  “宁远伯可莫要被这小子的年纪给迷惑了,他可是狡猾的很。”方逢时低声跟李成梁道了一句,又向郭淡道:“郭淡,这位便是辽东总兵,李总兵,也是我大明的中流砥柱啊。”
  “不敢,不敢。”
  李成梁摆摆手,道:“方尚书过誉了,李某人承受不起啊!”
  若论年纪的话,李成梁比方逢时、申时行他们都要大,官职也不低,万历都封他宁远伯,但问题是李成梁四十岁才带兵的,可以说是大器晚成,故此论资历,他是远不如申时行、方逢时他们,而且明朝得文官是要高于武官的,故此在京城,他表现的非常低调,跟在辽东是判若两人。
  郭淡赶紧行得一礼,又问道:“关于此次棉甲,可是为大人手下的士兵准备的?”
  李成梁稍稍一愣,旋即点了下头,心里觉得有些怪异。
  “那真是太好了。”
  郭淡面带欣喜之色,向李成梁道:“草民希望能够与大人谈谈。”
  李成梁有些懵,你什么级别,老夫什么级别,你凭什么跟老夫谈?
  他可是尸骨里面爬出来的,不怒自威,平常百姓见到他,都会被他震慑住的,可郭淡不但没有露出一丝胆怯,还很自然跟他交流。
  方逢时倒是见惯不怪了。
  李成梁还不信这个邪,沉眉问道:“你要跟老夫谈什么?”
  郭淡不卑不亢道:“回大人的话,当然谈棉甲。据草民这几日了解,发现朝廷在生产这些军备物资事,过于笼统,不够专业,如今由草民承包下来,草民希望能够做得更好。”
  李成梁彻底傻了。
  你小子够狠。
  老夫还想摆摆官威,吓唬下你,你小子倒好,站在工部,竟然说朝廷生产不专业,老夫服了。
  那些工部官员顿时眼中冒火,今儿你不一定能出得了这门。
  方逢时严肃道:“是吗?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专业呢?”
  郭淡比他更加严肃的说道:“回尚书大人的话,草民看过工部的生产记录,不管是辽东,还是山东等地,生产的棉甲都是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据草民所知,辽东的环境和山东地区是大为不同,所面对的敌人也是不同的,甚至于两边士兵的生活习性也是不相同的。
  草民认为这是因为制作人员与前线将士缺乏沟通导致的,但是草民作为一个商人,任何对草民的商品的批评和不满,都会影响到草民的生意,草民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完美。
  故此草民希望能够与李总兵交流一下,了解清楚辽东将士所身处的环境,所面对的敌人,他们的生活习惯,以及他们对以前的棉甲有什么不满,只有了解这些之后,草民才能够为辽东将士量身订做棉甲,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草民还希望能够知道将士们的身高和体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