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诺牙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
  确实非常大!
  若是加上外面的廊道,这规模还真不比皇极殿少。
  整个大堂是敞开式的设计,四面都有一扇大门,还有很多窗户,外面有着一圈廊道,廊道上面放着一些长桌、椅凳,客人可以坐在外面喝茶、吃东西。
  正中间是一张弧形的长桌,非常气派,整个装潢风格也是非常奢华。
  这就是寇涴纱为人处世的态度,招待客户的,再奢华,她也不会反对,但是自己的话,舒适就行,从不在意那些。
  然而,周丰和曹达并未意识到,他们跨入的不仅仅是一道大门,更是跨入了一页的新得篇章,而这页篇章是机遇和残酷并存的。
  里面除陈方圆之外,全都是牙行股东,都是熟人,大家相互祝福,新年的氛围很浓烈。
  “周老弟,你可是来晚了。”秦庄笑呵呵道。
  周丰摆摆手道:“不瞒秦兄,我以为我来得还算是早的,哪知道你们比我更早,好在也没有迟到。”说着,他突然左右张望了下:“怎么他们都在看画。”
  “那可不是普通的画,而是咱们牙行的作品。”秦庄笑道。
  “牙行的作品?”
  “你看那是什么?”
  秦庄指着周丰背后的一面墙。
  周丰回头一看,只见墙上挂着一幅画,起初他以为只是装饰用的,但如今定目看去,惊呼道:“这不是状元红么。”
  说着,他又急急上前去,只见画中写着几行字,讲述着牙行是如何缔造状元红的。
  又听得边上有人道:“这棉甲可真是漂亮啊!”
  周丰又偏头看去,只见那边墙上挂着一套棉甲,纯白色的,除颜色之外,设计也与之前的棉甲完全不一样,没有显得那么宽大,褐色的皮带,让整个棉甲都显得非常束身。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册封大典、马赛、慈善、五条枪、新赛马场、七夕网恋、金玉楼、等等的画作。
  这一幅幅看过去,他们才意识到这大半年间,这寇家牙行做了这么多买卖。
  这绝对是一个记录。
  而这些作品将会永远的挂在这里,只会增多,不会减少。
  客户入得大堂,都不用询问,便能够非常直观的看到牙行的实力。
  正当大家在讨论这些作品时,寇守信突然出现在大堂中。
  这些人立刻围了过去。
  “寇兄,老弟在此,祝你新的一年,身体健康,早日抱孙。”
  曹达拱手道。
  寇守信听得大喜,赶忙拱手道:“承蒙员外吉言,承蒙员外吉言,寇某感激不尽啊!”
  这些商人可都是人精来的,立刻就是什么“儿孙满堂”,“开枝散叶”,全都来了。
  寇守信笑得嘴是都合不拢了。
  这是他目前最为渴望的。
  一番道贺之后,周丰笑道:“寇兄,我看你身体可是好了不少,什么时候出来重掌牙行,让我们再目睹寇兄的风采。”
  寇守信摆摆手道:“周员外可莫要笑话我了,哪里有什么风采,不瞒各位,如今这新牙行,就算是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管不了的,我现在就享享清福。”
  陈方圆感慨道:“我要有这么个女婿,我也享清福了。”
  语气里面透着一股酸味。
  周丰揶揄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关键还是寇兄生了漂亮的女儿。”
  陈方圆瞧了眼周丰,心想,你嚣张什么劲,待我旅店开起来,有你们好看的。
  寇守信一个劲的傻乐,眼睛都笑没了,都被自己的远见给感动了。
  自己当时怎么就这么独具慧眼,那么多求亲者,个个条件都比郭淡好,可他就偏偏选中了郭淡,而且挨了三年痛苦,硬是没有将郭淡扫地出门,这是何等的远见啊。
  以往这些大富商,站在他面前,那真是颐指气使,可如今个个都拍他马屁。
  真是爽歪歪!
  “岳父大人,各位,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这时,郭淡走了过来。
  寇守信神色一变,立刻道:“还能聊什么,当然是聊这孙儿的事。”
  “孙...孙儿?”郭淡愣了下,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个话题。
  周丰打趣道:“贤侄,你做买卖的能力,那是毋庸置疑,可惜生儿子的能力还是稍显不足啊!”
  这些长辈纷纷大笑起来,难得揶揄郭淡一回啊。
  该死的,都跑到明朝来了,还是逃不了被催生,唉...我华夏文明可真是源远流长啊。郭淡笑道:“周员外,你可还记得当初你是花了多少钱,买下陈楼的吗?”
  周丰神情一滞,提这事干嘛?
  陈方圆乐呵呵道:“贤侄,大过年的,说这事干嘛,坏了气氛啊!”
  周丰斜目一瞥,人家郭淡明明就不是这意思,你这老货,偏偏要往这上面引,你给我记住,到时若那旅店挣钱,我也将你那旅店整垮,郭淡跟谁合作不是合作。
  这对冤家。郭淡呵呵笑道:“我只是想说明一个道理,我这是厚积薄发,不管是做买卖,还是生儿子,能力可都是深不见底的。”
  陈方圆忙道:“既然贤侄能力如此强大,何不多纳几个妾侍。”
  “陈叔叔,你这就真的把气氛给坏了。”
  郭淡真是怕了这老头,转移话题道:“岳父大人,各位,我们一块去参观一下这新牙行,毕竟这是大家的钱建的,各位来此可不能连个茅房都找不到。”
  寇守信问道:“这人都来齐了吗?”
  “都来齐了,不然的话,就是辰辰的错。”
  郭淡指向边上辰辰。
  辰辰赶忙道:“老爷请放心,咱们牙行的股东都来齐了。”
  寇守信笑呵呵道:“你记了就差不多,要是贤婿记得,我就有些担心。”
  “岳父大人真是太了解小婿了。”郭淡呵呵一笑,突然走到那弧形长桌前面,指着后面那面装饰屏风,道:“若想要了解我们牙行,看懂这面屏风就行了。”
  只见屏风上面,有着一个图案,图案下面写着“一诺牙行”
  “一诺牙行,可是一诺千金的意思?”
  秦庄问道。
  郭淡道:“正是,信约是我们牙行的立足之本。”
  周丰看着那图案道:“贤侄,这看着好像是两个小拇指勾在一起。”
  郭淡点点头道:“员外好眼力,这个设计理念正是出于勾手指的手势,其要表达的用意有两层,其一,合作共赢,我们最主要的买卖,还是与商人合作,帮助他们的买卖更上一层楼,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的。对内也是如此,身为我们牙行的人,一定要懂得相互合作,而不是单打独斗。
  其二,就是我方才说得信约,牙行的名声不好,是众人皆知之事,尤其是在诚信方面,但是我们牙行为何能够在短短时日内,便有如此规模,其中奥妙不在于谁,而是成于信,立于契,信守契约就是我们牙行的根本所在,一旦失去这一点,我们牙行必将关门,那将是毁灭性的打击,谁也挽救不了。”
  大家听得是频频点头,只觉这标志非常妙,一个简简单单的图案,就概括了整个牙行的理念,并且非常好理解。
  陈平笑道:“贤侄说得如此好,我倒也想弄一个这标志。”
  秦庄点点头道:“弄一个好像也不错。”
  郭淡笑道:“难道这是新年第一笔买卖,各位若是需要的话,我们牙行帮你们去找五条枪做一个。”
  周丰问道:“是吗?不知价格如何?”
  “非常贵。真的。”郭淡一本正经道。
  周丰一愣,旋即呵呵道:“那我就放心了,反正我也没打算弄。”
  “哈哈!”
  谈笑间,郭淡又带着大家往大堂的后面那扇门走了出去,出得大门,外面是一片生机勃勃,小草刚刚长出嫩芽来,花儿含苞待放。
  清新的泥土香味,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放眼望去,只见那特别宽敞的廊道,不但连接着一栋栋建筑物,上面还放着一些餐桌,转角处都有亭台,等同于一些休闲场所。
  周丰笑道:“贤侄,你这牙行建的可比梁园还要漂亮一些,我这一眼就喜欢上这里。”
  他这也说出大家的心声。
  可爱归爱,他们可不会这么搞,这至少也得花个两三万两才能够建起来。
  郭淡笑道:“这都是陈员外的功劳。”
  陈平忙道:“不敢,不敢,我就是个干活的。”
  “哈哈。”
  郭淡又介绍道:“我们一诺牙行的布局就如铜钱一样,是外圆内方。”
  陈方圆笑道:“贤侄可千万别这么说,别人还以为这是我的店。”
  郭淡哈哈一笑,这老陈真是越来越幽默了。又指向中间那四个方方正正的大屋,道:“那就是我们牙行的营销部,也是整个牙行的心脏所在,到时与各位的合作,都将会由那里的人来处理。”
  但是郭淡并未急着去那里,而是带着大家沿着廊道走去。
  “人力资源部?”
  曹达突然抬头看着一个标牌,又问道:“贤侄,这是什么意思?”
  郭淡笑道:“这里就是专门负责招聘人才的地方。”
  “招聘人才?”
  曹达听得只觉有些怪怪的,偏头往里面看去,只见里面竟是一间大套房来的,可比他酒楼包间都要好得多,比吏部都不遑多让,不禁自嘲道:“原来咱们买卖人也讲人才,我一般就是招一些跑腿的,年轻、机灵,身体好就行了。”
  郭淡道:“能够在这里做事的,必须得都是人才,识数认字那是最基本的,我们是帮人家做买卖,是要对客户的金钱负责,一般人可是不能胜任啊。”
  段长存好奇道:“你上哪找那么多识数认字的人来?”
  郭淡笑道:“说起来,还多亏四大官牙关门,这树倒猢狲散,我就将那些猢狲都给招来了,他们可都识数认字的。”
  要在牙行做事,必须得有文化,牙人不是一个苦力差事,如果连契约都不会写,那还当什么牙人,牙人就是说合买卖的。
  周丰道:“说到这官牙,柳家好像没派人来道贺?”
  郭淡风轻云淡道:“我想那柳宗成一把年纪了,也应该有点自知之明,我岳父大人可不喜欢他。”
  寇守信呵呵笑了几声,倒也没有说不是。
  他也知道柳宗成能够成为官牙,是他女婿一手扶上去的,犯不着给面子,他也不想给,以前柳家把他折腾得够苦的。
  曹达道:“贤侄,如今柳家可已经成为官牙的头头,而且就他一个,这合作共赢啊!”
  其余商人也是呵呵笑,他们如今可不敢再得罪柳家,他们的货物可得经官牙之手啊!
  “合作归合作,交情归交情,两码事。”郭淡微微一笑,然后又伸手道:“各位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