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们只是一诺股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单一商品而言,十两可真的是不便宜。
  画册才多少钱。
  但是在坐的商人,都已经顾不得在乎这些,他们天天看得最多的就是账本,然而面前这偌大的财务报表,他们竟然完全看不懂,个个都是睁大眼睛,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玩意,艺术画么?
  郭淡目光一扫,笑道:“各位,在你们的面前那小簿子,就是关于去年的账本。”
  众人微微一怔,低头看去,这才注意到每个人面前都有着一本蓝色面的小簿子,他们立刻拿起看了起来。
  账本中那一笔笔账目,令他们信心得以恢复。
  我还没傻,看得懂账目。
  这才是账本,你那是都是什么鬼,还十两,你真是不把我们的钱当钱是吧。
  豪气的段长存便道:“贤侄,你让我们看这账目就行了,干嘛还弄个什么财务报表,这财物报表根本就看不懂。”
  “等会,你方才好像还说,你这财务报表花了十两。”
  周丰突然问道。
  郭淡笑着点点头。
  “哎呦!贤侄,你这真是智者那一失,我看这纯粹就是浪费钱啊!”周丰垂首顿足道。
  曹达揶揄道:“也就十两,没有多少钱,关键这财物报表没啥用,看账本就行了。”
  郭淡苦笑道:“真不是我故意要弄个财务报表来哗众取宠,而是必须得制作一张财务报表来,否则的话,你们会怪我的。”
  “必须?”
  秦庄纳闷道:“此话怎讲?”
  郭淡笑道:“各位都是京城的富商,看账目的本事,那定是数一数二的,账本就在你们那里,你们一边看,一边告诉我,去年一年,我们牙行投资的回报率是说,就是我们凭借入股所得多少利润,我们凭借做买卖赚得多少钱,我们买卖丝绸等货物所得多少利润,同时支出方面,人力支出,建设支出,还包括损耗。”
  曹达他们一边听着,一番翻阅着,翻着翻着,就开始冒汗了,这可真是太多了一点,而不是同一类业务。
  郭淡笑道:“各位直接翻到最后,我都有帮各位算好。”
  众人闻言,就赶紧翻到最后。
  “你这都算已经算好,为何还要问我们?”
  “莫不是怕我们不识得字?”
  “当然不是。”
  郭淡摇摇头,又问道:“各位,账目都已经给各位算得清清楚楚,你们就根据这账目,想想我们牙行的整体情况?我们有多少业务,业务所占比例是多少?或者说,我们牙行与别得牙行的不同之处?亦或者说,对于我们牙行的买卖是一个什么印象?”
  这又把大家给问蒙了。
  印象?
  大家又看了看账目,只知道投入多少钱,赚了多少钱,要说印象么?
  真的没有。
  “大家再看看这财物报表。”
  郭淡拿起长棍来,先是指着左边那个圆形图案,“这是前年我们牙行的情况,其中买卖货物所得利润占总利润的四成六,门店收入占得三成七,还有一成七是来自于说合买卖的佣金,我做过一些调查,大多数牙行也都是这情况,主要所得利润是来自于买卖货物所赚得的差价,其次是门店,最后才是佣金。”
  说到这里,他又指着右边那个圆形的图案,“这是股份制后的账目情况,其中买卖货物所得利润已经不到一成,只有八分,而门店收入更是跌倒可以忽略不计,还不到一分。而业务所得佣金占得七成六,投资所得利润占得近二成三,这就是我们一诺牙行,与所有牙行的不同之处。”
  这么一说,大家立刻明白过来,双目盯着财物报表,开始发光发亮,仿佛发现了宝藏一般。
  郭淡又继续道:“再看看支出的情况,以前牙行的支出,主要是在购买货物上,税收其次,再后是工薪,最后是笔墨纸砚的损耗。而如今我们牙行的支出情况,最主要的是投资,其次是建设这新牙行,但这只是一个特例,可以放到一边,再来应该是工薪,最后才是税收,购买货物和笔墨纸砚的损耗都已经到了可以忽略的程度。不管是收入,还是支出,都已经发生决定性的变化。
  而且从一个关键数据上,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今年收入情况会出现怎样的变化,我们如今主要收入,是来自于业务所得,那么支出最大的应该是工薪,但是我们的主要支出,却是投资。这说明我们未来两年,主要的收入,将会来自投资,而不是业务佣金,当然业务佣金也会增长,只不过所占比例不会有那么多。”
  “妙哉!妙哉!”
  周丰突然激动,“这财务报表真是妙啊!”
  “贤侄这么一说,我全然明白过来,并且对我们牙行有了一个具体印象,另外,我也好像能够看出一些门道来,知道今年比之去年,又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哈哈!”
  众人不禁皆是拍案叫绝,同时目光不离那财务报表。
  郭淡笑道:“相信大家也都明白,为什么我们要花这么贵的钱,弄这一份财务报表,原因很简单,因为各位并不参与牙行的运作,如果只是我一家人,我不需要这财务报表,我只需要看看账目就行了,但是如今有这么多股东,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让各位最短时辰内,知道牙行的整体状况,以及我们的变化。
  当然,账目是最重要的,这个是不能作假的,作假是违法的行为,但如果只是给各位一本账目,一列列文字,让各位对于牙行唯一的印象,就是赚了多少钱,别说对牙行的了解,连个最基本的印象都没有。如今大家只需要大概的记住这财务报表就行了。”
  大家频频点头,表示十分赞同。
  一炷香之前,牙行对于他们是一团迷雾,虽然他们都知道牙行有什么业务,但是没有个印象,说不出什么来。
  但是如今,每个股东好像对牙行都非常了解一般,仿佛亲身经历。
  秦庄很是心动的问道:“贤侄的意思是不是说,只有如牙行这种股份制才需要这财物报表,如我们的买卖,就不需要?”
  郭淡笑道:“当然不是,各位其实都可以做,这样也会加深对于自己买卖的理解,可以根据财物报表,来调整收支,前提是你们愿意花十两银子。”
  周丰道:“十两有些贵吧,那画册可也才一二两。”
  郭淡笑道:“这是我想出来的,随便画画,估计一分钱就能够搞定,但是要做得这么美观,同时要这么准确,那就必须得很多钱,五条枪那边可都是画了好些天才完成的,光颜料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十两真的是一点也不贵。”
  如今这种几何技术,画着图是非常麻烦的,郭淡还帮了一些忙,解决一些关于理论技术的问题,但是画画技术,他就没有怎么帮忙,其实他画得出,但是他必须培养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他不习惯亲力亲为,他更习惯于花钱吩咐别人去做。
  任何一个投资商人,都不会愿意将时间花在节省厕纸上面,因为同样的时间,他们能够赚来十辈子都用不完的厕纸。
  段长存道:“十两就十两,咱们也不是出不起。”
  郭淡道:“员外若要做的话,估计不需要十两,毕竟员外的买卖不需要画这么多。”
  段长存不爽道:“我愿意花十两,难道不行么?”
  郭淡笑道:“各位,五条枪这笔超值的单,我可是有大功劳,我得分奖金。”
  “哈哈......。”
  众人立刻大笑起来。
  接下来,郭淡根据财务报表,跟他们讲解牙行的具体变化,以及未来的趋势。
  趋势就是投资和业务,而主要业务也就是帮商人运营,门店已经取消了,牙人都成为技术人员,倒买倒卖也不干了。
  而主要支出肯定也是投资,其次就是员工的佣金。
  从支出就能够看出牙行的基础,就是人才,不管是投资,还是帮商人运营商品,这都是需要人才来做。
  利润当然也就是来自这两点,郭淡预算明年的利润有四五成将会来自投资,业务同样也占四五成,但是后年投资回报率是一定高于业务,并且要占到七成。
  根据利润来算,明年的股价至少达到三十多万两。
  大家听得是如痴如醉。
  这特么太爽了。
  等于拿双倍的钱,利润他们得分一笔,但即便将利润分走,股价还是值这么多钱。
  当然,今年是不分红的,当初入股时,就已经说得非常清楚。
  会议结束之后,人人都膨胀了,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大人物,谁都看不起,你们那是什么档次,你们的买卖需要财物报表吗?
  一本小簿子,怎一个寒碜了得。
  你们账目的单位是什么?
  两?千两?
  抱歉,我们一诺牙行都是万两起步。
  如我们一诺牙行,光拟写契约的就有好几个小组,账房比你们的仆人都多,会议室比你们家大堂都要大得多。
  金玉楼东主?
  醉霄楼东主?
  什么狗屁?
  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身份,就是一诺牙行的股东。
  这些人相互吹捧的出得会议室,虽然分红没有,但这顿庆功宴不能少。
  郭淡又带着他们去到食堂,这食堂的装潢也真心不比酒楼差,只不过材料方面不如那些大酒楼。
  周丰眼眸一转,道:“贤侄,其实要庆祝可以去我们金玉楼订一些宴席,犯不着在这里吃。”
  曹达哼道:“为什么不去我醉霄楼?去你们金玉楼的客户可都是达官显贵,我们去多不合适,我醉霄楼更合适一些。”
  郭淡忙道:“二位莫争,我倒也想去,问题是你们没有开门啊!”
  曹达忙道:“放心,明年我一定开门,牙行赚这么多钱,过年都还做事,我们赚那么点钱还关门休假,想想都惭愧啊!”
  郭淡讪讪道:“我们明年应该会放假,今年只是比较特殊而已。”
  “......!”
  曹达顿时露出一副被抛弃的表情。
  郭淡话锋一转,道:“不过我打算将这食堂承包出去,我们牙行可不从事这美食行业,今日这食堂里面厨师,可都是我家的,就两个大厨,其余的全部是学徒,你们要有兴趣的话......。”
  周丰激动的直接蹦了起来,“这当然是承包给我啊!”
  “岂有此理,凭什么承包给你。”曹达鼓着双目道。
  这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人站出来,昂着胖脑袋,愤愤不平道:“周兄、曹兄,我可真是忍够了,你们可有将我陈记放在眼里。”
  郭淡笑道:“各位别着急,我没有说打算承包给一家,毕竟我们牙行得人可都是人才,且来这里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大富商,这吃得一定要丰富,多家承包的话,口味更加丰富一些,大家的选择也更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