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帝商再度联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结婚画一推出,便是大获成功,甚至都掩盖了传统的光芒,今年的元宵节,大家的目光都在画册上,而不是灯市或者烟花。
  但就徐家提亲一事而言,结婚画只是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
  虽然徐继荣霸占“京城第一废”好些年,但其实一直不乏提亲者,没别的,就是因为徐家家大业大,从粮食到绸缎,从茶到酒,只要是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徐家几乎都有涉猎,不然的话,徐继荣也没有办法这么去败家。
  这古往今来,家族联姻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是谁,倘若获得徐家这么大的财力支持,那真是如虎添翼。
  都还不论徐梦晹掌管着太仆寺。
  关键这厮还是九代单传,这钱都是他的。
  至于什么才华、感情专一,在金钱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
  只不过以前都是父母希望与徐家联姻,如今这结婚画一出,女孩子也愿意嫁入徐家,这才导致来徐家提亲热度的陡然上涨。
  但是徐梦晹、徐继荣爷孙两一直都是拒绝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而在徐梦晹暴怒的同时,五条枪的大门也快被挤爆了,年轻人都渴望登上画册,已婚人士也来打听,可不可以帮自己画一幅结婚画。
  但是他们都得排队。
  朱翊鏐、关小杰他们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其次就是七夕眷侣,只要他们愿意,五条枪将会免费帮他们画一幅结婚画,这对于那些七夕眷侣可真是意外之喜。
  只能说他们赚了,郭淡赔了。
  然而,元宵节的结束,也预示着假期临近尾声,官员们又得开始上班了,活得真是苦逼了,才放几十天假!
  万历作为皇帝,当然不能跟他们一块上班,过这苦逼的生活,得有皇帝的专属逼格,故此万历十五年的第一场朝会,就被万历非常自然的取消了。
  作为大臣而言,自然是非常委屈,我们都上班了,你想休息,那真是岂有此理。
  奏折如雪片般的飞到阁部。
  几乎都是要求万历册封太子,毕竟长子朱常洛虚岁已经到了五岁,他们还列举明英宗两岁、明孝宗六岁被立皇太子。
  万历倒也干脆,看都不看,就直接就让张诚拿去烧了。
  “陛下,这是王家屏刚刚递上的奏章。”
  张诚递上一道奏章来。
  “不是让你烧了么。”
  万历挥挥手道。
  张诚道:“陛下,这道奏折与立太子一事无关,倒是与郭淡有关。”
  “郭淡?”
  万历愣了下,赶忙道:“快拿过来。”
  “是。”
  张诚急忙将奏折递上。
  看罢,万历将奏折一合,自言自语道:“财务报表?”
  张诚道:“这事臣也没有听说过。”
  万历沉吟道:“就连王大学士都对这商人做出来的财务报表另眼相待,并且要求在朝廷推广,那定有它独到之处啊!”
  虽然方逢时曾建议承包给郭淡,但是王家屏并没有在奏折中提到,他还是比较传统的读书人,他觉得这个建议非常离谱,他只是要求户部采用这种财务报表的形式。
  过得片刻,万历突然道:“你去将郭淡叫来。”
  “微臣遵命。”
  其实他也不是懒得一点事都不想管,只不过他厌倦了朝中的争斗,而且跟大臣一照面,政事没谈几句,大臣们就又开始跟他说礼法、礼制,这真的很没劲,但是与郭淡有关的,他还是非常感兴趣,因为郭淡代表着金钱。
  郭淡虽然没有想到,王家屏希望在朝廷推广这种财务报表,但是推不推广,跟他都没有关系,他也就非常爽快的将牙行的财务报表带入宫中,然后跟万历仔细地讲解了一遍。
  “你们牙行去年赚这么多钱?”
  万历听后,立刻说道。
  这家伙对钱真是敏感,人家王大学士听完,想着的是国家,而你却想着我的钱。郭淡讪讪笑道:“陛下,这钱看着是多,但是投入也大,平摊给几十个股东,也就不多了。”
  万历只是笑了笑,看着韭菜茁壮成长,总是令人感到欣慰,又问道:“那你认为财务报表可值得在朝中可否推广。”
  郭淡沉吟少许,道:“回禀陛下,财务报表只不过是账目的图表化,让人可以一目了然,帮助肯定是有的,但前提是账目是真实的,如果不真实的话,反而会掩盖更多的问题。”
  万历笑道:“连你一个小小商人,竟然也知道户部账目经常作假。”
  郭淡忙道:“陛下,卑职可不是这意思,卑职只是说......。”
  万历手一抬,道:“你勿用解释,朕可比你清楚的多。”说着,他又看向挂在墙上的财务报表,若有所思。
  郭淡偷偷向张诚使了个眼色,好似在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诚回了个眼色,咱家也不清楚。
  万历突然向张诚问道:“內相,你如今应该也看得懂这财务报表。”
  张诚点点头道:“方才郭淡解释的很清楚,微臣如今也看得懂一些。”
  万历道:“可是如果郭淡不分析的话,你可从这财务报表中得到与郭淡一样的分析?”
  张诚摇摇头道:“微臣可没有这本事。”
  万历笑道:“朕也没有这本事,可若无这种分析,这财务报表的作用得大打折扣,甚至有与无,亦无多大的区别。”
  郭淡笑道:“陛下过奖了,卑职不敢当。”
  “朕也是就事论事罢了。”
  万历思忖少许,突然看向郭淡道:“财务报表加上你郭淡,才能够真正帮助国家财政,若只是一味的推广,并无太大的作用。”
  郭淡忙道:“陛下,卑职发过誓的,不能入朝为官。”
  “你放心,朕没有打算让你入朝为官,朕只不过是.....。”
  万历又瞟了眼那财务报表,犹豫片刻,才道:“朕只不过是想将朝廷的财务报表承包你给来做。”
  “承...承包给卑职?”
  郭淡当即就傻眼了。
  张诚也有些慌,道:“陛下,这如何能行,户部的账目,怎么能够承包给一个商人。”
  “为何不行。”
  万历道:“郭淡在理财方面,可是要比户部那些官员强得多,而且,由郭淡来做的话,朕也比较放心,你别以为朕不知道,许多官员拿着假账目来糊弄朕。”
  张诚忙道:“陛下说得是,微臣也非常认同,但是大臣们肯定不会答应的。”
  “那可不见得。”
  万历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来,又向郭淡道:“郭淡,你可愿意?”
  郭淡头有些昏,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是将“承包”挂在嘴边,但是这一回,真心令他有些忐忑不安,这国家的账目牵扯到太多利益,他一个商户介入其中,这无疑自寻死路啊!
  万历见郭淡沉默不语,于是又道:“你若有难处,大可说出来。”
  “陛下,卑职只是一个商人,这能力有限,难以去统计国家财政,因为这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和财力,这绝对是一笔亏本买卖。”
  说到此处,郭淡突然话锋一转,“但是卑职能有今日,全凭陛下的照顾,能够为陛下分忧,那是卑职的荣幸,卑职怎敢言‘不’。”
  他的方针非常明确,为了万历,不惜得罪任何人,万历就是他的核心利益。
  他也坚信舔狗应有尽有。
  “好!朕果然没有看错人。”
  万历哈哈一笑,又正色道:“言归正传,到时朕会命人召你入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来询问有关于这财务报表之事,你只需要如实将财务报表对于国家财政的益处说出来便可以了,至于承包一事,不用你来操心,朕自有办法,你如此为朕着想,朕也不会让你为难的。”
  “多谢陛下。”
  郭淡赶忙行礼道。
  出得乾清宫,郭淡便一脸纳闷道:“內相,陛下怎么将财政之事承包于我,这......。”
  张诚笑吟吟道:“你小子不是很喜欢承包么?怎么?这回又不想承包了。”
  郭淡讪讪道:“內相,我只是一个小商人,之前的承包,那是能够赚钱的,可是承包这财务报表,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同时又会惹来很多麻烦。”
  张诚犹豫片刻,道:“你小子机灵归机灵,但是对于朝中之事,还是一点也不了解,你若入官场,只怕都活不过三日。”
  郭淡一本正经道:“真不是我谦虚,别说三日,连一日都活不过。”
  张诚笑得几声,又正色道:“陛下这番用意,完全是为了户部着想,是真的想借你的才能,能够令财政变得更好。”
  这么伟大。
  郭淡狐疑的看了眼张诚。
  张诚嘿了一声:“你小子是不相信么?”
  郭淡忙道:“信,我当然相信。”
  张诚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你想想看,户部若有钱,陛下日子才好过,户部若是没钱,可能还得问陛下要钱,近两年来,户部的财政是一年不如一年,有许多钱可都是太仆寺给的。”
  他说得只是一个很次要的原因,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张居正活着的时候,财政是在往上走,一年好过一年,可是等到张居正死后,这财政看着就往下走,连个弯都不转。
  这令万历很尴尬,他一直都想证明,我比老师强,但事实证明,不是这样的,而且这户部牵扯到钱,他若想有点动作,各方利益就都跑来跟他讲道理,对此他也无奈,他也一直没有控制住户部,经常要钱要不到。
  原本他都已经心灰意冷,因为他亲政以后,各方面指标,都不如张居正,整个人都颓废了,但是郭淡的出现,给了他一丝希望。
  承包给郭淡,就可以避开官僚集团,直接操作,况且郭淡在这方面的本事也是非常了得,他确实渴望借郭淡之才,超越老师张居正,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