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算到做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面对叶向高的训斥,朱翊鏐是铿锵有力的问道:“本王也想知道,何不食肉糜?”
  他双手一张,声色并茂道:“本王方才就说过,以卫辉府的地理位置,当地百姓本都应该安居乐业,区区肉糜又算得了什么,这都因为当地知县治理无方,以至于卫辉府财政是每况愈下,这一点户部应该比本王清楚,他们不知反省,却还诬陷本王,真是岂有此理。”
  万历皱眉道:“是这样的吗?”
  宋纁皱了皱眉,他真的很想说,不止是卫辉府,其它州府也是如此,税收是在逐年减少。
  “陛下,此事绝非如潞王所言。”姜应鳞立刻反驳道:“潞王是在混淆是非,倒打一把,如今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皆是证据确凿,岂容潞王狡辩。”
  万历又看向朱翊鏐。
  朱翊鏐立刻道:“陛下明鉴,关于这一点,臣弟方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那些证据都是基于当地知县的无能之上,是不能作数的,倘若那些知县稍稍用点心,治理得当,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些情况。”
  万历稍稍点头,道:“诸位卿家,这潞王说得也不无道理。”
  “陛下,潞王分明就是胡搅蛮缠,何来的道理。”
  叶向高神情激动的向朱翊鏐道:“你口口声声说,当地知县无能,你有何凭据?”
  朱翊鏐道:“本王已经再三提到,本王可是找人计算过的。”
  叶向高气不打一处来,“不知王爷找得是何人,老夫倒想听听他的高见,这户部算出来账,还能有假不成。”
  “郭淡。”
  朱翊鏐道:“本王是找郭淡的一诺牙行算的,一诺牙行的算账能力,可是远在户部之上,这一点上回可已经证实过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本王才去找一诺牙行,算清楚卫辉府的账目。”
  “......!”
  又是那小子。
  听到这个名字,姜应鳞的眉角就跳了几下,脸上怒气增得几分。
  这真是冤家路窄啊!
  万历点点头道:“一诺牙行算账能力,朕也见识过,不说比户部强,但也有它独到之处。”
  从头到尾,他都是非常公正,不偏不倚,这不是万历的常态,只有在郭淡打配合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公正,平日里他是非常无赖的。
  朱翊鏐抱拳道:“陛下,臣弟请求宣郭淡入殿,为臣弟洗清这不白之冤。”
  万历目光一扫,道:“诸位卿家以为呢?”
  叶向高哼道:“老臣倒也想听听郭淡的高见。”
  如姜应鳞等大臣,也纷纷主动请求宣郭淡入殿作证。
  这回他们是一点也不虚,如今是铁证如山,这人都吊死了,还能有假不成,谁来都是送死,顺便借此教训一下郭淡也好。
  万历道:“宣郭淡入殿。”
  郭淡早就在宫门外候着,毕竟他是朱翊鏐的唯一证人。
  过得一会儿,郭淡入得大殿,跪拜在地,“草民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待郭淡起身之后,万历便问道:“方才潞王一直都在说,他曾找你计算过卫辉府的财政,不知是否?”
  “回禀陛下,确有此事,几日前,王爷曾花一百两雇佣我们牙行算过这笔账,但是.....。”
  “但是什么?”
  万历好奇的看着郭淡。
  计划中没这个“但是”?朱翊鏐心里咯噔一下,这时候可不能乱来,要是出一点差错,他跑都没有地方跑。
  吓死你这混蛋。郭淡看着朱翊鏐道:“王爷,您好像还没付钱。”
  朱翊鏐顿时阴沉着脸,心里纳闷,本王何时说过要给钱,你这才是真正的诬陷,是趁机敲诈。但要说不给钱吧,好像又说不过去,嚷嚷道:“这钱少不了你的,你非得现在要么?”
  你两兄弟还真是一个妈生的。郭淡讪讪笑道:“草民只是提醒一下。”
  “混账,这大殿之上,岂容你一个牙商在此放肆。”
  叶向高怒斥一句,又向万历道:“陛下,老臣恳请治郭淡蔑视朝堂之罪。”
  郭淡惊讶的看着叶向高,大爷,我这明显就是在帮你,暗示这潞王不讲信用,欠钱不还,欺压良民,你不但不借题发挥,反而攻击我,难道你是演无间道?
  “他只是一个小商人,难免沾染一些恶习,卿家如此身份,犯不着与他置气。”
  万历挥挥手,又向郭淡道:“郭淡,你也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多谢陛下法外开恩。”
  郭淡唯唯若若道。
  姜应鳞沉眉质问道:“郭淡,本官问你,你帮潞王计算的结果又是如何?”
  郭淡忙道:“回禀大人,草民是受雇王爷,王爷若不点头,草民不太好说,以免王爷说草民泄露他的机密,向草民索赔。”
  姜应鳞神情一滞。
  这小子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却还能说得冠冕堂皇,真是讨厌。
  郭淡这么说,是为了表明一点,我只是被雇的,这事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也不是跟潞王一边的。
  “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人。”朱翊鏐呵呵一笑,道:“本王现在允许你告诉他们。”
  “是。”
  郭淡道:“陛下,诸位大人,根据草民的计算,保守估计,卫辉府财政情况应该要比现在翻上一番。”
  “本王没有说谎吧。”朱翊鏐得意洋洋道:“若卫辉府的财政翻上一番,建造一个潞王府,那不是绰绰有余吗?况且郭淡都还是保守估计,若是放开估计,本王看都可以建两个潞王府。”
  王家屏问道:“你凭何计算出卫辉府的财政可以翻上一番?”
  郭淡道:“回大人的话,草民是根据三点计算出来的,人口土地、地理位置和文化底蕴。”
  宋纁听得都是懵的,好奇道:“凭这三点如何计算?”
  计算是要有数目,这地理位置又不是数目,这如何计算?他完全不理解。
  郭淡道:“人口土地,这个自然不用多说,此乃财政的基础所在,而地理位置是在于交通,交通好,必然会产生极大的利润,这就是为什么交通发达的州府比闭塞的要繁荣。而文化底蕴,指的就是人才,这人才多的地方,自然也就繁荣,根据这三点来统计,卫辉府的财政绝不止于如此,只要不出现非常恶劣的天灾,也应该比现在要高。”
  群臣大惊失色,出现天灾,还比现在高?
  吹牛也没有如你这般吹的。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叶向高一震宽袖,怒斥道。
  郭淡反问道:“敢问大人,若不以此三点来计算,该以什么来计算?”
  你是瞎了狗眼么,竟然跟老夫讲计算,老夫像个懂计算的人么。
  叶向高张着嘴,却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宋纁赶忙站出来道:“这三点的确是一方财政的基础,但本官从未听过能够凭这三点来算账的。”
  郭淡道:“回大人的话,我是凭借我自创的算法,来统计的,都是依托卫辉府的实际情况,并非是在胡说八道。”
  姜应鳞哼道:“你自创算法,不都是你说了算么。”
  万历突然出声道:“卿家此言差矣,上回已经证明,郭淡自创的算法,远比如今的算法要厉害得多,户部尚书,朕没有说错吧。”
  宋纁尴尬点点头,他们近日才将账目算出来的,两者相差十多两,结果发现还是他们算漏了。道:“但是臣实在是无法理解,光凭这三点,如何去计算出一方州府的财政。”
  “嗯,朕也不太明白。”
  万历点点头,又向郭淡问道:“郭淡,你究竟是如何运用这三点来算出一个地方的财政,若不能言明这一点,只怕难以令人信服啊。”
  郭淡道:“回禀陛下,草民遵从王爷的嘱咐,已经将计算的账本带来了,上面写得是清清楚楚。”
  “快快呈上。”
  话一出口,万历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见得看得懂,又转而道:“还是先拿给户部尚书看吧。”
  只见一个小太监,端着一个托盘入得殿内,托盘上面放着一本小簿子。
  又是这一招。
  躲在后面的徐梦晹,暗自摇摇头,自从上回被算计之后,他一直都在观察郭淡,他渐渐发现,郭淡只要来这里,一定是拿账目说事,其它的一概不论。
  此事明明就是潞王纵容手下敛财,逼得地方财政破产,官员上吊自杀。
  如今却又说到账目上面。
  归根结底,就是节奏问题。
  看是在谁的节奏中来讨论这事,如果不谈账目,不谈钱,郭淡是毫无招架之力,故此他先让潞王咬死这一点,他再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出面,如果潞王咬不住这一点,他出面就纯属送死。
  宋纁拿起小簿子,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越着迷,看得忘乎所以。
  万历品着茶,悠哉悠哉的,他喜欢这个节奏。
  叶向高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问道:“宋尚书,他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那上面定也是乱写的,哪里需要看这么久啊!”
  朱翊鏐哼道:“叶大学士,你连算账都不会,凭什么质疑人家郭淡。”
  叶向高只是瞪了朱翊鏐一眼,他确实不懂算账。
  宋纁合上小簿子,道:“陛下,臣愚钝,一时未能看明白这统计法。”
  郭淡忙道:“大人,草民上面写得已经很清楚,不知大人哪里看不懂。”
  宋纁道:“是非常清楚,但是...但是...。”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账目太高深了一点,看着好像都很有道理,但他又觉得不能这么算。
  非常矛盾。
  王家屏道:“让我看看。”
  宋纁赶紧将账本递给王家屏。
  王家屏翻开一看,人口土地,这个倒是不难看懂,而且郭淡还真没占他们便宜,因为这几年间肯定又出现很多隐匿的土地,从而造成税收减少,但是郭淡是根据去年的税收记录来算的,并未追究那些隐匿的土地,如果是根据万历十年的税收记录来计算,肯定要多上不少,因为那时张居正刚刚清丈完土地。
  关键在“地理位置”这个因素上面,其中有一条是根据每年来往货商,计算他们在卫辉府的吃喝拉撒,所产生的费用,以及就业机会,这些也都归于地方财政。
  还有就是卫辉府自身商业潜力,人才这个因素也被归于其中。
  其中还有一些平均值,比如每个货商的消费能力,是郭淡根据取样,来估出一个平均值。
  这种算法,这一时半会,他们哪里看的明白。
  但其中有一定的道理。
  这些算法可不是郭淡自己编出来的,当然是有一定的道理。
  王家屏看着也有些入迷,其中很多因素,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
  姜应鳞郁闷了,怎么一个个都跟中了邪似得,出声道:“大人,可否让下官看看。”
  王家屏抬起头来,突然也意识到自己看得太久了,于是又将账本递给姜应鳞。
  姜应鳞看了一会儿,便道:“陛下,这上面都是郭淡臆想出来的,毫无事实根据。”
  郭淡道:“还请大人明言。”
  姜应鳞道:“就说这上面旅店营收,你只是根据来往的货商来估算卫辉府应该有多少旅店,可是据本官所知,卫辉府根本就没有这么多旅店,而你却将这些营收计算在内,这不是臆想又是什么,还有这上面写得什么工作岗位,统统无稽之谈。”
  郭淡道:“草民绝非是臆想,而是有事实依据,来往货商在卫辉府即便不买卖任何商品,这吃喝拉撒总也避免不了,那么就应该产生相应的费用和工作岗位。”
  “说得好!”
  朱翊鏐笑吟吟道:“这就是本王为什么说当地知县无能,这明明是可以挣更多钱,而他们却不管不顾,这不是无能又是什么。”
  姜应鳞才懒得与他胡搅蛮缠,向万历拱手道:“陛下,这上面全都是来自郭淡的估算,是毫无事实根据的。”
  朱翊鏐道:“姜给事此言差矣,倘若不估算的话,那该怎么算?就凭那些知县一面之词吗?他们只会说财政困难,可不会自己无能,这对本王不公平。”
  姜应鳞道:“这简单,朝廷可派监察御史前去调查。”
  朱翊鏐笑道:“监察御史只会督查那些知县是否贪污受贿,本王又没有说他们贪污受贿,本王是说他们无能。”
  王锡爵也忍不住了,道:“潞王,你这可是胡搅蛮缠。”
  朱翊鏐仗着自己年幼无知道:“你们才是胡搅蛮缠,郭淡都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们做不到,就说人家郭淡是胡说八道,真是岂有此理。”
  王锡爵好气好笑道:“也就是说郭淡能做到是吗?”
  朱翊鏐道:“当然,郭淡算出来的,他当然能够做到。”
  “等等。”
  郭淡手一抬道:“王爷,你只是雇佣草民算账,可没有说雇佣草民来干这事。”
  朱翊鏐大咧咧道:“本王给你两百两就是了。”
  郭淡忙道:“一事归一事,草民可没说要接这一笔买卖。”
  王锡爵抚须笑道:“潞王,你也听见了,你还有何话好说?”
  朱翊鏐斜目瞪着郭淡,“郭淡,你算得出,却不做到,这可是欺君之罪。”
  “哇!”
  郭淡只觉莫大的冤屈,“王爷,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只是逼着草民帮您...咳咳,雇佣草民算账,可没有说要算到做到。”
  朱翊鏐冷笑道:“这还用说吗?你算得出,却做不到,那你算出来的意义何在?你这不是骗人,又是什么?”
  “......!”
  郭淡当即傻眼了。
  真是乌合之众啊!
  叶向高等人,瞧他们两个自己吵起来了,不禁都笑了。
  李植觉得这机不可失,可算是逮着郭淡一回,立刻站出来,道:“陛下,事实已经证明,郭淡根本就是在撒谎,愚弄陛下和满朝文武,该治他欺君之罪,将其满门抄斩。”
  “满门抄斩?”
  郭淡吸得一口冷气,道:“大人,草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么做。”
  李植道:“本官只是公事公断,你一个小小商人,犯下欺君大罪,理应满门抄斩。”
  郭淡气得大口喘气。
  万历道:“将郭淡拿下。”
  “陛下。”
  郭淡当即吓坏了,道:“陛下明鉴,草民绝没有欺君,草民跟王爷谈得是买卖,这契约中不包含要算到做到,王爷不能要求草民要算到做到,而且,草民可也从未说过,草民做不到。”
  PS:各位看官,长不长?爽得话,就点个赞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