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得不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银光普照!
  在银光包笼罩下,郭淡犹如财神爷一般,散发着光辉。
  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圣。
  城门前是一片鸦雀无声。
  他们可都是第一回见到这么多银子,这里少说也有三十万两。
  这可就等于卫辉府一年的税收啊。
  不少百姓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
  真是不怕人耍横,就怕人说到做到。
  “怎么样?”
  郭淡微笑的看着薛老头等人,道:“这里的银子买下你们粮仓的粮食,那应该是绰绰有余吧。”
  梁馗皱眉不语,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光这几十车银子,郭淡要说他们都是穷人,好像也不为过。
  薛老头眼眸一转,道:“那可不一定。”
  郭淡哦了一声:“你们有这么多粮食吗?”
  薛老头摆摆手,笑道:“你是牙商,应该知道这物以稀为贵,如今卫辉府可都少粮食,这粮食的价格自然得上涨,你这钱虽然不少,但也不见得能够买多少去。”
  郭淡面色一变,激动的嚷嚷道:“喂喂喂,前辈,你...你这是耍赖呀,你若一粒米卖一两银子,那谁来也买不起啊!”
  薛老头见郭淡急了,不禁笑了,抚须道:“这怎么是耍赖,你们牙商不也经常倒买倒卖,如今这情况,这粮食涨价那也是很正常的。”
  郭淡道:“你若防止我倒买倒卖,那我倒也认,可我这是买来救济百姓的,我还以为你能够便宜一些卖给我。”
  “便宜一点?”
  薛老头哼道:“你这真是痴心妄想,你.....。”
  “薛兄。”
  梁馗突然喝得一声,又低声道:“别乱说,莫要中了他的诡计。”
  薛老头微微一愣,忽觉如芒在背,左右一看,只见周边百姓目露凶光的看着他,一道道如利剑的目光,不禁令他是噤若寒蝉,心中是暗自叫苦。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百姓真是恨不得吃薛老头的肉,喝他的血,人家郭淡一个外地人,尚且能够拿出这么多钱来买粮食帮助他们,而你们这些名门望族,平时受尽我们的尊重,却还想趁火打劫,亏你们还说郭淡不好。
  这真是高下立判。
  事实胜于雄辩。
  如果说方才郭淡只是用钱,来博得大家的一时欢迎,那么此时此刻,百姓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拥护郭淡,欢迎郭淡。
  这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一切对郭淡的误会都将解除。
  谁若再骂郭淡,那绝对是奸佞小人,别有用心。
  “你小子阴我。”
  恍然大悟的薛老头指着郭淡怒骂道。
  郭淡一脸冤枉道:“这也算阴,那你也拿几十万两来阴我,我无所谓的。”
  徐继荣嘻嘻道:“还有我,还有我,也来阴阴我呗。”
  “你......。”
  薛老头气得浑身发颤。
  其余人也是又怒又怕,敢怒不敢言啊!
  他们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郭淡这一上来就跟他们比钱多,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不是常规流程。
  但了解郭淡的人,都知道这是他惯用的招数,你不管跟他谈什么事,他总是会想尽各种办法,将这事绕到钱上面去,然后再来解决问题。
  梁馗伸手拦住薛老头,又向郭淡拱手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若你不嫌寒舍简陋,不妨去寒舍慢慢商谈。”
  这头回接触,他已经知道郭淡绝非泛泛之辈,并且是有备而来,不能麻痹大意。
  郭淡拱手笑道:“那就打扰了。”
  “请。”
  “请。”
  一行人又转道梁家大院。
  来到大院内,那梁馗顿时一派家主作风,向郭淡道:“不得不承认,这回我还真是看走了眼,以至于让你小子得逞了。”
  郭淡笑吟吟道:“也许你现在也只是看到冰山一角而已。”
  真是大言不惭。
  不少人气得是吹胡子瞪眼。
  “是吗?”
  梁馗笑道:“那不知我梁某人能否有幸看到阁下的庐山真貌。”
  “当然。”
  郭淡一笑,又伸手一引,道:“各位请坐,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等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可说的。”
  大家纷纷入座,可刚刚坐下,他们突然醒悟过来,这里不是梁家么,怎么控场的是郭淡。
  这尼玛是要宣兵夺主啊!
  不禁又是面露尴尬。
  郭淡站在中间,目光一扫,笑道:“我不用问,也知道大家为什么百般阻止我郭淡来此接管卫辉府,因为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郭淡是一个商人,仅此而已。”
  薛老头道:“这一点足以,你一个商人凭什么接管卫辉府,倘若商人都能管理卫辉府,那岂不是谁人都可以?”
  郭淡笑道:“可不是人人都能够拿出几十万两来。”
  薛老头哼道:“有钱就了不起么?”
  “我不知道有钱是不是了不起,我只知道我来此的目的,就是帮助大家发财。”
  郭淡双手一张,道:“我是一个牙商,我不会管理,更也不会治理,我不懂律法,更不懂政治,我只知道挣钱,只知道带领大家发财,除此之外,我一概不会。
  但这恰恰就是陛下派我来此的目的,因为陛下知道,没有钱,没有粮食,那不管是律法,还是政治,皆是空谈。前些天想必已经证明这一点,在卫辉府面临危机时,不管是你们,还是朝中大臣,首先要求的拨粮食来此赈济,而不是赶紧派官员前来,因为若不给粮食,我想任何一个官员都不敢来此,故此陛下也是先派我前来,解决粮食问题,然后再考虑其它的事,这不是合情合理吗?”
  梁馗似笑非笑道:“你这么一说,倒也真是合情合理,不过我很想知道,你如何带领大家发财?”
  郭淡笑道:“我先说说官府的惯用的方法,首先就是增税,或者查明是否有谁偷税漏税,亦或者要求你们拿出一些粮食来,配合官府接济百姓,不知我可有说错?”
  梁馗道:“难道你不是这么做?”
  “我都带了几十万两来,你认为我会这么做吗?”郭淡微微一笑,道:“非但如此,我与他们的做法是刚刚相反,我入驻第一件事,就是要免除卫辉府的一切农税。”
  此话一出,这些大地主们皆是震惊不已。
  “你...你说什么,免除农税?”
  梁馗颤声道。
  郭淡点点头道:“不错,你们若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宣布,即日起,免除卫辉府的一切农税,我有这个权力。”
  “.....!”
  大家面面相觑,这才是真正的圣人啊!
  一旦免除农税,他们地主是最得利的,也就是他们这些人。
  光凭这一点,他们渐渐觉得,自己可能是误会了郭淡,这家伙是站在我们一边的。
  饶是那些官员,也会要他们叫税的,只是多少的问题,但不管是少多少,也得看你那多少钱出来贿赂,这也是一笔成本。
  而郭淡直接免税。
  这还讲什么。
  梁馗却是非常冷静,道:“我想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吧。”
  “这算便宜吗?我想这还不够吧。”
  郭淡道:“农业不同于其它的买卖,因为每年都会长出粮食来,而这么多粮食,你们是肯定吃不完的,而且光吃粮食只是温饱的基础,可不是享受,唯有银子才是永恒的,才能令大家享受生活,我不但免除大家的税收,同时还花银子购买你们所有的粮食,将你们吃不完变成银子。”
  梁馗稍一沉吟,道:“我就是喜欢粮食,不喜欢银子,我们不卖可不可以。”
  郭淡笑道:“就买卖的角度而言,你们不卖当然是可以的,但是根据人要吃饭的道理,你们若不卖的话,我是无所谓,只怕百姓会有所谓,到时我怕我控制不住他们。”
  梁馗道:“也就是说,你的条件就是我们必须将粮食都得卖给你。”
  开什么玩笑,这也算条件,那我还谈个屁,你们倒是不卖试试。郭淡摇头笑道:“这不是我的条件,而是客观存在的条件,你们要不卖,我当然也不会强买的,我是一个牙商,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卖不卖那是你们的事。”
  梁馗哼道:“但是我们不得不卖啊!这就方才你故意激怒我们的目的。”
  薛老头这才恍然大悟。
  经过方才那么一幕,如今他们还真是骑虎难下,甚至可以说,必须得将粮食卖给郭淡,否则的话,他们的粮食还真的会被那些百姓给抢光的,即便不被抢光,他们将来也难以在卫辉府立足。
  方才那一幕,已经告诉百姓,郭淡是愿意拿钱来购买粮食,帮忙我们的,你们还不肯卖的话,那就是要将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要知道他们很多人可都是名门望族,祖上一般都当过大官,要是这名声臭了,百姓都不听他们的,那对于他们也是极大的打击啊!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梁馗愿意拿粮食出来赈济,其实就是维护梁家的名声。
  然而如今,他非常后悔邀请郭淡来梁家大院,如今每个见证人,他变得非常被动。
  郭淡笑道:“我方才就说了,这是客观存在的条件,就算我不激怒你们,难道你们能不卖吗?”
  薛老头眼眸晃动了几下,道:“那不知道你打算以多少钱来买我们的粮食。”
  他心想不卖也得卖,价钱是关键,你的价钱给得高,卖也不是不行。
  郭淡道:“我会以每石七钱的价格收购你们的粮食。”
  薛老头激动道:“你这是在做梦吧,几年钱你若以这个价格收购,那我等皆无话可说,但是如今整个河南道年年庄稼欠收,每石粮食至少都能够卖一两。”
  一人帮腔道:“原来你是打这主意,这跟让我们交税又有什么区别。”
  郭淡道:“这天灾总是会过去的,你们不能奢望我以特别的时期的价格来收购粮食,一旦丰收,粮价将会降到六钱左右,但是那时候,我还是以八钱的价格收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