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苍天饶过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为什么呢?
  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大殿中却是鸦雀无声。
  要知道这大殿上面站着的可都是大明最为聪明的人,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答案,只是没好意思张口。
  而万历对此很享受,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是淡定从容,稳如泰山。
  这以往都是群臣在下面叽里呱啦,对他挑三拣四,说个没完没了,几回都气得他不想上朝,要不是郭淡的出现,他还真就不上朝了,如今可算是轮到他发挥了。
  这苍天绕过谁啊!
  万历可真是有一种咸鱼翻身的感觉。
  “还记得当时,你们是天天的上奏,不是建议朕从大名、河间二府拨粮,拨钱,去赈济卫辉府,就是建议朕从开封府调派粮食过去,好像这天都要塌下来了,可你们也不想想,若从大名、河间二府拨送粮食过去,这其中又得损耗多少,而如今朕虽连一粒米都没有拨给卫辉府,但是卫辉府却立刻恢复过来,原因就在于,朕将那些无能的知县都给撤走了,同时对郭淡是用人不疑。”
  此话一出,可不能沉默了。
  这就是颠倒黑白,是那些知县无能,还是你纵容潞王所为,你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吗?
  杨铭深立刻站出来道:“陛下,据老臣所知,郭淡所用之法,算不得巧妙,他只是花了不少钱,从当地大地主手里将粮食买了过来,倘若那些知县能够拿出这么多钱,那定是贪官。”
  “是吗?”
  万历笑道:“卿家又是否知道,其中一个大地主名叫薛舫,乃是贺知言的老丈人,也就是说,郭淡花钱从贺知言老丈人手中将粮食买来,然后接济百姓,不知卿家如何评价二者?”
  杨铭深顿时支吾不语。
  “朕又问你们,倘若郭淡能够早日抵达卫辉府,又有多少百姓避免受到伤害?”
  万历缓缓站起身来,当肥宅站起来的时候,那是很恐怖的,话锋一转:“但是朕不怪那些读书人,朕也理解他们为什么那么做,因为他们并不知情,任谁听到朝廷委派一个商人去接管卫辉府,都会感到不理解的。朕气得就是你们,就是现在站在这里的人。”
  “臣等有罪。”
  群臣齐声道。
  “你们当然有罪,这责任都在于你们。”
  万历指了指他们:“那些读书人不理解,可是你们应该理解,也应该支持朝廷的决定,但是这期间有谁帮郭淡说过一句话,你们为了一己私利,不顾百姓死活,阳奉阴违,差点就给卫辉府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你们之前要追究潞王的责任,但你们现在干得事,与潞王所为,又有何分别?你们所做所为难道为了我大明的江山社稷吗?”
  这成王败寇,既然郭淡赢了,那万历怎么说都有理,即便颠倒黑白,包庇潞王。
  他们也只能受着。
  如今要谁还说派郭淡去,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也真的是强词夺理。
  但如果他们无法反驳郭淡的所作所为,也就间接承认是那些知县无能。
  事实胜于雄辩。
  万历又是一声长叹:“不瞒你们,朕现在也非常困惑,一个拿自己的钱,去买粮食接济百姓的人,在外面被人骂的狗血淋头,而一群碌碌无为之人,却被人歌功颂德,你们口中的礼法,究竟是什么礼法?”
  难受啊!
  大臣们被万历说得非常难受。
  这万历毕竟是张居正的学生,他绝不是昏庸无能,只不过他自己也是贪得无厌,自然也无法去约束别人,同时他面对大明朝的局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如今小弟给涨脸了,他自然要狠狠装回逼。
  申时行知道再不出来说上两句,万历非得挖苦他们到死为止,立刻站出来道:“陛下,此事乃臣之过,臣乃首辅,却未及时站出来,支持朝廷的决定,还请陛下责罚。”
  万历笑道:“朕哪敢责罚你们,你们不出声,无非就是顾及自己的名声,如今你们个个都深得人心,乃是百姓心中的英雄,朕若惩罚你们,岂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罢,这恶人就由朕来当吧!”
  他坐了回去,面色严肃道:“关于贺知言等一干官员的辞呈,朕已经批了,另外,倘若郭淡能够做到,不但令卫辉府的百姓安居乐业,同时还缴齐税收,朕就继续将卫辉府承包于他,朕希望你们能够知耻而后勇,堂堂正正从郭淡手中赢回面子来。你们回去好好反省吧。”
  言罢,他便起身离开了。
  群臣在恭送万岁的同时,是长出一口气。
  这种情况在万历一朝,可真是第一回,出奇的没有人跟万历争辩,言官们都成哑巴了,虽然他们都反对万历的决定。
  因为他们这回还真是服气了,他们还真没有料到郭淡会这么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虽然他们都知道,郭淡不是接济,而是花钱雇佣当地百姓干活,但不管怎么说,郭淡到底拿出这么多钱来买粮食,没有依靠朝廷,完全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卫辉府,而大部分大地主、士大夫都不曾掏出一粒米来。
  他们是铁齿铜牙,但郭淡砸过来的可也是真金白银。
  退出大殿的时候,大家也是非常沉默,什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统统没有,就是静静的出得大殿。
  因为张口就是丢人,没有别的。
  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们心里哪能不想。
  不少大臣对郭淡是恨之入骨,因为郭淡这么做,无异于撕破了他们那虚伪的面具,满口仁义道德,但就是不愿出钱出力。
  这一比较,伤害是暴增啊。
  但同时也有些人,觉得该给与郭淡支持。
  其中主要是以申时行为代表的内阁大臣,在这期间,内阁都是沉默的,他们还是有远见,有肚量的。
  那牧场的成功,让他们觉得郭淡绝非是夸夸其谈之辈,是有些手段的。
  他们觉得如果郭淡做到了,那当然是件好事,对国家对百姓都好,再多的赞美,也是应得的,但如果做不到,皇帝到时也无话可说。
  只不过他们心里也没底,郭淡究竟能不能做到,而且,他们也不愿意贸然得罪天下读书人,故而一直保持沉默。
  但如今的话,情况又不一样了,郭淡确实稳定住局面,同时万历又因此训斥了他们,并且句句说到点上,这个决定是你们都已经同意的,但是你们个个都阳奉阴违,不给予郭淡支持。
  这面子是相互给的,他们要再不知趣的话,可能都不需要递上辞呈。
  而且他们也愿意支持郭淡。
  但如果直接上奏表彰郭淡,这就太难看了,到时读书人又会认为,你们跟太监有什么区别,没有文人的傲骨,你们要支持,一早就支持,不能等到万历发飙了,你们就屈服了,如今大明的读书人可都是以批评皇帝为荣。
  所以,这得不露声色才行,即表示支持郭淡,又要做到其他人无法说三道四。
  好在他们都是老司机,这可难不倒他们。
  申时行他们回去之后,就以内阁名义拟写一道奏折,给万历递了上去,奏折的内容就是说,郭淡可以承包卫辉府,但是他怎么与周边官府打交道?
  倒还别说,这一点郭淡和万历都没有想到,毕竟郭淡不能代表官府,他只是一个商人,如何与周边官府接洽,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就连董平在那里都觉得非常尴尬,他都尽量少与郭淡见面,这个实在是很怪异,我是你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但我却要听你的,这在以前可是没有发生过的。
  而申时行他们的主意就是,让万历从司礼监调派一名小太监过去,专门负责此事。
  万历立刻就批了,让张诚任命一名小太监前去卫辉府辅助郭淡。
  这太监的伸缩性太强大了,他既可以听命于郭淡,又可以与官员平起平坐。同时,太监是依附皇帝的,是皇权的伸展,等于卫辉府行政权,军权都在皇帝手中,可真是一举三得。
  这事虽小,但意义重大,因为这表明内阁决定支持郭淡。
  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上奏为郭淡考虑。
  但是又不会引起读书人的反感,因为申时行他们到底没有要求将权力交给郭淡,而是归还给皇帝。
  而那边万历还批了贺知言他们的辞呈,也就是表明,他们不会回卫辉府,卫辉府极有可能会继续承包给郭淡。
  皇帝和内阁如此坚决,下面的人也知道,这事已经是无可挽回的。
  这些消息出来之后,就看到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飞奔出城。
  京城的大富商们都是争先恐后的赶往卫辉府。
  朝廷的表态,既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又表示郭淡在那边取得成功,这要还不去,那可能连汤都没得喝。
  而他们这回上路是非常顺畅,比关小杰当时去的时候,要轻松的多,朝廷都已经是这态度,沿途官员再不管的话,估计连自己的饭碗都保不住了。
  不到十日,他们便赶到卫辉府。
  从彰德府进入卫辉府那一瞬间,就仿佛从乡下到城里,光道路都宽一倍多,并且还拆除了许多有着封建社会特征的建筑,令交通变得更加方便。
  而那码头修建的更加气派,到处都是仓库,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且地上、地下都有。
  就连京城都没有这般规模。
  因为这段时间,除了种田之外,也没有事可干,这期间整个卫辉府是在全力在搞工程,小农社会和商业社会的格局是不一样的,故此这里最忙碌的人就是陈平,不是郭淡。
  “郭贤侄,是郭贤侄。”只见曹达将头伸出窗外,大声嚷嚷道。
  “哪里?郭贤侄哪里?快些停车。”
  周丰、段长存、秦庄、曹达四人从马车上下来,同时举目看向临近他们的一个码头,只见郭淡与一群人站在码头边上的仓库群前,同时河道上停着不少货船。。
  “郭贤侄!”
  周丰一声激动的呼喊,急急走了过去。
  郭淡回过头来,见是周丰他们,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朝着他们招招手。
  待他们走近,郭淡便故作诧异道:“几位员外,你们怎么来呢?”
  周丰笑呵呵道:“当初我们不是说好的么,为何郭贤侄会对我们的到来,感到如此诧异。”
  郭淡哦了一声:“我岳父大人前些天给送来一封信,说你们还不确定来不来……。”
  话说至此,他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忙道:“哎哟,真是抱歉,我先给你们引荐几位我们商界翘楚。”
  说着,他伸手引向旁边几人,“这几位都是来自太原、晋城的商人,这位王三叔是专门做皮革生意的,这位赵六哥是做染料生意的……。”
  介绍完之后,他又将周丰等人介绍了一遍。
  那几个晋商听得周丰他们是京城来的大富商,赶紧拱手,“久仰,久仰。”
  “哪里,哪里。”
  周丰他们也赶紧拱手回得一礼,但四人是面色各异,似乎在提防什么。
  也不知是不是那几个晋商看出什么来,于是便向郭淡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借故离开了。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曹达赶忙问道:“郭贤侄,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们事先可是听说可没有商人来这里,哦,因为到处都有读书人阻路,其实我们几番想过来,都被那些读书人给拦住了。”
  不亏是商人,这说谎还真不待眨眼的。
  不过郭淡也没有拆穿他们,点头笑道:“能理解,我也知道你们的顾虑,他们其实也不是特意过来的,他们本来就打算送货去临清,路过这附近,听说卫辉府免税,故而选择来这里停泊。”
  不得不说,这卫辉府的交通实在是太完美了,陆上、水上都是四通八达,若非如此,郭淡又岂会愿意承包这卫辉府。
  这话说回来,如此优势的地理位置,竟然玩成这样,也真是令人很无语。
  然而,这种情况却在大明朝是屡见不鲜,就好似手里抓着双王四二,却被人关春天。
  故此卫辉府最先复苏的也就是运输,如方才那些晋商,他们本就在送货的途中,也不知道太多的事,听到这边免税,且是商人做主,便立刻决定将在卫辉府停泊。
  除他们之外,其实还有一些这附近的小商人,都选择来卫辉府停泊。
  “原来如此。”
  周丰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们方才在这里聊什么,我方才见你们对着这仓库指指点点的。”
  郭淡哦了一声:“这些仓库都已经租给他们了。”
  “……!”
  周丰听罢,顿时面如死灰。
  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PS:七点到达酒店,为了赶出这一章来,都没有跟其他作者出去吃饭,就是吃了点面包,但码完这一章,我实在是支持不住了,好想睡觉,今天就欠大家一章,我已经决定不在上海浪,后天就会回家,哎……没存稿就没人权啊。
  对不起大家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