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有多少承包多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都已经有了实质性得反击,郭淡自然也不会再虚伪下去,以前的卑躬屈膝,听之任之,并没有换来好的结果,既然你们给脸不要脸,那咱就不给你这脸。
  这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姜应鳞已经是够愣得了,就一根筋,但是遇到现在的郭淡,他也就算了。
  他倒不是怕,他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但是秀才遇到兵尚且都说不清,遇到流氓你就更加没法说得清。
  大家就都不搭理郭淡,将注意力都投入到检验之中。
  从文字上看,是一回事,现场看又是另一回事。
  别说当初,昨天都有很多人认为这套流程太过繁琐,真的会折磨死人,但是现在,再也没有人这么觉得,他们认为每一步都是有章有法,没有一步是可以缺少的。
  王家屏看得不禁是心生感慨,低声向方逢时道:“要是所有的军备都这么验的话,国家不但少出钱,而且将士们的战斗力也会得到很大得提升啊!”
  方逢时却是笑道:“不知你可还记得卫辉府?”
  王家屏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苦笑道:“是呀!这事在人为,关键还是在人。”
  这检验法真的完美无缺吗?
  根本就与这不沾边。
  原因还是在于郭淡,人人都想找郭淡的茬,那么郭淡就必须要做到无可挑剔,要换成是郑承宪,那二十个委员,就算看出问题,他们也不敢说出来。
  从商业的角度来说,郑承宪他们贪污得成本的太低,郭淡贪污的成本就太高。
  方逢时低声道:“但只要是郭淡承包的,他就必须做到完美。”
  王家屏斜目瞥向他。
  方逢时笑而不语。
  王家屏也抚须笑了起来。
  却不知郭淡一直在观察着他们,心想,这两个坏老头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不知何时,那李贵突然出现在郭淡身边,道:“郭淡,陛下要见你。”
  郭淡微微一怔,点了下头,然后将寇义叫来,叮嘱道:“我有点事,你在这里看着,别怕,有事就嚷嚷。”
  寇义点点头,但脸上充满着郁闷,在兵部嚷嚷,这能不怕吗。
  郭淡安慰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便与李贵去得乾清宫。
  “卑职参见陛下。”
  “免礼。”
  万历微微伸手示意,然后便问道:“郭淡,这临门一脚,你可别给朕再出问题”
  他原本以为一两天就能够搞定,哪里想到,光准备就准备了一两天,他是等不下去了。
  郭淡道:“陛下还请放心,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万历哦了一声,“这可是一万副棉甲,你怎么能够保证,一点问题都没有。”
  郭淡道:“回禀陛下,因为卑职也是承包给别人做,在制作的过程中,每个环节,卑职都派了人去监工,出了问题的都已经整改过,能够送到这里来的,绝对不会出问题。”
  “原来如此,朕就放心了。”
  万历点点头,突然又叹了口气:“这钱已经亏了不少,要是还出问题的话,朕真会...唉...。”
  郭淡忙道:“陛下,这一桩买卖,原本就是没有打算赚钱的,如果不出事的话,虽然赚不到什么钱,但也不会亏钱。”
  万历立刻道:“朕倒是想起来了,你当初是说,这一笔买卖不赚钱,以后就会赚钱。”
  郭淡道:“现在卑职依然是这么认为,而且会赚得更多。”
  万历忙道:“此话怎讲?”
  “因为卫辉府。”
  郭淡道:“如今卫辉府的生产规模非常大,他们的生产成本比其它地方得生产成本要低大概三四成,订单放在那边生产,是物美价廉。”
  万历惊讶道:“低这么多?”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原料都往那边走,其中节省了许多费用,以及生产方式的改变,不再需要技艺精湛的工匠,这也导致成本降低不少,而且量越多,成本越低。”
  说到这里,他嘻嘻一笑:“而且订单越多,卫辉府的税就越多。”
  “是吗?”
  万历听得是两眼放光,这是两头赚钱,又道:“那如果朕将整个辽东的军备,都承包下来,你敢不敢接?”
  郭淡抱拳道:“卑职遵命。”
  万历愣了下,朕只是问问而言,你遵什么命,不禁笑道:“看来内臣说得不错,你最近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郭淡苦笑道:“陛下明鉴,卑职不管怎么做,他们都不乐意,卑职如今也想开了,专心为陛下赚更多的钱。”
  万历哈哈一笑:“好!待此次检验完之后,只要没有问题,朕就下令将整个辽东军备都承包于你。”
  郭淡行礼道:“草民这回绝不会再令陛下失望。”
  “这一次也不怪你,朕不是说了吗,你当时卫辉府,根本顾不过来。”
  万历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卫辉府的事,你可有处理好?”
  郭淡愣了下,道:“待卑职处理完棉甲和马匹得事,还得赶回卫辉府一趟,处理一些事务。”
  万历点点头,又问道:“那这马赛你打算何时开,这已经拖了很久了,不会要等到你从卫辉府回来再开吧。”
  “不会。”郭淡道:“卑职打算在七夕节过后,就重新开马赛。”
  万历好奇道:“为何要等到七夕节后?”
  郭淡道:“这是因为参加马赛的人和买马的人,多半都是一些官宦子弟,名门子弟,虽然他们已经不再追究假赛的责任,但是因为家里的原因,肯定还是会对卑职有所抵制的。
  这贸然开赛,如此引起得反响不会很大,这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做买卖就是这么回事,一旦开张不好,情况就只会更差。
  然而,七夕节也是一诺牙行主办的,根据卑职的调查,他们都非常渴望七夕节,应该也不会抵制七夕节,而当他们参与了一诺牙行主办七夕节,那么他们自然会自暴自弃,认为反正也参加了七夕节,也就不在乎再参加马赛。”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些道理。”万历似懂非懂得点点头,道:“好吧,这事你就自己考虑,但是要尽快开起来,不能再拖了。”
  郭淡行礼道:“卑职遵命。”
  ......
  经过整整三日的检验,样品全部合格。
  其实契约上签订不是全部合格,而是百分之九十五,一百件里面,容许出现五件不合格的,但是这不合格也是有标准得,只是用料少一点点,或者铆钉松了,皮革没有缝制好。
  总之,因为一些非刻意为之得行为所导致的不合格,就是属于合理范围。
  若一副棉甲,用料少一半,那可就算全部不合格。
  但是这一回大家都非常慎重,在卫辉府缝制得时候,周丰一个开酒楼,都经常跑去纺织作坊指手画脚,可是气得秦庄够呛,但也没有办法,牙行有入股,出事大家都得死。
  这一批棉甲可以说几乎做到完美。
  既然完美。
  那万历就必须露露面,他也渐渐习惯这种站着装逼的场合。
  大殿上。
  “兵部尚书。”
  “臣在。”
  方逢时立刻站出来。
  万历道:“关于这一批棉甲检验,结果如何?”
  方逢时道:“回禀陛下,经检验结果来看,所有抽取的样品全部合格。”
  “那就好!”万历微笑的点点头,又看向站着最末端的郭淡道:“郭淡,你果然没有令朕失望呀。”
  郭淡赶忙站出来道:“陛下过奖了,这是草民分内之事,毕竟草民也赚了钱。”
  万历听得眉角跳了几下,心中暗怒,赚个什么钱,明明亏了这么多,这种谎言你都说得出口。
  一个言官突然站出来道:“陛下,这一万副棉甲,才抽取一百来套检验,这不能说明其中没有问题。”
  这明朝大臣就这德行,皇帝开心,他们就不开心了,总得怼上几句。
  万历本来心里就不爽,说到盈亏问题,他就觉得自己和郭淡是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你们逼还不让我装,真是杀人诛心呀,神情不悦道:“郭淡,你听见了吗?”
  “草民听见了。”郭淡行得一礼,道:“要证明这检验法是否有效,其实很简单。”
  万历道:“说来听听。”
  郭淡非常隐晦得说道:“只要将如今正在制造得军备,都用这检验法检验一下,便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言之有理啊。”
  万历点点头,正欲张口,立刻就见不少大臣站出来。
  “陛下,这一套检验法,是当初大家都同意的,如今再来质疑,出尔反尔,恐会对朝廷的信誉造成不良的影响。”
  “臣看是肯定会的,到时郭淡又会说咱们这些大臣不守诚信,以大欺小,他最近可是说了不少。”
  “臣附议,即便要改,也应该下一次再改,或者重新签订契约。”
  ......
  这一笔烂账大家心里都清楚,要是将如今制造的军备都拿来检验,就明朝官员的德行,这得死多少人。
  万历心里也明白,这事还真不能较真,他只是瞧了眼方才站出来的那位言官,只见那人早就灰溜溜得退了回去,这种言官其实就是嘴欠,要不嚷嚷几句,就好像自己没存在感似得。
  因为言官的职责就是指责他人得错误,至于怎么解决,他们不管。
  万历又问道:“方卿家,你以为呢?”
  方逢时道:“回禀陛下,臣认为这种检验法已经非常严格,自古以来,都没有比这更加严格的检验法。”
  万历点点头,道:“李参将可在?”
  “臣在。”
  李如梅赶紧站出来。
  万历笑道:“检验之时,你也在场,你对此可满意?”
  李如梅忙道:“微臣非常满意,正如尚书大人所言,这检验法足以令人心服口服。”
  万历又问道:“比起之前得棉甲呢?”
  李如梅稍稍迟疑片刻,道:“回禀陛下,这一次棉甲经过不少得改良,比起之前的棉甲,确实要好一些。”
  其实不管是质量,还是实用性,都要好不少,他只是避重就轻,质量就不说,就说改良。
  “那就好!”
  万历笑着点点头,又向郭淡道:“郭淡,你上前说话。”
  郭淡赶忙走上前去。
  万历轻咳一声,道:“根据那份契约所写,倘若你这回做得好,朝廷承诺将更多的军备承包于你,而如今这一批棉甲令满朝文武都心服口服,朕决定将整个辽东边军的军备都承包于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