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敛财于无形之中(除夕快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万历说得是风轻云淡,但是群臣听得却是大惊失色。
  全部?
  这未免太激进了一点吧。
  余有丁是立刻站出来,道:“陛下,此举万万不可,这辽东边军所用的武器,许多生产技术,可都是国家机密,怎能交予一个商人去生产。”
  万历愣了下,轻咳几声,稍显尴尬道:“余卿家,朕说得军备,自然是不包括那些武器、盔甲,如那些军备,郭淡也生产不了,朕说的只是一些衣物、棉甲、布甲,皮靴等军备。”
  心里也纳闷,你们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连这一点意思都不能理解。
  如火器这等武器,可都是特别的制造局在生产,怎么可能交给别人去做,别人也做不出。
  殊不知这些大臣如今看到郭淡跟万历在一起,这一颗心都跳到嗓子眼。你们两个在一起,那真是敛财于无形之中,你要不说清楚,鬼知道你指得是什么,你连卫辉府都敢承包给郭淡,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余有丁当即松得一口气。
  但更多的大臣兀自显得是非常焦虑,其实他们已经做好准备,知道万历可能会将更多的军备给郭淡,但是没有想到是全部,而目前大明的主要敌人,都集中在北方,辽东边军是大明的精锐之师,也是三军中,军备消耗最大的一支军队,这里面牵扯着太多得利益。
  那郑承宪光做个棉甲,都捞了好几万两。
  郭淡都看在眼里,心里,你们别急,这些都是迟早得事。
  姜应鳞站出来道:“陛下贵为一国之君,这君无戏言,陛下更该三思而后行,不应信口开河。”
  “朕知道了。”
  万历是一脸不悦道。
  他对于这种事是很反感的,**大的事,他们也要念叨的一下,皇帝就不要面子吗。
  黄大效突然站出来道:“陛下,那份契约中只是写明,倘若郭淡能够完成,朝廷便给予他更多的订单,但具体多少并未写明。”
  “朕知道。”
  万历是底气十足道:“但是郭淡在不到一年的光景,便能够完成任务,且每一副棉甲都是制作精良,这令人心服口服,那为何不将更多的军备都交予他生产。”
  那户部侍郎赵鼎升站出来道:“陛下,据臣所知,在这一笔买卖中,郭淡其实并未赚钱,而且还亏了不少钱,但是商人不可能总是赔钱做买卖的,臣以为这一笔买卖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故此臣建议此事不宜操之过急,可先将适当的军备交予郭淡生产,倘若郭淡兀自完成得不错,再做打算。”
  立刻有不少大臣站出来附议。
  这是很有道理,赔钱做,谁都能够做好,万一郭淡只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呢?
  可他们不提还好,提起来,万历的态度是更加坚决,这亏得可都是他的钱,他必须得赚回来啊!
  万历忍着心中的委屈,微笑地点点头道:“这一笔买卖的确不足以说明问题,但是朕以为一直以来的军备生产应该足以说明一些问题,可是没有谁能够做到如郭淡这般完美。”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道:“还有件事,朕本不想再提,但是既然说到这份上,朕若再不提,就对郭淡太不公平了。记得当初朕决定将卫辉府承包给郭淡时,各位卿家可都非常反对,但是结果如何呢?”
  提到卫辉府,每个大臣脸上都有些挂不住,这真是非常尴尬的事,心里默默哀求万历就别再提了,这脸都已经打肿了。
  万历之所以一直没有夸奖郭淡在卫辉府的功劳,确实也是为了维护大臣们的颜面,毕竟治国还是需要他们的,这回万历也是点到即止,又道:“朝廷也不是第一回与郭淡合作,但是每一回合作,朝廷都是受益颇多,在如此情况下,各位卿家若还一味的反对,只怕是另有私心啊。”
  “臣等不敢。”
  群臣立刻拱手道。
  “辽东边军的军备,直接关乎着国家安危,不容有失,不管对方是谁,只要他做得好,朕就交给谁做,此事朕意已决,毋庸再议。”
  万历目光颇具威严得扫去。
  不少大臣低着头,余光却看着申时行等阁臣,但是申时行等人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皆是垂首不语。
  申时行是拿定主意,在涉及郭淡的事上面,他不再做声,而且在这事上面,他是偏向郭淡的,因为李成梁是他在外面重要支柱,他不想再出现下一个郑承宪,与郭淡合作,显然压力要小很多,可以专注军备,而不用担心其它问题,如果是郑承宪,就涉及到后宫,涉及到国本。
  这时,姜应鳞突然又站了出来。
  不少大臣暗自一喜。
  万历却皱了下眉头。
  姜应鳞拱手道:“启禀陛下,臣并不反对承包给郭淡,但是臣认为此乃治标不治本,要想治本,提升我军军备,朝廷还得完善法度。而关于前几日的检验,臣一直都有参与,臣深以为关于那一套检验法对于提升我军军备是大有帮助,朝廷该当全面普及那套检验法。”
  方才还窃喜得大臣,顿时面如死灰,你这是要杀人诛心啊!
  就那套检验法,除郭淡之外,谁受得了。
  可是他们又不敢说什么,方才皇帝已经另有所指,要反对得话,岂不是做贼心虚。
  万历目光一扫,沉吟少许,道:“此事朕也有考虑,但是各地驻军情况不一,朝廷若是贸然推广,只怕会适得其反,还需从长计议啊!”
  “陛下圣明。”
  群臣高呼道。
  这真是发自内心得。
  却不知万历根本就不是在考虑他们,他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他其实根本没有打算要抓军备,这一来,阻碍太大,他只能一点一点放;二来,是为了确保郭淡的优势,那么将来谁要再出事,就可以继续让郭淡承包。
  万历又朗声道:“东阁大学士,兵部尚书,户部尚书。”
  “臣在。”
  王家屏、方逢时、宋纁立刻站出来。
  万历道:“今后朝廷与郭淡的合作,就由你们来负责。”
  “臣遵命。”
  其余大臣听罢,也就不再言语。
  因为这三人在朝中都颇具威望,不管是才华,还是德行都令人敬佩,万历让他们去与郭淡洽谈,抛开自身利益不说,也确实令人信服。
  他们三个不太可能与郭淡狼狈为奸。
  与郭淡合作,万历向来就是非常轻松,因为他不需要再搞什么歪门邪道来敛财,站着就能够将钱给赚了,笑道:“今日就到此为止,退朝。”
  “臣等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万历走后,方逢时来到郭淡身旁,笑吟吟道:“小子,你可别得意忘形,老夫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将来只会更加严格,你可别让老夫抓着你的把柄。”
  吓唬我?若论官场斗争或者带兵打仗,恐怕十个郭淡也不是你这老狐狸的对手,但若论做买卖,呵呵,十个大人也不是我的对手。郭淡丝毫不惧,笑道:“尚书大人大可放心,我郭淡能够混到今日,不是凭借大人的照顾,而是凭借自身的诚信,不管对方是朝廷,还是商人,我都会一视同仁。”
  其余大臣纷纷侧目,这小子可真是越来越狂,敢这么跟尚书大人说话。
  方逢时哼道:“咱们走着瞧。”
  言罢,他一挥袖袍,大步离开了。
  这还未开始,你就跟兵部尚书较起劲来,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不少人是幸灾乐祸。
  但是申时行、王家屏等人,皆是微笑不语,不声不响得退出大殿。
  “少将军。”
  郭淡突然瞅准一人,赶忙追了过去。
  李如梅不得已停住脚步,回过身来,神情怪异得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少将军,你看,我这棉甲已经交予朝廷,你那马匹,何时到京啊!”
  李如梅顿时一脸尴尬,道:“是这样的,那些马匹,在一个时辰前已经抵达东郊。”
  “是吗?”
  郭淡激动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若是少将军没有别的事,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吧。”
  “等等。”
  李如梅激动的抬起手来。
  郭淡错愕道:“怎么呢?少将军待会有事吗?”
  “那...那倒不是。”李如梅尴尬一笑,道:“不瞒你说,此次马匹数量不少,虽然我们的人已经检查得非常仔细,但是...但是最近发现其中还是有十五匹劣马......。”
  他先前天,真的被那检验法给吓到了,这哪是什么检验,这简直是要命,故此立刻命押送马匹的人,再仔细去看看,果不其然,还是有十五匹劣等马混在其中,这个比例其实已经是非常小了,以前朝廷买马,大部分都是劣等马,是从劣马里面找良马,故此这一点点,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郭淡的行为,真的令李如梅感到有些忐忑,他下属还来信,说这是很正常的,对方也难以发现的,但他左思右想,觉得以郭淡的尿性,恐怕一匹都混不过去,而且郭淡连兵部尚书都敢怼,更何况他,到时被发现,那可就尴尬,还是主动承认算了。
  郭淡笑道:“无妨,这我能够理解,而且我也不急于交差,到时你给我补上就是了。”
  李如梅顿感无比轻松,道:“一定,一定。”
  郭淡道:“但是根据根据,我还是得仔细去查查。”
  李如梅尴尬道:“这是当然,当然。”
  即便是面对李成梁,郭淡也是有一说一,就事论事,契约上怎么写的,咱们就怎么做,他一定会坚持这一点,双方必须是平等的,因为这军备牵扯利益太大,他若不能坚持,那谁都会来刮一笔走,这钱都拿去孝敬老爷,那就必须偷工减料,他不可能去做赔本买卖。
  PS:小希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小希也会努力拿出更好的作品来回报大家。
  另外,说说过年期间更新得事宜。
  请三天假,初四开始恢复更新,去年好像也这么说过,但还是坚持更新,今年是肯定要请假,老实说,其实该忙的,前面都忙了,这三天反倒没什么事,纯粹就是因为身体太疲惫,脑袋总是晕沉沉的,码字很不在状态,打算休息一下,希望大家多多谅解。
  最后,天佑我华夏,祝愿来年大家都平平安安。

章节目录